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ClayM300/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伤人事件列表

本列表展示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造成的伤人事件。1945年侵华日军战败投降时,为掩盖使用化学武器的证据,侵华日军将大量化学武器掩埋地下或弃之于江河湖泊之中。时至今日仍对中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和生态环境构成巨大危害,造成了日本遗弃在华化学武器问题。

时间 地点 涉事者 事件 结果
1950年 原黑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施工工地 原黑龙江省第一师范学校施工时,从地下挖出2个毒剂罐。 1人死亡、多人受伤[1]
1974年 松花江佳木斯段 李臣等疏浚航道的工人 在松花江佳木斯段疏通航道的李臣和工友们在卡住的抽泥泵中发现已经泄漏的日遗炮弹。 多人伤亡[1]
1976年 齐齐哈尔市拜泉县 农民张岩 在犁地时发现日遗化武炮弹,炮弹破损。 破损后沾染毒剂[1]
1982年 牡丹江市光华街 仲江和工友 施工的仲江和工友挖破一个日遗毒剂桶,毒剂溅到面部和身上。 严重损伤[1]
1991年 河北省藁城市藁城中学 90余人 在河北省藁城市藁城中学建宿舍楼挖地基时挖出炮弹52枚。 经鉴定为日军在侵华战争结束撤退时遗弃的“昭和十五年日本大阪军工厂制造”的“光气弹”。

在挖掘、搬运、储藏炮弹期间,一枚毒气溢漏,90多人都有中毒症状,6人症状较重。[2]

2003年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北疆花园小区建筑工地 李贵珍等44人 2003年8月4日凌晨4点,齐齐哈尔市北疆花园小区建筑工地施工作业时,在地下深约2米处挖出了5个已经生锈的金属桶,其中一个桶壁被挖破损,随后几个小时内,这些侵华日军遗留的芥子气毒剂桶,被不明真相的民工当作废品进行了切割处理,毒剂沾染的泥土也被运到各处。 特重伤员李贵珍死亡,其余43名受害者虽经专业治疗后陆续出院,但持续受到后遗症困扰。齐齐哈尔“8·4毒气事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毒人数最多、危害最严重的侵华日军遗留化学武器毒伤平民事件。[1]
2004年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 8名工人 2004年5月24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富拉尔基区花园小区建筑工地在挖掘过程中发现一个圆桶,周边居民闻到刺鼻气味。 专家在鉴定后认定圆桶是日军遗弃化学武器毒气桶。8名毒气桶接触者,经过12小时临床观察,无中毒症状体征发生。[3]
2004年 吉林省敦化市莲花泡林场 2名儿童 7月23日,两名儿童在吉林省敦化市莲花泡林场的河沟里捡到一枚毒弹 儿童手、腿等多处染毒受伤。该弹经鉴别为75mm芥子气弹。[4]
2005年 广东省广州市 3名居民 2005年6月21日晚,广州番禺3名居民在一条河边采沙时触到一枚日军遗弃的毒气弹。 3人中毒受伤,被送医治疗。

6月23日,中国外交部照会日本驻中国大使馆。日本外务省6月26日发表谈话承认,6月21日伤害中国广州番禹居民的毒气弹是原侵华日军遗弃的化学武器。[5]被挖出的遗弹经鉴别为日本遗弃75mm芥子气(黄)弹[4]

2005年 吉林省吉安市 1名居民 2005年8月31日,吉林省集安市一居民发现一枚散落的炮弹 此居民在搬动炮弹时中毒。炮弹经鉴定为日本遗弃75mm芥子气弹。[4][6]
2007年 吉林敦化 浩浩(9岁)与小学玩伴 浩浩与小伙伴在河边洗澡时,接触日遗化学炮弹 中毒[1]
2008年 山西省太原市 工人 2008年4月26日,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一工地3名工人挖地基时从距地表约1米深处发现数百枚废旧炮弹,其中1枚炮弹破损并流出深色粘稠的不明液体。 3名工人不慎沾染后身上红肿起水泡,1人右脚溃烂医治无效。

专家确认出3枚日遗化学炮弹,均内装糜烂性毒剂,其中1枚已泄漏。将鉴别后的炮弹简易处理后,重新就地回埋,并加强现场管控,展开调查。[7]

此后,中日双方紧急挖掘作业,发现日本遗弃化学武器227枚[4]

2009年 天津市滨海新区临港工业区 航道疏浚工人 7月31日,天津港主航道疏浚作业时,一清淤船在作业过程中先后挖出侵华日军投下的4枚50公斤的化学航空炸弹和2枚化学炮弹,其中1枚航弹被清淤船吸入,毒剂泄漏。 挖泥船上20多名工人迅速撤离船舶,但仍有5人中毒,其中1人皮肤糜烂,中毒严重。[8][6]经鉴定,发现的弹药为日本遗弃50公斤化学航弹。事后在这一区域挖掘回收日本遗弃化学武器600余枚[4]

参考资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