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报 (马来西亚)

(重定向自The Star (Malaysia)

星报(英語:The StarMYX6084)是马来西亚一家以英语为媒介语的小报报社,总部设在八打灵再也。星报于1971年创立,原是北马槟城的一份区域性英文报,后来在1976年开始向全国发行[4]。1995年成为亚洲地区第三个发行网络版的报纸。根据马来西亚发行审核机构数据,星报是马来西亚发行量最高的英文报章[5]。星报也是亚洲新闻网络(ANN)的成员之一,其百分之40的股权由马来西亚华人公会拥有[6]

星报(马来西亚)
The Star (Malaysia)
Star-masthead-logo.png
類型每日报纸
版式小报
持有者星报媒体集团(ROC 10894D)(前称星报马来西亚出版有限公司)
編輯吴丽燕(Leanne Goh)[1]
創刊日1971年9月9日,​50年前​(1971-09-09
語言英文
总部16/11路,46350八打灵再也雪兰莪
發行量248,413(每日刊)
246,652(周末刊)
105,645(每日电子报)
104,804(周末电子报)
*来源:马来西亚发行审核机构(ABC)2015年下半年数据[2][3]
售價马来西亚半岛 1.20令吉(周末刊1.50令吉)
东马 1.80令吉(周末刊2.00令吉)
網站thestar.com.my

历史编辑

星报于1971年9月9日发行第一份报纸,当时是北马槟城的一份区域性英文报。星报随后在1976年1月3日扩张至首都吉隆坡,并在1978年将总部迁移至吉隆坡,正式成为全国性报章。1981年,星报将总部从吉隆坡移至位于雪兰莪州八打灵再也以容纳更多员工和科技设备[4]

星报在马来西亚英文报的主要地位为它的股东马来西亚华人公会(马华公会,国民阵线成员党之一)带来了许多好处[7]

版式编辑

星报每日版和周刊版一共出版5种版式,其中两份在马来西亚半岛北部州属如槟城吉打玻璃市吉兰丹和北霹雳提供,另外两份则涵盖全国其他州属。2010年,星报推出砂拉越版本,售价1.20令吉。星报媒体集团共有两个印刷厂用来印刷每日报纸,其中北马的印刷厂位于槟城州峇六拜,中南马地区则位于雪兰莪州首府莎亚南的武吉日落洞区[4]

拥有权编辑

截至2016年9月,星报由马来西亚政府属下机构掌控,虽然其法定上隶属于星报媒体集团。星报的最大股权持有者为馬來西亞華人公會,占42.46%,接着分别是专为马来西亚土著提供信托的土著信托基金(15.44%)、马来西亚雇员公积金局(EPF,5.98%)和政府旗下的朝圣基金局(5.42%)[8]

争议事件编辑

报导慕尤丁反对承认统考假新闻编辑

2017年1月10日,《星报》在引述《星洲日报》专访报道中,报导了一则題为「丹斯里慕尤丁警告说,如果希盟在下届大选中胜利与执政,任何人都不应该期待它承认统考文凭」(Pakatan won’t recognise UEC, Muhyiddin warns)的新闻,导致慕尤丁遭到董教总马华公会和社青团等團體的批判。慕尤丁办公室较后发表文告澄清,他仅接受过中文媒体《星洲日报》、《中国报》与《南洋商报》的联访,并没有接受过《星报》与《马来邮报》的采访,也从未说过反对统考的言论。慕尤丁也要求《星报》与《马来邮报》作出纠正澄清,他批评这种错误报道与国家团结的愿望相反[9]

恐怖分子新闻配斋戒月照风波编辑

《星报》在2017年5月27日的其中一期报纸封面中刊登穆斯林斋戒月首日祈祷的照片,而封面标题却写“马来西亚人为恐怖组织头目”,被认为是在误导读者及欠缺敏感性[10]。这个举动引起了马来西亚警方的关注,使两名高层被停职[11]

发布诽谤沙菲益文章编辑

2017年11月13日,沙巴民族复兴党主席沙菲益阿达向《星报》集团发出律师信,指该集团旗下《星报》于10月29日的一篇报导涉嫌诽谤,因此限定该报在11月19日于封面公开道歉,否则将会采取法律行动[12]

刊登露骨访问编辑

2019年6月25日,《星报》以近一页的版面刊登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山都望区团长哈兹的访问,当中他提到露骨的性爱细节,引来槟城州行政议员阿菲夫的抗议。被视为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阿里阵营的阿菲夫在推特抨击,这类报道荼毒孩童与学生的思想,他也批评部分媒体一再放大龌龊政治与性爱描述[13]

错误引述政府要求柔新捷运再延半年编辑

2019年10月31日,《星报》头条报道,马来西亚政府或再要求延长柔新捷运计划时限多6个月。《星报》引述官方消息指联邦政府要求新加坡再度延期,以考虑采用更廉价的替代方案。报道也引述另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谈话,称延期的要求可能会促使新加坡行使其权利,要求赔偿因延误而造成的损害[14]

交通部长陆兆福驳斥指这是不实和不道德的报道。陆兆福在脸书贴文说:“这完全是误导和不道德的新闻!你是根据匿名消息和未经证实的根据来作为封面新闻?”他也说:“首相马哈迪·莫哈末将在今日下午3时,在柔佛针对柔新捷运系统作出宣布。”[14]

以“好战分子”形容哈马斯编辑

2021年5月12日,《星报》在报导一则以巴冲突相关的新闻中,将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称之为「好战分子」(militant),引起部分推特用户向马来西亚通讯及多媒体部投诉该报导没有受到对付后,成为继前一天RTM华语新闻组采用「激进组织」的用词后,第二个被时任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夫丁阿都拉表示要下令展开调查的媒体[15]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1. ^ Contact Us - The Star Online. www.thestar.com.my. [2017-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7). 
  2. ^ ABC Circulation (PDF). 马来西亚发行审核机构. [2017-11-1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9-18). 
  3. ^ Digital Reblica (PDF). 马来西亚发行审核机构. [2017-11-1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9-18). 
  4. ^ 4.0 4.1 4.2 Star Media Group Berhad Careers: Our People are Our Assets. careers.thestar.com.my. [2017-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31). 
  5. ^ About The Star and Sunday Star. The Star (Malaysia). [30 July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年8月5日). 
  6. ^ 魏家祥:马华虽拥40%股权.“不粉饰星报缺敏感度”. 2017-05-31 [2017-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07). 
  7. ^ A cash cow for Huaren. The Edge Markets. 2009-03-23 [2017-1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7). 
  8. ^ Star Streamlining its business operations (PDF). [2017-11-1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7-11-07). 
  9. ^ 未说过反对承认统考慕尤丁斥两英媒误导. Malaysiakini. 2017-01-10 [2021-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9) (中文). 
  10. ^ 封面报道争议风波.星报总编与执编暂停职. 星洲网. 2017-05-30 [2017-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06). 
  11. ^ 《星报》封面风波.警方传召5编辑1摄记. 星洲网. 2017-05-31 [2017-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6-12). 
  12. ^ 不满星报涉嫌诽谤,沙菲益发律师信促道歉. Malaysiakini. 2017-11-14 [2022-01-06]. 
  13. ^ 星报登哈兹露骨访问,阿菲夫斥荼毒孩童. Malaysiakini. 2019-06-25 [2022-01-06]. 
  14. ^ 14.0 14.1 刘伟鸿. 柔新捷运再延半年?陆兆福斥星报误导. Malaysiakini. 2019-10-31 [2022-01-06]. 
  15. ^ 用“好战分子”形容哈马斯,通讯部要调查星报. Malaysiakini. 2021-05-14 [2021-05-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7) (中文).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