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User talk:雲角

关于此版块

雲角

既往讨论已于2018-04-18存档在User talk:雲角/存档 1

雲角 (讨论贡献)
回复“申請榮譽模板”

您好,可能需要麻煩改變一下您的留言簽名格式

3
Cewbot (讨论贡献)

您好,您的簽名似乎並不符合簽名指引所規定的,必須包含用戶頁、討論頁或貢獻頁其中一項的連結。您應該是在设置設定了「您的昵称(签名时用)」,卻又勾選了「將簽名視為維基代碼」;如果您只是要改變顯示名稱,而沒有要自行設計樣式,請不要勾選此項,確認「您现有的签名:」所顯示的簽名包含連結。更多簽名技巧請參考這裡。簽名沒有連結的頁面例如 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謝謝您參與討論。 --Cewbot留言) 2018年9月28日 (五) 14:38 (UTC)

Outlookxp (讨论贡献)

雲角,你後面的簽名打上兩個

-

再加四個

~  

便好。

雲角 (讨论贡献)

我本來其實沒有設計,也沒有勾選,真是搞不懂簽名檔語法

全域维基媒体调查2018年的结果发布

1
MediaWiki message delivery (讨论贡献)

2018年10月1日 (一) 20:00 (UTC)

我之前收集的部分澎湖越南難民營相關剪報

2
Outlookxp (讨论贡献)

援助越難僑衣物 百餘箱運抵馬國

王淑珣昨捐款十萬元

【台北訊】

作家吳望堯十一月中旬呼籲社會緊急救濟越南難僑,由天主教「普愛會」和台北市永琦百貨公司代為收集救濟金和衣物以來,共收到各類救濟品四百餘箱,現金新台幣二十多萬元。

首批一百一十五箱救濟品,已由中華航空公司免費運到馬來西亞。馬來西亞的索蒙神父寫信給吳望堯,表示難僑們對祖國同胞的關愛非常感動。另外還有一蘇姓僑胞寫信給吳望堯,信中有這樣一段話:「我真想唔(不)到共產的害處是這麼厲害的,共產真可怕,真是人間的殺人王……蘇姓僑胞說難民營中共有二千一百多名難胞,擁擠不堪,後來的只有睡在露天地上,更淒慘的是幾乎有二千人在乘船逃抵馬來西亞前就溺死海中,其中大部分是全家一齊滅頂。由於馬國政府不但限制難僑隨便出入難民營,而且不願公開接受外國寄來的救濟品,索蒙神父和蘇姓僑胞信中,希望國內同胞目前暫緩寄救濟品給他們。

【台北訊】美國公民援助越南難民委員會委員彌克,讚揚我國的高度人道精神及為越南難民服務的週到完善。彌克曾拜會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探詢接待越南難民情形。並由救總人員陪同前往澎湖慰問六日獲救抵澎的三十四名越南難民,同時參觀救總在西嶼設置的難民接待所。

【台北訊】國大代表王淑珣昨天捐贈新台幣十萬元給中國大陸災胞救濟總會,作為救濟越南難民之用

【1978-12-09/聯合報/03版/第三版】




越南難民細述掙脫摩掌後慘境

獻軀體‧延續家族生命

求生存‧掙扎珊瑚礁上

【本報記者翁台生特稿】

『我站在這裡說明我們海上逃亡的經過,「他」的形影就

像一直站在我的面前,所以我有責任要說……』卅一歲的王永根昨天兩眼茫然站在麥克風前,正式代表其他卅三位海上患難的伙伴,報告那恐怖難忘四十二天珊瑚礁上的生活。

如果沒有「他」,身材矮胖的王永根不可能有機會現身說法,勾繪出那段浩劫餘生的場景,如果沒有『他』,其他卅三位海上難民也無法站出來哽咽道出越南淪亡後那段慘痛的歲月。

王永根一提到「他」,在座的難民個個神情黯然,彷彿那孱弱衰微的聲音又飄進每個人耳中:『我死後,希望你們吃我的肉;現在不吃我的肉……。」

斐文九為了率先把身肉獻出來給『青風』輪上的伙伴吃,在死前幾天,每天洗澡五、六次;他嚥下最後一口氣後,聚攏在四周的親友祈求上蒼使他這樣好心的人,死後靈魂能上天。

簡單隆重的祝禱儀式結束後,斐文九的弟弟拿起船上敲碎的玻璃,切割哥哥的大腿肉,先分給船上活著家族廿幾個人;斐文九太太分得幾小片肉,用石頭搗爛,連哄帶騙的讓三個小孩吃下。

斐文九犧牲後,船上的人也開始吃他們死去的親戚、朋友;許多人受不了人肉味道,吃了就吐,吐了再吃,深怕有負死者的期望;骨肉兄弟的血肉成了延續家族命脈的食糧。

這類聽來令人鼻酸吃人肉的故事,從這個月初開始在難民營傳散開來,說的人希望透過口述慘絕人寰的故事,說明投奔自由的可貴;他們強忍著悲痛,一段一段地畫出那難以回憶的往事。

昨天下午,澎湖中南半島難民接待中心找來幾位難民,正式站在麥克風前,說出了斐文九還有其他後繼的勇者所堆積的血淚故事;在這期間,各方帶來的幾十捲錄音帶爭錄下難民哽咽音調述說吃人肉的慘專。

撿拾貝殼.抓食海鳥

滴水難求.骨肉渴斃

卅四位生存的難民,每天晚飯前都得燒香遙祭海上亡魂,好些人至今仍常夢見死去親人前來相會;每個人都會神情悲悽的拿出越南當地的身分證件,指著模糊的親友照片,哽不成聲。

率先獻身活人的斐文九是船長陳清和的大舅子。他的工作是教書,實在受不了淪陷後,上午上課、下午勞動、晚上開會的日子,聽到有這麼一個逃亡計劃,就設法跟家裡聯絡;陳清和太太依稀記得哥哥來要求加入時候的話:『……在這種制度下,實在活不下,我情願死在海上……』。

跟斐文九有同樣看法的難民將近有廿萬人,其中有一半理葬在大海。從西貢淪陷後,四百萬人口一下子減為三百萬,其中有八十萬下放,廿萬逃亡,只有十萬人活著出來。王永根回想那段時時擔心被抓去勞改的日子就心有餘悸:『不停地開墾,割水草,開水道,糧食不夠,醫藥沒有,水也沒有,有錢不能吃,有好的衣服不能穿……。』

王永根策劃了一年,十五匹馬力的「青風」輪終於開上公海,九天後機件故障漂流,非常困苦地在珊瑚礁上生存了四十二天;在那段短糧缺水的日子裡,每當天一亮,就拿著鐵條下海敲貝殼吃,為了怕身子虛弱怕被海水沖走,通常是兩三個人同行,夜裡游進礁石上孤島時,無力的雙手常給黑毛白嘴的海鳥啄得到處是傷,他們先是架上大鐵桶用酒精燒海水,導出水蒸氣的滴水,繼而用小牛奶罐燒出水滴在嘴唇上。

寧願葬身大海中

不願苟活鐵蹄下

王永根的太太許來珠一提起四個小孩用無力眼神,望著爸媽要水喝的情景,就一直落淚。這對夫婦一個月內連續失掉四個兒女,每次有人問起這段遭遇,他們總是先說一會,再出門哭一會,等心情平復再說下去,有時候訪問人和被訪問人哭成一團。

許來珠不後悔帶孩子到海上來爭自由,在西貢的時候,每個月九公斤雜量,半公斤豬肉,四個子女也是吃得面黃肌瘦,買奶粉、日用品是排不完的隊,有時偷偷摸摸上黑市買點雞、鴨、魚肉回家進補,還得四顧無人塞進菜籃底,帶個小孩出門探望親戚,還得向公安局開具證明,好買車票,王永根夫婦相信在這種環境下成長的孩子不會有快樂,倒不如讓他們到海上去賭他們未來的命運。

廿一歲的陳佩芳住進難民營裡已是一無所有,她曾帶著弟弟逃亡兩次都被抓了回去,家裡僅有的珠寶、黃金在前兩次失敗的逃亡中都已給越共搜盡,第三次孤注一擲沒想到卻成功,她始終記得離家前她媽媽說:『妳身上帶多少珠寶並不重要,只要妳能逃出去,就有將來。』

陳佩芳和其他已經會說國語的難民即將由接待單位安排到台灣來巡迴講演,她說:『我從地獄走出來,有責任把裡面的一切告訴給逃抵自由世界的難民,才能對海上死去的伙伴有個交代。』

昨天座談會結束前,澎湖防衛司令官起身致詞說:『中南半島難民在海上亡命的經過,可以說是澎湖軍民最好的一次政治教育。』

這段話也可以同時告訴台灣本島和世界各地自由地區人士。

【1979-01-20/民生報/01版/焦點新聞】



澎湖越南難民 驚魂甫定

開始安排今後的新生活

【本報記者翁台生特稿】

六位會說國語的華裔越南難民月內將到台灣來巡迴講演,代表八百廿九位在海上共生死的伙伴,用他們有血有淚有愛有恨的海上逃亡經驗,向生長在自由地區的中國人述說自由的可貴與代價。

從去年三月開始,高雄外海陸續漂來十六艘飽受風浪打擊的漁船,帶來了歷經海上危難的越南難民和華僑難胞,幾乎每個人都是兩眼深陷,頭髮蓬亂,舉步踉蹌。許多人甚至沒有力氣接住緊急趕運上船的麵包、牛奶。

如今,澎湖白沙鄉講美村和西嶼的中南半島難民接待中心內,到處可見皮膚黝黑的難民在澎湖強勁的東北季風下,蹦蹦跳跳的打排球;風沙飛場的操場上不時傳來小孩追逐嬉戲的笑聲;營房前的矮樹上曬著不同顏色式樣由各界捐贈的衣物。當初上岸瘦得皮包骨的難民,有的體重已增加了一、二十公斤,腰圍也凸了出來。

在各界愛心的滋養下,難民開始安排新的生活。有的幫著整理白沙鄉公路兩旁路樹,有的到馬公街上餐廳打雜,有的幫澎湖漁民編補漁網,有的婦女在營舍做些針織手工藝……,許多人不斷跟國外親友聯繫,尋求最後落腳的處所。

部分難民下了船先送往澎湖海軍醫院療養,整補虛弱的身子。住進難民房舍後,每個人床頭都放些維生葡萄糖、維他命、牛奶和各種營養品;每天供應的三餐比澎湖軍中伙食還好。幾天前,難民中心接待人員帶來幾張他們剛下船時為他們拍的照片,那付狼狽不堪的樣子,又勾起海上逃亡的慘痛回憶,許多難民禁不住又流下眼淚。

難民更需要滋補的是精神上的空虛。從他們口中述說的海上逃亡經驗,令人鼻酸;有人靠著親友的人肉得以登上自由土地,往事歷歷,枕席難安;靠人肉維生難民的床頭擺著中國佛教協會嘉義分會贈送的念珠和觀音佛祖神像,兩旁寫著:『眾生被困厄,無量苦逼身;觀音妙智力,能救世界苦。』也有些基督教會的書籍送到這裡,宣慰這批從地獄邊緣逃出來的人。

最值得感斷上蒼的是六個在難民營出生的小孩,他們躲在母親的肚子裡度過顛簸的逃亡旅程,沒有目睹可能是他們一生中最悲慘的那段遭遇;他們在自由土地出生,可以靠接待中心加發的奶粉代金,定時喝到奶粉泡出來的熱奶。淪陷後的西貢,像一瓶味全牛奶那樣容量的牛奶,要賣到五塊越幣;而一般人勞動一整天的「工資」不過十幾越幣。他們如果不逃出來,在西貢產下小孩,恐怕只能看著小孩一天比一天瘦下去。

【1979-01-21/民生報/06版/生活新聞】



電視將播「南海血淚」 五人小組「入闈」編劇

【本報訊】

由名編劇趙琦彬、康白、張永祥、貢敏、張德模五人組成的編劇小組,已於日前「入闈」,為正在籌拍的三台聯播劇「南海血淚」編寫劇本。

「南海血淚」是三家電視台繼「風雨生信心」之後,再度聯合製作的大型聯播劇,預計於四月中旬推出。

「南海血淚」連續劇的構想,是來自於轟動一時的「南海血書」。「南海血書」為一越南難民所寫,於南海某珊瑚礁上為人所發現,由於其所寫均為真人真事,且字字血淚,經朱桂譯出後,一時廣為流傳。

三家電視台將以此為根據,籌拍「南海血淚」,以越南淪亡之悲慘經歷為背景,藉以揭發共匪之陰謀滲透,加強國人仇匪恨匪之心理,並以越南淪亡為殷鑑,提醒國人記取教訓,自立自強。據編劇小組表示,「南海血淚」不僅以「南海血書」為藍本,同時又參考了反共詩人吳望堯有關越南淪亡的著作,張永祥並親赴澎湖越南難民營,經由難民口中獲得許多珍貴的資料。全劇將分為三部份,分別描述越南淪陷前、淪陷後、及難民逃亡的情形。

全劇預計播出四十五集,目前已初步完成分集大綱,趙琦彬、康白並著手編寫第一部份的劇本,照此進度看來,三月初即可展開錄製工作。

有關單位對此劇極為重視,將全力予以支持,三家電視台則在人力和物力上全面配合,據悉,全劇將有二分之一的部份以外景攝製,並將網羅三家電視台的重要演藝人員共襄盛舉。

「南海血淚」將由三家電視台的總經理監製,田文光擔任執行製作,劉維斌擔任導演,趙琦彬等五人編劇。

為慎重起見,編劇小組將實施為期兩月的「入闈」,以專心研討磋商及編寫劇本。

【1979-02-17/民生報/09版/體育焦點】


張盈真難民營裡訪阮貞 陳清合真假太太會一堂

【文/王弘岳】

近一年前張盈真參加「西貢風雲」連續劇的演出,擔任越南落難漁船「清風號」船長太太阮貞的角色,日昨張盈真到澎湖拍「古寧頭大戰」,特意抽空前往「講美村難民營」,探望「正牌」的阮貞和她的船長丈夫陳清合。

陳清合所擁有的「清風號」漁船,在越南淪陷時,載運了二、三十名越南難民逃離虎口,卻被風浪打上「中沙群島」附近的礁岩而告擱淺。

由於匆忙逃離越南,船上儲備的口糧、飲水不多,加上超載,迫使凍餓煎熬多日的「清風號」難民陸續死亡,還發生「人吃人」的慘劇,陳清合不堪忍受,將他兩個稚齡兒子,一一投入海中溺斃,保持全屍,擱淺三個多月才被台灣的漁船救上岸,全船只剩十多名生還人員。

這批遇救的難民被我國政府暫時安置在澎湖「講美村難民營」,等待他們在美國的親戚接運到彼岸。

「清風號」所遭遇的慘劇,被編入「西貢風雲」中,張盈真當初為了飾演這個角色,曾經和陳清合及阮貞見過面。

這次張盈真特意去探望陳清合夫婦,雙方一見面就緊緊握手,可惜陳清合夫婦只懂法語和越語,雙方只好比手劃腳互訴心意。

陳清合以「手語」透露:他太太阮貞又懷孕了八個月,表子之痛,仍然深印他的心中,希望新生的兒女,能使他們重享天倫之樂,他們近期將轉往美國謀生張盈真不斷的安慰和祝賀他們,眼眶有點紅潤說:當初演這段慘劇,使她幾次落淚不已,是她印象最深的一段劇情。

合照時,陳清合笑得十分開心,畢竟「真假太太」到齊,「全家」又團圓了。

【1979-12-16/聯合報/09版/影視綜藝】



失去球場的網球健將!

澎湖一越籍難民 望海興嘆 企盼歸化中華 為我國效命

【本報記者蘇嘉祥 張福興追蹤採訪】

阮明(Nguyen Minh)感到困惑和沮喪!

他原是越南網球國手,為了逃避越共的迫害,求得更好的網球環境逃出越南。

但是在澎湖被「困」三年多,他覺得距離網球越來越遠了………。

他形容自己是個「網球癡」,六歲學網球,十四歲獲越南青少年冠軍,十六歲當選國手,十七歲時越南淪陷,共黨開始壓迫所有的運動員。

為了能夠參加更多網球賽,自由自在打喜愛至極的網球,民國七十二年(一九八三)九月他乘船逃出了西貢進入我國。

接著他被送往澎湖越南難民營,三年多以來,他一再申請歸化我國,希望代表澎湖縣參加區運會,希望到台灣本島參加全國網球排名賽,但是都未獲批准,而且所攜費用全部用完,目前生活相當困苦。

一個月前,獲得愛迪達金鞋杯全國網球總決賽前八名的壟飛彪,適巧在馬公服役,當地網球委員會安排了一場比賽,讓中、越兩位選手交手,結果阮明以六比二、六比二勝龔飛彪。

這是最近三年半以來,阮明參加過較激烈的一場比賽,平常他在澎湖根本找不到對手,而龔飛彪由於將參加國軍運動會,已於十五日離開澎湖返台集訓,阮明在澎湖又沒有打球的對象了。

早在七十三年,區運會在高雄縣舉辦時,澎湖縣體育會總幹事武澎生、網球委員會總幹事陳瑞慶就希望將阮明納入澎湖縣隊,與國內好手一較高低,但是他一直被限制,未能離開澎湖。

越南的網球水準不錯,一九七二年我國恢復會籍再度參加台維斯杯,第一回合就是在西貢出戰尚未赤化的越南隊。

當時的中華隊由陳振家領隊,孫必勝任教練,選手有唐福順、林吉元、李穗昌、林金鋼;越南以五比○獲勝,每場比數相當懸殊。

阮明當時是越南青少年排名第一,全國排名第五,越南台維斯杯網球隊第一候補,當時他只有十四歲。

一九七四年他成為正式代表,一九七五年越南最後一次參加台維斯杯,第一回合勝馬來西亞,第二回合勝韓國,第三回合輸給紐西蘭,阮明以雙打為主。

阮明一再強調在共黨統治下,網球選手根本沒有出路,越南排名第一至第四的選手分別逃到美國或歐洲,目前都在教球或比賽;他原希望像胡娜一樣,可以到自由中國自在地打網球,沒想到一困就是三年多。

根據我國戶籍法,難民申請歸化必須滿三年,他已經超過三年,他迫切希望多元化社會的自由中國能夠接納他,一償在民主天地打網球的夢想!(相關新聞見第三版)

【1987-01-20/民生報/01版/焦點新聞】



前越南國際網球選手.來台設籍獲准

阮明償宿願昨來台北 今與我國好手友誼賽

【本報訊】

在澎湖住了三年多的前越南網球國手阮明,經過有關單位同意,並且快馬加鞭趕辦手續後,於昨晚飛抵台北。

今天下午二時起在台北市立網球場,阮明將與佳大網球隊選手進行友誼賽,我國台維斯杯國手劉中興,及青年選手連玉輝、李元宏等人將和阮明以球會友。

阮明是越南淪入共黨之前的越南國手,曾在一九七四、七五年參加過台維斯杯網球賽。

一九八三(民國七十二)年九月,阮明逃出越南抵達我國,被收容在澎湖講美中南半島難民營,阮明酷愛網球成癡,雖然沒有網球裝備,但是憑著高出一截的球技,阮明很快地就與澎湖地區網球界打成一片,而且成為澎湖區第一高手。

民國七十三年,澎湖縣網球委員會希望阮明代表澎湖縣參加台灣區運會,但因阮明不是我國國民無法註冊。

阮明具有堅強的反共意志,被越共迫害有慘痛經驗,他是越南排名第五(一九七五年)的選手,但是排名在前的四位選手都比他先逃出越南;他雖未到過我國,但是早就知道自由中國繁榮富庶,加上澎湖地區球友熱心啊護,他決定申請歸化我國籍。

等候三年以後,阮明昨天如願以償,並且連夜抵達台北,今天下午還將在他渴望已久的台北市立網球場登場比賽。

儘管去年年底,阮明在澎湖,以直落兩盤擊敗我國排名總決賽前八名好手龔飛彪,但是在澎湖惡劣的天候下蟄居三年,他不敢希望有頂尖的演出,但是能找回企望已久的網球環境,他決定今天盡其所能,好好打一場球。

由台北市立網球委員會主委林鈺祥擔任名譽領隊的佳大網球隊,原定明(十九)日飛到馬公與阮明比賽,已經發文給澎湖網委會,並且機票也已訂好,由於阮明申請設籍有重大發展,所以佳大與阮明之戰提前在今天下午舉行。

【1987-02-18/民生報/01版/焦點新聞】

阮明流落澎湖 網壇同表關切

華江網球聯誼會希望聘他為教練 肯尼士 巨運 華岡 運動器材公司同伸援手

【本報訊】

越南網球國手阮明流落澎湖消息見報以後,我國網球界同表關切,板橋華江網球聯誼會希望聘請阮明為駐場教練,肯尼士、巨運、華岡等運動器材公司也決定幫忙他。

阮明曾經代表越南前往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紐西蘭、菲律賓等地比賽過,他的父親是西貢市立醫院醫師,但是目前流落馬公,已經簽自願書離開難民營,膳宿費都必須自理,澎湖地區又無人肯花錢學網球,阮明平時只靠網球友資助。

他每個月十日必須為繳交二千元房租發愁,澎湖地區打網球的只有一百人左右,每位球友幾乎都幫忙過他。有八面網球場的華江網球聯誼社負責人李松村,認為自由中國應該接納每一位喜愛自由的運動健將。華江聯誼會會員謝思淳曾與阮明比賽過。

華江目前缺乏一位駐場教練,阮明如能到台灣來,華江願意免費提供膳宿,每個月另外給一萬七、八千元的車馬費。

經常贊助比賽和運動員的華岡(愛迪達)公司、巨運公司(KAWASAKI)昨天看見報導後,都決定在過農曆年前郵寄網球器材及裝備到澎湖給阮明。

贊助網球女將胡娜達三年的肯尼士公司,昨天更決定贊助阮明所有網球器材,從球拍、球鞋到球衣。

阮明在澎湖的通訊地址是:馬公市中正路卅五號西河堂轉。

【1987-01-21/民生報/03版/體育新聞】



歸化入籍 無後顧之憂 重拾球拍 有大將之風

阮明復出 網壇看好

【台北訊】

投奔自由已三年,近日已獲准歸化我國國籍的前越南網球國手阮明,昨天在台北市立網球場進行了他在台灣本島的第一場單、雙打比賽,雖然他在兩場比賽都敗北,但他的球技已獲得國內網球界人士肯定。

阮明是在民國七十二年九月從越南逃抵我國,被收容在澎湖講美中南半島難民營,已居住滿三年,並經有關單位同意歸化為我國國籍,他於前晚經本報系的姊妹報民生報作保安排抵達台北,昨天下午二時透過台北市網球委員會安排,與佳大網球隊進行單、雙打各一場友誼賽。

阮明在單打賽以二比六、一比六敗給我國排名第三的劉中興,接著他和連玉輝搭檔雙打,以三比六及零比六再敗給劉中興和李元宏。但阮明的強勁發球和快速上網表現的威力十足,留給觀眾深刻印象。

阮明昨天在打完球後,立刻返回澎湖,他將在近日內向澎湖縣政府申請國民身分證,正式成為我國國民,並於今年十月代表澎湖參加區運網球賽。

國內的網球教練表示,阮明在澎湖缺乏練習對手,球技自然受影響,但他處理球的觀念和技巧都很正確,他如果到台灣本島來比賽,相信球技會進步很快。

澎湖縣體育會總幹事武澎生已和台灣省網球協會會長馬幹協調,由馬幹擔任阮明來台後的監護人,照顧他的生活,肯尼士公司也同意給予阮明球具、球衣及訓練、比賽方面的支援。

佳大網球隊劉中興、連玉輝、李元宏將由台北市網球委員會主任委員林鈺祥,總幹事張本卿率領,今天到澎湖再和阮明進行單、雙打賽各一場。

【1987-02-19/聯合報/07版/】






南寮越南難民船 航向澎湖盼收容

【記者張柏東、林家琛╱新竹報導】

昨天晚上擱淺在新竹市南港里海邊的越南難民船,經軍警及民眾修復船隻及補給糧食後,今晨十一時零五分漲潮時,已航向澎湖,希望能獲難民營收容。

這艘載有二十二名男女老幼難民的木殼機漁船,十日傍晚直闖新竹市南寮漁港,經軍警單位補足燃料糧食後,十一日送出海,十二日凌晨該船徘徊不肯離去,企圖再登陸岸上但被攔阻,十二日上午七時三十分,擱淺在南港里海邊,船身傾斜浸水。

軍警單位又立刻展開搶修及補給工作,並和難民們再溝通,最後難民們才決定到澎湖難民營一試。

今天早晨八時零五分,南港里海邊漲潮,民眾們紛紛湧至,再贈送了大批的糧食衣服。

難民阮國盛表示,他們將希望澎湖難民營能收容他們,他們寧死也不回共黨魔掌控制。

【1988-05-13/聯合晚報/09版/台北大都會】


海上難民 何處可為家

我們的愛心哪去了

【黃克全(桃園中壢)】

●本月十日傍晚,投靠新竹南寮漁港的越南難民船,竟然於十一日夜裡八點多被軍警強制驅離。據報載,十二日清晨,載滿二十二名成人及婦孺的該條舊漁船被海浪沖打船身傾斜,又擱淺在新竹南港海灘,等待未知的命運……。對政府當局這種草菅人命的不人道作法,本人表示強烈的失望及不滿。

(一)有關單位表示這批難民身分值得商榷,那麼請問,是否詳細調查過?以何調查憑藉在短短一天時間便下結論而不予收留?或竟根本無法也不作調查便逕作判定予以驅逐?

(二)有關單位明知澎湖講美難民營即將關閉,卻告知難民轉往彼處投靠,分明是欺騙;再者,澎湖不是台灣一部分嗎?新竹不能收容,澎湖就可以?有關單位原則何在?

(三)該事件既宣諸報章,中華民國紅十字會竟然不知情,倘使知情,何以不見出面交涉?至少也該表示一下關心。李登輝總統最近在「世界紅十字日」大會上訓喻我們:「中華民國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在逐步邁向工業社會的過程中,最需要的就是愛心,……同時更要大力向國際推展,使世界上所有遭受苦難的人,都能分享到中國人的愛心。」這席話對照現實毋寧成了自打嘴巴的諷刺?

【1988-05-15/聯合報/09版/輿情】






偷表賊 說起越南話 風櫃來 居然是難民

【記者范立達/台北報導】

士林警分局文林路派出所昨晚查獲一件北越難民涉嫌竊盜案,並當場查扣一只潛水錶。由於涉案人陳決造所領的「越南難民居留證」中,僅填寫他在澎湖難民村的住址,為何能來到台灣?警方已通知保防組人員協們追查。

據了解,陳決造(33歲、北越河內人)於民國73年,和其他越南難民一同偷渡來到我國,並被政府視為難民,送至澎湖白沙鄉講美村難民營居留。75年11月間,陳某和其他難友發生口角爭執,陳持尖刀將對方刺傷,結果被澎湖地院判處罰金2000元。

昨日晚間9時30分許,陳決造到士林大東路「卓別林趣味屋」閒逛,見屋內人員工作忙碌,乃趁機打開展示櫃,竊取一只潛水錶離去,當場被業者逮獲。

陳某被扭送至士林警分局時,最初還以中文苦苦向業者哀求,請他不要提出告訴。不料業者離去後,陳某卻突然表示聽不懂中文,要求找一名懂越南話的人前來翻譯。

在警方運用各種偵訊技巧後,陳決造在凌晨二時始放棄偽裝,以中文應訊。據了解,陳決造表示,他來台後,領到政府補助的3萬8000元生活費,同時在澎湖講美村定居。去年3月間曾搭飛機往返台澎-一次,上個月才又再度來台。來台後在彰化一家作墓碑工廠工作,僱主原本說要給他三萬元薪水,但其後欺他是越南人,只發給他九千元薪資。

10天前,陳某從彰化北上台北。

【1990-01-14/聯合晚報/07版/社會】

雲角 (讨论贡献)

十分感謝資料提供,晚上有閒暇時再補充條目文章

恭喜您完成第十六次動員令!

1
Richard923888 (讨论贡献)
恭喜您完成第十六次動員令!
維基娘——第十六次動員令的吉祥物

親愛的維基百科用戶雲角您好:

感謝您報名參與第十六次動員令!根據您的貢獻,您已經成功達到了完成本次動員令的的「最低要求」,因此您已成功完成本次動員令!恭喜!

根據動員令報名時您所申報的完成動員令次數,請在您的用戶頁加入以下模板: {{User 動員令|1}} (您可以直接複製此行到您的用戶頁適當位置,並保存頁面)

再次感謝您報名參與本次動員令,希望下一次動員令您能繼續參與。如有任何意見或問題,請至動員令的討論頁提出。


通知您的主持人是:Richard923888 感謝參與本屆動員令,期待下次再見 2019年1月7日 (一) 14:18 (UTC)
回复“恭喜您完成第十六次動員令!”

您好,可能需要麻煩改變一下您的留言簽名格式

1
Cewbot (讨论贡献)

您好,您的簽名似乎並不符合簽名指引所規定的,必須包含用戶頁、討論頁或貢獻頁其中一項的連結。您應該是在参数设置設定了「您的昵称(签名时用)」,卻又勾選了「將簽名視為維基代碼」;如果您只是要改變顯示名稱,而沒有要自行設計樣式,請不要勾選此項,確認「您现有的签名:」所顯示的簽名包含連結。更多簽名技巧請參考這裡。簽名沒有連結的頁面例如 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謝謝您參與討論。 --Cewbot留言) 2018年12月12日 (三) 02:59 (UTC)

淺藍雪 (讨论贡献)

请不要在文内大量引用新闻稿等有版权内容

雲角 (讨论贡献)

好的,明白,感謝提醒

您好,可能需要麻煩改變一下您的留言簽名格式

1
Cewbot (讨论贡献)

您好,您的簽名似乎並不符合簽名指引所規定的,必須包含用戶頁、討論頁或貢獻頁其中一項的連結。您應該是在参数设置設定了「您的昵称(签名时用)」,卻又勾選了「將簽名視為維基代碼」;如果您只是要改變顯示名稱,而沒有要自行設計樣式,請不要勾選此項,確認「您现有的签名:」所顯示的簽名包含連結。更多簽名技巧請參考這裡。簽名沒有連結的頁面例如 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謝謝您參與討論。 --Cewbot留言) 2018年12月12日 (三) 03:00 (UTC)

您好,可能需要麻煩改變一下您的留言簽名格式

1
Cewbot (讨论贡献)

您好,您的簽名似乎並不符合簽名指引所規定的,必須包含用戶頁、討論頁或貢獻頁其中一項的連結。您應該是在参数设置設定了「您的昵称(签名时用)」,卻又勾選了「將簽名視為維基代碼」;如果您只是要改變顯示名稱,而沒有要自行設計樣式,請不要勾選此項,確認「您现有的签名:」所顯示的簽名包含連結。更多簽名技巧請參考這裡。簽名沒有連結的頁面例如 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謝謝您參與討論。 --Cewbot留言) 2018年11月19日 (一) 13:08 (UTC)

回复“您好,可能需要麻煩改變一下您的留言簽名格式”

您好,可能需要麻煩改變一下您的留言簽名格式

1
Cewbot (讨论贡献)

您好,您的簽名似乎並不符合簽名指引所規定的,必須包含用戶頁、討論頁或貢獻頁其中一項的連結。您應該是在参数设置設定了「您的昵称(签名时用)」,卻又勾選了「將簽名視為維基代碼」;如果您只是要改變顯示名稱,而沒有要自行設計樣式,請不要勾選此項,確認「您现有的签名:」所顯示的簽名包含連結。更多簽名技巧請參考這裡。簽名沒有連結的頁面例如 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謝謝您參與討論。 --Cewbot留言) 2018年11月19日 (一) 13:08 (UTC)

回复“您好,可能需要麻煩改變一下您的留言簽名格式”
回到“雲角”的用户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