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闻》社论:《求闻》和中文维基百科

2019年9月
社论

第八卷

《求闻》和中文维基百科


邱文

最近一些人在站内某些场合提到《求闻》的部分内容和《求闻》预告刊登的文章。这些提及《求闻》的讨论,有一些是善意的,是一个正常维基人读者的合理猜测、正常想法;然而,另一些不怀好意者继续恬不知耻地拿《求闻》中的内容做文章,试图进一步挑拨社群关系。

《求闻》的前身是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内部参阅的情况报告。随着用户组人数不断增加,对国际、地区社群动态信息的需求量也随之增长,曾经的内部参阅报告不再能够满足用户组成员需求;同时,用户组联络员也认为有必要扩大报告的读者范围,让组外人士,乃至整个中文维基社群都能获悉各地社群动态,进而决定创立《求闻》,让全维基的人都能更便利地获取外界信息。再加上,原本的内部报告给少数人看也是看,给全社群的人看又不会徒增麻烦,独乐乐何不如众乐乐?

中文维基社群在获取国际信息上有先天劣势:只要想想元维基的steward监管员已经多少年没有懂中文的用户担任这一点就不难理解。外界信息普遍以英文为主,而中文维基人在收集、汇总英文信息上总是或多或少地存在障碍;同时,维基上的社群信息分散在基金会网站、各个语言社群各自的媒体等等,《求闻》起到的总结汇编作用变得格外重要。

随着时间发展,《求闻》承担的任务越来越多。除了收集海内外社群、基金会动态等之外,也承担向外宣传我组活动、推动各地维基人交流、关注外界对维基百科的报道等的职责。《求闻》编译组也由原来内参报告时代的“你一言我一语”“组员兼任记者”演变成如今有明确分工、组织严密的状态。

一些读者可能留意到,公开的《求闻》内容有时会有很高的“延迟”:比方说某条新闻可能两三周前就已经发生,但直到今天才推送给读者。一方面,是因为《求闻》编译组的精力有限,实在难以顾及所有维基媒体上的各式新闻(我们欢迎各位提供新闻线索,提供方式将在稍后公开);另一方面,是因为现在《求闻》仍然要优先服务用户组内部信息参阅的需求,有余力才能以公开报道的形式满足社群。少数报道被《求闻》编译组认为如果立刻公开,将不利于中文维基社群的和谐。所以《求闻》选择不主动公开这些内容,而是控制这些内容的阅读范围,尽可能让“该知道的人都知道”、尽量减小其影响后再考虑公开范围和形式。维基百科是共同写作的平台,所谓“wiki”指的就是“多人共同编辑一个页面”的创作方式。在“wiki”下,协作写作是最重要的,让社群少浪费些时间在无意义的争端上,多花些时间在真正有意义的写作和反破坏上,才是我们发展的根本目标。

直到现在,港台的一些维基人还在站外、在私下搞敌视大陆维基用户、渲染“大陆威胁论”的伎俩。比如最近他们中的一些人通过台湾某科技媒体发文,诬蔑大陆维基人都是所谓的“爱国五毛”,文中还暗指要给基金会“打小报告”。但是,这些人在站外私下的言行,更多的是受自己政治倾向所使,他们的行为也尚未触及我们的底线。根据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有关要求,我们《求闻》编译组也包容这些政治观点上的差异,不针对政治观点搞歧视、在维基人之间多求同存异。所以,我们决定对这些人的行径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只要他们的行为没有在站内发生、没有在站外造成极其恶劣的消极影响,我们就不追究。但这不意味着这些人的小动作就是应该的、合适的,就能被原谅、就能逃过我们的眼睛;也不意味着我们为了顾及社群影响,自己就不需要知道这些事。《求闻》的内部参考版填补了这一空白。

就像台湾分会的会讯现在只开放给分会会员参阅一样,《求闻》的首要目标仍然是服务于中国大陆维基人用户组。《求闻》是播发宣传用户组方针政策、用户组评论员发表见解的正式渠道;《求闻》编译组依然承担给用户组搜集外界新闻、需要让用户组组员优先了解的情报资料的作用。

还有一些读者认为《求闻》中刊登的部分内容可能并不属实。在此请读者注意:我们有自己的内容审核校对机制,凡是不确定的、可靠性存疑的内容,我们不会刊发。你我都是写维基百科出身的维基人,你我都知道真实性的重要。还有某些人怀疑《求闻》曾经刊发的有关“维基学生会”的观点文章内容造假,但这些人信口胡诌《求闻》造假,自己却拿不出任何证据。然而,后来“维基学生会”的成员自己确认内容除些许细节外全部为真,甚至给我《求闻》编译组的人员送上星章,感谢《求闻》鞭策“学生会”,这恰恰证明了那些诬蔑《求闻》者只是看不惯维基上有敢于说话的人而已。我们欢迎读者指出我们的错误,《求闻》在改版后,还准备增设勘误专栏,如《求闻》最近在“电报”频道上的消息。《求闻》欢迎合理的批评,但不欢迎毫无根据的诬蔑。

两岸三地中的极少数人——包括某些大陆人在内——不闹不罢休。这些人反破坏反不出个所以然,让他们写DYK还“七天憋出六个字”,他们在维基百科存在的唯一意义似乎就是不停地挑拨社群关系,企图把维基百科变为政治角力场。这些“维基政客”贡献维基百科的唯一目标,就是为了宣传他们自己的“政治理想”。为了这可笑的“目标”,他们把鸡毛蒜皮的事说得震天响;一些社群中本来存在些许争议的小问题,原本在大多数人的努力下争论已被搁置,他们却偏要疯狂炒作。《求闻》本不想扯入这些问题,但他们却找上门来了。在这些人日复一日的扰乱下,《求闻》的反击是我们编译组的最后手段。

他们曾经在社群里肆意妄为惯了,他们天真地以为维基百科是属于他们这些“喷子”“酸民”的乐园——但是这些人错了。我们不吃他们恶意推定、谗言妄论这一套。《求闻》从不激进。如果《求闻》这种为了促进社群相互了解而诞生的杂志都“激进”了起来,那应该反思的是这些人自己。看到《求闻》要刊登与香港有关的社论,某些人立刻激动起来,借着陆港矛盾日渐激化之时,企图进一步挑拨两地社群关系。这“某些人”急于“对号入座”的行为在我们看起来实在是滑稽可笑。说到头来,《求闻》连这社论的内容都没公开,他们就急于炒作,难不成这些人已经知道社论写的是什么了?既然这些人知道,那我想你们倒不如从最开始就别干这种事。

《求闻》对香港社群、香港新用户组一直非常友好。我们曾经积极报导香港社群的活动,报导新用户组获基金会认证,向社群介绍香港维基新旧社群更迭等,这一点只需要参考我们的新闻列表便可得知;但自从香港某些用户推动新用户组所谓反对逃犯条例的“声明”登上ASN一事之后,《求闻》编译组先后出于稿件推送排布的需求和尽可能避免刺激社群关系的考虑毙掉了报道香港WikiGap活动等的稿件。然而,这种把维基绑上政治的行为却愈发常见。政治问题不是我们需要回避的,但把政治问题从条目中延伸到社群里,是绝对错误的。社群可以争论某个条目怎么写,某个称谓怎么用,但在社群里、在条目外搞这些小聪明只会让中文维基本来就不大的社群沉沦于与维基百科无关的争吵和攻击中,更无暇顾及真正对维基有益的建设。

《求闻》的内容一直注重社群影响。但当这些“政客”欺到头上了,我们就只能说一句:是可忍,孰不可忍。“声明”登上ASN一事过后,《求闻》为了降低影响,主动休刊一个多月,期间停止公开报道。但是,香港某些用户“一不做二不休”,把中文社群问题“国际化”,自己这点事不嫌丢人,还非要搞到外语社群上去。也不知他们这些人是写了几个条目,传了几张图片就沾沾自喜,去四处宣扬中文里的“好事”。这些人做事丝毫不考虑后果,不考虑影响,只图自己的这张嘴一时痛快。这倒也不是不能理解:这些人自己不写条目,不反破坏,选个管理员反对票差不点比支持票还多。这是因为这些人根本不关心维基,不关心怎么创建这自由的百科全书。他们只关心他们所谓的政治,所谓的信仰,所谓的自由。这百科全书好坏跟他们没有丝毫关系,社群是否同心协力跟他们也没有任何关系。对于他们,自己在维基百科上的“经验”只是求学就业时简历上值得自己吹嘘的一笔“功绩”。至于《求闻》说几句话,他们还要倒打一耙。这些人可能根本没有想到,相当一部分大陆维基编者也是反对这个“逃犯条例”修订的。结果,他们来的这么一招,倒起了反作用。

这些人还诬蔑说《求闻》是“维基百科里的‘环球时报’‘人民日报’,靠鼓动民族主义来赢得市场”。跟这些人所声称的相反,《求闻》在社群中也起到的恰恰是增进社群之间联系的作用。如果《求闻》不报导,我们中文维基自己的一些成果——比如台湾分会同李梅树纪念馆的GLAM馆联活动中文-乌尔都语编辑松活动——只会为社群的一小部分人所知晓。一些台湾维基人自己都不知道家门口发生的李梅树活动,反倒是看了《求闻》才知道。《求闻》扩大了各类活动的受众,促进社群间相互学习了解、向外语社群宣传中文维基各地社群活动的硕果。在《求闻》开展报道之前,有多少中文维基人知道外国在搞“馆联”(GLAM)活动?有多少人关心地球另一侧跟我们同样贡献维基百科的人?《求闻》不仅提高了中文维基人的国际意识、增长自己见闻,更有利于今后中文社群向外语同仁学习,开展同样的活动。道理其实很简单:你不仁,别怪我不义。《求闻》已经对各地各国社群敞开了自己的胸襟,究竟是谁在屡次挑衅我们,社群里的所有人都看得清楚。《求闻》一方面也是为了主动缓和社群关系,原本八月下旬还准备以香港社群在“反送中”游行中采集自由版权照片困难、“立场新闻”不愿意继续以CC协议开放自己照片为主题,发通讯正面记述香港维基人在这方面的努力,期望有助于社会各界持续推动版权开放运动、利于维基媒体条目在未来请求版权图片的授权。然而,这篇已经完成过半的稿件也随着香港新用户组中某些人进一步的挑衅行为跟其他稿件一并“枪毙”掉了,希望这是社群各位想要看到的。只要他们停止敌视大陆用户、敌视《求闻》的行动,《求闻》就会对他们友好。所谓的求同存异,并不是那么困难。搁置争议,共同建设维基才是唯一的出路。

《求闻》不会做宽以待己,严于律人的事。编译组各位同仁决定不按照中文维基的两岸三地用语方针播发公开稿件,是因为少数港台维基人不仅平时发言不按照方针,甚至还故意游戏维基规则,用不适当的称呼来挑衅大陆用户,而台湾分会会讯也在这方面大打擦边球。我们绝不容忍在这些问题上的“双重标准”。所谓一报还一报,假如这些人给《求闻》释放了善意,我们乐于做出让步。

我们也呼吁社群各位尽可能保持理性,不要把条目编辑问题升级到政治争议,把互助客栈变成“互煮客栈”,更不要在与之无关的管理员选举之类的场合下无端挑起政治争端。你们所做的一切都被社群看在眼里;谁是人谁是鬼,不言而喻。“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求闻》刊什么、说什么,实际上不是我们编译组决定的,而是你们这极少数人决定的。

讨论

此处嵌入了讨论页内容,欢迎各位对本文发表意见。若您欲追踪讨论,请将此页面加入监视列表
目前共有讨论 6 条。若讨论未能及时刷新,您可尝试清除缓存

  • 釋放善意,怎麼釋放個法呢,具體衡量標準是啥(好奇)——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19年9月15日 (日) 07:48 (UTC)
  • 港台的一些維基人還在站外在私下搞敵視大陸維基用戶???????????-- KMB☆ATENU139 中秋節快樂 2019年9月15日 (日) 10:12 (UTC)
  • (節刪)
  • WP:VPO#回應QW by 1233。--john doe 120@霍格華茲膜法學院時間魔法 2019年9月20日 (五) 05:38 (UTC)
  • ...-- Sunny00217 2019年9月21日 (六) 12:47 (UTC)
  • 说真的打死我也学不出这种腔调来。唉。太可怕了。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19年9月30日 (一) 06:33 (UTC)
  • 对于HK和TW基本看得很开,反正里面说话过分的也有,条目就喜欢搞点破坏的也看到过,尽量善意推定,维持一个好的关系才是发展之道。--Yxh1433 2020年1月7日 (二) 14:11 (U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