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Gundamfire/沙盒

Gundamfire/沙盒
中法戰爭的一部分
Battle of Shipu.svg
戰役地圖
日期1885年2月14日
地点
中國寧波石浦灣
结果 法軍勝利
参战方
清朝清朝南洋水師  法國法国远东舰队英语Far East Squadron
指挥官与领导者
清朝吳安康 法國 孤拔
兵力
3艘巡洋艦
1艘巡防艦
1艘小型風帆戰船
2艘鐵甲艦
3艘巡洋艦
1艘砲艦
伤亡与损失
1艘巡防艦和1艘小型風帆戰船沈沒
數人淹死
1人死傷

缺乏有建设性的内容……

石浦海戰,又稱石浦沈船事件,是法國海軍中法戰爭中的一場海戰。這場戰役發生在1885年2月14日晚上,地點在中國浙江省寧波市外海的石浦灣

背景编辑

法国的封锁编辑

中国的应对编辑

这场戰役的起源於大清南洋水師的一部分企图解除法国对台湾的封锁。1885年1月18日,吴安康指挥着南琛號南瑞號開濟號在护卫舰驭远号英语Chinese frigate Yuyuen、澄庆号护卫下离开上海,準備航向臺灣。原本按计划北洋水师的两艘较现代化的巡洋舰超勇號揚威號也要参加到这次行动之中,但因为朝鲜发生甲申政变,中日关系急转直下,北洋水师调走了超勇级两舰。

南洋水师的这几艘旧式巡洋舰远逊于法国巡洋舰,因此吴安康采取了消极避战的行动。他一路慢慢吞吞地沿着海岸南下,频繁停泊进行检查。按驭远号上的洋员的称述,各舰出港时士气低落,舰长们都认为他们这几艘船不可能击败法国人,因此想尽可能地避免战斗。吴安康故意放出假消息,宣称舰队已经驶向台湾;他希望这样就能引走法国舰队,让法国人聚集在台湾沿海进行防御。随后吴安康率领舰队调头,在靠近宁波的三门湾进行停靠。

法国远东舰队最大的铁甲舰之一凯旋号英语French ironclad Triomphante当时正停泊在香港。凯旋号舰长博得知中国军舰向台湾进发的消息后,立即通知了在基隆的孤拔。孤拔正苦于无处寻觅中国军舰的踪迹,封锁行动又不尽入人意,他当即决定出动手上所有能用的舰艇(铁甲舰贝亚德号、凯旋号,巡洋舰尼埃利号Nielly、哨兵号Éclaireur、迪盖·特鲁安号Duguay-Trouin,炮舰益士弼号Aspic,运兵船索恩号Saône)。2月初法舰从基隆出发,向北寻找中国舰队。

过程编辑

遭遇编辑

孤拔一开始并不清楚清朝军舰的位置和路线,因此先在2月7日到达闽江口,接着一路沿着海岸北上搜索中国舰队[1]。9日,部分法舰出现存煤不足的情况,孤拔只好让迪盖·特鲁安号先行返回基隆[2]。10日,法国舰队抵达舟山群岛,11日进入长江口,引起了吴淞炮台的警报。但中国军舰依旧不见踪影。法国人只好派人上岸,四处采购报纸。

战斗编辑

结局编辑

注释编辑

  1. ^ Loir, L'escadre de l'amiral Courbet, pp. 246-248
  2. ^ Loir, L'escadre de l'amiral Courbet, pp. 248-249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坐标29°11′06″N 121°54′50″E / 29.18500°N 121.91389°E / 29.18500; 121.91389


 
瑞典布雷舰埃尔夫斯堡号英语HSwMS Älvsborg,1997年出售给智利

缺乏资料,暂时搁置

佈雷艦佈雷艇,是一種用來設置水雷軍艦。佈雷艦的噸位不一,有的小型佈雷艇只有幾百噸,而大型佈雷艦則可以和驅逐艦大小相當。大型布雷舰因为可以容纳比较多的水雷,往往也可以因应实际需求而改作运输舰使用。

水雷佈设任務不一定非要用到专门的布雷舰不可。各种级别、大小的水面舰艇以及潜艇都可以在接受相应的改装后拥有一定的布雷能力;同时也可以利用航空器播撒水雷。因此二战后专用的布雷舰逐渐退出各国海军,目前仅有部分国家还保留有专用的布雷舰。

概述编辑

部分应用情况编辑

俄国也曾经利用布雷舰获得过不俗的战果。日俄战争期间,俄国布雷舰布设的水雷击沉了两艘日本战列舰初瀨[1]八島[2],此外还击沉了旧式铁甲舰镇远防护巡洋舰高砂[3]

日本在日俄战争时也大量运用水雷封锁旅顺港,并且成功击沉当时的俄国太平洋舰队旗舰彼得罗巴甫洛夫斯克号战列舰,并使时任太平洋舰队司令斯捷潘·馬卡羅夫当场战死[4]

注释编辑

脚注

引用

参考文献编辑

相关条目编辑

  • 掃雷艦,主要以被动或半被动方式扫掠水面,清除水雷的舰种
  • 獵雷艦,主要以主动方式侦测、定位并清除水雷的舰种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