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Talk:张献忠

活跃的讨论内容
传记专题 (获评未知重要度)
这个條目属于传记专题的一部分,用于整理和撰写维基百科中的人物条目。欢迎任何感兴趣的参与者加入这个专题参与讨论
 未知级未评  根据专题质量评级标准,本條目尚未接受评级
 未知  根据专题重要度评级标准,本條目尚未接受评级。

·1646年,也即满清入关後第三个年头,满清即宣布张献忠已被战死,并宣称“破一白三十余营。平四川”,即宣布四川平定。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满清攻陷渝城(重庆),是在★十三年後★的1659年。   因此对四川人民的这种顽强不屈的抵抗,清军采取了彻底屠杀的办法作为报复。即不论是“张贼”,还是无辜的平民,一律斩杀。   “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这是1649年满清贴出的公告!!!!!!   这种残忍的镇压方式,在四川竟然持续了很长时间。为了隐瞒真相、欺骗中国人,满清居然把他们自己干的这些大屠杀全部栽赃给张献忠!   试想,假如张献忠真如满清鞑虏所宣传的那样,“是一个疯狂的杀人魔王。四川交通可达的人烟稠密之处,差不多被他杀绝”,那麽,几乎没有人烟的四川,何能抵抗十多年? 已经到了“弥望千里,绝无人烟”的地步,何需“劳驾”鞑虏们花费十多年时间去平定?

Untitled编辑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民运和满洲国流亡政府是穿一条裤子的吗?还是不知道维基百科是民运大本营?Hackers on steroids (留言) 2010年5月18日 (二) 03:31 (UTC)

更正為 安徽屠城编辑

彭孫貽平寇志》記載崇禎八年張獻忠焚毀安徽鳳陽,“士民被殺者數萬,刨孕婦,注嬰兒于槊,焚公私廬舍2650餘間”。是年張獻忠攻克安徽和州,“是時殺戮慘毒,有縛人去淫其妻殺之者;有趨人父淫其女而殺之者;有裸孕婦共卜腹中嬰兒男女刨驗以為戲者;有以大鍋沸油擲嬰孩於內觀其跳躍啼好以為樂者……所虜子女萬千,臨行不能多帶,盡殺兒趨,暴殘恒古未有。” Herge (留言) 2008年5月14日 (三) 02:50 (UTC)

新写的那一段关于相关争议的中立性有问题,我已经照着其他条目改了,要不要在借用一下这一段?编辑

张献忠屠蜀[编辑]

崇祯十七年(1644年),张献忠西进四川,建立大西政权,年号大顺。在大西政权前期,虽手段强硬,但军纪尚可。后因四川各地明朝势力反抗强烈,张献忠于是决定杀戮报复。

顺治二年(1645年)七月,汪兆麟稱“蜀民剽悍,屢撫屢叛,是蜀人負皇上,非皇上負蜀人也”。次日,屠城成都,先杀男子,后逼妇女投江,被屠戮者不计其数,《纪事略》中说“不下四五百万”,实际数不可考。不久,又以“特科”的名义,骗四川的乡绅、士子、医卜僧道杂流到成都,后全部屠杀,被杀者万余人。

顺治三年(1646年)年正月,大杀大西军中的川籍士兵,除十四岁以下者全部尽杀。该年上半年,派兵分剿成都府属三十二州县,定例每杀一人,剁两手掌、割两耳及一鼻解验,准一功,妇女四双手准一功,小孩六双准一功。直至五月各地剿杀部队才全部回成都。《纪事略》说“正月十六日剿杀起,至五月尽回成都,查验功数,男妇不下千余万。”

顺治三年春,张献忠在彭山江口大败于明军杨展,败退成都。五月,明总兵曾英进军成都,张献忠遂弃成都,向川北转移。沈荀蔚在《蜀難敘略》上說,由於受到進剿追擊,張獻忠乃毀成都,“王府數殿不能焚,灌以脂膏,乃就燼。盤龍石柱二,孟蜀時物也,裹紗數十層,浸油三日,一火而柱折。”另有一说说张献忠在撤军时,嫌士兵太多于是大戮士兵,并杀尽军中随军妇女,但此说和其他文献相矛盾,较不可信。

《圣教入川记》说張獻忠“性情暴虐,每日均杀人。大西的官员本有九百人。张献忠离开成都时还有700人。到他临死时只有25人”。

以上是清朝时的书籍中的记载,但有现代学者如南开大学教授南炳文,汤纲,四川大学教授胡昭曦,孙次舟教授、媒体人王扉、袁庭栋认为可信度有些值得怀疑,例如满清的“七杀碑”传说。清政府说张献忠不仅杀人如麻,还在他杀人的地方立了个碑,碑上写有:『天生万物以养人,人无一善以报天, 杀、杀、杀、杀、杀、杀、杀』。但清人彭遵泗所写的《蜀碧》里记载张献忠的“圣谕碑”却有出入。碑文上是:‘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鬼神明明,自思自量’。[3] 。《续编绥寇纪略》和《明史》说张献忠在四川杀了六万万人,这数字明显夸大,当时的中国总人口还不到一亿(也有历史学家推测中国的人口在明万历年间达到了一亿二千万至两亿[4])。

《中国断代史系列·明史》认为尽管历史上农民起义有乱杀的现象,但张献忠屠杀四川是不可想象的,他这样做无疑是自毁长城。对此,《中国断代史系列·明史》有如下论述:[5]


仅将《续编绥寇纪略》中的有确切数字的几件加起来,杀人总数即达到六亿七千八百万。如所周知,明代全国人口的最高数字为明神宗万历六年(1578年),也仅有六千零九十万。这与上述数字相比尚不到十分之一!无可置疑,《编绥寇纪略》所记的张献忠起义军在川杀人数,绝不可靠。由此推想,旧史书上述几起张献忠起义军杀戮事件的记载,夸大渲染之处肯定存在。但是,关于上述杀戮事件,有多种史书加以记载,而且除了细节的差异外,基本情况大体相同,这说明这些事件应是确有其事。...... 狭隘的地域观念,使他对四川人产生偏见,从而不仅杀了明朝残余势力,也杀了许多一般绅士,更杀了不少劳苦群众,这便使这类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带有了反人民性。...... 由于张献忠之在四川大杀戮,具有反人民性的一面,这便使之严重脱离群众。脱离群众的人是不可能成功的,张献忠之大杀四川人,成为其后来遭到丧命惨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 建议把屠蜀条目中的这一段应用一下以增加中立性

返回“张献忠”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