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User talk:122.211.109.58

目录

提醒编辑

您已被封禁[1],使用IP違反Wikipedia:封禁方针#繞過封禁規定。--MCC214#aut viam inveniam aut faciam 2018年11月6日 (二) 05:53 (UTC)

  • 您搞错了。我确实被封禁,但我并没有被剥夺编辑自己用户页面的权利。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7:04 (UTC)

2018年11月编辑

由於確認為傀儡真人傀儡,來自此IP地址的匿名用戶已被永久封禁
如果您認為有合理的理由可獲解封,請閱讀封禁申訴指導,然後在討論頁上的封禁通知下添加以下文字:{{unblock|您的理由 ~~~~}}。若您重新註冊賬戶使用匿名身份在討論頁申訴,會被視為繞過封禁發言,您用作申訴的賬戶亦會被封禁。 千村狐兔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7:40 (UTC)
如果這是共享IP地址,而您是一位擁有註冊帳戶的用戶並與此封禁無關,您可以登入並繼續編輯。

 
此用戶的封禁已被其他管理员复检,申诉被接受。

請求複檢的理由或相關提問:

我并未被禁止编辑自己的用户讨论页,所以不存在绕过封禁的问题。真的提请你们把事情理清楚好不好?你们这群死官僚……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7:45 (UTC)

注意:

  • 濫用此模板或申訴渠道的用戶,可能被延长封禁或被禁止編輯其用戶討論頁。
  • 如您希望與管理員就本次封禁作出討論,請於本模板外展開。

管理員已對此封禁決定作出複檢,並有以下結論:
 基於下列理由,本人決定接受這位用戶的申诉,並予以解封或缩短其封禁期限。其他管理員可再複檢此用戶的封禁,但在沒有更好的理由前,請勿輕易推翻之前的決定。
  一般准则允许用户在申明账户间关系的情况下使用另外的账户或者IP编辑,因此没有傀儡问题。IP的发言只在讨论页进行,因此也没有绕过封禁问题。此外本用户查封后的发言切题、实际而又有重大积极意义,从道理上和感觉上都不适用进一步的查封机制。
  處理人:Bluedeck 2018年11月8日 (四) 02:50 (UTC)
見上面的提醒+User_talk:UjuiUjuMandan#提醒。--MCC214#aut viam inveniam aut faciam 2018年11月6日 (二) 07:49 (UTC)
@MCC214见我在那里的回应。管理员并未剥夺我编辑自己用户讨论页的权利,所以绕过封禁无从谈起。但是您可以先去申请剥夺我的那一项权利。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7:51 (UTC)

你们去确认一下我有没有权利编辑UT:UjuiUjuMandan好吗?编辑

求求你们了好吗?我是个人。求求你们了。我是个人。麻烦你们问问,我,这个人,现在有没有权利编辑自己的用户讨论页。

我已经放弃那两个账号了,想要用u:UjuiUjuMandan编辑UT:UjuiUjuMandan是不可能的。麻烦你们了解。而且就算我还能用那个账号,我自己,在没有被剥夺编辑自己的用户讨论页的权利的情况下,编辑自己的用户讨论页,请问为什么不行?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7:59 (UTC)

考虑了一下,大概我现在这个状态就是咆哮公堂了。有理没理都是没理,也罢。你们这种水平也确实符合我的评价。反正我本来也就不应该继续编辑了。只是被你们这些不讲道理的行为激怒了而已。我以后也不继续编辑就是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不能接受的只不过是你们一副正经的样子做蠢事而已。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8:10 (UTC)

  • 確認為傀儡真人傀儡,在已被封禁[2]的情況下使用其他帳戶或IP繞過本身被封禁帳戶的禁止編輯之限制,違反Wikipedia:封禁方针#繞過封禁WP:傀儡的規定。--MCC214#aut viam inveniam aut faciam 2018年11月6日 (二) 08:27 (UTC)
    • 我确实被封禁了,但我并未被剥夺编辑自己用户讨论页的权利。我原本就有权编辑,请问绕过封禁从何谈起?我认为您曲解了规章。求求您了,麻烦您确认一下U:UjuiUjuMandan有没有权利编辑UT:UjuiUjuMandan。麻烦您了。士可杀不可辱。想封禁我有得是办法,但别胡来。请问您自己有没有权利用IP地址来编辑自己的用户讨论页?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8:28 (UTC)
    • 如果每一個用戶被封禁以後使用其他帳戶或IP編輯自己本身被封禁用戶的討論頁,那以後每個人都會仿效您使用其他帳戶或IP編輯自己本身被封禁用戶的討論頁,社群會亂。--MCC214#aut viam inveniam aut faciam 2018年11月6日 (二) 08:31 (UTC)
      • 你这就是臆想了。怎么会乱呢?要乱的话,您自己也完全可以用IP地址编辑自己的页面啊。您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很多被封禁的用户是被剥夺了编辑自己用户讨论页权利的。但被封禁的用户通常一开始都有权编辑自己的用户讨论页。我尚未被剥夺这一权利,您不能自行剥夺。您可以以我不文明或者用IP地址扰乱用户讨论页为理由封禁我的IP地址,但现在你们已经证明这个IP地址就是U:UjuiUjuMandan了,请问还可能有什么扰乱?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8:59 (UTC)
  • 简单回复:有,但是需要登入那个帐号编辑,不是用IP。这是维基方针不允许的。结。--Cohaf (向我留言/我的贡献) 2018年11月6日 (二) 08:33 (UTC)
    • 我要的就是这个回答。如果方针确实这么写了,那么我没有异议。但我并没看到有这种规定。我明确告诉你,U:UjuiUjuMandan已经被废弃了。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8:56 (UTC)
      • WP:EVASION里头有说这个,我知道您对社群非常失望,我可以理解,但是也希望您能够冷静一下,7天后重新注册账号也好,用这个IP也好,就算放假去不是好了吗?--Cohaf (向我留言/我的贡献) 2018年11月6日 (二) 09:12 (UTC)
        • 我并不认为我违反了WP:EVASION。我并没有逃避封禁。也麻烦您考虑一下我这么说是否合理。我已经很冷静了。我都已经愿意叫WG爸爸了,也就说明我已经不把你们当成和我平等的人看待了。我在内心中已经认为中文维基百科是没有基本常识和正义的。原本我是对社群里的人进行称职推定的,但现在我已经放弃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我会认为任何一个维基人都是不称职的。退一万步说,假设我7天以后注册新用户,我可是要见人就喊爸爸的哟。(也可以是妈妈,但我只支持两种性别。)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9:58 (UTC)
  • 在已被封禁[3]的情況下使用其他帳戶或IP繞過本身被封禁帳戶的禁止編輯之限制,故違反Wikipedia:封禁方针#繞過封禁WP:傀儡的規定,而在未被封禁的情況下使用其他帳戶或IP編輯,則屬逃避監察。--MCC214#aut viam inveniam aut faciam 2018年11月6日 (二) 08:34 (UTC)
    • 请问我逃避什么监察了?我除了自己本来就可以修改的自己的用户讨论页,我还改什么了?您的恶意推定未免过分了。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8:56 (UTC)
  • UjuiUjuMandan有宣告與Inufuusen的關係而IP沒有。在宣告之前作編輯不認為是同一人(雖然我們已經清楚)。希望你冷靜一下,不要繼續這種擦邊球行為,不必作自己不屑的人所作的行為吧?--吉太小唯Don't Say Lazy.TALK) 2018年11月6日 (二) 09:11 (UTC)
    • 既然已经知道是同一个人了,为什么要当作不知道而指控我逃避监察?非常明显各位心里是确定我就是UjuiUjuMandan的,以这个为前提进行的操作,请问怎么可以又解释为不认为同一个人呢?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9:47 (UTC)
    • 你搞错了。在中文维基百科社区,我不屑的人是Walter Grassroot和钉钉以及D981。他们三个似乎没做过这种事。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9:49 (UTC)
      • 是用 一望而知的,因為你沒宣告,而且我認為就這個情況你的討論頁是這裡而不是那裡。而沒宣告而 一望而知成立,原帳戶被封禁,9成9都是跟著被封禁的。我不是說他們繞過封禁的行為,而是疑似違反WP:GAME的行為。--吉太小唯Don't Say Lazy.TALK) 2018年11月6日 (二) 09:52 (UTC)
        • 你这么说我能理解。毕竟一切规则的执行都是有成本的,无法避免有不大合理的地方。只要还有机会申诉,有人能把事情讲明白就行。不过我并不需要恢复什么权利,我本来就要退出,所以从结果上讲无所谓啦。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9:55 (UTC)

用IP编辑自己的讨论页面这个行为由两个部分组成。1)编辑讨论页面、2)用IP(傀儡)编辑。其一,用户仍能编辑讨论页面,因此这不是绕过封禁。其二,用户并没有隐藏IP用户和主账户的关系,因此也不是滥用傀儡。即使从最严格的程序上讲,IP被查封的原因中不包含IP滥用IP的讨论页面的话,IP仍能编辑IP的讨论页面。此外,IP应该更显著的宣称自己和主账户的关系。但是本例中执行这个要求的实际意义太小,大家都知道IP就是犬风船。综上,我认为不存在滥用。Bluedeck 2018年11月8日 (四) 02:59 (UTC)

  • @Bluedeck:感谢您的回应。我理解在执行上会有人认为我之前的做法是违规的,其实在吉太小唯给出回应时我已经表示可以接受了,哪怕社群不因为一望而知的错误应用而取消封禁,我也能够接受。说这是擦边球行为,我也能够接受。但如果社群指控我逃避监察,我只能说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8日 (四) 06:32 (UTC)

@Cohaf编辑

@Cohaf:我已经不可能登录U:UjuiUjuMandan了。请您了解。我原本想留几条评论就结束的。结果被插了一杠子。仅此而已。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9:07 (UTC)

  • 我可以理解,但是就是方针不允许这样,请电邮AT,用注册那个帐号的电邮发出如果要解封,以及我以上说的放假,请考虑。也@AT:一下。--Cohaf (向我留言/我的贡献) 2018年11月6日 (二) 09:15 (UTC)
    • 既然你们如此解释方针(虽然我没看到相应条款,你们是执法加释法,随用随解释,那我也没办法对吧),我表示理解,但是无法赞成。那两个账号我试图申请隐退,但似乎当前无法这样做。所以我已经宣告永久毁弃,如果可能我希望删除用户空间所有痕迹。我拒绝考虑放假。我也是要脸的人,说出来的话不能收回。重申:我要求删除用户空间所有痕迹,不考虑休假。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09:53 (UTC)
      • 没有办法,我知道您无奈,我也非常遗憾,无奈。只是现在这个就是方针。隐退是没有被禁封才能用,现在无法,但是您能够把讨论页清空以其它用户页没有任何其它维基人编辑提出{{d|O1}}。我是说这7天禁封算休假,结束后回来编辑--Cohaf (向我留言/我的贡献) 2018年11月6日 (二) 09:57 (UTC)
        • 做不到。那两个账户已经废弃了。我今后就算去英文和日文维基百科都不能注册用户。因为一旦注册用户就必须宣告和这两个账户的关系。我是想清楚了才做的。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10:01 (UTC)
          • 也就是这样,您想要彻底退出维基对吗?然后用IP编辑?--Cohaf (向我留言/我的贡献) 2018年11月6日 (二) 10:03 (UTC)
            • 是的,我已经决定彻底退出维基了。这是我在毁弃UjuiUjuMandan之前做的决定,和现在这个所谓的“绕过封禁”无关。我无法保证将来一定不会用IP编辑,但我可以保证我不会在中文维基百科做任何细节修改以上的编辑,换言之,我不会捐献自己的作品给中文维基。至于其他语言也许将来我会用IP编辑有用的内容吧。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10:06 (UTC)
                • @AT:好像就这样了吧。我只能说非常遗憾,但是冷静后考虑一下,我非常欢迎您回来。希望您是不要想李4就好了。谢谢您多年为维基做的贡献以及帮忙我编辑条目,感谢了。--Cohaf (向我留言/我的贡献) 2018年11月6日 (二) 10:09 (UTC)
                  1. 可能也就三年多吧,真正的新人。
                  2. 我相信你欢迎我回来,但我否定的是中文维基百科社群这个群体。人在担任特定职责时就有特定的称职评价。好比我,你要让我当军队指挥我肯定是不称职的,但你让我当一个普通的编辑或者校对,我想我还是称职的。同样,我相信中文维基百科的所有维基人在日常生活中可能都是很好的人,但是作为维基百科社群成员,我认为大部分人都不称职。不仅不称职,还不会进步。这就是我对中文维基百科社群的评价。我不愿参与这样的社群。
                  3. 至于感谢,真的客气了。我在中文维基百科做的事情仅仅是我觉得对的事,我不需要任何人感谢我(有的人需要,但我不需要),我只需要有人能告诉我,我做的事有用,就行了。
                  4. 我并不了解李4干了什么。我也不知道G什么什么,守望者爱孟,SuiMai以及一切在你们看来成为典故的人的事。我一直在写条目做评审,在互助客栈也就是最近才开始参与讨论,也拒绝参与任何即时通信群组。我觉得你们这些核心人员(并非讽刺)和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5. 我都已经决定了,7天之后再撤回前言不退出,我哪还有面子呢?都走到这一步了,就算你们不在乎,我还在乎我的喜剧表演生涯呢。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6日 (二) 10:13 (UTC)

基于理解的决定编辑

@Outlookxp:我考虑过,我不适合中文维基百科。毕竟中文维基百科是蔑视评审的。“德高望重”的维基人带头扰乱DYK,大家都支持。那么我也没什么话可说。有人说啦,你提意见,别人不理,就不理嘛。“公道自在人心”。不。只有当人可以沟通的时候,公道才可能在人心。我只在乎一件事:DYKC能否改善?我的结论是不能。因为有WG这种“德高望重”的人带头扰乱,而没有人能够让他不扰乱。

蓝桌在DYKC里留的那条sidenote很有趣:社群必须告诉大家,不文明不行。可是啊,社群就从来不告诉大家,评审中无视他人的评审意见是不行的。连评审都没有正常交流的话,社群根本没有意义。主次反了。评审的有效远远比所谓文明更重要。啊。我突然明白了,这是中文世界,如果不强制要求文明的话,可能大家真的会到处骂人。我怎么才明白。我哪里想得到中国人是那样的呢?(我哪里想得到你们汉人是那样的呢?)我把中国人想得太体面了,是我的错。这话不是讽刺。

评审就那么重要吗?就那么重要。不过在中文维基百科,我也不奢望什么常识。我只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中文维基百科评审有多差。

我特别厌恶WG的一点是,他太注重人际关系,喜欢把不如他意的事情都看作他不喜欢的人的人际关系起了作用,而不在乎把事情搞清楚。我明明想让所有人都受益,他偏偏要和我做零和博弈,那我只能滚蛋咯。我能理解,毕竟中国就那个世道嘛。然而这里已经是维基百科了,为什么不能体面一点呢?真可惜。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01:50 (UTC)

看在你所喜歡的知識主題上,既使不在中文維基,也可在其他語言的維基上貢獻,不要讓你討厭的,造成你無法讓喜歡的東西讓更多人知道。--Outlookxp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01:55 (UTC)
@Outlookxp:谢谢建议。写作哪是那么容易的,能读容易,能写难。只能说我会尝试。哪怕是中文写作,好多维基人也只达到了格式手册的水准呢。(哦我又说这种别人不爱听的话了。恩。还是互相吹捧比较好。)我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中文维基百科社群,也压根没想过让中文维基百科社群的人喜欢。这个一开始,现在想起来可能是2016年在DYKC遭遇了水票的事吧。(回头看看自己的记忆也确实不大可靠,好多细节都忘了。)其后就几乎没有过安稳的日子。总之谢谢建议。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02:50 (UTC)

@Emergency Rescue编辑

@Emergency Rescue:谢谢建议。但我很冷静。我能做的都做过了。我就是觉得实在是不适合。“你很好,但我们不适合。”中文维基百科社群也许很好,但显然我们不适合。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03:09 (UTC)

@Bluedeck编辑

@Bluedeck:您的建议很好,但我得说一句,我并不认为自己是资深编辑。相反,我认为我资历太浅。你觉得不文明的行为会影响社群,而我恰恰觉得真正的资深编辑WG的行为影响社群。我看到他在DYKC批量投票的行为有所收敛,这是我乐见的,但我没有看到他停止提交质量粗劣的条目到评审。他确实写得多,而且有一些写得不错,但这不意味着萝卜快了就可以不洗泥,他也有很多条目质量很有问题。有维基人愿意帮他清理是好事,但在评审中这种做法显然就不对了,这是在告诉所有维基人:只要你劳苦功高,你就可以提交质量粗劣的条目,你就可以无视别人的评审意见,你就可以不回应评审意见。你看,我认为这才是资深编辑。我哪里是呢。评审意见是社群共识的基石,而WG的做法恰恰是最大限度地无视评审意见。也许WG对DYKC不抱太多期望,也许很多维基人已经对DYKC不抱太多期望。但我认为如果连DYKC都做不好,整个维基百科社群就没有存在意义,不过是“大学生联合国”而已。放弃了DYKC,等于放弃了一切。如果大家真的都把DYKC当儿戏,为什么不取消?维基百科难道是维基人的游乐场吗?我不是疯子,我只是和你们价值观不一样而已。只不过社群大部分人不觉得WG在DYKC做的事情是错的而已。

我知道推测别人无知比推测别人恶意要好得多。但也请您了解,我并不是那么无知。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03:27 (UTC)

如你所说,攻击是不对的,我当然知道。然而我认为我已别无选择。除了离开就是执行个人正义,我没有第三个选择。我连装作看不见都做不到。所以说,有的维基人劝我7天之后再回来。再回来如何?我可以忍一时,我能一直不参与DYKC吗?我参与DYKC能不要求别人具备基本的评审礼仪吗?我做不到。我认为评审比编写条目还重要,就像施工验收比添砖加瓦更重要。我认为中文维基百科非常缺乏“把一件事做完”的意识,其原因我认为是成员里年轻学生太多,而知道正确做事方法的人太少。作为遗言我再说一下什么是基本的评审礼仪吧:

  1. 提意见的人的意见要具体。
  2. 被提意见的人要明确回应是否同意意见。不应当默默修改但不作回应。
    1. 无回应意味着无共识。
    2. 仅仅考虑条目质量的话,无回应修改很可能导致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导致改善效果不明确。(具体事例见WG和钉钉的过往评审)
    3. 无回应也是非常失礼的。是一种真正的不文明行为。(具体事例见WG和钉钉的过往评审)
  3. 如果不同意意见应当陈述不同意的理由。以期达成共识。不可以以“条目没有这种问题”之类的非具体理由回绝意见。(具体事例见钉钉的过往评审)
  4. 不可以编造理由回绝意见。(具体事例见钉钉的过往评审)

如果中文维基百科哪天能做到这个程度,我可能会食言再恳求各位接受我回来,不然的话我不可能继续在中文维基百科写东西。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05:00 (UTC)

@Super Wang编辑

@Super Wang:我被封禁是应该的。我没什么意见,如果有人在这件事上感到可惜,恐怕也会走上反中文维基百科社群的路了(笑)。我退隐是因为我确认没有什么改善的可能性。我无法容忍拿评审当儿戏的社群。话说得再明白一些,我认为很多维基人是不参与评审,所以不觉得评审混乱是什么坏事。很多维基人参与评审,但是在评审中任意放水。其结果就是很多条目最后通过了评审,但实际上质量根本不值得读者去读。中文维基百科社群还有明显的“照本宣科”的文化,很多人按照规则去做,但是并不去想想规则本身是为了什么而建立的。这个不是中文维基百科社群的问题,是汉语文化圈的问题。维基百科本身就是欧美人搞出来的,很多做事方法在人家那里是常识,但在汉语文化圈并不是。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10:56 (UTC)

@CommInt'l编辑

@CommInt'l:再见的话除非社群基于DYK基本礼仪达成共识。“质重于量”其实还只是个人价值观,比起个人价值观更重要的是社群共识,比起个人在编写中对质量的追求,更重要的是评审。唯有经过评审的内容才有意义,作者的个人声望是没有意义的。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7日 (三) 10:58 (UTC)

编辑

Special:固定链接/39387352之后我就放弃DYKC了,说实话水票太多一直就这样,但互相言语攻击实在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淺藍雪 2018年11月8日 (四) 02:09 (UTC)

  • @淺藍雪:言语攻击解决不了问题,请问其他方法能解决吗?既然你也没办法,我也没办法,大家都没办法,就是没办法咯。然而你可以放弃DYKC,我不能。我认为DYKC是中文维基百科基本的尊严和价值所在,DYKC都不能保障的话,中文维基百科社群没有意义。所以我只能退出。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8日 (四) 06:27 (UTC)
    • 不过我不认它是维基尊严的根本,其实有一些水平很好的编辑写完条目完全不会去DYK的,我本来也失望透顶,但最后还是写东西的时候陆续遇到一些非常不错的人,让我对维基重新产生了希望。我觉的维基的根本在于知识的传播,或者说每一篇条目都是它的根本,尤其是关注度很高的一些条目(基础条目,非基础但社会关注很高的东西)。而基础条目的质量你如果左右看看,其实十九差得出奇,很多一写完当月浏览就能上千的条目到现在也没有。DYK写的东西就关注度来讲,除了上首页那几天,多数后来也没几个人看,价值本身我觉得都不如优特来得多。就算是DYKC,我感觉现在比我那时候有进步得多了,当时常提意见的人一两根手指头就数的过来。言语文明我觉得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不遵守这个有理也很难让人听得进去啊,我不是说犯错的人,而是观众,而且管理员处理起来也很为难,如果不处理带起社群风气也是不行的。淺藍雪 2018年11月8日 (四) 11:07 (UTC)
      • @淺藍雪:感谢你的回应。我知道中文维基百科质量差的条目很多。但我认为DYK是维基百科尊严的根本。这一点是我的基本价值观。我的观感和你相反,我认为因为中文维基百科的评审始终太差,所以它没有希望。我知道很多人不把同行评审当回事,毕竟汉语文化圈传统上就是各行其是的。至于文明的问题,我说过啦,我没有别的选择了。如果我不用那么说话,我当然不会那么说话。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1月8日 (四) 11:26 (UTC)

2018年11月编辑

  欢迎来到维基百科。每个人都可以对维基百科作出建设性贡献,不过有鉴于您在Wikipedia:新条目推荐/候选中的行为,我们仍然要提醒您,请不要人身攻擊。任何意見都應針對條目,而不是編輯者。请阅读欢迎页面来获得更多信息。谢谢!--Billytanghh 討論 歡迎參與亞洲月 2018年11月15日 (四) 17:09 (UTC)

如果这是一个共享IP地址且您没有做出这些编辑,请考虑注册一个用户,以避免收到不相关的通知。

给您一只山羊!编辑

感谢阁下对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中央裁判所的修订和意见!

~ viztor 2018年11月19日 (一) 08:32 (UTC)

回复通告编辑

  您好,122.211.109.58。您在Wikipedia:互助客栈/方针有新的留言或與您有關的消息。
此回复通告添加于2018年12月3日 (一) 02:57 (UTC),您可以通过移除{{Talkback}}随时移除本通知


 — Cohaf (talk) 2018年12月3日 (一) 02:57 (UTC)

请注意编辑

由於您在被反复警告的情形下,在自己的用户讨论页和其它页面上持续对其它用户进行人身攻击,见Special:Diff/52280770Special:Diff/52284191Special:Diff/52284209及过滤器201的日志,您已被暫時禁止編輯維基百科。當封禁結束後,我們歡迎您作出有建設性的貢獻
如果您認為有合理的理由可獲解封,請閱讀封禁申訴指導,然後在討論頁上的封禁通知下添加以下文字:{{unblock|您的理由 ~~~~}}。若您重新註冊賬戶使用匿名身份在討論頁申訴,會被視為繞過封禁發言,可能導致您的封禁時間被延長

--Antigng留言) 2018年12月6日 (四) 13:50 (UTC)

  • @Antigng:麻烦您提供一下对这个裁决正当性的说明。“你自己看材料,不言自明”并不是说明。如果您写条目的话就知道那样写等于点列式叙述,连DYKC都通不过。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0日 (一) 01:30 (UTC)
    • @Antigng:麻烦您说明一下,您这个裁决是否自己独断的操作,操作前是否知会过其他维基人。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1:57 (UTC)
      • 1、人身攻击的定义见条目。恕不提供任何多余信息。对人身攻击内容的二次引用乃至详细解释都只会是对当事人的伤害。2、是;否。依据封禁方针,管理员有权对相关页面上的提报开展独立的调查。--Antigng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3:04 (UTC)
        1. 您非要把那个当成人身攻击我也没办法,毕竟我被MCC214以错误的理由批评了那么长时间,我没投诉他是我不对。我自己实施个人正义也是我不对。我没退出中文维基百科更是我不对。毕竟你们在乎的是“解决纷争”而不是“解决问题”。什么对,什么错,什么因,什么果,并非你们感兴趣的。人能不能达成共识,你们更不感兴趣。不搞清楚具体事由,不搞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就没有可能进步。我说的是贵中文维基百科幼儿社群。
        2. 了解您作为管理员有权展开独立并且不易为他人所人知的调查。VIP等投诉有对话,有流程规定,会留底。而您的这个操作则简省得多。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4:50 (UTC)
        • 在现实生活中,法律并不会保护超过限度的私力救济。在维基百科上也是如此,这个限度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没错,和您小时候被灌输的幼儿园规则一模一样。具体说来,依据文明方针:“譏諷他人或誘使他人作出不文明行為︰故意促使他人作出不文明行為,即使其行為本身未必屬於不文明。編者均必須為其行為負責,此情況同樣如此;是故,用戶如果選擇以攻擊作回應,則不會因受譏諷或誘使而免責,用戶如果譏諷或誘使他人作出不文明行為,則亦不會因為誘使失敗而免責。”如果您不认同这一基本规则,您可以选择离开本社群。既要留在这里,又不遵守规则——您在上文指出的所有“我不对”,还真是“您不对”呢。--Antigng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5:17 (UTC)
          • @Antigng:抱歉,我小时候的幼儿园规则并不是那样。不是很懂你们汉人。我只知道我从小并没怎么见过贵中文维基百科里的那些恶心角色。在我们那里,那种恶心货从小是要被周围小朋友打的。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6:25 (UTC)
            • 您認為「了解您作为管理员有权展开独立并且不易为他人所人知的调查。」、「我说的是贵中文维基百科幼儿社群。」和「我只知道我从小并没怎么见过贵中文维基百科里的那些恶心角色。在我们那里,那种恶心货从小是要被周围小朋友打的。」的粗字是否違反文明?--MCC214#aut viam inveniam aut faciam 2018年12月13日 (四) 09:25 (UTC)
              • 我认为第一条不违反文明。第二条违反。第三条不违反,因为我在陈述事实。好了,您可以继续投诉我了,开心了吧?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11:25 (UTC)

对Shizhao处理的申诉请求编辑

@Shizhao:您对我处以“编辑禁制wikipedia名字空间及其对话页1个月”,请问如何申诉? 我认为您的处罚是不合理的。原因很简单,连投诉者都是以提问的方式来陈述,您为什么直接禁止我回答?您非要禁止我回答就算了,您做了这个处理都不知会我一下? 另外MCC的行为显然是在观察了我近期的所有编辑后,不论有没有确证,直接来一发的做法,您这种果断的判罚是不是在支持这种断章取义罗织罪名的行为?

您禁止我编辑DYKC不是不行,您是不是得给句理由?直接就基于点列式的问题给处罚了?投诉这么方便?

下面是针对MCC的“疑问”的回答:(您看了这些疑问就在我不可能回应的情况下直接封禁使得我无法在那个页面回应……)

  1. [101]的編輯摘要(钉钉在评审中以不诚信的行为进行扰乱,对其批评并非人身攻击。凡人会犯错,不能把指出错误的行为歪曲为人身攻击。),撤消钉钉的deltalk,deltalk的內容「停止你的WP:原创研究,一边说你自己不是专家,一边胡编乱造寺祉理论。另,」,「“这些小的景点其实就没有正式的中文名称”就是胡说八道。你不能仗着自己不知道就顺嘴胡说。」,「你前边的胡扯已经被证明错误了,请问你为什么不道歉?」,證據?
    • (:)回應:这个的证据我过去已经在互助客栈提过了。我所陈述都是事实。 钉钉确实编造了很多虚假理由去搪塞评审意见。这件事竟然还能翻案了?倘若钉钉曾经公开表示过自己的一些做法不对,我都不说什么,然而并没有。
  2. [102],表示「说句白话吧,我相信所有人都看得出来当前这个章节是WG专门对我发起的人身攻击,对本次投票没有什么用处。偏偏MCC214不仅不在乎这种事,还帮着WG侮辱我。你说我该怎么想?我当然了觉得中文维基百科上谁会耍流氓谁厉害呀。 」,證據?
    • (:)回應:这种评论竟然也需要证据?呵呵。有趣了。那个章节和评审显然毫无关系,显然是专程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用的,还需要我证明吗?
  3. [103],表示「说白了,试图结党营私以及试图把我污蔑为一个不可信的人,从而WG自己在编辑上的不负责任,在评审中的不诚信都不是问题了,对吧。」,證據?
    • (:)回應:WG在编辑上的不负责任和在评审中的不诚信我相信是有一定共识的(但不是普遍共识:一方面他因为侵权问题被不止一次地剥夺自动确认权,多次提交质量甚差的条目到DYKC;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维基人在DYKC表示过对他的同情),我不认为在这件事情上需要我专门证明。如果一个人经常参与DYKC的话不会不知道。至于WG是否试图结党营私,也很简单,WG在WP空间和用户也留言中常常仅仅谈论人际关系,而几乎从不谈论如何改善条目。(注意,他确实关注于“追加来源”,但追加来源这件事不意味着改善条目质量。)
  4. [104],表示「既然要搞反犬风船联盟,WG就不仅应该团结钉钉(已经团结过好几次了,各位可以看钉钉的用户讨论页),也应该团结其他我批评过的人,对不对?」,證據?
    • (:)回應:我猜想MCC想说的是WG要搞反犬风船联盟这件事吧。我当时就说了,看看钉钉的用户讨论页,WG过去留言的历史。我指出WG上百处条目问题,很多是显然的不负责任导致的,结果呢?他几乎没有回应过那些问题,而是数十次攻击我的人格,请问我应该怎么想?
  5. [105],表示「对不对?那么给WG一个建议,我还批评过D981,虽然他根本连3大方针都不遵守,但他讨厌我呀,对不对?」,證據?
    • (:)回應:D981不遵守3大方针还需要证据吗?可笑。各位自己去看看就知道了。
  6. [106],表示「麻烦您提供一下对这个裁决正当性的说明。“你自己看材料,不言自明”并不是说明。如果您写条目的话就知道那样写等于点列式叙述,连DYKC都通不过。 」。
    • (:)回應:我认为这个评论毫无问题。处罚一个用户,只给几个链接,连一句自己手打的话都没有,并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论述——连反驳都做不到,因为逻辑关系是不清晰的。
  7. [107],表示「看了大家留言我放心了。原来社群并不认为随意删除他人留言是合理的——至少还没有那种恐怖的共识。中文维基百科还是有底线水平的常识的。」。
    • (:)回應:这句话有任何问题吗,@Shizhao先生?
  8. [108][109],表示「我再解释一下我说“你是什么级别的管理员”那句话吧。如果他不是管理员,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我在开始使用IP地址之后,他莫名其妙地以曲解管理员操作的方式代替管理人员来管理我。我原本就觉得中文维基百科社群做事特别叵测,如今就更觉得叵测了。」,我絕不是管理员[110]。
    • (:)回應:这句话有任何问题吗,@Shizhao先生?
  9. [111],表示「非可靠来源——历史网的文章原本是条目的主来源,被钉钉用韩文来源替换之后,正文竟然一字未改(除了根本毫无改善地将阴谋陷害改成了污蔑)。真是巧合。」
    • (:)回應:这句话有任何问题吗,@Shizhao先生?
  10. [112],説「钉钉先生」。
    • (:)回應:这句话有任何问题吗,@Shizhao先生?
  11. Wikipedia:互助客栈/其他#可否允许用户强制自己在提交前先预览,表示「如果DYKC無秩序,不誠信等問題不解決,我不可能註冊帳號參與中文維基百科。我認為連DYKC都能隨意被擾亂,則中文維基百科等同於兒童遊樂園。」,證據?「我同意做事前應該先學會做人,所以我才要退出這種連做事都不在乎但是非常在乎做人的環境,因為做人是為了做事。不要把目的忘記了而專事欺世盜名。我不願意在這種地方浪費生命。我覺得批評這種耽於做人而對做事沒興趣的中文維基百科社群是對人類有益的。」,「你沒看懂我說什麼。我說的是「允許自己強制自己」。你不想被強制就不會被強制。人應該善用工具。」
    • (:)回應:DYKC能随意被扰乱竟然需要我提供证据吗?至于你不想被强制就不会被强制显然是断章取义,您看不出来吗?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2:07 (UTC)

“这些小的景点其实就没有正式的中文名称”就是胡说八道。"你不能仗着自己不知道就顺嘴胡说。我当然了觉得中文维基百科上谁会耍流氓谁厉害呀。 ""除了根本毫无改善地将阴谋陷害改成了污蔑""你前边的胡扯已经被证明错误了,请问你为什么不道歉?"包括但不限于这些粗体标记的不文明行为--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12月13日 (四) 04:13 (UTC)
(:)回應@Shizhao:您就别“包括但不限于”了。您是封禁我的人,“包括但不限于”不能作为封禁理由。我做错了什么,你得说明白,不能“包括但不限于”。我认为您的这个言论作为管理员是不专业的:您可以独立做调查证明我做错了什么,但您不能在不做调查的情况下拿“不限于”当理由。MCC214抛出了11条指控,你既然要处罚我,也就有责任告诉我,你认为这11条指控哪些是成立的。否则我无法不认为您是借这个机会来发泄私愤。您觉得我有什么地方不对,您可以提,但您不应当借助不实的指控来处罚我。我清楚地记得您过去在互助客栈曾经表达过对我的不满。我完全能理解您对我有不满,但我希望您作为管理员能够专业一些。此外我还要重申,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应该怎么正式提出申诉,因为您对我做了处罚但是没有通知我
  1. 因为这些小的景点已经在当时的评审意见中证明是有正式中文名称的了。钉钉在过去多次在不查证的情况下编造论据。这是有事实和论证支持的。请问说他这种行为是胡说八道有何不可?第一,他具有主观恶意,第二,他的行为有恶劣影响(以虚假论据搪塞评审意见)。
  2. 我已经证明钉钉确实顺嘴胡说了(因为多次不加查证,编造论据,以及不加阅读学习,随手搜索文章进行曲解,来支持自己言论)。我当然不能证明钉钉是“仗着自己不知道”而胡说的。这个逻辑本身就是可笑的啊。我是在归谬。当然了你可以认为我确实做了一个我无法证明的判断。您如果非要拿这个处罚我,我也没法说啥对吧?我认为您并不关心DYKC质量。钉钉长期在DYK等评审中以不诚实和傲慢的态度搪塞评审意见,您知不知道?您如果不知道,我给您讲讲。如果您知道,请问您觉得应该怎么办?
  3. “我认为中文维基百科上谁会耍流氓谁厉害”有任何问题吗?麻烦您具体指出。如果您说的是我在暗指WG耍流氓,我可以告诉你,我就是在指称WG耍流氓,具体耍流氓的行为很简单,他给出的言论和评审无关,单纯是针对我的人身攻击。我和WG不一样,不会指桑骂槐在被封禁的边缘游走。WG过去多次指桑骂槐,我觉得培养出他的这种能力也是中文维基社群。
  4. 除了根本毫无改善地将阴谋陷害改成了污蔑 <<< 有任何问题吗?您认为将“阴谋陷害”改成“污蔑”对POV问题有帮助吗?麻烦您再去看看DYKC的内容。我对条目POV问题的批评有任何不对的吗?钉钉的修改有任何效果吗?
  5. 我说人胡扯都是有论证的。在没有证明对方胡扯之前我不会说人胡扯。再跟您说一遍。我们是凡人,凡人可能胡扯。您不能认为说别人在胡扯就是不文明的。我理解中文维基百科竟然关于基本的诚信都没有什么要求。我只是很鄙视中文维基百科这一点。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4:44 (UTC)

  • 提醒:您其实有申诉权力的,对于编辑禁止,请用{{unban}}模版,类似禁封的,其它管理员会处理的。 — Cohaf (talk) 2018年12月13日 (四) 05:14 (UTC)
    • @Cohaf:谢谢您告诉我。我并不知道{{unban}}是怎么个机理:谁会处理,是不是在哪里用这个模板都会有人处理,毕竟没人告诉我我可以申诉。应该是我孤陋寡闻吧:我从来没见过被处理的人可以自己用的。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5:17 (UTC)
      • unban与unblock模版使用了就归类进入CAT:RFU里头,管理员会处理的。至于成功案例,现在WP:BANLOG里头看看您就了解了,屈原虫成功了。 — Cohaf (talk) 2018年12月13日 (四) 05:23 (UTC)
        • 现在我知道啦。但是我已经没兴趣申诉了。下次吧。毕竟中文维基百科是你们的,不是我的。呵呵。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6:27 (UTC)
  • @Shizhao:請閣下更新WP:編輯禁制/紀錄。(WP:編輯禁制方針:管理員實施編輯禁制後,應同時更新維基百科:編輯禁制/紀錄。 ) - まっすろな未来 2018年12月13日 (四) 07:18 (UTC)
虽然我同意你的一些观点,但是你的措辞需要改善一下,才更有利于交流。希望您能够冷静下来。中文维基百科是任何人的--百無一用是書生 () 2018年12月13日 (四) 07:43 (UTC)
@Shizhao:假设您真的希望让我冷静下来,请问您到目前为止的操作可能“让我冷静下来”吗?行为永远胜于言论。您的操作比您现在的解释要有力得多。您可以不换位思考,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觉得您的做法对我是侮辱。我认为您的裁决在实质上是在帮助MCC214污蔑我,就像MCC214在第三次弹劾Techyan的页面里以删除我的留言的行为来实质上支持Walter Grassroot对我的人身攻击一样:Walter Grassroot发表了一段显然离题的人身攻击言论,然而MCC214竟然禁止我回应。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11:06 (UTC)
@Shizhao:我还要提醒您,您到最后都没有明确给出处罚我的理由。MCC214提出的11项控诉,您到底觉得哪几项成立。为了社群共识,麻烦您正面回答。您有这个责任。哪怕您只选11条中的1条作为判罚理由,也算是有理由。如果您不愿意支持他11条控诉中的任何一条,则麻烦您给出您独立自主的控诉。如果两者您都不愿意做,请您自行撤销您自己施加的处罚。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2:48 (UTC)

希望Shizhao今后注意编辑

@Shizhao:经过查阅Wikipedia:編輯禁制方針#對待受限者,我确认您并没有按照方针进行操作。在对我施以编辑禁制之后,并没有给我留言通知并添加{{subst:uw-ban}}模板。我仍然以善意推定您,认为您仅仅是不熟悉自己所做的操作的相关方针。希望您今后不要再这样做了。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11日 (五) 10:11 (UTC)

已经被管理员禁止参与DYKC一个月编辑

明年见。不是不能封禁我,但是被人用这么明显的罗织罪名的手法封禁一个月,我觉得这是对我的智力的侮辱。

理论上讲我还可以仅仅去编辑条目,然而这种不让我做DYKC却让我闭嘴去编辑条目的亏本生意我不会做。毕竟DYKC的谎言和欺骗问题不可能靠任何人的默默耕耘解决。

当然啦,不写条目不参与DYKC的人根本不会关心DYKC有什么问题,对吧?写条目的人都未必觉得评审有多重要呢。维基百科,随便的百科全书。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2:30 (UTC)

  • 接受Antigng的劝阻,至少停止编辑到春节之前。说实话我挺讨厌Antigng的。不过他既然说得明白,规矩是死的,人也是死的,中文维基百科进步比死还难。那么我确实不应该在中文维基百科这种死地呆着。有句话总比没句话好。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06:29 (UTC)
    • 請您看看您曾在上面發表的言論(粗字):
  1. 明年见。不是不能封禁我,但是被人用这么明显的罗织罪名的手法封禁一个月,我觉得这是对我的智力的侮辱
  2. 理论上讲我还可以仅仅去编辑条目,然而这种不让我做DYKC却让我闭嘴去编辑条目的亏本生意我不会做。毕竟DYKC的谎言和欺骗问题不可能靠任何人的默默耕耘解决。
  3. 维基百科,随便的百科全书
  4. 说实话我挺讨厌Antigng的
  5. 那么我确实不应该在中文维基百科这种死地呆着
  6. 呵呵。您怎么不弄死我呢?这样吧,我今后叫您爷爷行吗

以上。--MCC214#aut viam inveniam aut faciam 2018年12月13日 (四) 11:14 (UTC)

    • 呵呵。您怎么不弄死我呢?这样吧,我今后叫您爷爷行吗?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11:18 (UTC)

请注意编辑

由於由于您在未列明充分证据的情形下持续断言其它用户的编辑动机不良善:
  • “不是不能封禁我,但是被人用这么明显的罗织罪名的手法封禁一个月”:词典解释,罗织罪名指“捏造罪名,陷害无辜的人”,因此这不仅仅是陈述客观事实,而且包含对动机的推断。但是您并未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禁制您的管理员有意陷害您。
  • “MCC214抛出了11条指控,你既然要处罚我,也就有责任告诉我,你认为这11条指控哪些是成立的。否则我无法不认为您是借这个机会来发泄私愤”:这很显然是对动机的推测。然而“要求他人提供证据的主张”,甚至“他人不予提供证据事实”,都不构成对这一断言的有效论证。
  • “请问说他这种行为是胡说八道有何不可?第一,他具有主观恶意,第二,他的行为有恶劣影响(以虚假论据搪塞评审意见)”:这依然是对他人编辑动机的推测,并且您未提供任何相关的证据证明这一点。
且您在多次收到关于假定善意原则的警告的情形下依然持续开展类似行为
,您已被暫時禁止編輯維基百科。當封禁結束後,我們歡迎您作出有建設性的貢獻
如果您認為有合理的理由可獲解封,請閱讀封禁申訴指導,然後在討論頁上的封禁通知下添加以下文字:{{unblock|您的理由 ~~~~}}。若您重新註冊賬戶使用匿名身份在討論頁申訴,會被視為繞過封禁發言,可能導致您的封禁時間被延長

--Antigng留言) 2018年12月13日 (四) 13:13 (UTC)

@Antigng:由于我当时被禁止编辑自己的用户讨论页,只能现在发出来了。上周我在邮件里写过了,在这里重新贴一遍。

我不要求解除Antigng对我施加的封禁。

我理解Antigng对我封禁一周的处分。我好歹也当过几年论坛管理员,什么处分能做,什么处分不能做我还是知道的。但我认为Antigng的做法尚有值得改善之处。

第一,他并未告诉我封禁期限。虽然这不是必要的,我可以自己摸索一下就知道封禁期限。 第二,他非要说我不假定善意,那就算我不假定善意吧。这种东西量刑轻重上相当的自由。我为了证明整顿DYKC秩序,为了在保持善意推定的前提下证明钉钉故意撒谎花了一年左右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被他辱骂了上百次,呵呵。不管哪位管理员要封我多长时间,钉钉故意欺骗其他中文维基百科用户是已经被证明的事实。 第三,他的留言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我能够使用unblock来申诉,但实际上我并没有权利编辑中文维基百科的任何页面。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仅仅是轻微地令人不快而已。

你们不改其乐,我不堪其忧。只希望你们不要欺世盗名。如果你们坚持以文明为借口避免达成共识,那我也没什么可帮助你们的了。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1:58 (UTC)

  • 现在我可以公开发言了,总算是又有了对等条件。故而在此回应Antigng对我的3条判决:
  1. Antigng引用字典,认为罗织罪名是“捏造罪名,陷害无辜的人”,故而我说违反假定善意原则。然而我在前面已经给出了驳斥,并非未假定善意。非常显然MCC214做的事情是浏览了我的近期编辑内容,在并不关心上下文的情况下摘出他看起来值得惩罚的内容,大量罗列。他并未指明我哪里错了,而是采用一种“难道不是错了吗”的省力指控法,请问这可能是严肃的,负责任的,保证自己主观上没有希望优先打倒别人不惜模糊事实的做法吗?请问@Antigng:您觉得我说得对不对?我说MCC的做法是罗织罪名,哪里不对?
  2. Shizhao针对MCC的裁决,并未明确作出任何关于MCC指控是否成立的判断,直接对我加以惩罚,请问,他这样做是否有问题?是否在实质上支持了MCC对我的多项捕风捉影的指控?Shizhao作为处罚我的管理员,在解释判罚理由时,竟然说“包括但不限于”这种显然无法作为判罚理由的话。麻烦Antigng再回头看看我之前那段话,请问我难道当时没有就事论事给出理由吗?我已经给出理由了,愣是能让Antigng以“没有理由”为由判罚。请Antigng注意不要情绪化。
  3. 钉钉过去多次说谎捏造论据支持自己的编辑内容,这是事实。请问@Antigng:是否知晓?钉钉显然知道自己并未做调查,但装出做过调查的样子,如果这不能解释为有主观恶意,是否应当认为此人缺乏基本社会生活常识,无法区别真话和谎话?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2:07 (UTC)

  • 关于第一点,您已经代我回答了。
  • 关于第二点。具体来说封禁的时长要考虑过去的封禁记录和不当行为的严重程度。您的不当行为虽然持续时间较长,但是a、并不频繁;b、是第二次封禁。所以选择了1周。
  • 关于第三点。您可以使用任何一个邮箱向unblock-zh@lists.wikimedia.org发信申诉,这一渠道对于任何被封禁或者禁制的用户都是畅通的。您收到的封禁通知也包含这一信息。
  • 关于第四点。且不论“非常显然MCC214做的事情是浏览了我的近期编辑内容,在并不关心上下文的情况下摘出他看起来值得惩罚的内容,大量罗列”是否成立——事实上,对方完全可能看过上下文,但是没有充分理解上下文——退一步说,对方即使有意避开上下文,也不意味着这种行为必然要出于恶意。事实上,我们的文明方针指出,因激怒而引发的不会因其被激怒这一事实,而获得任何程度的豁免。因此,考察上下文对于大部分不文明、粗鲁、无礼行为的判定本来就是不必要的。对方不考察上下文,完全有可能是因为了解相关的方针,而非“心里觉得您没错,但是就要找一些证据恶心您,陷害您”,罗织罪名指的正是后者。
  • 关于第五点。您完全有理由,有权利认为并指出对方的操作不合理,您也完全有权利提出禁制申诉。但是,您并没有权利公然怀疑、指责对方的动机不良善,除非您掌握了充分的证据——如封禁理由中所引,“我无法不认为您是借这个机会来发泄私愤”就是不允许出现在站内的言论。您被封并不是因为您对这笔禁制操作客观影响的质疑,也不是因为您申诉中就事论事的部分,而仅仅是因为您质疑他人动机的不当言论。
  • 关于第六点。众所周知,您提到的这位用户在站内提出过很多关于条目的观点,其中一部分被可靠来源证明是错误的。但是这一事实并不足以证明这位用户有主观造假的恶意。事实上,完全可能是“想当然”使然,或是该用户的能力所限,并由于颜面问题始终未认错。今年年初在站内曾经发生这样一件事情,有一位编辑记录良好的用户疑似用自动工具维护条目,出了一点点错。我们问他是否按照相关方针的要求进行了申请,他说他并未使用自动工具,而是用了自己编写的一个半自动工具,因此不需要申请。进一步问他该工具的细节,他说这工具是用一种叫“P**”的程序语言编写的(当然,地球上没这种编程语言),并且始终不愿意面对其他用户的质疑。之后他再也没进行过类似的行为。我们都知道他的言论不是事实,但是从未觉察到他有任何引入错误的不良动机。断言“某用户陈述了非事实,且未认错”,并不足以推出“他有欺骗读者或编者的恶意”。

--Antigng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2:59 (UTC)

    • @Antigng:感谢你的回答。以下是我的回应。
      • (4)假设“MCC并不确认自己的投诉是否有道理”,这件事本身是没有任何错误的。但显然他在主观上并没有谨慎地投诉。人不是完美的,人都会犯错误。但是明知道自己可能在断章取义,控诉并不成立,仍然大量罗列,试图以量取胜,请问这是对人有善意的做法吗?您可以说他对我并没有特别的恶意,并没有故意要恶心“我”。但我要说的是,这种做法是对不特定人具有恶意的,本身就是错的,和投诉的是不是我没有关系。我认为任何人都不可以对任何人这样做。我并不是要报复他,而是要告诉社群,那是错的,你们不能颠倒是非,支持错误的做法。不考虑谁做了那种事,不考虑对谁做了那种事,仅仅考虑行为,那是否可能是罗织罪名?Shizhao和你的操作是不是在事实上鼓励罗织罪名?请注意,这世界上是存在罗织罪名的事情的,你们显然也不能证明中文维基百科上不存在罗织罪名的事情,那么你们的操作是不是在告诉社群,罗织罪名的做法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只要自己不承认,别人就不能证明是罗织罪名?
      • (5)我通过他的行为得到的结论只能是他对我有成见,并且情绪化。如果您——注意,是您——禁止我这么说,我今后会学着像Walter Grassroot一样阴阳怪气的,从而避免今后被您处罚。
      • (6)已经证明他并没有做任何调查就发明了一些结论,并从未表现过歉意,这是事实。如果他不是缺乏基本的条目编写能力,就是主观有恶意。那么您是否同意钉钉缺乏基本的条目编写能力?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4:44 (UTC)
        • (4)a回到事情本身。我当然没有说“在任何情况下,把用户丢举报页面,只列出diff,不提供任何文字理由”的行为是合理的。如果我是您,且就这一点不满意,我会直接和他说,或者去互助客栈煮一把征求其它用户的意见(当然您现在是不能了,可之前还有机会啊)。
        • (4)b在封禁理由中我解释过,“罗织罪名”这个词本身就含有情感色彩,即认为对方有主观恶意。这是要避免的。
        • (4)c至于封禁/禁制是否可能在客观上助长这种您认为不当的“不提供理由就举报”的行为,我必须承认,在客观上是可能的。很遗憾我们没有一个能够智能判别是否违反方针的过滤器——如果有,那么本站将不会有任何封禁。但现实是我们没有这样的黑科技,封禁必然会带来附带伤害,我们只能想办法降低这样的伤害。就您的案例而言,对您的不文明言论先采取了编辑禁制,然后才是封禁。
        • (5)请注意,按照文明方针的定义,“阴阳怪气”,也就是“讥讽”,同样属于不文明行为,并不能让您免于封禁(另,您可以看一下WG君的封禁日志)——有话好好说嘛。说实在的,现实生活中烦心事还不够多么,为这个小小的网站发脾气,何必呢?
        • (6)我并没有断言“二选一”,也未强调“基本能力”。不过抛开您的选择疑问句和这个限定词,单说能力——那实际上并没有什么意义。每个人的能力,包括条目编写能力都是有一定缺陷的。--Antigng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5:07 (UTC)
        • @Antigng
          • (4)a:技术上我当然可以。然而我并不是圣人,脾气没好到那个程度。当然了你可以说并不需要是圣人才能脾气好到那个程度。另外,请不要想当然地认为人人都那么熟悉互助客栈。中文维基百科连评审都可以胡来,我有什么理由相信互助客栈?
          • (4)b:那么您说,是不是我只要避免用您认为具有情感色彩的词,就可以了?
          • (4)c:我理解您说的事情。然而我不认为因此您做的就对。
          • (5)我觉得您这么说是在阴阳怪气,请您避免这样做。维基百科如果是小小的网站,这世界上恐怕也没多少不“小小”的网站了。另外您有个观点我认为很诡异。WG阴阳怪气和他被封禁的历史有多大关系?我只知道他至今仍熟练地阴阳怪气,那么我是否应该认为过去对他的封禁没有作用?
          • (6)您在用绝对主义手法诡辩。做任何一件事都有能力资格。是否因为人都有缺陷,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开车?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5:16 (UTC)
            • (4)a:除了文明解决问题,还有另一条路可以走——不解决问题。这样不用麻烦您做任何事情。维基由志愿者贡献,您并没有这样做,或者做任何事情的义务。
            • (4)b:如果在看了(4)a之后您还打算做的话,记着就事论事就可以。
            • (4)c:如果您认为不对欢迎提供证据投诉。
            • (5):中文维基的Alexa排名非常低,维基百科也不强迫他人参与。请分清楚观点与事实。
            • (6):我的论述本身就不涉及相关用户与其它用户的相对能力差异。所以我没有义务——无论是法律上的还是道德上的——回答您的问题。因此我拒绝回答“相对其它用户,您是否同意钉钉缺乏基本的条目编写能力?”这个问题。--Antigng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5:28 (UTC)
            • @Antigng
              • (4)a:我理论上可以不解决问题,但我不是那种人。如果我能选择不解决问题,我当年也不会考虑写维基百科条目。当然,我说的是我自己,别人为什么写维基百科条目是别人的事。
              • (4)b:我从来都就事论事,我觉得您这么说是在暗示我过去不就事论事。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那么想,但我觉得您那样是错的。
              • (4)c:我并不会因为觉得一件事情不对就在中文维基百科提出投诉。如果我真的那么做,我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写条目和做评审。这个社群里我觉得不对的事太多了。尽管我知道您可能对我做出各种封禁,我仍然认为不值得和你纠缠:连对评审的扰乱我都阻止不了,我管您干什么?
              • (5)我觉得您又在赤裸裸地把人想成笨蛋了。但我并不会投诉您,对吧?我当然分得清楚观点和事实。Alexa排名低,所以就是小网站?就不重要?我知道您没有恶意,您只是懒得掩饰您推销自己观点的做法而已。
              • (6)你本来就可以拒绝回答,但你偏偏要跑题兜售自己的观点。我说的不是相对能力差异,是是否具有资格。您是否认为人人都有资格编辑中文维基百科而不被封禁?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05:46 (UTC)

“资格”编辑

和Antigng的对话中我发现了一件令我意外的事。Antigng似乎没有理解什么叫做不具备编写条目的资格。

为什么要验收编辑

产品需要验收。条目是需要验收的。如果没有验收过,就没有任何信用,别人就没有理由用你的东西。维基百科条目的验收是什么?只有评审。

验收标准编辑

要验收就必然有标准,使用者会期待产品符合标准。各级各种评审都有评审标准。根据评审结果,条目的质量会得到评价。而这个质量评价也是维基百科唯一能够取信于人的理由。

验收的操作编辑

评审。评审中必须诚实,如果以谎言应付评审意见,则是对评审机制的伤害,是对维基百科信用最大的破坏。

这种道理竟然还需要我来教你们?现在请问,什么样的人不具备编写条目的资格?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1日 (五) 11:34 (UTC)

  • 最严格地说,只有这份名单中的人才不具备编写条目的资格。[開玩笑的]--仍然相信友谊就是魔法CuSO4(这是66ccff) 2018年12月21日 (五) 13:04 (UTC)
    • 然而那些人显然是被维基百科基金会恶意推定了的呀。对不对。呵呵。人类怎么可能犯错呢。人类怎么可能进步呢。 --180.17.199.164留言) 2018年12月23日 (日) 07:12 (UTC)

赠诗一首编辑

  黄鹤楼 崔灏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祝您好运! --Rowingbohe祝您编安签名·留言·台州专题) 2018年12月22日 (六) 23:22 (UTC)

  • 刚看到阁下的同和自动车工业,觉得质量不错;来到讨论页看见阁下大名之后有感而发。--Rowingbohe祝您编安签名·留言·台州专题) 2018年12月22日 (六) 23:31 (UTC)
    • @Rowingbohe:我是UjuiUjuMandan。当时有感于中文环境关于满洲国历史的资料贫乏而编写的。在那之前看到有人夸大满洲国时期的汽车业水平,另一些人则过度贬低,双方都是为了自己的所谓观点而以讹传讹和臆造。我一共只有2条GA,不过都是切实查阅了学术著作之后编写的。写过之后首先自己学到了不少。原本准备明年写一个满洲的日本酿酒业搞个GA来的,不过已经没那个兴致了,而且以经济上的重要度来说酿酒业也有点微妙。(虽然一切经济活动都非常重要就是了。比大多数“时事条目”重要得多。) --180.17.199.164留言) 2018年12月23日 (日) 07:26 (UTC)
      • 有几个问题:您的122.211IP还在封禁中吗?希望您不要再被举报绕过封禁。您对条目的严谨程度令我敬佩,但希望您不要为阐述观点而扰乱维基百科。不知道您还会继续参与DYKC吗?如果不会,接下来您还会在维基百科活跃吗?--Rowingbohe祝您编安签名·留言·台州专题) 2018年12月23日 (日) 07:37 (UTC)
        • @Rowingbohe:那个IP地址目前被禁止在WP空间发言。故而我目前用其他IP地址时也不能编辑WP空间,否则就是绕过封禁的违规行为了。如果MCC214那样的人还要基于对方针的错误理解(显然那样的人并没考虑过制定方针的目的)而非要举报我,我也没啥可说的对吧?我承认我有为了阐述观点而扰乱的行为,然而我认为相对一些长期扰乱者(例如钉钉和WG)我所做的并不多,而我所受的惩罚则相对过多,显然是不公平的。当然啦,我知道公平这种东西没意义,我也不会拿公平说事。至于将来,我也没多少为了阐释观点而扰乱的必要了:毕竟能看见的人基本都看见了,能说话的人也基本都说话了,我再那么做也不会促进社群共识了。我不会在DYKC投票,也不会编写条目,因为我认为现在的中文维基百科不配让我做这些事。除非哪一天DYKC有了基本的秩序,大家知道评审意见是必须回应的,共识是最重要的,撒谎是不对的,我才可能考虑回归。至于活跃,我将来仍可能在评审中给出意见和建议。毕竟我还想修理修理中文维基百科社群的错误风气。 --180.17.199.164留言) 2018年12月23日 (日) 07:53 (UTC)
          • 好的,祝您好运并编安。但是我要说一下,您所做的已经很多了,[4]DYKC的这里其他维基人都提到了您。--Rowingbohe祝您编安签名·留言·台州专题) 2018年12月23日 (日) 09:19 (UTC)
            • @Rowingbohe:先不说这个条目本身质量,在过去的DYKC中No1lovesu的条目倾向于满足于摘抄,坦率地说,我现在仍然会担心他写的条目有侵权问题。虽他然在行事风格和编写习惯上和WG不同,但在文字质量上并无太大差别,都属于刚好压在DYKC不合格线上。他们最大的区别是No1lovesu在过去从来没有无视过我的意见,并且我没看到No1lovesu编造理由敷衍评审意见(对,我是说我见过WG撒谎)。此外No1lovesu写的内容未免过于体现自己的政治观点,我觉得这样不太好。条目不仅应该在叙述上中立,更应该多关注与可靠来源中的事实,而不是价值判断和评价。条目中的评价是必要的,但不应该为了评价而写条目。 --180.17.199.164留言) 2018年12月23日 (日) 09:34 (UTC)

不再给维基百科捐款编辑

我过去曾经给维基百科捐过款。但今后我将不再这么做,并劝告其他人不要这么做。因为我认为中文维基百科社区不称职。 --180.17.199.164留言) 2018年12月23日 (日) 10:01 (UTC)

  • 给维基百科捐款≠给中文维基百科捐款。--仍然相信友谊就是魔法CuSO4(这是66ccff) 2018年12月27日 (四) 08:14 (UTC)
    • @CopperSulfate:您能证明捐给维基百科的钱不会跑到中文维基百科社群里来吗?能证明维基百科用资金购置的设备等资源不会给中文维基百科用吗?如能,我会继续捐款。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7日 (四) 08:16 (UTC)

给您一个星章!编辑

  勤奋星章
坦白来说,我来送星章并非为了送而送。近期螺钉撰写了朝鲜绘画条目在DYK评审。然而我并不了解他这里面有否事实性错误,故前来请教。 云间守望 2018年12月25日 (二) 09:10 (UTC)
  • @WQL:就这么说吧,这篇条目已经没有很明显的问题了(但不是没有问题,比如一贯的疑似复制粘贴错字就已经被发现了2个了,当然了钉钉本人对自己经常写错字给出的唯一解释是自己年纪大视力差所以无法避免地经常写错字)。至于还有没有其他事实性错误,我只能说我粗略看过,不明显。因为他的摘抄式写作,不可避免地行文不专业,例如无意义地称很多人物为“大画家”而非“画家”之类的。不过不至于影响DYKC评审。另一个摘抄写作导致的常见问题就是引言质量低。不过这个我也懒得说了,真要修理摘抄式写作,得从Walter Grassroot做起。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5日 (二) 09:17 (UTC)
    • 感谢阁下的意见。--云间守望 2018年12月25日 (二) 09:25 (UTC)
      • @WQL刚说完又发现一个事实错误。我还是过于善意推定钉钉了。“崔泾”应为“崔径”。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5日 (二) 09:37 (UTC)
        • 崔泾那个应该不是错误,见条目讨论页。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7日 (四) 02:12 (UTC)
      • @WQL:又发现一个。金斗梁(1696-1763年)所临摹的“《术图》”应为“犬图” --122.211.109.58留言) 2018年12月25日 (二) 09:51 (UTC)

2019年1月编辑

  有鑑於您在Wikipedia:互助客栈/条目探讨#討論分段二的评论,請留意维基百科的不要人身攻擊方針。任何意見都應針對條目内容,而不是編輯者。涉及人身攻擊的言论会对维基百科社群和其他参与者造成伤害,理性的讨论更有助于您的观点被社群接受。注意,持续進行人身攻擊的编辑者會遭到封禁。請在編輯時保持冷静保持善意。謝謝!--MCC214TalkContributions 2019年1月21日 (一) 11:06 (UTC)

如果这是一个共享IP地址且您没有做出这些编辑,请考虑注册一个用户,以避免收到不相关的通知。

餅乾送給您!编辑

  考慮註冊嗎? MeritTim留言-給予警告 2019年1月24日 (四) 09:34 (UTC)
  • @MeritTim:谢谢。近期不考虑注册。远期如果DYKC的秩序能够达到基本正常的程度我会考虑重新注册。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4日 (四) 09:42 (UTC)
    • 不過我想是不可能的。因為就是有我和閣下看不慣的人物在。MeritTim留言-給予警告 2019年1月24日 (四) 09:45 (UTC)
      • @MeritTim:任何人都不能要求其他人改变性格或信念,但可以要求其他人改变习惯。人不是问题,人的行为是问题。DYKC的风气在我看来比半年前已经好了一些了,但仍然连基本的“意见必须具体”“必须正面回应意见”都做不到。也许某天大部分人能够想明白,评审到底为什么是维基百科的基本尊严和信用所在,然后能够愿意达成一致维护评审秩序。我愿意期待这么一天的到来。也许是半年后,也许是十年后。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4日 (四) 09:52 (UTC)

@Humbleblue编辑

@Humbleblue:你的论点很清楚。我同意你的看法。我当时的说法是不合适的。如果大部分在WP空间活跃的维基人有你表现出来的沟通能力,我也不至于鄙视中文维基百科社群。从效果上讲,你所引述的言论确实有煽动民族仇恨的效果。关于这件事情,首先我承认那样说是不好的,其次我保证将来不会那样说,但我不会收回言论,因为我真诚地无法理解你们,无法理解中文维基百科为什么这么猥琐。我当时的言论当然是有情绪成分在里边的,但我是一个有廉耻的人,不会否认自己说过的任何话,也不会装傻无视对自己的批评,和很多中文维基人并不一样。如果以那个为理由永久封禁我我也无所谓。毕竟我不愿意像某些人一样猥琐。(对,如果你问我会告诉你我说谁猥琐,大不了给我扣个不文明的帽子,继续封禁我呗。)

另:我早就要求隐退,并删除我所有用户空间内容。到现在我也没有改变这一主张。如果这一主张能够得到满足,我当然愿意隐退。如果你了解具体流程怎么做,能否指点一下?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不情愿地联系管理员去找回我之前帐号的密码。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8日 (一) 02:42 (UTC)

  • 等阁下封禁期结束后,找回帐户自行以o1为理由速删所有用户页即可。讨论页按我的观察应该是删不掉的。找回帐户是自助操作,管理员没法帮忙(不然管理员岂不是可以盗号了)。如果有必要,可以让其他人代劳。--HB 2019年1月28日 (一) 03:13 (UTC)
    • @Humbleblue:讨论页不属于用户空间,也不是我私人领域,我原本也不要求删掉。我还不至于那么缺乏常识(对,我这么说话是不大友善的,我的友善早就用光了,在中文维基百科真得有当父母的心,问题是又没人管我叫爸爸)。那么在我不被封禁的时候我会去找回账户的。找回账户这种事还是我自己去做吧,虽然挺恶心的。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8日 (一) 03:22 (UTC)
    • @Humbleblue:但也请您注意,您所指出的所谓和民族感情有关的部分,是在上一次管理员对我封禁之前的事,在那之后我并没有相关言论,是WG和Super Wang翻旧账。翻旧账不是不行,任何时候都值得把事情说明白。(虽然我并不认为他们表露出了想把事情说明白的意向,说到底扣个大逆不道的帽子最好处理,对不对?您倒是第一个能把和民族感情相关的批评说出来的人,如果大部分人都有您这个水平,中文维基百科也就不是个有中国特色的维基百科了。)然而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我这个问题,而且在我上次被不明不白地封禁之后我并没有类似行为,所以您提的这个意见不能够作为封禁我的理由。杀人可以,不要诛心。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8日 (一) 06:44 (UTC)

本来已经不打算理会MCC214了,但既然他非要搞,那我就说两句吧。编辑

MCC在投诉中经常对我做恶意推定。比如说吧,最近这次,我一共两个IP地址,但凡稍微观察一下我最近这段时间的编辑,谁都会知道我一直用这两个IP地址,然而MCC却无视这一事实,搞出一个“我的IP地址换成了什么”这种显然恶意推定的描述。我习惯了,对吧?你们也习惯了吗?

他再之前对我的投诉也是断章取义者为多,这点,相信没有任何人在自己说过的话被断章取义之后能够不感到不快吧?有啥办法呢,谁让我懒得投诉别人呢。有所为有所不为。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9日 (二) 08:08 (UTC)

  • 我真诚地觉得维基百科社群就是一坨屎。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9日 (二) 08:09 (UTC)
    • 请您冷静点。祝好。--COHAF ■ 2019年1月29日 (二) 08:13 (UTC)
      • 抱歉。我知道MCC不是故意在侮辱我,他不需要故意。我诚恳地认为中文维基百科社群是一坨屎。我很冷静。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死就死吧,还是被大粪呛死的,我可真倒霉。看来主动选择吃大便是我不对。我得戒。这次批驳完Techyan的言论后我就退出啦。大便吃够了。多谢款待。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9日 (二) 08:23 (UTC)
      • @Cohaf:爱你哟。☺♡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9日 (二) 09:39 (UTC)
        • 感谢啊😄--COHAF ■ 2019年1月29日 (二) 10:15 (UTC)

对Techyan回应的批评编辑

他虽然字面上看起来义正词严,但实际上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1. 哪怕是他现在给我了回应,他仍然没有完整地说出自己判罚的理由,仍然是:你自己看系统提示啊。好的,爸爸,我去自己看系统提示。系统提示是这么说的:“封禁理由:扰乱、人身攻击、人身威胁。上次封禁后继续”。那么问题来了,理由是什么?理由是
    1. 扰乱、人身攻击、人身威胁
    2. 上次封禁后继续
  2. “上次封禁后继续”?继续什么?上次是什么?上次我被封禁的理由是违背善意推定原则。这次是扰乱、人身攻击、人身威胁,请问两者是什么关系?
  3. 如果Techyan笔误,其实想表达的是Shizao对我处以的编辑禁制,好的,当时是什么结论?麻烦Techyan去看看,Shizao自己并没有说清楚具体哪里不对,总之就是我不对。好,再退一步,请问编辑禁制的时候,有任何人提过人身威胁的事情吗?如果上次有人跟我说过我有什么言论是人身威胁,那么这回说我上次被处罚后继续,是合理的。问题是在Techyan封禁我之前,谁也没告诉我有人把我的话理解为人身威胁了啊?
  4. 具体怎么扰乱了?Techyan没有回答。他说了一句话,“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OK,所以说我是因为群众不喜欢我,所以被陶片放逐的吗?那么也行,请Techyan给我提供一些群众的眼睛作为证据。
  5. 人身攻击这个事,我并不认为很多言论算是人身攻击。当然啦,社群认为是,没问题,那起码应该有人告诉我具体什么话算是人身攻击吧?不。没有具体例子。你们觉得是就是。真有意思。

我对Techyan的回应表示失望。我理解他不喜欢我这件事,然而他的做法是错的。

请问Techyan是否应当修正自己的处罚理由?

等我晚上回家以后我再把这段话贴到我家里的IP地址的讨论页那边,我现在写在这边是怕有人迫不及待地给我追加处罚。一个个的不是不能厌恶我,专业一点好不好? --122.211.109.58留言) 2019年1月29日 (二) 08:09 (UTC)



回到“122.211.109.58”的用户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