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Wikipedia β

更改

李白

添加266字节1个月前
 
=== 宋 ===
[[朱熹]]《[[朱子語類]]》卷一百四十:「李太白詩非無法度,乃從容於法度之中,蓋聖於詩者也。」
李太白詩非無法度,乃從容於法度之中
,蓋聖於詩者也。 」[[朱熹]]這段話或許用[[河洛語]](當時官方語言為[[河洛語]]
,類似現代[[福建]]地區的[[閩南語]]、[[臺灣]]地區的[[台語]]。)讀誦,會更容易理解且更貼近[[朱熹]]當時所要表達的真切意涵。
 
[[曾鞏]]〈代人祭李白文〉:「子之文章,傑力人上。地辟天開,雲蒸雨降。播產萬物,瑋麗瑰奇。大巧自然,人力和施?又如長河,浩浩奔放。萬里一瀉,末勢尤壯 。大騁闕辭,至於如此。意氣飄然,發揚儔偉。」
[[蘇軾]]〈戲徐凝瀑布詩〉:「帝遣銀河一派垂,古來唯有謫仙詞。」
 
[[黃庭堅]]:「太白歌詩,超越六代,與漢、魏樂府爭衡
 
[[苏辙蘇轍]]在《病五事》中认为認為李白诗“类的詩:「 類人,骏发駿發豪放,而不,好事喜名,不知理之所在也
 
[[王安石]]編《四家詩集》時將李白殿後<ref>[[王鞏]]《聞見近錄》說:「 黃魯直嘗問王荊公:世謂《四家詩選》,丞相以歐、韓高於李太白耶?荊公曰:不然。陳和叔嘗問四家之詩,乘問筌示和叔,時書史適先持杜集來,而和叔遂以其所送先後編集,初無高下也。李、杜自昔齊名者也。何可下也。魯直歸,問和叔,和叔與荊公之說同」。</ref>,說李白詩歌「不知變也」。<ref>《詩人玉屑》卷十四引《遁齋閒覽》記載
:「或問王荊公雲:公編四家詩,以杜甫為第一,李白為第四,豈白之才格詞致不逮甫也。公曰:白之歌詩,豪放飄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於此而已,不知變也。至於甫,則悲歡窮泰,發斂抑揚,疾徐縱橫,無施不可」。</ref>對此,[[張戒]]《歲寒堂詩話》為李白辯護:「王介甫雲:白詩多婦人,識見污下。介甫之論過矣。孔子刪詩三百,說婦人者過半,豈可亦謂識見污下耶」。
 
[[王安石]]编《四家诗集》时将李白殿后<ref>[[王巩]]《闻见近录》说:“黄鲁直尝问王荆公:世谓《四家诗选》,丞相以欧、韩高于李太白耶?荆公曰:不然。陈和叔尝问四家之诗,乘问筌示和叔,时书史适先持杜集来,而和叔遂以其所送先后编集,初无高下也。李、杜自昔齐名者也。何可下也。鲁直归,问和叔,和叔与荆公之说同”。</ref>,说李白诗歌“不知变也”。<ref>《诗人玉屑》卷十四引《遁斋闲览》记载:“或问王荆公云:公编四家诗,以杜甫为第一,李白为第四,岂白之才格词致不逮甫也。公曰:白之歌诗,豪放飘逸,人固莫及,然其格止于此而已,不知变也。至于甫,则悲欢穷泰,发敛抑扬,疾徐纵横,无施不可”。</ref>對此,[[张戒]]《岁寒堂诗话》为李白辩护:“王介甫云:白诗多妇人,识见污下。介甫之论过矣。孔子删诗三百,说妇人者过半,岂可亦谓识见污下耶”。
=== 金 ===
[[元好問]]〈論詩絕句三十首〉其十五:「筆底銀河落九天,何曾憔悴飯山前。」
匿名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