打开主菜单

Wikipedia β

更改

李白

删除3,427字节2个月前
我好帥
李白於[[武则天]][[大足 (年號)|大足]]元年(701年)<ref>李白《爲宋中丞自薦表》</ref>出生,关于其出生地有多种说法,现在主要有[[剑南道]][[绵州]][[昌隆县]](今[[四川省]][[江油市]])<ref>李陽冰《唐李翰林草堂集序》和魏颢《李翰林集序》</ref>青莲乡(今[[青莲镇 (江油市)|青莲镇]])和[[西域]]的[[碎葉城|碎叶]](Suyab,位于今日的[[吉尔吉斯]][[托克马克]]附近)这两种说法,其中后一种说法认为李白直到四岁时(705年)才跟随他的父亲李客迁居蜀地,入籍绵州。李白自四岁(705年)接受启蒙教育,从[[景云]]元年(710年)开始,李白开始读诸子史籍<ref>李白《上安州裴长吏书》“五岁诵六甲,十岁观百家”。</ref>,[[开元]]三年時十四岁(715年)——喜好作赋、剑术、奇书、神仙:“十五观奇书,做赋凌相如”。在青年时期开始在中国各地游历。开元五年左右,李白曾拜撰写《[[长短经]]》的[[赵蕤]]为师,学习一年有余,这段时期的学习对李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开元]]六年,在[[戴天山]][[大明寺]]读书。二十五岁时只身出四川,开始了广泛漫游,南到[[洞庭]]湘江,东至吴、越,寓居在安陆(今湖北省[[安陆市]])、应山(今湖北省[[广水市]])。
 
=== 中年 ===
李白是一個智障
[[File:L'empereur Minghuang regardant Li Bai.jpg|thumb|left|180px|[[高力士|力士]]脫靴,[[杨贵妃|贵妃]]研墨,清代(17世纪)]]李白曾经在[[唐玄宗]][[天宝 (唐朝)|天宝]]元年(742年)供奉[[翰林]]。有一次皇帝因酒酣問李白說:“我朝與[[天后]]([[武后]])之朝何如?”白曰:“天后朝政出多門,國由姦幸,任人之道,如小兒市瓜,不擇香味,惟揀肥大者;我朝任人如淘沙取金,剖石採用,皆得其精粹者。”玄宗聽後大笑不止<ref>[[王仁裕]]:《[[開元天寶遺事]]》卷四</ref><ref>[[王讜]]:《唐語林》</ref>。但是由於他桀骜不驯的性格,所以仅仅不到两年他就离开了[[唐长安城|长安]]。據說是因為他作的《[[清平調]]》得罪了當時寵冠後宮的[[楊貴妃]](因李白命“力士脫靴”,高力士引以為大恥,因而以言語誘使楊貴妃認為「可憐飛燕倚新妝」幾句是諷刺她)而不容於宮中。<ref>“力士脱靴”始见于唐人[[段成式]]《[[酉阳杂俎]]》,唐人[[李濬]]《[[松窗杂录]]》记载“高力士终以脱靴为深耻,异日太真妃重吟前词,力士戏曰:‘始谓妃子怨李白深入骨髓,何拳拳如是?’太真妃因惊曰:‘何翰林学士能辱人如斯?’力士曰:‘以飞燕指妃子,是贱之甚矣。’太真深然之。上尝欲命李白官,卒为宫中所捍而止。”《[[旧唐书]]》仅记载李白待诏翰林之后,“尝沉醉殿上,引足令高力士脱靴,由是斥去”余。《[[新唐书]]》对此描述基本同于《旧唐书》,补充了“力士素贵,耻之,摘其诗以激杨妃,帝欲官白,妃辄沮之。”[[裴斐]]认为高力士在玄宗朝,就连李林甫当宰相都得走他后门,肃宗在东宫时呼为二兄,诸王公主皆呼为阿翁,附马辈则呼之为爷,到天宝初已进封为渤海郡公;李白即使乘醉,命其脱靴也是不可思议的事!……无论奉诏作词、侍从游宴或是书怀酬赠,都显得异常拘谨,说明他对自己当时的身份和处境十分清醒,实无可能做出那种荒唐事。李濬在《松窗杂录》的小序中说:“忆童儿时即历闻公卿间叙国朝故事,次兼多语遗事特异者……”可见《松窗杂录》主要取自公卿的递相传述,而非宫廷正史。对力士谄僭李白一事的真伪,[[王琦 (清代学者)|王琦]]在《李太白全集》中辨析说:“巫山云雨、汉宫飞燕,唐人用之已为数见不鲜之典实。……巫山一事只可以喻聚淫之艳冶,飞燕一事只可以喻微贱之宫娃,外此皆非所宜言,何三唐诸子初不以此为忌耶?”舆所论极是。由此可见,该故事纯系后人脱离当时语境的虚构,属于传奇无疑。
</ref>
 
后来他在[[洛阳市|洛阳]]和另两位著名诗人[[杜甫]]、[[高适]]相识,并且成为了好朋友。
於[[并州]]游玩時,見到一輛[[囚車]]經過,一問官吏之下得知乃是尚未出名、稍晚聲威大震的[[郭子儀]],時為[[校尉]],隸屬名將[[哥舒翰]]麾下。因出火計欲破賊,不巧因風勢逆吹,反燒到自軍軍餉,遂而獲罪待刑。李白見之,立即[[保釋]][[郭子儀]],為[[唐朝]]留下了一個中興名將。(這即是[[郭子儀]]於李白獲罪後力保李白免死,而後得到赦免的報恩。)
 
=== 晚年 ===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