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Talk:温州话

活跃的讨论内容

「文白異讀」部分內容移置此處编辑

「文白異讀」一章後半部屬問答式,不符維基風格;而且內容過於瑣碎,故移置此處供參,待熟悉該語言的有心人整理後寫回條目內。--Kolyma留言) 2014年8月2日 (六) 05:45 (UTC)


为什么温州人常把松台山的“三角城头”说成“山脚门”?

这是因为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o,白读韵母为a。如:

角①ko213。音似“各”。文读。“角色。”

角②ʨia213。音似“脚”。白读。“三角门。”

傢①ko33。音似“加”。文读。“傢俱。”

傢②ʨia33。音似“迦”。白读。“个傢伙。”

魄①tʰo213。音似“托”。文读。“落魄。”

魄②pʰa213。音似“拍”。白读。“魂魄。”

叉①tsʰo33。音似“车”。文读。“叉儿。”“吃西餐用刀叉。”“柴爿叉儿。”

叉②tsʰa33。音似“餐”。白读。“叉烧包。”

炸①tso42。音似“榨”。文读。“爆炸。”

炸②tsa42。音似“债”。白读。“油炸馃。”“炸响铃。”

八①po213。音似“搏”。文读。“八月十五。”

八②pa213。音似“百”。白读。“小八癞子。”

至于对“龙”字的读音,倒是十分讲究,如“龙舟”、“水龙头”读近似于普通话的文读/loŋ/(笼);但“划龙船”、“眙斗龙”等却习惯于白读liɛ(寮)。至于对那些大名为“国龙、天龙”的诸位先生们,年长的温州老乡常称之为某某/liɛ/,而作为他的书名雅号,最好还是称之为某某/loŋ/。当然,如果是他的妻子或亲人,叫一声“阿龙”,却是别有情意在名中。

为什么“龙船”的“龙”,跟“龙舟”的“龙”,温州话读法不一样?

这是因为一些字的文读韵母为/oŋ/,白读韵母为/iɛ/,如:

龙①loŋ31。音似“笼”。文读。“龙舟。”“水龙头。”

龙②liɛ31。音似“燎”。白读。“龙船。”“水龙。”

隆①long31。音似“笼”。文读。“隆重。”

隆②liɛ31。音似“辽”。白读。“乾隆皇帝。”

垄①loŋ35。音似“拢”。文读。“垄断。”

垄②liɛ35。音似“两”。白读。“旧年种起两垅芥菜。”

棚①boŋ31。音似“朋”。文读。“牛棚。”“茅棚厂。”

棚②biɛ31。音似“彭”。白读。“金瓜棚。”“肚棚。”“尿布棚。”


一些文白異讀的例子


1,温州广播电视周报今年新开辟《壹周刊》,这其中的“壹”字该怎么读?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ai/或/iai/,白读韵母有作/i/或/ɿ/的。文白读音运用不同,使含意也不相同。例如:第一百货商店的缩写“一百”,要用文读;作为基数词就要用白读,如“一个”。《壹周刊》是刊名,应该用读书音,即文读。

一①ʔiai213。音似“乙”。文读。“一五一十。”“第一。”

一②ʔi213。音似“页”。白读。“一色一样。”“一直。”

易①jiai213。音似“翼”。文读。“易经。”

易②ji22。音似“夜”。白读。“容易。”“平易。”

醉①tsai42。音似“最”。文读。用酒等浸渍食品。“虾儿醉起吃。”

醉②tsʰɿ42。音似“注”。白读。“酒喝醉爻,人沃晓不得爻。”

吃①ʨʰiai213。音似“泣”。文读。“口吃。”

吃②tsʰɿ213。音似“起”的入声。白读。“吃饭。”

率①sai213。音似“失”。文读。“率领。”

率②li213。音似“立”。白读。“效率。”


2,“浦发银行”的“浦”该怎么读?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ʊ/,白读韵母为/øy/。“下吕浦”是当地的地名,应读白读;“黄浦”是外地的地名,应该尊重外地的读音,读文读。所以“浦发银行”的“浦”应该文读似“普”。

浦①pʰʊ35。音似“普”。文读。地名用字。“浦口。”“黄浦。”

浦②pʰøy35。音似“铺”。白读。小河的河口一段。“一潮通百浦。” 地名用字。“下吕浦。”

铺①pʰʊ33。音似“颇”。文读。动词。喷,洒。“地下扫起坌显,铺俫水起吧。”

铺②pʰøy35。音似“圃”。白读一。动词。展开,摊平。“铺床。”

铺③pʰøy42。音似“破”。白读二。量词。一铺等于十华里。“温瑞塘河古称七铺河。”

波①pʊ33。音似“玻”。文读。“波浪。”

波②pøy33。音似“餔”。白读。“宁波。”

播①pʊ33。音似“波”。文读。“播送。”

播②pøy42。音似“布”。白读。“散播。”

蒲①bʊ31。音似“菩”。文读。“菖蒲。”

蒲②bøy31。音似“婆”。白读。“蒲瓜。”“蒲鞋。”“蒲墩。”“蒲扇。”

夫①fʊ33。音似“呼”。文读。“吴王夫差。”

夫②føy33。音似“伕”。白读。“丈夫。”“夫爷。”

模①mʊ31。音似“麻”。文读。“模范。”

模②møy31。音似“魔”。白读一。“模子。”“模具。”


3,温州人所说的“细达薄肉”为什么用“达”字?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a/,白读韵母为/e/,/iɛ/。如:

达①da213。音似“踏”。文读。“发达。”

达②tʰe42。音似“态”。白读。细腻义。“该爿松糕炊起达显达。”

鸟①ȵia35。音似“捏”的上声。文读。“大鹏鸟。”“枪打出头鸟。”

鸟②tiɛ35。音似“打”。白读。“鸟儿。”

也①ɦa213。音似“狭”。文读。“是也不?”“有也冇?”“昨黄昏一厘儿也不冷。”

也②iɛ35。音似“夭”。白读。“也许。”


4,温州人常说“打火铃”,其实应该写成“打火轮”,为什么呢?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aŋ/,白读韵母为/eŋ/,这似乎受官话或北吴语的影响,或是語音發展的舊讀遺留。如:

新①saŋ33。音似“伸”。文读。“崭新。”“新旧。”

新②seŋ33。音似“升”。白读。“新鲜。”

申①saŋ33。音似“伸”。文读。“重申。”

申②seŋ33。音似“声”。白读。“申冤。”

轮①laŋ31。音似“棱”。文读。“车轮。”

轮②leŋ31。音似“林”。白读。“轮着值班。”“打火轮。”

憎①tsaŋ33。音似“增”。文读。“憎恶。”

憎②tseŋ33。音似“蒸”。白读。“嫌憎。”

棱①laŋ31。音似“伦”。文读。“方棱砖。”

棱②leŋ31。音似“林”。白读。“棱镜。”

净①ʨiaŋ42。音似“境”。文读。“净空。”

净②zeŋ22。音似“盛”。白读。“干净。”

明①maŋ31。音似“门”。文读。“明朝。”

明②meŋ31。音似“民”。白读。“光明。”


5,温州人把小孩称作“细儿”,把孩子小称作“娒细”,那是什么道理?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為/ei/,/e/,白读韵母为/ai/,如:

细①sei42。音似“世”。文读。“仔细。”“细儿。”“工资近细显。”

细②sai35。音似“碎”的上声。白读。“娒细肉嫩。”

罪①zei35。音似“在”。文读。“罪过。”

罪②zai35。音似“什”的上声。白读。“犯罪。”

盖①ke42。音似“概”。文读。“盖浇饭。”“华盖山。”

盖②lai42。音似“绘”。白读。“脑盖髓。”

挼①ne31。音似“耐”的阳平声。文读。“该件衣裳匄你挼爻菜干一色。”

挼②nai31。音似“内”的阳平声。白读。“挼糖糕。”

赤①tsʰei213。音似“尺”。文读。“赤字。”“赤脚。”

赤②tsʰai213。音似“七”。白读。“赤佬。”

沸①fei42。音似“废”。文读。“沸沸扬扬。”

沸②fai213。音似“拂”。白读。“沸腾。”


6,为什么“绿豆”的“豆”和“豆腐”的“豆”读法不一样?

答:有些字文读韵母为/ɤu/,白读韵母为/øy/。如:

豆①dɤu22。音似“痘”。文读。“绿豆。”

豆②døy22。音似“度”。白读。“豆腐。”

素①sɤu42。音似“数”。文读。“朴素。”

素②søy42。音似“诉”。白读。“吃素。”

徒①dɤu31。音似“头”。文读。“门徒。”

徒②døy31。音似“途”。白读。“徒弟。”


7,为什么温州人称“蚂蚁”为“虎眼”?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i/,白读韵母为/a/。如:

蚁①ȵi35。音似“议”。文读。“蚂蚁。”

蚁②nga35。音似“眼”,白读。古音。“白蚁。”“虎蚁。”

研①ȵi31。音似“娘”。文读。“研究。”

研②nga31。音似“颜”。白读。“逮药研做粉沫。”

镊①ȵi213。音似“热”。文读。“镊子。”

镊②ȵia213。音似“捏”。白读。“夹镊儿。”


8,为什么“马铃薯”的“薯”,跟“番薯”的“薯”,温州话读音不一样?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ɿ/,白读韵母为/ei/。如:

薯①zɿ31。音似“迟”。文读。“马铃薯。”

薯②zei31。音似“齐”。白读。“番薯。”

施①sɿ33。音似“书”。文读。“实施。”

施②sei42。音似“世”。白读。“布施。”

刺①tsʰɿ42。音似“处”。文读。“刺激。”“穿刺。”“刺刀。”

刺②tsʰei42。音似“且”的去声。白读一。“生刺。”“指甲眼里匄刺戳底痛显痛。”

刺③tsʰei213。音似“赤”。白读二。“刺绒衫。”“刺鞋底。”“刺网。”

絮①sɿ42。音似“四”。文读。“棉絮。”

絮②sei33。音似“西”。白读。“天罗瓜絮。”

随①zɿ31。音似“如”。文读。“跟随。”

随②zei31。音似“齐”。白读。“随便。”“随何乜。”


9,为什么“东南西北”的“南”,跟“南无阿弥陀佛”的“南”,读法不一样?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ø/,白读韵母为/a/。如:

南①nø31。音似“男”。文读。“南北。”

南②na33。音似“奶”。白读。“南无阿弥陀。”

绊①bø35。音似“伴”。文读。“绊脚石。”

绊②ba42。音似“拜”。白读。“打脚绊。”

沓①dø213。音似“段”。文读。合并。“该两笔账沓起算。”

沓②ta213。音似“搭”。白读。语多。“沓嘴沓舌。”

番①pʰø33。音似“潘”。文读。“番禺。”

番②fa33。音似“翻”。白读一。“番茄。”

番③fa42。音似“贩”。白读二。“三番两次。”

哈①hø213。音似“罕”的入声。文读。“哈气。”

哈②ha213。音似“瞎”。白读一。“哈尔滨。”“哈士蟆。”

哈③ha33。音似“赫”的平声。白读二。“哈巴狗。”

匝①tsø213。音似“尊”的入声。文读。“阿爸比阿妈大半匝。”

匝②tsa213。音似“札”。白读。“东瓯大桥匝道。”


12,为什么“脱离关系”的“脱”,跟“脱鞋”的“脱”,温州话读法不一样?

答:有些字的文读韵母为oe,白读韵母为ai。

脱①tʰø213。音似“探”的入声。文读。“摆脱。”“脱离。”“饭保儿吃脱。”“个盒儿有三脱个。”

脱②tʰai213。音似“退”的入声。白读。“脱鞋。”“脱衣裳。”“滑头滑脱。”“拉屁脱裤。”

夺①dø213。音似“突”。文读。“抢夺。”“夺权。”

夺②dai213。音似“队”的入声。白读。“赌抢赌夺。”

等等。


返回“温州话”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