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申请成为管理人员

本页面是提名自己或他人成为管理人員(包括管理员、行政员、用户查核員等等)的頁面,也包括相应发起的管理员授权投票的内容。管理人員有一些額外權限,以協助維基百科的維護工作。在申請之前,候選人須認真了解維基的基本政策及操作規範。


申请成为管理人员刷新
管理员候選人 支持 反對 中立 支持率 (%) 狀態 完結時間 剩餘時間 驗票
KirkLU 40 9 6 82 投票中 2020年4月4日 (六) 14:56 (UTC) 1天18小时 验票

刷新缓存以更新頁面

最近的管理人员申请[更新]
候选人 申请类型 结果 投票截止时间 投票情況
支持 反对 中立 支持率 (%)
Msnhinet8 管理员 还不是时候 2019年10月4日 1 0 0 100
Catherine Laurence 管理员 取消 2019年9月21日 27 9 11 75
瑞丽江的河水 管理员 通过 2019年9月21日 61 6 7 91
蟲蟲飛2 管理员 通过 2019年9月14日 47 8 4 85
Hamish 管理员 通过 2019年7月24日 35 6 8 85
だ*ぜ2 管理员 未通过 2019年4月14日 16 8 5 67
靖天子 管理员 取消 2019年4月2日 36 8 2 82

資格编辑

管理员编辑

管理員是熟悉維基百科各項政策,並為維基社区信賴的維基人。目前的維基政策是將管理員權限授予任何人,只要此人已經活躍地在維基百科貢獻了一段時間,在一般情況下也是為大家熟知並信任的維基社群成員。惟管理員的候選人建議具備以下條件:

  • 編輯次數3,000次或以上。
  • 連續擔任巡查員回退員至少3個月自首次編輯以來參與維基百科一年或以上。
  • 最近一年內沒有受到封禁(不合理封禁除外)。
  • 在過去三個月內平均每日的編輯次數多於一次。
  • 用户页有自己編寫的內容。

如果候選人未能符合上述條件,兼且提名很可能會失敗,行政員可以提前終止投票。另請注意,低編輯數不一定代表不適合擔任管理員

如想知道自己的編輯次數,可以在偏好設定中的「使用者基本資料」欄目查閱。請注意,編輯次數可能因頻繁的微碎編輯而膨脹貶值。

管理員在維基百科是有嚴格的標準要求,但並非是特別權威或位階。因為一些使用者會視管理員為維基百科的「官方」面孔,管理員應當謙恭爾雅,並在與他人共事時施展正確的判斷與耐心。候選人應已在維基參與了足夠的時間,使別人能夠判斷其是否具備上述的條件。事實上,管理員的權限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譬如管理動作是可回逆的。相反地,管理員的身份也意味著更多的責任,維基百科也制定了一些規則與方針限制管理員。

行政员、用户查核員及監督員编辑

行政員負責在管理人員申請程序結束後,依照共識賦予當選人管理員或行政員權限。此外,行政员負責在困難的情況下決定投票共識及結論,並對此決定做出全面解釋。用户查核員負責依照用户查核請求,查閱系統記錄來判斷使用者是否使用傀儡。監督員負責隱藏侵權及誹謗內容。申請成為行政員、用户查核員及監督員的程序跟申請成為管理員的程序基本一致。不過,社群對這三個權限的要求比對管理員的要求更高,這體現在需要更多的支持票數、能夠正確回答其他編輯的提問,以及更嚴格的篩選標準。行政员、用户查核員及監督員的候選人建議具備以下條件:

  • 連續擔任管理員3個月或以上;
  • 沒有違反維基規則或濫用管理員權限的不良紀錄;
  • 積極行使管理員權限。

此外,用户查核員及監督員候选人必须年滿18歲,並達居住地法定成人年齡,並簽署非公开信息保密协议。相关操作请至meta:Access to nonpublic personal data policy/Noticeboard頁面了解并完成。

介面管理員编辑

界面管理员是能够编辑全站CSSJavaScript页面(例如MediaWiki:Common.jsMediaWiki:Vector.css小工具)的用戶。出於保安考慮,介面管理員可信度不應亞於管理員。目前建議候選人具備以下條件︰

  • 編輯次數3,000次或以上。
  • 最近一年內沒有受到封禁(不合理封禁除外)。
  • 在過去三個月內平均每日編輯次數多於一次。
  • 有理由認為熟悉JavaScript/CSS語言或需要編輯相關頁面。
  • 有良好帳戶保安操守。

流程编辑

一般情況下,申請管理人員權限需要按照以下的程序進行:

  1. 提名或自薦:使用者可以提名自己為管理員、行政員、介面管理員、用户查核員或監督員,也可以提名另一個使用者為管理員、介面管理員或行政員。管理員候選人可同時申請成為介面管理員,唯須在自薦或回應提名時表明。一般情況下不能提名另一名使用者為監督員或用户查核員,但被提名人已經簽署非公開信息保密協議的情況不在此限。
  2. 檢驗冷靜期:當管理人員被提名者或自薦者之人事任免投票未通過或中途退選時,90天內不應再次提出申請。在表態時謝絕提名者並不受此限制。
  3. 投票過程
    • 被提名人表態:被提名人須表示願意接受提名或拒绝接受提名。被提名人若於被提名3天後仍未答應接受或選擇拒絕接受提名,投票將即時終止且可以被任何自動確認用戶提前關閉。
    • 回答基本問題:管理員被提名者或自薦者須於自薦或被提名3天內回答三個基本問題,若未於3天內回答投票將可以被任何自動確認用戶提前關閉,這些問題是:
      1. 您期望幫忙怎麼樣的管理事務?請先閱讀管理員的介紹頁面。
      2. 在所有您在維基百科撰寫的條目或作過的貢獻中,有沒有讓您覺得特別喜歡的部份?有的話,為什麼?
      3. 您有沒有在過去遇到任何有關編輯方面的衝突,或者是您認為其他用户造成您的壓力?您如何處理這件事,以及未來遇到時您會怎麼處理?
    • 投票和發表意見:在提名后的兩周内(14天)任何使用者都可以發表意見,而具人事任免投票資格的使用者則可以投下支持票、反對票或中立票。如果管理員候選人表明想同時取得介面管理員權限,用戶則可以「一票兩投」,一票表達是否同意候選人獲得兩個權限。在投票期間,投票人可以改變自己的決定,投票人的态度按投票截止时的态度为准。值得注意的是,有效票仅包括符合人事任免投票资格的维基人所投的支持票和反对票,屬無效票的中立票仅在临界情况下被考虑。
  4. 計票和评估:在投票時間結束后,由使用者計算出得票比率,並由行政員根據本頁面標準判斷投票是否达成共識
  5. 執行結果:若投票通過,行政员或監管員將賦予該使用者相應權限;不通過則做出相應的操作。

从2018年3月30日起,維基媒體基金會基於保安原因,暫停本地所有查核员权限並將本地用戶查核事宜交回監管員處理。如希望全域监管员们对中文维基百科用户进行用户查核,请前往此頁提交申請。而此後,直至調查完成之前,本地所有用戶查核員選舉,基金會均不會予以承認

提名方式编辑

提名者必須是維基百科註冊使用者。提名者可以提名其他使用者,也可以自薦為管理人員。由於須簽署非公開信息保密協議的關係,一般情況下,有意成為用户查核员或監督員的用户须自薦,已簽署非公開信息保密協議者不在此限。

提名者在提名其他使用者或自薦前,請審視上述資格要求,明顯不合資格的提名可以在尚無討論的情況下被逕行移除。自我提名者不一定遜於由他人提名的人;然而,一些使用者可能會利用對提名人的了解,作為考慮被提名人的起點。以下具體的建議提名流程:

  1. 除自荐外,提名使用者為管理人員前均应征求其意见,並在得到肯定回复后才进行提名。
  2. 如打算同時申請管理員及介面管理員權限,請選{{Wikipedia:申请成为管理员/用户名}}
  3. 直接在下方輸入框中输入被提名人或你的用户名,並点击「提名或者自薦」按鈕。如果用户不是第一次参选,在用户名后输入“/第N次”(N=2,3,……)。
  4. 按提示填寫頁面,並保存。
  5. 編輯本頁的管理員提名行政員提名用户查核員提名監督員提名介面管理員提名一節,在最近一次提名的下面,加入以下文字(請把「用户名」替換為被提名人的使用者名稱):
    {{Wikipedia:申请成为管理员/用户名}}
    如果是行政员,则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行政员/用户名}}
    同理,用户查核员则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用户查核员/用户名}}
    監督员则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监督员/用户名}}
    介面管理員則是:
    {{Wikipedia:申请成为界面管理员/用户名}}
  6. 通過使用者討論頁或其他方式通知被提名人。一項提名必須由被提名人在提名頁回覆並同意,方為有效。
  7. 在被提名人的用戶頁添加{{AdminNominee|A}}(管理员)、{{AdminNominee|B}}(行政员)、{{AdminNominee|C}}(用户查核员)、{{AdminNominee|O}}(監督员)或{{AdminNominee|I}}(介面管理員)標籤,以便其他編者或讀者關心該項提名。
  8. 检查Template:CurrentAdminVoting中的数字是否符合当前投票的数目,若不正确请手动进行更正。
  9. 公告欄發布投票公告。

參與方式编辑

管理人員提名需要經過14天(即兩周)的投票。具人事任免投票資格的使用者可以投支持票、反對票或中立票,也可以僅發表意見、向候選人提問(候選人有權決定是否作答)。投票后票數會自動更新,如果發現錯誤可至此處手動更正票數。

  • 誰可以投票:為了確保使用者對於維基社群的運作有一定了解,僅限於符合人事任免投票資格者才能參與投票。投票者請先閱讀申請成為管理員的討論中應避免的理由
  • 誰不可以投票:未登录或未註冊使用者,以及不符合人事任免投票資格的註冊使用者不可以投票,非常新的使用者如果被懷疑是欺詐,如傀儡,則有可能會被視為無效票。
  • 加入你的投票:点击相關使用者的“在此投票”,並在相應的標題下簽上你的名字,以表明你是支持反對还是中立。與相應的標題相互矛盾的投票有可能被視為無效票。如果為「一票兩投」,則請於以下相應段落投票,相應段落包括「支持同時授予管理員及介面管理員權限」、「支持授予管理員但反對授予介面管理員權限」、「支持授予介面管理員但反對授予管理員權限」、「反對授予管理員及介面管理員權限」及「中立」。
  • 可以投中立票:中立票將不計算在有效票數中,但當投票結果處於通過標準的臨界時(如支持25票,反对6票),行政員會在評估結果時考慮中立票。
  • 為你的投票做出解釋:最好給出一個簡短的原因,尤其在投反對票時。這樣候選人及他人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並給予答覆。
  • 注意尊重所有人:有時對話雙方可能愈來愈激動,甚至爭吵起來。請記住,所有人都是有感覺、情緒和自尊的。
  • 討論:詳細的討論請在意見區進行。任何人都可以討論或發表意見,包括匿名使用者。

評估結果编辑

投票截止后,行政員將按照以下規則對管理員投票的結果進行評估:

  1. 剔除无效票。按照上述的规则,IP用户(未注册或未登录)的投票无效,未达到投票资格的注册用户的投票无效,自己给自己的投票无效,傀儡的投票无效。應在提名頁上標明总有效票數,有效支持票數,有效反對票數。对于是傀儡投票,应给出足够的证据。
  2. 根据管理人員投票通過標準评判是否通过,并在提名页上标明结果。投票通過標準是有效支持票数25票或以上,且有效的支持票佔總有效票的80%。

當結論不甚明確時,行政員可考虑中立票自行判斷或決定延長投票期。在極特別的情況下,行政員可以宣布該次投票無效,並开始一輪重新投票。

對明顯會失敗的提名,行政員可為防止有關討論導致傷害或惡意而提前移除;然而,由於多數編者並不每日都訪閱維基,提名被移除前應維持合理的時間。

非行政員的使用者可對明顯的投票結果做出初步認定,並協助完成部分程序;但判斷正式結果及賦權的動作,仍須由行政員操作;惟倘若該投票符合本指引「非行政員終止投票」一節的情況,則不在此限。

非行政員終止投票编辑

當管理人員申請提名符合以下任何一項情況,任何自動確認使用者皆可代為作出提前終止投票的操作:

  • 候選人拒絕接受提名。
  • 候選人在被提名後3天內沒有對是否接受提名作出明確回應。
  • 候選人在自薦或被提名後3天內沒有回答三個指定的問題。
  • 候選人在投票期內明確表示中途退選。
  • 候選人在其人事任免投票未通過或中途退選後緊接的90天冷靜期內作出重複申請。

其他用戶如對非行政員終止投票的判斷抱有任何異議,可於終止投票後14天內要求行政員對決定作出覆核。如果該終止投票的操作違反了本指引的規定,行政員應予以重啟投票。

執行結果编辑

在投票結束后,還需要進行一些操作,以下說明建議的操作程序:

  1. 將含有投票記錄之提名頁的链接從本頁移除(如無提名,則替換為「{{nodis|提名}}」)。
  2. 將{{AdminNominee}}標籤從用户页移除。若使用者當選,請將其替換為{{Admin}}、{{Bcrat}}、{{checkuser topicon}}、{{OS topicon}}或{{IA topicon}}。
  3. 检查Template:CurrentAdminVoting的數目,如不正确则手动更正。

對於通過的使用者:

  1. 根據相應的管理人員申請,由行政員或監管員授權。
  2. 公告欄發布當選公告。
  3. 將提名頁的連結添加到Wikipedia:管理人員任免記錄相應的“╳╳員上任”章節,並填妥上任日期、所得票數等。
  4. 更新WP:管理员名单WP:行政员WP:用户查核WP:監督WP:介面管理員頁面。
  5. 更新元维基的管理员名单用户查核员名单监督员名单

對於未獲通過的使用者請將提名頁的連結添加到Wikipedia:管理人員任免記錄相應的“未通過的╳╳員申請”章節。

提名编辑

当前的管理员提名编辑

如自動統計的票數出錯,請移步此處改正。當前時間:2020年4月2日 (四) 20:34 (UTC)。


現在的日期與時間是2020年4月2日 20時34分(UTC)。按此更新

  投票進行中!
請踴躍參與投票,投票後請簽名(~~~~)。


KirkLU编辑

在此投票 (40/9/6) 截止時間2020年4月4日 (六) 14:56 (UTC)

提名KirkLU對話頁 | 用户貢獻):自荐。1096天,突然发现算上2020年的闰二月29日,今天也是入维三周年的日子。由于是自荐,还请诸位容忍一下自吹自擂,自荐缘由有三:其一是上任巡查、回退两年,处理站务有经验;其二熟悉方针;其三是乐于沟通。具体的想法,在问答区同大家交流。也算是长久以来参加站务工作的一个总结,恭请大家批评指正。 --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1日 (六) 14:56 (UTC)

被提名人意見:自荐,不参选界面管理员(但有意愿之后慢慢不断补上技术短板,因为有一定编程基础)。
支持编辑
  1. (+)支持認為經驗足夠,可以勝任--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1日 (六) 15:11 (UTC)
  2. (+)支持:经验足够,且为人友善,私认为可以Kirk胜任管理员一职。# SteepPeak 2020年3月21日 (六) 15:15 (UTC)
  3. 写了不少GA。经验非常丰富的巡查回退员,为人友善,乐于交流。之前还有主办DC17的经验。AFD判例图书馆也做得不错,任何事情都详细说明自己的观点。我看是非常理想的管理员候选人。Camouflaged Mirage留言) 2020年3月21日 (六) 15:18 (UTC)
  4. (+)支持:能够胜任。--Leiem留言·签名·传送门 2020年3月21日 (六) 15:19 (UTC)
  5. (+)支持telegram上看到,支持一下。--Googol19980904留言) 2020年3月21日 (六) 15:22 (UTC)
  6. (+)支持:能够胜任。--Hualin~希望の星は青霄に昇る留言) 2020年3月21日 (六) 15:25 (UTC)
  7. (+)支持:观近期言行觉得可信任。至少会关注问题,并且不会刚愎自用。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0年3月21日 (六) 16:11 (UTC)
  8. (+)支持。--クオン·千の海を越えて·夢か……現なのか? 2020年3月21日 (六) 17:04 (UTC)
  9. (+)支持:浙江老乡,可信用户,加上动员令共事过,无条件支持。—Rowingbohe 台州专题 2020年3月22日 (日) 01:19 (UTC)
  10. (+)支持:经验丰富,为人友善,足堪此任。--Ngguls 2020年3月22日 (日) 01:46 (UTC)
  11. (+)支持:很欣賞您在案例紀錄方面的工作。--Temp3600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05:17 (UTC)
    (+)支持:能够胜任。--Xavier Ariad留言签名 2020年3月22日 (日) 06:30 (UTC)
    ↑該用戶不符合人事任免投票資格,所以投票無效,但意見仍可供參考。
    @Xavier Ariad:很遺憾,閣下未滿3000次編輯數,未能參與管理員選舉。--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2日 (日) 06:42 (UTC)
  12. (+)支持。足以胜任管理员。——Hakuryuu 2020年3月22日 (日) 06:35 (UTC)
  13. (+)支持:不知道合不合資格。--Borschts Talk 2020年3月22日 (日) 07:12 (UTC)
    @Borschts:查了,您符合。Camouflaged Mirage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08:03 (UTC)
    (+)支持:Telegram上看到过的人,观其谈吐值得信任。另,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资格。--悔晚齋臆語) 2020年3月22日 (日) 08:17 (UTC)
      已確認符合資格--Borschts Talk 2020年3月22日 (日) 09:29 (UTC)
  14. (+)支持,問題部分有說先給了,反正回答再多再好也只能給一張支持票,又不能給多張。維基百科記得也有常看到。--Z7504非常建議必要時多關注評選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10:08 (UTC)
  15. (+)支持,相信其應能勝任。--Bowleerin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15:20 (UTC)
  16. (+)支持:為人友善,有一定經驗,值得信任。——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22日 (日) 15:33 (UTC)
  17. 現階段滿意回答。信任本來也是有的,但是為了避免一開始就投票帶來的影響,我決定先問問題(其實某程度上都是在處理自己的事……)。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23:42 (UTC)
  18. (+)支持,待人和善,足夠勝任,僅希望維持活躍度。--人人 ❂ 平等病毒退散🏹 2020年3月23日 (一) 00:56 (UTC)
  19. (+)支持,这也太辛苦了。--
     
    2020年3月24日 (二) 00:21 (UTC)
  20. (+)支持,看了回答感觉足以胜任。--Air7538(留言) 2020年3月24日 (二) 00:53 (UTC)
  21. (+)支持,问题归问题该支持的还是要支持的。因为我觉得管理员这个工作吃力不讨好,一点不比好玩,每一个有想法有能力有时间愿意干的又肯付出的都应该像🐼一样保护起来(确信)--舞月書生𐙼羊村村民鸡条粉,近期关注COVID-19。𔒚 2020年3月24日 (二) 05:57 (UTC)
  22. (+)支持,見其編輯歷史及下方問答,望其可勝任管理員一職。--Kevin Smith Chen🍠Is Wiki a joke to you? 2020年3月25日 (三) 06:29 (UTC)
  23. (+)支持:觀其應答頗具耐心、能友善待人、溝通能力佳,這些我認為這是作為管理員最重要的能力(友善指導新手、同時也能降低社群衝突)。且觀其答問已具一定之經驗、對方針指引有一定的熟悉度,故在此投下回歸後的首張支持票。希望您上任後能讓中文維基百科社群更好,不要辜負了大家對您的期待哦~-Peacearth留言) 2020年3月25日 (三) 14:24 (UTC)
  24. (+)支持。2018-2019年曾经在关注度上有过切磋,好在你不再追杀一些类似范丞丞之类条目关注度不足问题,所以很长时间我已经忘记这些不足,也相信这些时间足够帮助你,以更成熟心智面对这些问题。作为WMC成员,我亦希望你能够继续前进,并多多撰写条目。另,下列问题中,属Ktsquare的问题最为尖锐(怀念那些刀影寒光的老时光啊),须极为小心回答,任何措辞可能成为日后被反噬的令箭。🌜山西特产批发零售™️🌽🌶️🍎🍠🐓🐐留言) 2020年3月25日 (三) 16:29 (UTC)
    下列问题中,属Ktsquare的问题最为尖锐(怀念那些刀影寒光的老时光啊),须极为小心回答,任何措辞可能成为日后被反噬的令箭。🌜山西特产批发零售™️🌽🌶️🍎🍠🐓🐐留言) 2020年3月25日 (三) 16:29 (UTC)
    根据贡献历史,阁下第一次是2008年8月31日 (日) 04:18。中文维基百科成立于2002年10月24日。 其中有六年阁下不在场?留意措辞会有误会的效果吧。--Ktsquare 留言 2020年3月28日 (六) 19:20 (UTC)
    轻语者 (讨论) 2020年3月26日 (四) 01:09 (UTC)
    ↑該投票無效,原因:撤回。- --轻语者 (讨论) 2020年4月1日 (三) 12:08 (UTC)
  25. (+)支持:可信用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 2020年3月27日 (五) 02:32 (UTC)
  26. (+)支持,此用户对维基百科站务贡献良多,肯定有能力担当一名管理员的指责。 angys 2020年3月28日 (六) 12:17 (UTC)
  27. (+)支持:經驗足夠,可以勝任--YOWOT868✌️i see it, i like it, i want it, i got it. 2020年3月29日 (日) 09:17 (UTC)
  28. (+)支持:觀其以往表現,相信申請人有足夠能力成為管理員。--🇿🇦 South Africa No.1 2020年3月29日 (日) 09:32 (UTC)
  29. (+)支持:如下所述,我信任候選人的人品,也在DC17前後,從不同地方見識過候選人的工作能力,對此深表認可。滿意候選人對我那條問題的答覆。--春卷柯南-發前人所未知 ( ) 2020年3月29日 (日) 14:08 (UTC)
  30. (+)支持:有足够经验和能力,值得信任。--相信友谊就是魔法CuSO4 2020年3月30日 (一) 01:12 (UTC)
  31. (+)支持:对其担任DC17主持人及AFD判例图书馆印象深刻,相信其能胜任此职务。Jyxyl9批判一番 2020年3月30日 (一) 09:05 (UTC)
  32. (+)支持:可信用户。另:回答这么多问题辛苦了(--Arc de Triomphe de l'Étoile 2020年3月31日 (二) 10:58 (UTC)
  33. (+)支持 --阿卡林阿卡林了· Email 2020年3月31日 (二) 16:36 (UTC)
  34. (+)支持:回答滿意,相信申請人的經驗和能力能夠勝任。EveryDayMood 簽名 2020年4月1日 (三) 04:36 (UTC)
  35. 維基有不同的編輯,有不問世事默默撰寫條目的,也有站務編輯兼而有者。若我們有有法官型的管理員,也有果敢執法的刑警類管理員,針對不同,複雜的站務自然也有不同的管理員處理,或於站務更為有益。希望有志為維基付出的候選人不會因為失敗而喪氣,若能上任,仍能保持本心,不為名利遮望眼,更有益於本站的長遠將來了!前人說不拘一格降人才。有管理員說維基慢慢衰落,知維基者,能不心痛?由衷希望KirkLU可為維基帶來新氣象-千村狐兔留言) 2020年4月1日 (三) 14:46 (UTC)
  36. 由于你善于沟通和讲道理的特点,你获得了蓝桌的支持:)Bluedeck 祝福香港 2020年4月1日 (三) 21:27 (UTC)
  37. 傾向支持,一個不活躍但有能力的管理員比一個活躍但沒能力的管理員好太多,活躍度不是問題。--Rowe Wilson Frederisk Holme留言) 2020年4月2日 (四) 07:14 (UTC)
    雖然想投但近期編輯數不足無法投  囧rz...-- Sunny00217 too long sign ㄎㄎ 2020年4月2日 (四) 10:54 (UTC)
    @Sunny00217:你其實符合投票資格的。-Peacearth留言) 2020年4月2日 (四) 11:18 (UTC)
      囧rz...-- Sunny00217 too long sign ㄎㄎ 2020年4月2日 (四) 16:34 (UTC)
  38. (+)支持-- Sunny00217 too long sign ㄎㄎ 2020年4月2日 (四) 16:34 (UTC)
  39. (+)支持经验足够--是橙🍊子🍊哦! 2020年4月2日 (四) 16:49 (UTC)
  40. (+)支持:候选人对方针指引有一定的熟悉度。活跃度的不足不影响其为管理员的身份。遇事不为是比肆意妄为好的。另,为反对而反对的反对可以休矣。—Cheetahzeng留言) 2020年4月2日 (四) 18:35 (UTC)
反對编辑
  1. 投下臨時(-)反对票讓您保持警惕。將視回答情況改票。 Classy Melissa 🚫🦠🚫 · 🖖🇦🇺🇪🇺🇺🇸🖖 2020年3月23日 (一) 11:34 (UTC)
    對候選人的回答不是很滿意,而且很多其他用戶的棘手問題,不是迴避不答,就是拖延六天都不回答,而且感覺候選人的火候還不足夠。
    ↑該投票無效,原因:候選人已經嘗試回答棘手問題,雖然不是令人很滿意,但可以先撤回反對。
    --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8日 (六) 11:01 (UTC)
    Kirk閣下是人,而人都會累,尤其是在遭遇到一百多個問題轟炸的情況下,自然會心力交瘁。選舉期間還有足足六天,若他選舉結束前還沒有回答問題,再來反對不遲,何必現在就先入為主的認為候選人「迴避不答」了呢?——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29日 (日) 04:53 (UTC)
    您可以看一下一個星期前仍未回應的問題,再自行判斷究竟是候選人迴避問題,還是問題實在太棘手無法回答,我覺得管理員應該有面對問題的能力,而不是拖着冷處理。如果rfa已經是這樣面對問題,上任後更難期望會解決問題。我另一反對的原因是對回答不太滿意,詳見下面答題。雖然候選人上任機會很大,而且支持一面倒,但這種支持票不能輕易作出(更不要說服其他人不要反對),始終管理員的上任對維基來說是事關重大。--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05:04 (UTC)
    我认为应该给候选人更多时间,尤其是目前问题确实很多。更何况,管理员很多操作其实不在于速度,而在于处理的质量,有的问题深思熟虑之后再作答未必是坏事。更何况,候选人本身可能也有本职工作要完成,对速度实不应过度严苛。--クオン·千の海を越えて·夢か……現なのか? 2020年3月29日 (日) 06:03 (UTC)
    把敏感的問題跳過,這是面對問題的態度,與管理員站務操作快慢無關,最早的提問是七天前,而且不是一題,而是為數不少的棘手及敏感問題都跳過不答。而且我對於候選人的作答不是很滿意,詳見下面答題。--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06:41 (UTC)
    AGF候选人忙吧?再等等才说人逃避问题会比较好吧?Camouflaged Mirage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11:19 (UTC)
    都已經第七天了,我是第一次看到rfa會拖那麼久還沒能回答問題,可能也是忙吧?管理員上任後,用戶向管理員求助的情況會更多,如果全都拖那麼久還不回應,我覺得這是不恰當的。而且我對回答也不滿意,詳見下面作答。--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12:04 (UTC)
    ⋯⋯第一次看到管理員選舉候選人被問問題這麼多的⋯⋯ ——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29日 (日) 15:51 (UTC)
    在管理員選舉,支持者太刻意出來幫候選人回應,反令人感到疑慮。問題多的rfa也不只這一次吧?--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16:12 (UTC)
    我必須認真懷疑您是不是沒有看到遊魂的問題,此前問題最多的是藍桌RfB的77個(勘誤:您RfA的82個),而這次選舉才經過一半就已經打破紀錄,截至目前已經超過一百個了。「不只這一次」?確實不是,即使沒有絕後也是空前。——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30日 (一) 00:13 (UTC)
    藍桌是多,但也有更多的,您看老虎君我的也很多,哪會把頭一兩天的某些棘手問題拖七天才回答,我們都是一兩天內就回答。問題多,沒及時回答是可以,但不可能八天前的問題,昨天才回答,如果我不反對,是否要等到選舉完結後才補答?這是面對RFA的態度問題。您看看昨天才補答的問題的複雜程度,怎麼忙得要拖七天才回答?管理員選舉除了要看候選人能力外,也要考慮候選人面對問題的態度。--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30日 (一) 00:40 (UTC)
    「但也有更多的」?數一數就知道,「很多」跟「最多」是兩回事。——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30日 (一) 02:29 (UTC)
  2. (-)反对:暂时存疑。--Daniel J Zhao留言
  3. (-)反对:很遗憾看到,候选人加入了一个有着滥用MMS权限发送垃圾内容前科的团队,不得不担心其上任后会不会滥权。--痛心疾首留言) 2020年3月30日 (一) 01:17 (UTC)
    • 樓上請不要牽拖無關聯的事,此一時,彼一時--182.155.43.149留言) 2020年4月2日 (四) 10:47 (UTC)
      • 這個台灣IP好像很支持候選人?--124.217.188.87留言) 2020年4月2日 (四) 12:19 (UTC)
        • 沒什麼,只是覺得扯太遠了(可以扯到兩三年的事),況且跟候選人還無直接關聯--182.155.43.149留言) 2020年4月2日 (四) 16:40 (UTC)
  4. (-)反对抱歉,回答並不能消除我的疑慮。港九自由嘻嘻嘻留言) 2020年3月31日 (二) 13:36 (UTC)
    (-)反对:很多的支持意見,並沒有提出真正實質的支持原因,只是大量如「感覺可信任」、「可勝任」等等的流水式意見,亦沒有論據。因此作出抵消。--六四先生留言) 2020年3月31日 (二) 18:37 (UTC)
    ↑該用戶不符合人事任免投票資格,所以投票無效,但意見仍可供參考。
    @六四先生:抱歉阁下不符合投票资格。Camouflaged Mirage留言) 2020年3月31日 (二) 18:41 (UTC)
    不打緊,我也沒啥所謂,多我的一票也不多,對於勢在必行的東西,我也沒有指望一票半票能改變甚麼,只是來吹個哨罷了。--六四先生留言) 2020年3月31日 (二) 21:24 (UTC)
    • 突然發現此次選舉的支持票理由有Techyan RFDA X2時的感覺……。--MCC214(Sign)#ex umbra in solem 2020年4月1日 (三) 08:28 (UTC)
      • 想了一晚上终于明白了……怎么说呢,候选人长篇大论地回答,就能让人们产生“辛苦了”的感觉,就能让大家支持。不得不说善于、或至少能够调动起人们同情心的候选人更容易获得支持票。--晴空万里 波澜壮阔🌞皇国兴废在此一战!🥇 2020年4月2日 (四) 00:28 (UTC)
  5. (-)反对:这几天重新看了一下候选人对特定问题的回答,我感受到如此下去,中文维基将多一个words多于action的管理员。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纵然阁下答了史上最多的题,缔造史上字节数最多的RFA页面,也只能证明阁下容易受人影响跟着别人走。当此,我收回之前的弃权。--晴空万里 波澜壮阔🌞皇国兴废在此一战!🥇 2020年4月1日 (三) 09:02 (UTC)
  6. (-)反对對這道題的回答不太滿意,感覺候選人的火候不足。--蟲蟲飛♡♡→♡℃留言 2020年4月1日 (三) 09:53 (UTC)
  7. 同Super Wang。轻语者 (讨论) 2020年4月1日 (三) 12:10 (UTC)
  8. 下面的提问有一部分并非注重用户的站务能力,而是在看KirkLU的站队问题,比如Streetdeck。看来某些用户真的这么想维基百科成为党派角斗场,并且要把候选人也给卷进来。候选人如此随和的性格,让我怀疑他能不能在这场持续了几年从未停息的维基大革命中活下来,我唯一的选择是保护性反对,防止候选人进入这个漩涡之中。另外,我个人的建议是,如果对候选人的提问以及候选人的回答不影响你的最后判断,我不建议你问问题,因为这么做浪费社群资源。--悔晚齋臆語) 2020年4月2日 (四) 00:32 (UTC)
  9. (-)反对:本来昨天想投支持的,结果怎么今天突然冒出来这么一段宣言一样的东西?卖狗皮膏药的行为是要坚决抵制的,再加之本身这次RFA里各类提问和候选人作答的混乱情况,故投反对。明天来补充一下其他的反对理由(和原本支持候选人的理由),不过我认为现在有必要先表个态了。--Techyan留言) 2020年4月2日 (四) 16:39 (UTC)
中立编辑
  1. (=)中立。--維基病夫邊緣人小組計劃行動中發表於 2020年3月21日 (六) 15:13 (UTC)
    (=)中立:對候選人的站務表現印象比較模糊,先看回答情況,再決定投票意向。--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02:34 (UTC)
    (=)中立。--痛心疾首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09:29 (UTC)
    (=)中立;观望后再进行投票。--User:30000lightyears(留言) 2020年3月23日 (一) 02:09 (UTC)
    ↑該用戶不符合人事任免投票資格,所以投票無效,但意見仍可供參考。- 🏊I'm the winner🥇you're the loser🥛 2020年3月23日 (一) 10:31 (UTC)
  2. 觀望一下。Fran·1001·hk 2020年3月24日 (二) 03:20 (UTC)
  3. 出於管理員嚴重不足和其身為某個用戶組的成員(在過去數年,某個用戶組的一些成員身為管理員時的言行備受社群極大爭議)的考慮,暫投此票,視乎情況再考慮改票。--MCC214(Sign)#ex umbra in solem 2020年3月24日 (二) 12:44 (UTC)
  4. (=)中立:建议再观察一段时间。--👻Cryberghost 2020年3月24日 (二) 12:49 (UTC)
    (=)中立:不太了解KirkLU視情況再改票--Kathy留言) 2020年3月25日 (三) 07:45 (UTC)
    ↑該用戶不符合人事任免投票資格,所以投票無效,但意見仍可供參考。- 晴空万里 波澜壮阔🌞皇国兴废在此一战!🥇 2020年3月25日 (三) 07:58 (UTC)
  5. 先观望一下,免得到时间结束之后我还没投票,等到我觉得自己觉得时机成熟之后再改票。--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08:56 (UTC)
  6. (=)中立: 對方針的詮釋合理。唯請注意一點:請求他人作出編輯是有償編輯者最適合避免編輯衝突的方法。這種建議,無論如何,因為用戶沒有直接修改內容,是不會違反方針的。對其他回答無意見,唯管理員的工作內容和編者的不同性質導致本人無法透過你對問題的回答建立合理(以致支持閣下)的信任。與此同時,用戶的處理問題概念思路我認為值得支持,故投下此中立票。總體來說,就是0.9票的信任+0.1票的疑惑。--1233 T / C 2020年4月1日 (三) 06:10 (UTC)
意見编辑
  • (…)吐槽没回应问题就非常多票  囧rz...Camouflaged Mirage留言) 2020年3月21日 (六) 15:20 (UTC)
    “闰二月29日”这个表述歧义很大啊,我寻思今年是公历闰年,农历也有闰四月……关于选举本身我选择  棄權 ,因为和候选人交流甚少。--🏊I'm the winner🥇you're the loser🥛 2020年3月22日 (日) 01:42 (UTC)
    ↑該投票無效,原因:改票。- 晴空万里 波澜壮阔🌞皇国兴废在此一战!🥇 2020年4月1日 (三) 09:03 (UTC)
  • 稍微跟大家说明一下,大家尽管提出问题,我回答的时候可能经常会出现回答完一部分问题之后,出现“待续……马上回来”。出现这种情况有时候可能是吃饭、睡觉或者临时处理什么事情去了,恳请大家谅解。问题一定充分答复。--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06:49 (UTC)
  • 近几天回答问题的速度会到很低,因为头几天答了巨多,而且我想质量也是比较高的。我歇一下稍微。--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3日 (一) 16:30 (UTC)
  • 大家的首轮提问问题会尽量优先于追问问题,这样后面的编辑应该能更早得到回答,提问靠后零星的但笃定能三两句话说完的问题我也已经答掉了。(Eric的那道追问题可能快哭了hhh,不好意思,首答答完就来答追问题),谢谢大家支持理解。--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9:06 (UTC)
  • 另在回答问题做分析的过程中,发现《维基百科政策简报》还蛮实用的,遂决定加入编辑团队共同出力,也希望大家能一如既往支持《简报》。--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9:24 (UTC)
  • 关于候选人是否怠于回答问题的疑虑,向大家报告一下:我对以前的诸位申请人的习惯可能了解的不多,也可能有的申请人确实比较习惯于将思想连续地*输出到页面上。因为我是习惯用逻辑详细分析,有思路了先自己理出来,最后整理出足够回答大家所提站务问题的各个可能的关切点的回应,再一次性贴上来。这样的做法也能够容纳处理个人生活的一些事务,我可以写一部分存一下,然后处理一下自己的事情,空了再打开存档构思。如果对后问的问题有一些灵感,我也会记下来。总的来说,大家问的很多问题都是比较大的站务问题,我也尽量充分分析,完全向大家展露我处理站务问题的思想和方式。虽然这样的回答模式,可能让诸位看起来可能我有几天没回应,但是大家也可以发现:
    1. 其一是,我一旦回应起来都会比较集中,会尽量一次性把完全分析好的结论呈现给提问人和大家,事实上大家看页面历史,几乎所有2500字节以上的编辑都是我作出的;
    2. 其二是,诸位提的问题确实是空前之多,而我的回答也是非常之多、非常之详细,仅半程7天时间我和各位提问者已经铸就了一个非常长(刚看了一下20余万字节)、内容非常详尽(有很多分层的分析,对比详析)的页面。
  • 我会一日既往努力思考和回应诸位的问题,不仅让这些回答成为诸位了解我的一扇窗口,更希望这些回答中所提出的一些方案,能够供大家长期参考,能够成为让本页面的意义不仅仅是这14天,而对我们维基不断精进和完善,有长期意义。--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10:05 (UTC)
  • 我看到您已經嘗試回答棘手問題,雖然不是很滿意,但可以先撤回反對。管理員的站務工作比較繁多而且複雜,必須很熟悉方針才不會出錯。期望您能抽空多瞭解方針。從下面的作答,我說實話還不是很滿意,因此暫時未能投支持票。--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12:31 (UTC)
KirkLU给中文维基百科编辑们的一封公开信 暨 管理员申请总陈述
改善,我们现在开始

各位编辑朋友:

12天前的此时此刻,我按下了“提名或自荐成为管理人员”按钮。12天来,社群对这次申请给予了很多关注,我很感谢各位的关注,尤其要感谢拨冗来提问、来投票的各位编辑。这12天来,我详细回答了各位编辑提出的不少问题。有编辑提出,回答很多问题很辛苦,但辛苦不是管理员的适任理由。我觉得说得很对,所以请允许我再次跟大家报告,我的规划:

  1. 用温和的态度处理争议,致力于消除社群中存在的误解和对立;用欢迎的态度面对批评,致力于推动社群的开放;用坚决的态度处理突破底线的行为,与编辑们一起反对人身攻击、抹黑、偏见、曲解;
  2. 完善站务案例库,推动总结过去共识,推动对方针适用方法的归纳,助力降低棘手站务的积压;推动管理操作透明,操作理据明确阐述让大家知晓,操作理据留下记录让后人参考;
  3. 总结方针指引存在的不适之处,引导客栈方针区的讨论针对问题思考,推动方针区务实理性地、更有逻辑地考量方针完善问题,重点推动《格式手册》有计划地梳理改善以提升可读性;

朋友们,我想跟大家说,这些规划不是今天才提出、不是十二天前才提出,我过去有做,我承诺去做,我上任就做,我一定会做!

朋友们,也许你认为现在的中文维基百科还不甚理想,也许你认为现在的中文维基还不错但还可以更好,无论是你的观察如何,我想改善之路都将是漫长的。在这里,请允许我引用肯尼迪总统的一段话:

朋友们,只要你认为中文维基百科是值得改善的,那么LET US BEGIN,让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

也许你认为现在的社群还太过对立,我的上任不会是即时地消除对立,但我承诺一定做改善对立,如果你相信以温和改善对立,请支持我;也许你认为现在的站务操作有时还不明所以,我的上任不会即时地明晰所有的理据,但我承诺一定促进管理操作走向更透明,如果你认同归集案例、阐述理据背后的价值,请支持我;也许你认为现在的方针有太多不合之处、指引有太多难读之处,我的上任不会即时地完善所有的方针指引,但我承诺一定促进社群在方针指引的讨论上更有逻辑、完善上更有效率,如果你相信务实理性的力量,请支持我。

朋友们,我承诺去践行以上种种,如果你认同以上的计划会带来社群的改善,如果你愿意与我一同努力,我恳请你支持我。

朋友们,中文维基百科的改善,我们现在就开始!

Kirk Lu (Talk) 致意
2020年4月2日晚 (UTC+8)

問題编辑
三个问题的回答编辑
  1. 您期望幫忙怎麼樣的管理事務?請先閱讀管理員的介紹頁面。
    • 答:最主要的是参与管理员日常工作。管理员日常工作,主要是巡退工作为核心,目前中维巡查压力还是比较大的。会更多专注于围绕巡查所开展的工作,包括有快速删除、存废讨论与复核、反破坏封禁、版本删除、页面保护等。在权限申请、编辑请求等方面也会多多出力。另外,诚如上文所言,会努力精进技术,适时申请界面管理员。
  2. 在所有您在維基百科撰寫的條目或作過的貢獻中,有沒有讓您覺得特別喜歡的部份?有的話,為什麼?
    • 答:大家可以来参观一下我的条目贡献页(User:KirkLU/Homepage),其实写GA的部分我都蛮喜欢的,因为确确实实花了很长的时间为条目提质。另外,其实最近才开始记录的这部分User:KirkLU/Homepage3/Policy)我也是很喜欢的,因为我本身在实际生活中也是比较关心公共事务的人,往往关注的也就是很基础、细微的变化,我是相信方针的不断微调,能使得我们整个中维运行的规则体系不断良善。对方针来说,大改总是少的,贵在不断精进。
  3. 你有沒有在過去遇到任何有關編輯方面的衝突,或者是你認為其他用戶造成你的壓力?您如何處理這件事,以及未來遇到時您會怎麼處理?
    • 答:会有会有,我觉得我对一些冲突的处理方式,也是我未来当选管理员后想倡导的。虽然一般蛮忌讳提个案,不过我还是想具体讲讲,请大家看一下我的讨论页这个章节,最近的一个对话。其实刚开始我看到有人来留言:“麻烦先把下面这问题回答了?看问题只看一半?”,我是非常不适的。但是我那天也在Telegram群组里说,(因为这是一位在AFD中一起讨论的编辑)“毕竟人家辛辛苦苦写了那么多,现在要提删,他会觉得生气也是可以理解”。毕竟我们以讨论问题、消除分歧为主,最好是不要让怒火影响太多,很多分歧还是可以有其他方式表达。我的处理大家也可以看见,我说“谢谢您在自己不确定时能来联系确认证实自己的想法,问题之前回答时已经看见,我认为不适宜回答,故没有回答。具体为:……”。所以,我也总结了一下,借此机会倡导大家,多用以下用语:
      • 其实您的观点,关于XX部分,我是非常赞同,也觉得很好。但是……(然后再阐述自己的意见)
      • 我可以大致明白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您是考虑到XXX,但是我想到的是……(然后再阐述自己的意见)
      • 谢谢您来提问/谢谢您来给予意见,关于这个站务操作,我当时的考虑是:……(然后再阐述自己的意见)
      • ……(以及一切首先对其他编辑好的举措/观点表示赞同、对他们的难处/心情表示理解的语句)
    最后,分享一下我非常喜欢的一枚星章,留言是:“遇到争议总是能表达出友善的态度,发星章鼓励一下”,我的回答是:“非常感谢您的认可。回想起来其实自己也常常急躁,就以此星章时时勉励自己更加友善”。我都忘记了2年前因为什么事情而得到这个星章,但我印象中一定是调停争议的事情,我觉得很骄傲,希望维基能不断地更加友善、务实、理性。

以上,请各位指教!--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1日 (六) 15:52 (UTC)

Eric 的小問題编辑

就您的觀察,中文維基百科的管理員積壓工作整體積壓情況如何?其中您認為哪一項管理員積壓工作目前積壓的最嚴重?原因是?又若當選為管理員,您是否會考慮撥冗處理這些積壓工作?——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21日 (六) 16:13 (UTC)

以下是KirkLUEric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 总体情况:我的感觉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 积压原因分析:积压的站务我个人观察普遍在以下两个原因中必居其一或多者兼有:
    1. (高频类)这项站务数量比较多,频繁出现;
    2. (繁杂类)这项站务涉及到比较复杂的操作,比如涉及将两条目内容做整并;
    3. (争议类)这项站务争议比较大,包括管理员自身对如何处理感到棘手和社群对这一问题有比较大分歧。
  • 将包括管理員積壓工作在内的、有比较严重积压站务工作选取一些典例分析:
    1. 待巡查:永远也干不完的站务
      • (极度高频)每天量很大,光条目就非常之多,还有其他名字空间,而且巡查的速度注定无法很快;
      • (比较繁杂)一些比较细小的错误要随手改掉,有其他语言的条目要查证并链入数据库,对于看起来有侵权嫌疑的要检索侵权的来源等等;
    2. 存废讨论:小客栈/方针适用的最频密之处
      • (高频)每天由编辑逐个提交页面存废讨论一般不少于15个,再加上一般有10个左右集中提报的关注度到期;
      • (繁杂)除了有侵权嫌疑的条目外,如果要尽快而准确地结案的话,有关于关注度的问题一般也需要主动去搜寻来源,另外一些页面不是简单删除或保留而也许需要做修改、合并等等;
      • (富有争议)因为涉及到大家辛辛苦苦创建的条目是否存在的问题,讨论一般会比较激烈,需要适时进行调和,并且有时候涉及的方针适用有点左右为难,多种理由皆有一定道理。
    3. 存废复核:浓缩再浓缩/提炼再提炼
      • (富有争议)进入存废复核的个案整体的处理难度就比较高,在存废讨论中无法尘埃落定的案例有时在其讨论的过程中已经产生了很多意见,要回到原讨论页充分了解原讨论各方的意见、了解处理该存废的管理员当时的处理意见、在复核页听取申请人和管理员的解释以及其他编辑的意见,这种情况会使部分复核非常棘手。
    4. 当前破坏(VIP)、申诉和通告板:贵宾雅座两不雅,一曰破坏不雅,二曰面红耳赤争论不雅
      • (高频)破坏者天天有,编辑上的争论也会到这里,没有特别关注,但是大致估计每天量不少;
      • (富有争议)除了破坏者,需要在这些板块处理的个案,往往涉事几方可能确实为条目或者其他缘由争论了比较久,有时怒火比较大,要帮大家消消火,拿出符合方针又能服众的处理方案确实很难。
    5. 页面保护:反破坏与条目争议交织
      • (高频)也是粗略观察了一下,页面保护申请量确实不低;
      • (有争议)一方面是部分模板等需要如何保护认识上有差异,另一方面涉及编辑争议、是否是破坏有争议的个案也会比较棘手。
    6. 快删候选:独自决定的审慎型站务/实际上也不是特别积压
      • (高频)作为巡退,对CSD数量的关注不多,但直觉上至少达到存废的数量级;
      • (比较繁杂)主要体现在部分条目的查证上;
      • (有争议)由于往往独自决定,快删又需要很审慎,就会在处理上比较纠结,G11条目很典型,有些不好判断。不过由于可以转交存废,也没有到非常棘手的程度。
  • 如当选后是否处理积压:当然,来申请就是为了参与改善站务
  • 处理思路:
    1. 高频类/繁杂类的问题没有特别技巧,只能是多花时间,不仅我本人尽量多参与,还是会多动员社群一起参与;
    2. 争议类的问题我的思路,其一是有火先帮忙消火,气氛轻松点/互相包容一点肯定有利于共识;其二是裁决或操作一定要详细阐明理由,这一方面有助于促进大家的理解支持从而减少反复不断的争议,也便于之后类似的问题参考。
  • 最后补充说一点,需要完善的方针,也会逐步推进。方针改善工作,还是比较重要。

以上粗浅地回答一下User:Ericliu1912君的问题,也供其他编辑参考和指正,以上。--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1日 (六) 19:50 (UTC)

感謝回答。讓在下再問一個比較「深入」的問題。個人比較關注的是編輯請求的積壓,尤其是全保護頁面編輯請求,動輒積壓個71天75天(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其中有許多爭議條目和技術要求高的編輯請求的緣故吧)。想請問如果當選為管理員,您會如何處理這類站務工作?——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22日 (日) 01:03 (UTC)
  • 感谢您的追问,首答问题结束才来让您久等。如当选会多加关注Category:维基百科编辑全保护页面请求,这部分分类本来也是会列在Category:管理员积压工作之下,在管理员权限之内的事务,肯定优先于巡退权限内的事务。除掉模块的编辑可能会力有不逮以外,其他方面应该熟悉点。不过我看到有部分请求不是单纯编辑,还涉及到傀儡判别等等。--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12:04 (UTC)
霜奶仙的第1个问题编辑

假如你是管理员,在统计另一位管理员票数过后出现了下述情况,你会怎么办?(分情况回答)

初步对所有投票用户进行核查,本次投票共收到合資格用户70票:

  • (+)支持 共计43票;
  • (-)反对 共计11票;
  • (=)中立 共计16票;
  • (+)支持 : (-)反对 =80% : 20%

支持人数不足,支持率低于总有效投票的80%,被提名人未当选。请核实后存档。

IN讨论→按此签名←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1日 (六) 22:11 (UTC)

43票支持票数不够?25票即可。还有关闭RFA是行政员的工作,这题有点不在范围内。Camouflaged Mirage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06:37 (UTC)

以下是KirkLU霜奶仙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根据方针,管理员没有行使审核并授权的权限;但根据以往惯例,管理员可以协助计票。这部分工作,应当根据方针据实完成。
  2. 另外问到行政员的裁定的范畴,就我个人认为,我理解中行政员进行诸如“临界裁定”时,肯定不单单会根据票数,上面的讨论就很重要,仅仅设定一个票数的情境,据此回答肯定是有失偏颇的。虽然是行政员的工作,但是我也就此稍微发表一点理解。希望能回应您的疑问。--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08:20 (UTC)
我虽然不愿猜测霜奶仙的话意,但他所指的可能是支持率不够80%却被取舍成80%时的状况,而不是支持票不够25的状况(因为 ,而四舍五入下来 )。--🏊I'm the winner🥇you're the loser🥛 2020年3月22日 (日) 09:24 (UTC)
  • 是的,这大致应当是属于“临界裁定”的范畴。--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2:53 (UTC)
    • 不知道這個問的跟個人問的有沒有一樣,先跟@IN確定下。--Z7504非常建議必要時多關注評選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13:04 (UTC)
      • 我感觉不太一样,Z7504君问的核心应该是说我自己,霜奶仙君其实是个大致假设的第三视角情景。不知道我的理解有没有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3:36 (UTC)
        嗯是的。--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08:47 (UTC)
臨界這個問題呢,我其實覺得可以在RFA後交給客棧制定一個規則。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5日 (三) 15:42 (UTC)
Techyan的问题编辑
  1. 根据XTools的统计,阁下当前大约14,000次编辑中,有35%是在User名字空间里作出的,而主名字空间只占33%。请阁下阐述自己的编辑倾向,解释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现象。
  2. 接上题,我查阅了阁下在User名字空间的编辑,发现阁下频繁编辑这样几个页面:User:KirkLU/Library_and_Archives/OfficeUser:KirkLU/Library_and_Archives/Policy/PL401User:KirkLU/Library_and_Archives/Policy/PL401.1。请阁下以这几个页面为例,解释自己编辑这些页面的想法和缘由。
  3. 因为阁下没有完全启用XTools(没有创建EditCounterOptIn.js),所以我没法看到阁下自帐号创建以来,每个月具体编辑多少次。但是,当我筛选出阁下最近250笔编辑于主名字空间的编辑时,发现把页面一拉到底居然就到了去年7月。这意味着阁下自去年七月至今都没有编辑主空间250次。另外,阁下还说不会参选界面管理员。在阁下不参选界面管理员的前提下,主空间编辑数不足,这更引发我的疑虑。请打消我这方面的疑虑,并阐述自己上任后的活跃度问题。如果阁下乐意,请启用XTools;如果不能,请简述理由。
  4. 鉴于阁下在主空间不算活跃,请围绕第三题中所指出的情况,详述阁下在上任管理员后想主要处理哪一方面的站务。我不满意于阁下在“三个问题的回答”中,对第一题的回答。阁下在第一题回答会处理的站务几乎包括管理员日常会处理的所有站务,太泛泛。
  5. 可能阁下更关注的是,这个月是自己加入维基百科的第三年整。但我更关注的是,在最近进行的管理员选举中,抛去“Msnhinet8”这个纯捣乱的用户之外,中文维基百科从2019年9月21日至2020年3月21日刚好半年的时间没有活跃的RFA。参考自中文维基百科成立以来的RFA(包括管理员、监督员、行政员选举等所有类别)趋势,试论这半年来中文维基没有RFA提名的原因。也请阁下分析未来中文维基RFA趋势、管理员的人员组成等,并阐述理由。
  6. 一些用户抱怨现在管理员活跃度不足,站务积压,管理员不愿意处理棘手封禁等情况。这些用户为何会如此抱怨?阁下认为这些用户的抱怨属实吗?如果属实,那么阁下当选管理员之后,将如何改善这种情况?
  7. 来说说棘手封禁吧。阁下留意到了哪些棘手封禁/解封?谈谈自己的感受。
  8. 接第五题。阁下这次RFA来得很突然。请谈一谈在这次RFA之前,阁下做了什么准备工作?如果没有,那阁下为什么突然决定参选?

--Techyan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01:32 (UTC)

1、2、8這三個問題我覺得Techyan問得很好,我也很有興趣想看看回答。其他問題正在想。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04:48 (UTC)

以下是KirkLUTechyan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最近已经比较少看数据了,刚加入维基的时候还比较热衷于看数据,因为那个时候就发现我User名字空间比例居高不下,其实我的编辑习惯确实没有太大的变化。当初因为听说User空间编辑多容易被认为是“太水”,我一度也想过降低User空间编辑,后来其实一方面我也不再关心编辑数的多少,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只是个人习惯问题,我其实也并不水嘛,就也没有继续进行降低User空间编辑比例的计划。我这里分点分析一下:
    其一是,好准备。我从第一个DYK开始,但凡条目不仅仅是小修的,或者涉及其他需要提前大篇幅起草的,我都会在沙盒内完成,再一口气放进主空间,这也导致了我User名字空间编辑量偏高。我User名字空间编辑数,第一名(User:KirkLU/沙盒/7,608次)、第二名(User:KirkLU/沙盒/5,522次)、第三名(User:KirkLU/沙盒/8,316次)、第五名(User:KirkLU/沙盒/4,224次)、第九名(User:KirkLU/沙盒/5,128次)、第十名(User:KirkLU/沙盒/5,122次),可以说有关条目的沙盒编辑在User空间编辑中占据最主要的地位。
    其二是,好存档。就是比较好给自己的贡献或者关注做一些记录,比如第七名(User:KirkLU/Contribute,140次)、第十二名(User:KirkLU/改善专页/消歧义,84次)、第十五名(User:KirkLU/Focus,72次);其次最近还不断在给站务案例库增添新内容,第六名(User:KirkLU/Library and Archives/Case/Content,161次)
    其三是,尚美学。最用户主页的修缮可以说贯穿加入维基至今,除了沙盒以外最高的就是第四名(User:KirkLU,269次)、第八名(User:KirkLU/Homepage1,129次)
    其他还有搞搞技术(User:KirkLU/common.js,67次),搞搞纪念(User:KirkLU/RIP,47次)等等。总而言之,User空间页面基本上是我开展比较复杂贡献工作的首选平台,也是我个人存档、纪念、展示的平台,应当来说占比最高并不意外。
  2. 阁下提到的三个页面,我分点回答一下:
    首先,提一个个人印象:在我内心的印象里似乎远不如站务案例库(User:KirkLU/Library and Archives/Case/Content)和新冠肺炎牺牲医护人员纪念(User:KirkLU/RIP)在最近来得频繁。
    其次,User:KirkLU/lib/Office我好像真的没啥特别想法跟大家说明,就是个普通的展示页面。
    最后,方针指引库的两个页面(User:KirkLU/lib/Policy/PL401、User:KirkLU/lib/Policy/PL401.1)倒是可以跟大家说明一下。方针指引库是建立的库,没想到大家有关注。建库本意是因为发现,我们的方针指引常常是新手指导、编辑上的一些建议、举例说明、方针、指引几者混合(比如说我们的内容方针有几条是在格式指引页面下的,甚至遇到有编辑因此误认其为指引),但是我们又不能改方针让几者彻底分离,因为说明举例和建议对新手编辑更加友好,于是我就想到一个办法,自己对方针指引做逻辑上的梳理,用非正式的文本,更清晰地勾勒出我们中维方针指引的脉络;现在充其量是是拿删除方针先做个整理上的尝试,反正路漫漫其修远兮,我这部分打算慢慢做下去;没有像站务案例库一样跟大家相对多地展示过,是因为万一让人误解觉得我是要大修方针,解释起来比较麻烦。
  3. 噢,在主空间活跃度的问题,我的主条目空间编辑印象里最主要的就是写条目和巡查挂模板:
    其一是,条目部分最近除了对条目进行小维护以外,新条目部分都是搁置了,搁置的部分大家如有兴趣可以参观我的User:KirkLU/沙盒/4(写的是上海南北高架、内环高架)。写条目我个人习惯是,先参考类似好的条目搭框架,再集中精力把资料预先准备一大部分。就像写论文一样,思路最好是连续的。去年下半年是我个人升学事宜最繁忙的时候,所以条目方面就暂时搁置了,包括巡查的部分其实也是有这方面;
    其二是,巡查挂模板少是因为,近期在站内把时间分给参与其他活动多一些了,最主要是我每天都会看一下客栈方针、存废讨论及复核,这几块应该最近见到我是比较多一点;再加上还有整理整理案例,然后最近也在自己研究那个方针指引库的部分。不过也就近一两天,挂模板多起来了,因为看到公示栏挂了几次巡查积压,所以集中和大家一起处理了几次。
  4. 第4个问题涉及到我如果当选以后的工作计划方面的思路。回答的开头是阐释一下,为什么RFA三问的第一问,回答范围涵盖了多数管理员站务。我想是这样的,就我个人意愿上面,我一定是是愿意处理所有站务(除了Wikipedia:願意做出棘手封禁的管理員中涉及的情况,我确实觉得我自己会比较疑虑)。尽管由于过去参与站务的经验,部分站务未必非常熟悉。当然从有意愿参与所有到有能力参与所有是一个过程,这里我可以跟分点报告一下:
    其一是上任初期,怎么让我尽快发挥作用。作为巡查工作参与非常多、站务案例库的上一阶段的研究又以存废为主的我来说,正如我在RFA三问的第一问所答的那样“更多专注于围绕巡查所开展的工作”,我会觉得说我初期做得数量最多的工作一定会围绕存废讨论、存废复核、快速删除。这些工作我方针最熟悉,而且每天量比较大(诚如回答Eric君的问题时分析的那样),确实需要及时处理。
    其二是上任初期,我最想学习什么、研究什么。毫无疑问是反破坏封禁。这不单单是我自己的观察,我做案例库的时候,很多编辑也来问——“你的库里有没有整理封禁的案例”。说明封禁的这部分,大家都觉得棘手,且需要关注。因此这部分,我一定多读读并尝试处理VIP、3RR通告板等,我具体的一些筹划是:
    1. 积极参与简单的封禁处理,减轻积压压力;
    2. 尝试处理一部分较有难度的个案,尝试自己沟通上积累的一部分经验与缓和这些站务页面讨论的气氛相结合,倡导站务处理的原因向大家阐释、使大家明白、便于以后参考的习惯;
    3. 依托站务案例库,对自己看到的和处理的个案进行归结,为大家提供服务。
    其三是一个不专属于管理员的站务——方针指引的改善。我建的User:KirkLU/Homepage3/Policy上面有一句话:“致力于以理性务实的态度,改善中文维基百科的公共政策”。这部分工作主要有三方面:
    1. 零零碎碎的修改,比如我上段时间做的关于存废复核方针修改的提案,就是属于这一类。其实只加了一句话“重新提交讨论时应于新讨论处附上存废复核存档和原讨论存档的内链”。但我觉得,我是倡导在处理站务的过程中,主动发现小问题,甚至哪怕是“小的不方便”,逐渐去完善。某种意义上,小问题全部解决,大问题就少多了;
    2. 格式手册(指引)的可读性提升,这个计划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客栈方针区的编辑可能有看到我慢慢在推。第一阶段版面布局的修正其实已经通过,后续会慢慢推进;
    3. 改善WP:优良条目对于GA的分类和展示方式。这是我自己在写宁波图书馆条目时的一个感悟。GA分类更明晰能帮助编辑们在撰写条目时更方便地找到可以用于参考的条目。FA条目不多,情况好很多,但是总之这也是一个会持续慢慢推进的工作,我个人觉得很有意义。
  5. 因为这个第五问卡住比较久。说实话,我还反复翻了蛮久过去的RFA,说真的一下还没法归结出RFA的数量规律出来。只是发现相对来说,18/19少一点,16/17多一点,14/15又多一点,12/13又少一点。草草推测的话,是不是有“双年大小年”。尽管讲不出的什么趋势,但我还是可以稍微谈谈RFA的阻却事由:自己有比较高的期待,怕社群其实没那么信任而被打击自信是一个;比较担心过往的不当站务操作被拿出来讨论是一个;过往有一些争议,怕在RFA又不断升级是一个;觉得由他人推荐更合适,在等别的编辑推荐是一个;觉得Admin站务可能过于繁琐,还是更愿意简单写条目是一个。这方面我感觉是大家各有考量就是了。只是有一点,总体来看现在的RFA是蛮合理的,而且形成了一定惯例。大家会就一些或者与申请人的操作直接相关的、或者与自己关注的站务相关的问题来询问申请人,尽可能全面地从各角度构建出申请人在站务上的理念。这样的制度有助于持续选出合适的管理员的,大概是这样。
  6. 首先正如我回答Eric君的问题一样,积压其实多少源于高频、繁杂、有争议(或者称为棘手)这三个特点,而上面的分析中,六种类别有五种提到了争议的问题,可以看出如果处理存在争议或很有争议可能的站务的问题可以说是,解决积压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正如上述分析,我认为“活跃度不足”本身不是最核心的问题,或者说其实挺多管理员还是挺活跃的,但一位管理员活跃了、也看到站务问题了、也许也时间并不能代表一定就会去处理,原因即是因为这个站务问题可能很难处理。关于有争议的问题或者说棘手的问题,我个人想到的整体思路是,一方面有争执还是要考虑想办法缓和争执,如果能多缓和一点,绝对是对问题的最终解决有益的;另一方面还是要倡导,站务操作(比如说判定存废应删除或保留)应该尽量跟大家稍详细阐明理据,这可以帮助处理站务的管理员理顺思路、提升对自己处理的信心,也让大家更了解处理结果背后的缘由,更多的说明应该还是能带来多一分理解,另外也能有利于以后的类似个案参考。毕竟(比如存废)我们参考以前的个案时不时盲目参考,最好是有条件考量一下当时裁定的缘由。
  7. 这道题稍微歪一下题目吧,棘手封禁真的一时想不到哪个可以谈的个案。但我关于封禁印象里有一个立马能够想到的一件事情是,关于进一步讨论改善申诉机制的问题。因为还是有一部分编辑被封禁以后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但有的可能忘记申诉了,有的可能没有用申诉模板,有的可能把申诉理解成纯粹的针对错误封禁的沟通渠道。想到的一个办法是,除了多多提醒以外,还可以在申诉指导中向被封禁用户明确,主动说明自己对错误的理解并且做出一定的承诺,是有利于缩短封禁的,毕竟封禁不是最终目的。这是我谈及封禁问题想到的。
  8. 先谈时机部分,对我自己而言算是突然,我也没有特别关注时间,因为我自己用户页离挂着参与维基和巡退的上任时长(巡退上任也是两年多了),想到那么个机会,说来就来了;也不算是不突然,我本身参与维基的定位就不是纯粹写条目,过往的时间里也是一直在参与站务,申请各种权限来处理各种类型的站务就是参与站务不意外的一部分吧大概。提前准备倒是没有准备太多,最大的准备就是准备好被大家提问吧,回答倒是也都是对平常一贯的想法的一种总结。部分内容甚至是借很多机会倡导的处理站务的理念,这次也是个很好的机会,一方面算是推广,另一方面也是听取大家意见这样子。
以上大致是对User:Techyan君提问的一些粗略回答,亦供诸位参考指正。--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6:53 (UTC)
ꓢꓯꓠꓟꓳꓢꓮ有問编辑
先寫3個問題,之後會追加。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05:03 (UTC)
又寫了3個問題,之後還會追加。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05:13 (UTC)
暫時就問這麼多吧(我實在太貪心了),但我仍然有機會繼續新增問題,以及就你的回答進行追問。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05:33 (UTC)
暫時以上。抱歉,我實在有太多東西想問了。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05:39 (UTC)
您在讨论页的通知收悉(有心了),您和各位编辑的关切就是我的义务,毕竟我们是信任投票嘛。您不仅不用抱歉,我还要请大家包容我慢慢答。--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06:54 (UTC)
我先對已經回答的部分追問吧。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14:05 (UTC)
我已經對你的回答完成回應及追問。我還有一個問題,不過不在這裏問了。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14:20 (UTC)
我決定多做一個回應。我的提問暫時結束。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23:39 (UTC)
客棧相關
  1. 最近互助客棧其他版開展了有關公共汽車/巴士專用的關注度指引的討論,你有甚麼看法?(現時社羣各有各的意見,完全分歧;如果你認為你並不適宜就此作出評論的話,可以不回答)
  2. 最近互助客棧技術版開展了有關禁止非自動確認用戶使用「內容翻譯」工具的討論,你有甚麼看法?(如果你認為你並不適宜就此作出評論的話,可以不回答)
  3. 我最近在互助客棧方針版開展了研究是否容許在不牽涉臺灣的情況下仍以「中國大陸」和「香港」對稱(不禁止「中國內地」和「香港」對稱),你有甚麼看法?(如果你認為你並不適宜就此作出評論的話,可以不回答)
  4. 「新手」一詞如何界定?
  5. 承上,最近多了一批用戶(我看用戶名,估計是香港的)在客棧(和條目空間)活動。你認為以怎樣的做法對待他們會是最好的做法?

以下是KirkLUSanmosa君所提客栈有关问题的回答

  1. 公交汽车/巴士线路关注度的问题,曾经是作为我整理站务案例库时着手的一个备选topic。当时考虑这个主题的原因,是因为AFD时不时就会有相关的案例跑出来,而且这一类案例印象中各种结论都有。但是后来我在AFD前前后后检索许久,觉得整理难度比较高,最后是整理了“X国人列表”的系列案例。这个topic我也是经您提醒后才看了一下。由于我对公交巴士上次没有深入研究,平常没有写过该列表的条目,对于Sanmosa君提及的这个讨论,我觉得我可以发表一个大概的倾向。感觉这一类讨论的关键点在于有编辑提供一个可供讨论的基础文本,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完善,以形成共识。我感到Itcfangye君在3月17日题提的一个包含五条标准的提案确实不错,为考虑这个问题提供了角度。按我自己的思路的话,这个讨论要继续发展可能要把大家认为可以作为候选的标准罗列一下一一讨论。比如先讨论一般情况下,客流量、线路长度等要不要纳入考量,一般情况下需要怎么样的条目来证明关注度;然后再根据一般性案例制定一些特殊的规则,使得一些不符合一般标准但特别知名的条目也能符合标准。具体如果要我提出一个方案,我一时恐怕还是想不出,我的大致思路如上。不知道这样的思路合不合适,供大家参考。
  2. 对于“内容翻译”进行使用者限制的问题,虽然已经开了一个月,我也是大概最近才有关注到。因为我本身是完全没有使用过这款工具的,而提出限制的理由又和这个工具在使用过程中的特点密切相关,所以我也没有直接参与讨论。但是,我可以就我对讨论串的阅读,谈一下自己的倾向。我个人看下来是认为是可以考虑采取SCP-2000君所提议的限制的。很多编辑提出了比较切实的一些问题,包括机翻对信息框代码的影响、包括主动提供机翻的倾向、包括有多位编辑持续在提出技术上的问题,特别是我个人觉得讨论的一个核心在于让编辑更熟悉维基的方针和大致的贡献上的技术环境以后再允许使用该工具发布条目,而我觉得这样的处理是大致适当的。
  3. 用语的问题,我有时候觉得有时候不是用语本身的问题,而是怎么样开展社群讨论的问题。关于增加“中国大陆”这个草案本身,我看了诸多媒体,比如4月份雅思中国大陆的考试取消等等,应当是合理的。但是我有时候还在考虑,涉及政治的话题,包括怎么样能让客栈的讨论不容易演变成人与人的针锋相对,包括怎么样尽量减少部分编辑专注于大陆还是内地并且不断修改的情况啊,说实话这部分我还没有非常成熟的方案。
  4. 我自己回忆了一下,我是比较少用“新手”这个词,因为:
    • 从针对个体使用来看:就我在观察编辑沟通的经验,对个体使用“新手”这个词,有可能会引起不适,可能会被理解成“你说我菜”、“你说我不行”等等。在这样的语境下,对于新手定义的讨论,本身就是争执的副产物,有时候甚至会演变成话题偏离到“我就是要证明你是个新手”和“我就是要证明自己不是个新手”;
    • 从指代一个群体来看:这种使用语境常常可能是一个讨论方针时的语境,这种语境下讨论定义也没有什么必要,因为往往这里的新手就是大家在讨论中默认指称的“非自动确认用户”或者他们有着确定界限的一个群体。因为方针的规制往往大家提出的都是精确的措施,比如方针规范的是“非自动确认用户”的行为,就很少有人会提出“编辑数51次我认为还是个新手”。
    • 最后提出一个我感性而模糊的定义,“新手”就是对方针、技术环境还比较不了解的人,比如刚刚上任巡查员又刚刚学会用巡查工具且还不太有经验的编辑,感性上的理解就是一个“新手巡查员”。但其实如上所述,这个定义没什么适用空间。我自己觉得倒是也不必太够纠结了。
  5. 讲实话,这个问题我真的没注意。刚刚看问题3所涉的讨论的时候,看到一个签名“香港独立”,我也不太确定您描述的对象。我刚刚有前前后后翻了一下,感觉客栈里还行吧。不过您的这个问题我还是从大致思路上答一下,根据您的描述猜测,肯定是由于涉及到一系列政治有关的话题,因而比较繁琐。我的理解是这样,如果光光是为了一时兴起宣扬政治目的来参与维基的,也要理解有些人确实有比较强烈的政治观点,我总的思路,其一是在方针指引的框架下处理,其二就是既然有些东西不可调和,在按方针处理的基础上也不要硬来,只是想来宣传一波的人慢慢也会退却的,毕竟有些人可能就是图个针锋相对的刺激;如果是真正有意愿来贡献维基的编辑,我觉得来自何地、政治观点如何倒不是问题,关键是愿不愿意沟通,能不能理解维基其实是在包容尊重下运行的一个百科全书,我个人想法还是说尽量要耐心做调和及沟通的工作,当然我也承认确实有时候会出现特别难以沟通的情况。怎么说呢,“心存善念,尽力而为”。--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0:48 (UTC)

以下是針對以上回答的回應及追問:

  • 針對問題3,可幸的是竟然不是所有中國大陸用戶也沒給合理理由就反對修改(而一個贊同的原因竟然是百度也用“中國大陸”),當然他們也有對提案提出了合理的憂慮,所以討論的走向我大致上還是比較樂觀的。(這條不用再答了,感言而已)
  • 針對問題4,「新手」這個字我通常都是在和非「新手」溝通的情況下才會用,我很少直接對著「新手」說「新手」這個字。我也認同自動確認用戶不一定代表不是「新手」的見解。(這條不用再答了,感言而已)
  • 針對問題5,其實對象多於一個(例如香港獨立萬歲、Hkerrevolution之類的都是,你提及的那個應該是前者)。或許我以UT:香港獨立萬歲為例子:我這樣的個人化歡迎詞合適嗎?還有一個例子:Wikipedia:互助客栈/条目探讨#對下面有關香港黑警討論突然被關掉的回應大概要怎麽處理?
    • 这个定制的欢迎辞我觉得挺好啊,模式化的欢迎辞其一是因为省力、其二是因为能适应一般需求,如果针对一些需要特别提醒的编辑有定制的内容,我觉得您是很费心了。确实我在想,这也不失为一种方式,也许能预先化解之后的不少争议。关于后一个客栈讨论,我觉得如果现在各方正在热火朝天的话,我的调停思路是很难奏效的。Telegram讨论群里我也调停过一些争论,我发现热火朝天的时候强要各方冷静效果不彰,要等大家稍微平复一下才行。--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5:20 (UTC)
      • 我大概要開始抄送了……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23:39 (UTC)
實務相關
  1. 存廢覆核方針有說明管理員可以在有需要時就存廢覆核案要求社羣介入(並在Bulletin公告)。我記得最近一次出現這樣的情況已經是幾年前,而我就是那一次才開始接觸存廢覆核。你認為有甚麼類型的存廢覆核案適宜要求社羣介入?(可以舉出現在進行中的存廢覆核案,也可以舉出已經結束的存廢覆核案)
  2. 編輯爭議發生時,頁面通常維持於最近版本,或最後的無爭議版本。你認為「最後的無爭議版本」應如何評定?或許這樣說,如A作出了某編輯,而B有異議並取消了A的編輯,那樣在甚麼時候A作出編輯的版本為「最後的無爭議版本」,而在甚麼時候A作出編輯之前的版本為「最後的無爭議版本」?(這樣的描述比較複雜,可以請求澄清用字)
  3. WP:YESPOVWP:NPOV的一部分)有云:「中立方針要求,當同一主題存在多個或相互牴觸的觀點時,它們中的每一個都應被平等表達。不應讓某一個觀點具有不合理的比重,或聲稱它被判定為「真理」。這樣的目的,是讓讀者可以接觸到各種重要且已發表的觀點,而不僅僅是最流行的那一個。同樣,也不應斷言最流行的觀點或各種不同觀點裏的某種中間觀點是正確的,因此其他觀點只為貶損而提及。我們應該讓讀者形成他們自己的意見。中立的觀點既不同情也不反對其主題:它既不贊同也不反對觀點。顧名思義,中立的觀點是一種觀點,而不是缺乏觀點或消除觀點。在此方針下,消除條目內容是沒有道理的,因為它『POV』不中立了。」你認為社羣落實此條的情況如何?
  4. 設有用戶A、B。A發表了一條言論使B誤解並對A進行假定惡意/誣告,被A發現,於是A就此對其發表的言論進行澄清,然而B拒絕接受A的澄清,並持續對A進行假定惡意/誣告。B的行為是否、有何不當?如有不當,假設你現在已是管理員,你會如何處理?

以下是KirkLUSanmosa君所提实务有关问题的回答

  1. 我一下举不出什么具体例子,我讲出一个我认为可以参考的条件以供参考。我对“5 要求介入”这一条款的设置理解为,召集一个小客栈,是对社群资源的一种额外动用。众所周知,客栈的一个目的就是形成共识作为可供遵守、参考和衡量的一般规范(这个功能在方针区尤为典型)。因此动用“5 要求介入”这一条款召集社群应当有额外价值——更明确地说,是考虑到这个存废个案是否能够具有普遍的参考性,能让一次讨论能为多次所用,能比较长久地解决一系列问题。那么从这个角度理解,召集社群的存废复核,我个人认为不妨可以同时考虑以下条件:
    1. 所讨论的核心问题,不能依据现有的方针指引作出一个比较合规合理的裁定的;且
    2. 所讨论的核心问题,不能依据过往存废讨论和复核的共识作出一个比较合规合理的裁定的;且
    3. 所讨论的存废个案,不是一个孤例,可以是近期社群中已经出现了比较类似的个案,也可以是预期以后还会有类似条目建立,具有一定的可供借鉴性价值,甚至能促使方针指引完善的;
    4. 如果符合上述条件的同时,社群近期已经明显形成了一系列相似性非常高的个案,甚至于这些个案许多都在存废讨论、复核页面开展讨论,那么尤其推荐可以考虑使用“5 要求介入”条款所规定的措施。
  2. 不用澄清用字,您的表意很清晰了。我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有关3RR通告板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是没有唯一答案的。我可以给您举一组例子:
    • 例1:比如说一个不冷门的条目(比如一个大城市的条目)是一位编辑最近一直在修缮维护的(他就是您说的编辑A),那天编辑A又做了一次编辑,有一位之前并没有在维护此条目的编辑B撤销了A的编辑,这是一个例子;
    • 例2:比如还是那个不冷门的条目(比如一个大城市的条目)是一位编辑最近一直在修缮维护的(他就是您说的编辑A),条目最近都没什么变化,有一位之前并没有在维护此条目的编辑B作出了一个修改,A不能同意并把他回退了。
    • 在上述两种情况下,我们可能都会更倾向于将长期参与者的版本认为是无争议(在例1中就是先编辑者A,而在例2中是后编辑者A)。但这肯定这也不是唯一的、普适的标准。只能说在这种情况下,由于A在长期编辑中其编辑的方式和总体思路可以视同得到关注此条目的编辑的认可,我们从视同默认共识的角度来讲,倾向认同他的版本无论他是先手还是后手。当然实际情况中我觉得确实非常非常多情况,确实我觉得需要逐案考量。
  3. 我总结一下我对这条的概括性理解,即中立的观点不是没有观点,对各方面事实和各种评价的充分公允地呈现,本身就体现了一种观点和价值。不过要承认这种准则的落实的确有难度,有时候甚至是技术上的难度。其实我本人最近也在做新闻学研究(如果有人想知道是什么——是新闻的框架类型研究),有做新闻编码,其中也涉及到一点中立的问题,我觉得中立的内容非常细腻。比如我在编码指南中写到语序对情感取向的影响时写道:请仔细体会“他虽然很丑,但在清华大学读书”和“他虽然在清华大学读书,但长得很丑”这两种语序的心理学效应。新闻有时候不仅仅是篇幅的问题,有一些不中立,也许你说不出具体的原因,但是他会明显让你感受到。因此社群在中立问题上难以把握的时候,但是有感受到有不中立的时候,有时候会往消除观点方向偏。所以WP:YESPOV的执行,大致是不能算理想状态。当然,上面的成因分析也只是我个人的分析,甚至,你看我还提到了我的研究,WP:OR,哈哈哈。
  4. 就本题的描述来看,我会认为B存在行为不当。您提到的这个案例我们不妨分两步理解:
    • 首先,“A发表了一条言论使B误解并对A进行假定恶意/诬告,被A发现”
      1. B产生误解有两种可能,其一是B认识到有几种歧义理解并选择了恶意的一种,其二是B确实把A的意思给误解了而不是主动选择恶意。如果我们按前者理解,那是不是我们也是有点缺乏假定善意呢,Sanmosa君对案例背景描述是否本身就带了一种观点呢。我是倾向于,按后者理解,对B的这种误解采一定的谅解;
      2. 在这种状态下,A发现以后应当作出澄清。如果严苛点来说就是“大家要对自己表述中容易引起歧义的内容承担责任”,当然这个过于严格。但至少出于改善气氛、消除矛盾的目的,出于解决问题为核心的出发点,A应当澄清一下;
      3. 同样,被澄清以后B也应当道歉。如果严苛点来说就是“除非确有广泛认定的歧义,否则误解应当视为一种自己理解上的疏失,且这种疏失造成了后果,这里的后果是使另一人受到非他本意的指责”。至少出于改善气氛、消除矛盾的目的,出于解决问题为核心的出发点,B应当道歉一下。
    • 继而,“A就此对其发表的言论进行澄清,然而B拒绝接受A的澄清,并持续对A进行假定恶意/诬告”
      1. 就阐述上说,我认为A应尽的责任已经尽到了(当然,我们假定A比较善意地,不是夹枪带棒地作出了充分清晰的说明);
      2. 此时B拒绝A的澄清(现实情况有时候不见得明确道歉,大家哈哈一下过去了,倒是也是可以),出于面子或者固执等原因,还要持续,那就是真的假定恶意/诬告。此时管理员当然要跟他沟通,很多时候就是居中调停的工作,慢慢听解答B的疑问(这里可以交替使用“不知道你是怎么样理解的”“噢,你的意思我理解,但A的意思其实是……”)。当然,如果怎么样都沟通无效,还是要采取措施,保护A不受到持续的骚扰。--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3:31 (UTC)

以下是針對以上回答的回應及追問:

  • 針對問題3,你舉的例子我看過不同的變體,所以我清楚是怎麽一回事。其實我比較關注的是社群因為一個聲稱(statement)“POV”可能“不中立”而消除條目內容的傾向。你認為有甚麽解決或舒緩的辦法嗎?
  • 針對問題4,我承認「A發表了一條言論使B誤解並對A進行假定惡意/誣告,被A發現」這個聲稱(statement)有點缺乏假定善意,但是配合後半部分來看的話,A其實是在嘗試保障自己。我說的情況其實就是我在WP:ANM的情況(剛才有人問我我要不要RFA,我就用這件事暫時拒絕了)。那樣你怎麽看我的情況?
    • 我仔细看了一下,两个问题其实是有同一事情引发的。系列讨论我粗粗翻完了。放开个案,其实我觉得明着在讨论中不断违反方针的编辑有时候还比较好处理,至少他违反方针还是应当有对应措施的。其实难就难在,一个问题里也没啥恶意推定或者别的,只是双方不断僵持,谁也说服不了谁;难就难在,如果这个问题恰好隐含了政治背景,可能很难调和。坦白地说,我参与调和的,往往是那种方针理解和适用、方针制定、条目的排版等方面,虽然也有针锋相对、也有固执己见,但是说实话这些东西都是比较好调和。叹了好几口气,但是这个我脑子里没有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这一类的争执真的是被普遍认为是相当棘手的问题。以上应该回答完了所有追问问题,比较有思路的我都详细阐述了,这样子。欢迎您继续追问,欢迎各位编辑指教。Sanmosa--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5:55 (UTC)
個人相關
  1. 承Techyan的問題1,你當前大約14000次編輯中,有35%是在User命名空間里作出的,而主命名空間只佔33%。我的情況其實也比較類似,不過並不是User命名空間多於主命名空間,而是這樣:我當前67745個live edits中,有42%是在Wikipedia命名空間里作出的,而主命名空間只佔33%(以前的佔比更少,只有2x%)。不知道你能不能估計我的編輯傾向,並解釋為何我會出現這樣的現象?
  2. 承上,你認為如果一個用戶在Wikipedia命名空間裏作出的編輯比他在主命名空間裏作出的編輯多,又或是像你一樣,在User命名空間裏作出的編輯比他在主命名空間裏作出的編輯多,這對那個用戶參選管理員有何影響?
  3. 我剛才看過User:KirkLU/Homepage,你應當是有心寫條目的人。所以以下有幾條分問題:
    • a. 你如果當選管理員,你認為你會分配多少比例的時間寫條目?(說實話,霧島持續寫條目的做法,我個人是頗欣賞的,當然這樣做的人不止霧島)
    • b. 你考慮衝擊FA嗎?(這恐怕要下很大的決心,我最近也是這樣才成功得到兩個FA)
    • c. 你考慮衝擊FL嗎?(我認為FL可以分成簡單的和複雜的兩類,如果是簡單的那類其實很容易寫,複雜的就自然和FA的複雜程度一樣)

以下是KirkLUSanmosa君所提个人相关问题的回答

  1. 噢,我就直接猜了哈,我是“以己度人”哈哈哈哈哈。当然,这一切的基础是在于,我还比较常在客栈、AFD能见到您。我的Wikipedia名字空间下的编辑也是不少,我最主要的感觉同样花四个小时写条目和花三十分钟参与讨论的编辑数可能会一样多。因为就我个人的编辑习惯而言(当然我的新条目编辑在沙盒里非常集中),我会开一个页面很久,不断地写、不断搜索、不断用ref工具,隔一段时间存一下;但如果是参加站务讨论,且不说编辑工具提报形成的编辑(提删嘛),那肯定是发一句段就提交一次,有时候短时间内会发很多次言,有时候一激动发上去了才发现有一个错别字,就又要改一次。对,以上是我的揣测(与其说是揣测您,不如说是讲我自己的故事hhhh)。
  2. 我认为有影响也没影响。有影响是因为出现这种情况,总归大家要关切一下——“诶,老哥,你咋回事儿,来参加维基百科,结果主条目页面编辑一点点”。没影响——也是我当年不再关心主空间编辑数占比的理由——是因为,说真的,就是个人编辑习惯的问题,就像我前面答Techyan君的那样,像我这样喜欢在沙盒里编辑、喜欢装点装点门面(有时候一个编辑就只是调了个色号hhhh)、喜欢归集整理存档、或者偶尔不偶尔的在参加站务讨论时打个错别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色,光占比也许说明不了什么。就像编辑数比较多的编辑,有些也不太在乎这个数了,想办法刷编辑还不简单。就反正,应该是没啥的。如果有新手看这条的话,也借此发表一下我的观点,这比例啊、数量啊都没啥,好好写点条目是最大的价值,百科嘛。
  3. 此题有三款
    a. 其实在我的Calender上,写条目的时间和巡查、维护条目这种是两种时间,写条目的时间倒是像我现在写回答的时间,就像我回答Techyan君的那样,我写条目很喜欢整块时间,让自己静下来慢慢思考、慢慢撰写。去年下半年真的,被升学忙到爆炸,条目后面当然会继续写,这一点是不受管理员当选的影响的。(别看最近处理站务比较多,还是抽出空给改名了的宁波轨道交通鄞奉线做了线路名标志,条目的事情我总是在关心的,总而言之)(噢,看我英文沙盒的话,我最近还翻译了一点点宁波图书馆,对把我的GA翻译成英文);
    b. 跟大家报告一下,我一直在想宁波图书馆怎么冲FA(GA成功后还上过一次同行评审),这个条目是我从无到有写起来的,而且比较熟悉。另外冲GA候选有宁波轨道交通鄞奉线、4号线以及上海南北高架路、内环高架路,而且这些条目我的沙盒里已经有了;
    c. 嗯……其实我想实现FL零的突破,但是没想到特别好的选题?宁波轨道交通车站列表?算了,别再交通了。总之这个还比较远期,之后考虑吧。我肯定是从简单的尝试起。--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3:31 (UTC)

以下是針對以上回答的回應及追問:

  • 針對問題1,你確實猜得不錯。另一個原因是我在草稿寫好條目以後不是直接移動草稿,而是清空草稿、直接在主命名空間發佈。(這條不用再答了,感言而已)
  • 針對問題2,我看我的大量編輯應該能抵消主命名空間編輯比例低的影響了。(這條不用再答了,感言而已)
  • 針對問題3,我問來其實就是想看看本心還在不在,幸好是還在的。純站務的管理員不是不好,但恐怕有些失了本心。有心寫FA是好事,加油。FL方面,這是我寫過最短的FL(恐怕也是全中文維基百科最短的,當然這恐怕不可再了,但是項目數量少的可能是個好開始)。(這條不用再答了,感言而已)
其他相關
  1. (忽然想到一條很緊急的問題)你認為這次管理員選舉受到站外影響的可能性有多大?

以下是KirkLUSanmosa君所提其他相关问题的回答

  1. 不会。我感觉我也没跟哪位结仇,犯不着来集中反对;同样我也没有意愿和能力动员一群人来支持我。我以前看RFA记录的时候,记得有次RFA甚至得到了媒体的报道或者怎么样,我感觉也不会,我真没那么大影响力,而且这次RFA应该不会说有超乎站务的争议。我的性格大家如果熟悉我的话还是知道的,比较随和,说一句恬不知耻的话,我是向周恩来总理看齐,我觉得一个组织有人来调和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恩仇、争议、拉票,总的来说,我觉得不会有什么站外影响。以上,答完了User:Sanmosa君所有的问题,请Sanmosa君和诸位编辑指教。--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3:31 (UTC)

以下是針對以上回答的回應及追問:我其實是覺得會的,畢竟你是中國大陸用戶,我還是擔憂(某人)的前車。單純的出身問題已經可以引起站外影響,而且這次未必需要報館,LIHKG就可以了,最近客棧也有真人傀儡的情況。我這裏建議你能的話就留意一下(雖然説我自己的政治立場和他們相近,但我畢竟是老用戶,我認為自己有符合方針的做法去表達我的意見和做我認為應當做的事)。你認為人家與你無仇,人家可認為你和他們有深仇大恨(或“國仇家恨”)呢。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14:19 (UTC)

  • @Sanmosa:非常感谢您的提醒,看来我要认真严肃重新考量一下。这里也跟大家报告一下,如果有比较大比较不好的站外影响,我可能确实会考虑算了,甚至于如果有方针里偶有提到的人身、法律威胁,我觉得还是算了,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卸职引退也不为过。谈谈理想吧,我还想争取去大学教教书,还有喜欢的人(嗯,这不是什么玩笑,爱情嘛),希望我在这里的贡献是对构建自由获取的知识平台的有益贡献,是我实现人生价值和理想的一部分,而不是反过来构成阻碍。总之,希望一切不好的事情不要发生。对。借此也祝大家都好好的、快乐的。--Kirk★ 0讨论│图书馆 2020年3月22日 (日) 14:52 (UTC)
因應情勢,我決定追加一條問題:諸如Streetdeck第11條問題和Rowingbohe第一條問題之類的問題,你認為應該禁止在RFA出現嗎?(於我而言,這兩條問題的性質都是一樣的。)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3日 (一) 07:29 (UTC)
  • 感谢您的追问,首答问题结束才来让您久等。您提到的这两个问题,提问者皆已撤回,亦有一位编辑在客栈讨论时大方地提出自己的提问确有值得商榷之处。关于问题的部分,确实认为RfA之提问应围绕考察申请人的管理思维方式、工作筹划等方面集中考量,个人考量认为从理论上讲确可要求投票评审人不要提出对于其他问题带有评论性质的问题,相较此类型问题,投票评审人可提出更好的问题来了解申请人。但由于对一种类型问题禁止的允许,亦可能促使更多对其他类型禁止的要求,在有适当的外部问题判别机制前,虽我亦认为该类性问题确有不妥,但实施禁止措施可能会给RfA带来更多复杂的事务,故考虑无需实施强制严厉措施来限制。--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12:04 (UTC)
蟲蟲飛提問编辑
  1. 您怎樣理解維基的共識?
  2. 用戶是怎樣通過討論形成共識?
  3. 如果有一個條目被提刪到afd,有十位巡查員刪除票,但理據不符合方針及指引;有一個只註冊了一個月的新用戶保留票,但理據完全符合方針指引。你會刪去條目,還是保留條目?
  4. 如果有一個條目被提刪到afd,那條目完全沒有來源證明關注度,但卻符合《人物收錄標準》的收錄條件,你會刪去條目,還是保留?
  5. 如果您上任了管理員,對其他管理員的操作不服,您想回退,您會怎樣做?
  6. 如果其他管理員不滿您的操作,直接回退了您的操作,您會怎樣處理?
  7. afd和drv有甚麼區別?
以下是KirkLU虫虫飞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对共识的理解主要还是来自于关于共识的方针,从理论层面上讲,大致不需要额外的定义。虽然方针有着理论定义,但是实际操作层面实质上存在着一系列判断,并没有一个绝对普适的标准,但如果要稍微概括阐述一下,我自己对共识的大致重新概括一下,共识大体上应具备下列特点:
    • 关于一种问题和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案及提出这种方案的原因得到了大致明确的阐述,其清晰程度达到了,假设此刻该方案被一致同意并要立即付诸操作,实操过程中已经不会出现令执行者出现大的疑惑或需要比较多澄清的情况;
    • 采取了适当措施,使得关切或可能关切该问题的各方了解到有这样一个讨论正在进行,并提供充分的时间,使得愿意表达观点的各方能够表达自己的观点;
    • 要被认定为共识的观点,应当获得多数人支持,重大修改更应获得绝大多数同意;
    • 反对方已经不再有新的实质性意见以供回应或提出疑问;
    • 讨论时提出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清晰的回应,即使有些问题或弊端不会得到解决,也有回应指出了为什么在权衡利弊之下,这些问题或弊端的继续存在是合理的(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弊端的);
    • 在上述的基础上,仍需回顾一下,有没有做到对少数意见中的一些比较重要关键的内容作出充分考量,必要时作出妥协。
  2. 用户通过讨论形成共识的方式,大致可以参考上述的共识特点的论述,采取各种措施满足上述要求,比如:
    • 提案者本身要提出一个清晰明确的方案,或者方案未决时至少也要以供一些比较明确的选项,并且以比较清晰的逻辑阐明理由(有几个方面的话,可以分点),以供后续更有序的讨论;
    • 采取各种方式通知关切或可能关切该问题的各方。比较典型的是存废讨论会通知页面创建者,还会在相关页面上挂出模板,其他的讨论其实也是应该尽可能邀请到各个相关方来阅读和参与;
    • 给予充分的时间。这个其实也在很多讨论中常见,比如类似于“最后回应XX天后”的规制;
    • 参与讨论者应尽量针对问题作回应,比较理想的情况是能问答高度契合;
    • 参与讨论者应适时回顾自己观点和意见,进行归纳并排除其中的重复性,努力使新提出的疑问有新的实质性意见作为支撑;
    • 比较大规模的问题,尝试一部分一部分解决,把比较好解决的问题先解决;与原设想相矛盾但确实有道理的、需要考量的部分,可以想办法妥协性地吸纳进来。
  3. 保留,原因是删除理据已经明确不符合方针,保留理据完全符合。忽然想到,这里甚至是不是可以考虑符合共识方针所说的情况,一个存废讨论的共识是小范围共识,方针指引是大范围共识,所以应从大范围共识。(玩笑部分:集齐10位不了解方针的巡查员也是运气不错,就算集齐1000位也要裁定保留,不过集齐1000位都可以改方针了,改完以后就可以按方针删除了);
  4. 保留,因为依方针,我感觉这个问题甚至很实际,我个人怀疑执教大国家队最少10场比赛其中最少5场必须为非友谊赛的主教练(这是足球员关注度标准),真有可能有没什么来源的条目,稍微年代远一点的就可能出现了,如若遇到可依方针处理。
  5. 这个问题按我个人的理解,“想回退”是个错误的倾向吧。我认为还是沟通优先,而且即使沟通完双方真的争执不下,我也还是完全不赞成就那么回退了。我个人理解,管理操作应采0RR是因为,要尊重当事管理员自由裁量的权力。其背后的价值,我个人思考在于:
    • 一般意义上说,当事管理员是参与最深入、对情况最了解的,制度上应当认可这种通常意义上存在的优势、保障当事管理员的在先权利、尊重当事管理员的判断;
    • 管理员相互回退,容易给涉事的其他编辑造成疑惑,也可能使管理员丧失社群信任;
    • 管理员一方回退后,另一方也可以继续操作,没有从实质上解决问题;
  6. 该题其实与上一题一样,解决方法就是沟通而不要先急着操作。进行了一系列分析,其实核心是要表明,无论处在怎样的状态下,单单的回退操作无法彻底解决问题,而可能引来更多的回退。对于编辑操作管理操作,我想都是这样。(这样一说,如果大家都能想通,就不会有3RR了)
  7. AFD和DRV的区别,我暂时想到的,我认为比较主要有这些:
    • DRV提交的理据要求更严,必须是以AFD中应被注意到但尚未被充分考量到的事实作为基础;
    • AFD可以有无共识裁定,相当于搁置;DRV除了申请者无回应逾时和社群介入以外,最终必须作出一个比较明确的裁定;
    • AFD讨论逾五周无结果应以无共识结案;方针给予DRV过程的时限自由度更高,除了社群介入部分另有规定以外,连续的讨论理论上可以在较长时间尺度上进行;
    • 最后,DRV社群介入,我在给Sanmosa君的回答中已经有详述,我把它定义为一个“召集小客栈”的过程,也提出召集社群应有额外价值,应“能让一次讨论能为多次所用,能比较长久地解决一系列问题”,从共识的广泛性上来说也是AFD所没有的。
以上粗略地回答了User:蟲蟲飛君的问题,也供大家参考指正。--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8:20 (UTC)
答案3的刪除是不是打錯了?--Googol19980904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20:06 (UTC)
没错,一写二写把自己绕晕了,谢谢提醒。--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3日 (一) 00:50 (UTC)

──────────────────────────────────────────────────────────────────────────────────────────────────── (!)意見

  1. 「共識」不是單純的點算票數,「共識」的形成過程是一場辯論,要達成共識,必須有效回應及反駁對方意見,最好能適當地妥協重要反對者的意見,所以共識的形成過程不能只作簡單的「支持」與「反對」的表態,而要提出理據,因此共識的結果應是看雙方理據的質量,而不是點算票數。此外,管理員在判斷共識時即使用戶沒有貼上支持與反對模板,只要理據成立,管理員也應該考慮。
  2. 存廢討論的共識判斷不應只是點算正反雙方票數的多少,而應判斷正反雙方理據的質量及相關的方針指引。
  3. 方針或指引是既定共識的反映,即使是10位巡查員,您也不應對自己的決定有所猶豫,而應嚴格依從方針指引去作出您的決定,做一位獨立而公正的管理員。
  4. 《通用關注度》不是唯一的收錄標準,也不應以《通用關注度》的觀念及概念去理解不同主題的關注度指引。維基收錄標準有:通用關注度、書籍、人物、地理特徵、數字、幾何圖形、發明研究、物質性質表、交通、組識與公司,這十多把尺子是同等的,條目只要符合其中一個標準就可以收錄。例如,根據地理特徵收錄標準WP:NGEO,一個地方只要有人住,就可以收錄,而無須符合《通用關注度》;《通用關注度》以外的十多個收錄標準並非要對相關的主題增加額外的要求,而是這十多個收錄標準都是獨立和同等的。
  5. 存廢覆核不是存廢討論2.0,兩者分別在於存廢討論要管理員判斷條目討論的共識,去決定條目的去留,而管理員結案後,就不能再修改結果;根據WP:DRP,存廢覆核是判斷「存廢討論的共識,或快速刪除提案的決定是否有誤,或者刪除後出現新的證據,而此證據會影響存廢的決定。」此外,「覆核並非再就有問題內容發表意見之時機,而應用以糾正過程中所發生(未有重要新資料所引起)之缺失。」因此存廢覆核不要求用戶投票。結案後的處理也有所不同,存廢覆核中「被標示為結束的討論並不代表不再受理或不可繼續回覆。只要討論內容未被存檔,若對結果有疑問,可繼續提出意見。」總括而言,存廢覆核是一個比存廢討論更嚴謹的機制。
  6. 維基百科:管理戰:「切勿在明知其他管理員反對的情況下回退其他管理員的管理操作,亦不進行討論直接回退。請通過討論,解決行政爭議。」簡單來說,未經溝通,請勿回退其他管理員的操作。
  • 以上。--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5日 (三) 07:21 (UTC)
    • 赞成User:蟲蟲飛的意见。比较上述7组对应的回答和提问人意见,应考虑就上述7个问题已经形成的相当程度的共识(现答现用)。--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5日 (三) 15:25 (UTC)
    • 另外,您说“没有贴上……模板,只要理据成立,管理员也应该考虑”,我很赞同。我一直认为包括客栈里面基本上一人一章节(或一问题)用一次模板差不多就够了,争议不大的问题甚至不用模板。引导社群形成同等地识别有模板和无模板理据,形成适度使用立场模板的习惯,是必要的。
      • 原因可类比ICU的警报在设计时要求有一定的警示性,但不能过于饱和,否则反而使医护长期麻痹在警报声中、降低警惕性。同样地,模板原来为了在复杂的讨论中更清晰地帮助看见基本意见、基本立场,但是如果过量复用,反而形成了过饱和情况,显著程度降低,影响模板本应达到的视觉效果。--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5日 (三) 15:25 (UTC)
娜娜奇🐰鮮果茶 (宇帆)的問題编辑

以下是近期幾個發生在我周圍的站務問題,不少已由其他管理員解決,但我想聽聽若處理的管理員是閣下,會如何解決相關問題?

  1. Special:PermaLink/58751257#-2中,有用戶已經指出條目-2已經引註炸彈的情況下,仍然堅持要求主編繼續增加來源,若此事發生嚴重的編輯糾紛,閣下若是以管理員的身分,會如何嘗試調解此問題?
  2. 內容翻譯翻中有2位或更多報告一個相同BUG,卻有另一用戶因為試不出相同BUG因此認定BUG不存在造成嚴重糾紛,若此事發生嚴重的編輯糾紛,閣下若是以管理員的身分,會如何嘗試調解此問題?(認為這個問題或許有實用性,因為可以推廣到更風險模板編輯請求中 : 假設使用者A提出一個編輯請求,但使用者B報告該編輯請求套用到高風險模板可能會有BUG,但管理員以及其他使用者C都試不出相同BUG,那麼該不該接受編輯請求)
  3. 一個使用者不斷無視他人警告在未經測試且不使用沙盒的情況下嘗試修改許多模組、模板,甚至造成條目損毀、出錯,並出現編輯戰,閣下若是以管理員的身分,會如何嘗試調解此問題?
  4. 不斷的翻譯出違反翻譯指引的條目,且簽名不當、並常在編輯摘要留不雅言詞或CIV,警告不聽,甚至狡辯叫囂,若此事發生嚴重的編輯糾紛,閣下若是以管理員的身分,會如何嘗試調解此問題?
  • 雜項問題(以前RFA好像有人問過類似的?):
  1. 試問 多少?(我當然知道 {{計算結果}}但我想聽聽別的答案;尤其在未定義1的下一個是2、1本身、和+符號前,說1+1=2可以視為「預設立場」,這在RFA的重要點是,假設你預設立場,1是自然數1、+是常規加法,得到2,但管理員處理事務不應預設立場,若管理員處理事務預設立場,很可能導致他人不滿,造成糾紛。題外話:[1] 以往好像比較多是U:1233的提問)
  2. 試問數列           {{數列}}的下一項是多少?(這是一個典型的定義不明確問題,想藉此考驗閣下會不會從不同角度看待事物)
  3. 試評論WP:關注度 (數字)WP:關注度 (形狀)這種以量表(數字→WP:1729、形狀→WP:17-GON)來衡量可否收錄條目的關注度標準。
  4. 對中文維基收錄料表標準的看法?中文維基適不適合收錄英文維基的「列表的列表」的列表英语List_of_lists_of_lists?(「列表的列表』的列表」的列表,抱歉,我套娃了;中維目前有列表的列表
以上,感謝。--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2日 (日) 08:40 (UTC)
説明:第一個問題無疑是在説我,不過我的主張確實是有可商榷之處。照常回答即可,甚至有必要的話直接勸我也行。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14:28 (UTC)
(:)回應:@Sanmosa:抱歉用了這種方式。 其實我還是無法理解,以前您在評選我WP:多面體專題部分條目DYK時,也未曾用那麼奇怪規格的角度來審視條目,無法理解突如其來的提高規格。--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2日 (日) 14:40 (UTC)
或許是我以往忽略了吧。人就是有不同的看法,這很正常。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14:42 (UTC)
好,物換星移。看來我以後寫DYK所需時間都要加倍了(看起來有種想把我硬推去練GA寫手的意味)--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2日 (日) 14:44 (UTC)
(?)疑問那麼以您@Sanmosa:您現在的標準重新審視長方體條目,DYK是不是變成(-)反对票了?--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2日 (日) 15:07 (UTC)
不會。因為每個句子都有來源。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23:34 (UTC)
好,我大致了解閣下的在意點了,謝謝。--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3日 (一) 03:23 (UTC)
  • 因為站外有人ABF我的提問,因此我作了補充。-- 就爛 2020年3月27日 (五) 05:59 (UTC)
以下是KirkLU宇帆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这个条目宇帆君在telegram上有邀请我去查看一下,由于主要注意引注问题,未来得及仔细查看全文,也就没有投票。当时我也发表了一条意见:看了一下,无来源的主要是“负二为第二大的负整数。最大的负整数为负一”这种,是不是可以参考WP:孙中山,引用我个人认为相当充分了。在上面这一例中,事情其实很快得到了自然解决,因为来参加DYK评审各位编辑都比较快地有了比较一致的判断,而且Sanmosa君也是一位能够识别社群共识并且重新思考自己的观点的编辑,作为这个个案来说,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摊开来分析,可以将这几点:
    • 其一,该DYK的讨论,后来其实比较关注与“引注炸弹”的部分,我个人认为倒也不至于引注炸弹吧,但是确实“引注相当充分(大写)”,总之引注的数量、密度,其实是合适的;
    • 其二,我刚开始关注的点,也大概是Sanmosa君在关注的点,在于部分没有一个引注的句子,毕竟在其他地方加满引注并不意味着这句没有引注的话就有了来源,Sanmosa君的这点关切我也能够理解。我和Sanmosa的观点差异可能在于,我阅读下来其实认为这部分语句其实不需要额外标注了(而且我也给了个WP:孙中山,作为理据,当然这也只是个论述);
    • 其三,我觉得提出有疑虑、可商榷的观点完全没有问题,维基每天都会有很多存在争论的问题需要经过讨论才能决定,很多时候并不是有对错,而是每个人的思维方式、编辑习惯的碰撞,对于多种解决问题方式的利弊权衡。Sanmosa君其实我觉得做得很好,他在大家都提出比较一致的观点的时候,能够不急于坚持自己原来的观点。其实维基中的争议,无论是比较尖锐的、还是和缓的,居中调和的编辑都只是催化剂,重要的是参与其中的编辑能够互相尊重、包容。
    • 其四,请容许我提一下Siyuwj君,我最开始写条目提交DYK时,他常来批评指正,可以说相当严格。我非常感谢他,由于他的指导,我撰写条目的能力进步很快,也因为此我后来有了在DYK评审时比较严苛的习惯。后来,他也有一次跟我讲说,其实DYK标准不用那么严苛,那个时候只是因为希望条目质量高一点,所以才要求我很严。其实想跟宇帆说的是,可能要求严格的编者蛮多是挺善意的,我个人现在觉得只要是能沟通的编辑,有时候要求或宽或严,都是可以大致理解的。我是可以理解宇帆有时候会生气,因为这些事情本来确实可能也是在自己的意料外,特别是比如说对自己的条目还是比较有自信的,要处理意外的情况可能确实心情上会有影响,但是很多问题确实换个角度看,可能会不一样一点。我觉得是这样啦。
  2. 我先从技术上解析这个问题(班门弄斧了),一款工具如果由多人反应时不时出现某一bug,那么其实这款工具即使没有错误,设计上的稳健性(我们CS上应该叫Robustness)也是有疑虑了。如果这多人是在不同技术环境下运行,那这种疑虑就更加确定。如果这个bug已经与特定操作相关联,那么我认为可认定这款工具在这方面有缺陷。因为技术上我们是知道的,不需要每个人、每次都能触发某一bug,才能认定工具确有问题。我也算是有一定计算机科学背景的编辑(可有跟大家报告,我做了一年多“基于草图的图像识别”研究组的Research Assistant),个人认为这种到底是否工具有问题的技术问题,是否请教界面管理员等对技术问题比较熟悉的编辑为宜,我相信“尊重专业”应该还是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个价值。如果界面管理员,也对此有分歧,既然是站内的工具,是不是可以考虑提交到ph站会商。我相信,对于技术问题来说,这样操作已经有圆满的解决了。
  3. 我稍微抓一个关键词,“不断无视他人警告”、“造成条目损毁、出错”、“编辑战”,在这个设定情景下,其实处理思路已经比较明确了。跟我之前回答的类似于处理编辑争议的操作应当类似,首先是对于进行这样操作的编辑,还是要沟通一下,引导其使用沙盒来测试比较妥当;确实无法沟通或者比较坚持的,可能还是根据方针要采取一定限制。
  4. 该问其实所设定情景与上一问看上去很不一样,其实也是一类问题。特点是“有违反方针的编辑行为”、“客观上造成了一定后果”、“引发了一定争议”、“有关的编辑自行沟通仍然想过不佳”。我认为总得来说,首先还是要沟通一下,确实无法沟通或者比较坚持的,应当还是根据方针要采取一定限制。不过作为管理员来说,应当比较注意的是,去沟通的时候要稍微友善一点,因为自己的经验还是会发现,如果带着责怪的心态去的话,对方还是可能会比较抵触。不妨带着这样的心态——“这位编辑可能真的不太了解情况,偶尔不小心虽然是要负责任但是作为我们相对熟悉方针的人来说也是要理解,我们去搞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澄清一下误解,宣导一下正确的操作”。
  5. 1+1=2 ,停,还没完,注:维基百科:孙中山是男性无须引用。另,给宇帆甩一个我们计算机的梗吧,1+1当然等于10了,哈哈哈哈哈哈。(欲了解此梗的编辑,可了解一下二进制)
  6. 我们可以定义一个类斐波那契数列,规定前六项依次为1到6,第七项开始每项是前六项之和,所以a7=21,注:既然数学有那么多角度看问题,相信我们维基的编辑们,对待维基的问题,也能看到问题的很多角度。
  7. 我不是有意要回避这个问题,是数论学术上的内容,我真的完全懵掉。不过我可以跟大家报告的是,维基的很多领域本来就不是大家都懂,但是很多问题大家都有在参与,我个人来看,比较理想的方式是由比较专业的编辑先阐述,然后我们根据这些阐述参与进来,相信很多的问题讨论是这样在进行的。
  8. 我大概看了一下,现在列表索引是够用了,粗略思考一下,我认为3L目前来看意义有限。当然,这只是我大概想想的结果。如果后续真的有提出比较有说服力的理据,也确实可以考量。
以上是对娜娜奇君提到的一系列问题的一个粗略回答,也供各位编辑参考指教。--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3日 (一) 07:37 (UTC)
( 突然有點好奇數列會長怎樣1, 2, 3, 4, 5, 6, 21, 41, 80, 157, 310, 615, 1224, 2427, 4813, {{數列}} 看來毫無關注度呢我可以說無此答案嗎,因為查無此數列[開玩笑的]--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3日 (一) 07:46 (UTC) )
  • (:)回應KirkLU答得還不錯,閣下在我提出的真實事件中,給出的解決方案似乎都比原本得更為理想,相信閣下若成為管理員可以更為理想地解決更多事件。
  1. 我有突然有點靈機一動,想把問題一與問題五結合:
  2. 閣下回答 ,那麼如果有人跳出來說1+1是不等於2,並且登上了報紙,且全球廣泛報導此事,那麼維基百科是否要收錄這些結果?如何收錄比較恰當?若造成編輯戰反覆在2和不是二間修改,管理員該如何看待此事?
  3. 關於問題二的答案,我覺得很不錯。希望U:蟲蟲飛讀過後也能理解我的擔憂,一個作為工程師/資訊工程電腦科學碩士提出的警訊。
  4. 對於問題三、問題四,確實是要溝通先,但在該個案中似乎有溝通無效或對方不想溝通的情況。試問若管理員遇到對方不想溝通該如何解決?
  5. 不錯的答案,但或許可以先說明普遍大眾會怎麼看(                   {{數列}}),再說明其他視角可能會更有說服力。
  6. 這邊我想問的其實是:大部分的關注度指引或收錄準則其實是有討論空間的,然而U:-Zest曾在該指引提案期間說明這個量表性指引是毫無討論空間的(即量表作出來多少就多少,無法像其他收錄準則有商量空間)想問閣下如何看待這種指引。
  7. 還不錯的答案,此問題暫時無其他想補充的。
以上。如閣下時間、體力許可,歡迎回答--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5日 (三) 08:20 (UTC)
在打教學的時候被這個炸出來了(--1233 T / C 2020年3月25日 (三) 14:11 (UTC)
1233(:)回應1+1=多少被我問掉了,看閣下要不要改問1-1=多少? (誤[開玩笑的]--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5日 (三) 14:50 (UTC)
我的回應在此--1233 T / C 2020年3月26日 (四) 01:05 (UTC)
(?)疑問@KirkLU:有興趣回答上方補充嗎?-- 就爛 2020年3月27日 (五) 10:28 (UTC)
@A2569875:非常乐意,但涉及站务的实质性问题需要长考,还请允许我大致依序答下来,现在大概答了Camouflaged Mirage君的一半多。让您久等了。--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10:31 (UTC)
感谢您的追问,首答问题结束才来让您久等。关于沟通无效的问题,前文其实已有提及,如果拒不沟通而反复破坏,显然应当采取适当的限制编辑的措施促使其冷静、给予其时间思考,相应地,对于已经冷静并理解自己行为的编辑,应视情解禁。关于量表性指引的自由裁量问题,指引都存在一定自由裁量权的问题,量表性指引或者一些明确规定数量(XX年以上)的指引,其自由裁量往往体现在方针的适用上面,而不是已经规定的“量纲”上面,指引往往多有列出比较例外的情况令不符合一般条件的一些特例,能够适用这些而收录。--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12:04 (UTC)
我的一个问题编辑
以下是KirkLUCamouflaged Mirage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由于这是目前正在进行的客栈讨论,我从我对参与讨论编辑提出意见的理解出发来回答这道问题,也有助于减少理解上的偏差。以下的分析内容以3月23日(UTC)及之前存在的讨论内容为依据:
    • 对提案所涉及现象的认知
      • 提案人提出她观察到以下现象或有一下认知:
        1. (修订频繁问题)提案人认为社群关于方针的修改比较频繁;
        2. (新手问题)提案人认为部分修正案的动议人属于新手,提案时对方针的熟悉尚不充分;
        3. (个人情绪问题)提案人认为部分修正案的动议人动议修改是出于纯粹个人不满等个人情绪,或者有时候是为修而修;
        4. (社群负荷问题)提案人认为社群机制已经较难负荷目前的动议频率;
      • 参与讨论的编辑对于提案人所提出的现象的认知
        1. (修订频繁问题)综观后续讨论,没有编辑对提案人所提出的近期方针修改比较频繁的事实提出相反的观点,基本可以认为参与讨论的编辑不同程度地认同社群目前的方针修改比较频繁(或未注意到相关阐述)。
        2. (修订讨论气氛问题)尽管没有对方针修改比较频繁进行直接讨论,但有编辑认为从气氛上而言与提案者产生的情况并不相符,而提出客栈的主流是“没坏别修”。
      • 本人对于提案人所提出的现象的认知
        1. (修订和提案的频繁问题,个人结论:直观感觉上有,但实际分析后发现无非映证这种直觉)提案人提出社群目前针对方针修改比较频繁,由于客栈方针讨论的内容长期保持在一定数量,本人主观上也形成了同提案人一致的印象。考虑到提案人后续的关切较大部分落在稳定性上,可以认为提案人指的是对同一方针的修改过于频繁。故本人针对维基百科公告栏和维基百科政策简报中所指的“方针与指引重要变动”的内容进行分析,关注对于同一部分方针指引过去三个月中是否形成了比较频繁的修改。发现95.45%条款距上次提案已逾半年,90.91%条款上一修订已逾半年,无法构成“方针修改比较频繁”。
        2. (新手问题,个人结论:提案者100%为经验用户)在看到提案人提出了“有些新手甚至连方针还没读,就走来提案修改方针”的问题后,我同样根据方针指引过去三个月的情况,发现对提案人和归纳共识、提请公示、讨论关闭人的年资分析显示,年资位列经验用户和巡退员及以上的占比为100%。
        3. (个人情绪问题,个人结论:纯粹情绪仅存在一例怀疑,而“为修而修”从分析上无法体现)提案人认为部分修正案的动议人动议修改是出于纯粹个人不满等个人情绪。个人仅观察到一项未通过的O7修正案有可能属于自己的草稿被删所致,其他未发现因明显的纯粹个人情绪而提请修正的。关于“为修而修”主要指的是无法说明所需修正的问题的,但分析表中的提案都给予了修正理由,从总体上观察这些理由都是充分的。
    • 对提案所涉及情况有关影响或后果的认知
      • 提案人提出目前的情况可能导致以下影响:
        1. 提案人认为方针指引不稳定令编辑们很难熟悉目前最新的方针指引内容,从而使社群难以依从;
        2. 提案人认为方针指引不稳定不利于社群在对方针的实践中形成自觉遵守方针的习惯;
        3. 同时也有编辑为提案者补充道,方针指引的大量修改提案会提升社群的负担;
      • 参与讨论的编辑对所涉及情况产生影响的认知
        1. 有编辑提出,方针指引修改不应该单一从频繁与否来评价,最重要的是有问题、有修改的理由即可;同时有编辑也指出,无法充分说明理由的提案,通常会被社群否决;
        2. 也有编辑指出,现有的一些状况可能会让本应获得修改的内容罕于有人提案、难以达成共识、难以获得修改,并认为修改一定程度上应少设限;
      • 本人对于提案人对所涉及情况产生影响的个人分析
        1. 我能同意如果方针修订非常频繁,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有可能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包括难以依从、难以形成自觉遵守方针的习惯等方面的不利影响,都有可能会在这种情况下存在。但从实际分析的情况来看,方针修改和提案的量都不能算频繁(正如前段所提的列表分析中所述的那样,近三个月修正的条款,90%以上的条款上一次提案或者生效修订已逾半年),因此不能认定上述不利影响已经产生,或在可以预见的短时间内将会产生;
        2. 真正使得目前的方针修订提案量看起来非常大的原因,我个人认为并不是同样的条款在反复修改,而是我们社群的方针指引量本身就非常大,而很多条款经历了半年、一年甚至数年的实践后确实会暴露一些与实际情况不很适应而需要修改的情况。在这种方针指引量本身就非常大,即使提案人只是针对现有应当讨论进一步完善的问题正常作出提案修改,就会使方针修订提案量达到目前的水平,何况在日常过程中还有一些必要的增修提案提出。但这些并不是提案过多,而是目前整个方针指引的规模所决定的;
        3. 关于修正负担的问题,我认为主要两方面。其一是在讨论如何对方针指引进行修正时会消耗一部分社群资源,其二是在对修正后的方针指引进行实践的过程中也会消耗一部分社群资源。后者的问题,实质上我认为目前不是特别大的问题,因为根据分析来看同一条款的提案间隔普遍比较长(正如以上所述90%达半年以上),社群有充分的时间在实践过程中比较长期的检验,而不用集中社群资源在短期内对一个修正内容进行检验,这使得实践过程中消耗社群资源的量并不大。而关于前者的担忧我觉得有一定道理,不仅仅是因为基于第二条的分析现在每月需要提交方针区进行讨论的提案量确实比较大,其实可能还有一些已经执行了很长时间、也体现出来一些问题、并且这些问题应该得到归纳整理和审视(Review)的方针还没有获得提案,所以说为了在目前方针指引条款量比较庞大的情况下实现方针指引比较妥帖合理,对于社群资源的消耗其实从前提案阶段即开始了。而相对于目前这样的工作量,方针指引提案和讨论工作的参与者确实比较少一点。
    • 针对以上情况所提出的解决方案
      • 提案人的解决方案:
        1. 提案人提出要为提案议题设定一个框架,即撰写方方针,提醒提案人应思考有关提案的若干问题,并建议提案人分项阐明关于所提提案涉及的目前的问题、问题背景和解决方案;
        2. 提案人提出相关的方针可以加修于Wikipedia:方针与指引中,并且客栈在编辑选择“立即发表新议题”时根据方针和前述的框架进行充分提示;
      • 参与讨论的编辑对解决方案提出的问题:
        1. 有编辑提出,Wikipedia:方针与指引是一项“维基百科的程序性方针”,如果对该方针进行上述加修,会违背该方针的程序性性质;
        2. 也有编辑提出,并不是强制性执行内容不应该定性为方针,而是应该确立为指引和说明;
      • 我的分析和结论
        1. 上述所提出的一部分情况,如方针修订频繁、新手编辑提案、编辑因个人情绪而修正方针等,经过上述分析很难被确立为现存情况。但是有一点,即现在有的方针指引修订工作量比较大,我认为这一点确实毋庸置疑。而由此看到,尝试通过引导改善提案方式,提升提案效率的提案,虽然不能与提案人最初提出的一些情况相吻合,但是由于方针指引修订工作量比较大、而参与贡献者相对捉襟见肘,所以是有道理的。故而我个人确实认为,社群应倡导提案人讲明修订理由和目的;
        2. 参与讨论的编辑提出的有关“程序性方针”的疑虑,和相关内容应列为指引的观点,我是赞成的。由于方针修订频繁、新手编辑提案、编辑因个人情绪而修正方针等这些问题并不在核心问题之列,目前的情况倒是不宜在这方面执行比较约束性的政策,可以以倡导为主,看看怎么制定一个合理的阐述提醒提案者。除了制定指引以外,我认为提案人提出在客栈页面也可以给予提示的思路是很好的,我认为内容可以是提醒提案者阅读相关指引,也可以视情况简要呈现指引的核心意旨。
  1. Camouflaged Mirage君的第二个问题和前面的一些问题有一定的相似或者关联性,其实我认为是一个工作计划的问题。各位也许都知道我还是比较长时间以来一直在筹备和建设站务案例库。这部分工作使我阅读了大量过去的站务记录,相当一部分记录甚至可以上溯到十几年前。阅读记录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针对同一类问题观察之前社群是如何反应、处理站务的行管巡退是如何归结社群观点并进行裁决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会发现有一些站务案例在裁决时并没有给出一定的论述,至少从存档上来看只能看到结论,那么这个案例的参考意义就大大下降了。因为大家知道,参考过去的案例并不是只是要看到一个结论,重要的是学习借鉴以前的经验,看看在过去编辑们提出过怎么样的观点,这些观点是不是我们囿于目前的讨论而没有想到,这些观点在现有的条件下是不是适用并有借鉴意义,负责站务的同事们原来怎样运用方针的。过去的存档、现有的处理都是我们站务处理的巨大财富,而就目前来看,我知道也有很有心的管理人员确实在注重搜集时下自己处理的一些案例,我希望(请允许我)可以为这个工作做一个牵头,一方面是进一步倡导起,对站务裁决理由进行阐明的习惯,让社群了解,让以后查询存档的朋友明白;另一方面就是挖掘出现有这些存档资源。我想这是我的工作计划中,相对于现有的管理现况,比较有突破性的部分。

以上是谨答Camouflaged Mirage君的提问。--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6:58 (UTC)

短篇研究批判:这部分分析受到了诸多编辑的关注,感谢大家的关心和支持。在IM平台与多位编辑交流的过程中,有编辑指出了下列分析的漏洞,也一定程度上揭示了频率分析的结果为何与直观感受不同:
  1. 下列分析缺乏对提案是修订是大修订还是相对较小的调整的分析,有编辑指出最近大修订较以往偏多;
  2. 下列分析缺乏对近期提案总量与往年同期(或者一般时期的某三个月)提案总量的对比,有编辑指出最近的提案和修订总量超过同期,分析表后Eric君和虫虫飞君的讨论页印证了这一点,这一点我也能赞同。
限于时间不能详细补充,感谢诸位指正,也希望简要的补充能对大家理解此问题有所裨益。--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30日 (一) 10:02 (UTC)
占比分析
一、(提案并不频繁,95.45%条款上次提案已逾半年)22项通过提案中,27.27%为有关新增条款的提案;另有36.36%的条款一年以上未有提案,其中27.27%的条款五年以上未有修订提案;上一提案半年以上一年以下的占27.27%;综上即95.45%的条款为新增条款或上一提案已逾半年,仅有1项相隔不足1月;
二、(修订并不频繁,90.91%条款上一修订已逾半年)22项通过提案中,除27.27%的新增条款;45.45%的条款一年以上未有生效修订,其中31.82%的条款五年以上未有生效修订;上一生效修订半年以上一年以下的占18.18%;综上90.91%的条款为新增条款或上一生效修订已逾半年,且没有出现不足修订不足1月又修订的情况;
三、(年资充分的提案人占比100%)根据对提案人和归纳共识、提请公示、讨论关闭人的年资分析,年资位列经验用户和巡退员及以上的占比为100%,“有些新手甚至连方针还没读,就走来提案修改方针”的情况在本分析表中无法得到映证;
四、(个人情绪问题无法在本表映证)本表试图以修改与提案人关系来分析,是否存在提案人出于“纯粹个人不满”提出修改,但无法得出结论;关于是否是“为修而修”,本表对每一提案都列示了“修订原因”以供参考;
五、(社群负荷)本表不具备分析社群负荷的能力;
六、(修订讨论气氛)本表不具备修订讨论气氛的能力。
中文维基百科2020年1月1日-3月20日通过的重要方针指引修改:一张用于分析问题的辅助表(仅供参考)
提案日 该部分
上一提案
间隔 生效日 该部分
上一生效修改
间隔 方针名 修正部分 修订原因 修改与
提案人关系
提案人
及其年资
归纳共识、提请公示、讨论关闭人及其年资
2019年10月01日 无(此次新增) 2020年02月01日 无(此次新增) 关注度指引 (天体) 全文 升级为指引 未提及 Pecco,经验用户 Sanmosa,巡退员
2019年12月07日 2009年(存档未寻得) 10岁215天 2020年01月22日 2009年05月06日(升级为指引) 10岁261天 可靠来源指引 法律内容 对引用法律评论、判决等进行更详细规范 未提及 だ*ぜ,巡退员;Sanmosa,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19年12月21日 2019年04月11日(升级为指引) 254天 2020年01月04日 2019年05月14日(升级为指引) 235天 关闭存废讨论指引 页面存废讨论关闭的规则4.5 消除歧义并使与删除方针自洽 未提及 GZWDer,经验用户 虫虫飞,管理员
2019年12月21日 2019年02月21日 303天 2020年01月04日 2019年03月01日 309天 删除方针 页面存废讨论的再提交规则 使与关闭存废讨论指引自洽 未提及 GZWDer,经验用户 虫虫飞,管理员
2019年12月28日 无(此次新增) 2020年01月15日 无(此次新增) 快速删除方针 F9 关于没有合理使用依据的非自由版权档案 提案人工作 廣九直通車,经验用户 Willy1018,巡退员
2019年12月31日 无(此次新增) 2020年01月15日 无(此次新增) 快速删除方针 F10 关于可被替代的非自由版权文件 未提及 GZWDer,经验用户 Z7504,经验用户
2020年01月06日 无(此次新增) 2020年01月22日 无(此次新增) 关注度(交通) 物理线路关注度标准 用于判别公共交通物理线路 公共交通条目贡献者 Itcfangye,经验用户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1月10日 2018年01月27日 1岁348天 2020年01月22日 2018年04月29日 1岁268天 删除方针 删除理由引言 加强对“改善页面优先于删除页面”的强调 未提及 Sanmosa,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1月10日 2019年12月22日 19天 2020年01月22日 2019年08月31日(升级为指引) 144天 重定向指引 删除理由 配合删除方针的修订 未提及 Sanmosa,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1月13日 2019年04月07日(升级为指引) 281天 2020年02月01日 2019年04月28日(升级为指引) 279天 关注度指引 (气旋) 准则第二条 明晰涉及气象纪录的问题 未提及 Sanmosa,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1月17日 2013年01月05日 7岁5天 2020年02月07日 2013年01月16日 7岁22天 讨论页指引 排版的缩排规则 弱化要求以复核实际 提案人的体验 Matt Smith,经验用户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1月21日 2017年04月25日 2岁271天 2020年02月08日 2013年05月30日(升级为指引) 6岁254天 格式手册 (版面布局) 附录章节 使符合现况并提升可读性 未提及 KirkLU,巡退员 Cdip150,管理员
2020年01月24日 2009年10月23日(升级为指引) 10岁93天 2020年02月01日 2009年11月03日(升级为指引) 10岁90天 存废复核方针 发还操作程序 优化程序,便于讨论 提案人的工作 KirkLU,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1月29日 无(此次新增) 2020年02月23日 无(此次新增) 新闻动态/重复发生的项目 全文 列为正式指引 指引 Jyxyl9,巡退员 Jyxyl9,巡退员
2020年01月31日 2012年04月30日 7岁276天 2020年02月17日 2014年07月08日 5岁224天 格式手册 (列表) 条目内嵌入人物列表 改善过度提列的现状 未提及 Hjh474,回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2月01日 2019年02月14日 352天 2020年02月13日 2018年07月02日 1岁226天 快速删除方针 O7 避免提速删或存废造成条文问题而必须再等6个月 未提及 Sunny00217,经验用户 Sunny00217,经验用户
2020年02月04日 2012年04月30日 7岁280天 2020年03月12日 2014年07月08日 5岁248天 格式手册 (日期和数字) 年月日 完善格式规范 未提及 Sanmosa,巡退员 Cdip150,管理员
2020年02月05日 2019年06月02日 248天 2020年02月17日 2019年06月18日 244天 命名常规 中文用词差异 改善阐述,减少歧义 未提及 Pseudo Classes,经验用户(活跃逾半年);Sanmosa,巡退员 Pseudo Classes,经验用户
2020年02月06日 2019年07月04日(升级为指引) 217天 2020年02月15日 2019年08月31日(升级为指引) 168天 重定向指引 分类重定向 消除分类重定向有关方针之间的矛盾 未提及 Sunny00217,经验用户 Z7504,经验用户
2020年02月14日 2010年06月16日(新增该条款) 6岁243天 2020年03月05日 2010年06月16日(新增该条款) 6岁263天 快速删除方针 G16 针对介绍相同事物的页面的修正 未提及 Poem,经验用户;Sanmosa,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2月25日 无(此次新增) 2020年03月06日 无(此次新增) 机器人方针 机器人用户页 避免可能的遭到错误更改的影响 未提及 Temp3600,巡退员 Stang,行政员
2020年02月25日 2018年12月30日 1岁57天 2020年03月08日 2018年11月01日 1岁128天 快速删除方针 G5 改善作业流程以便于管员处理和编辑的参与 提案人的工作 KirkLU,巡退员 Z7504,经验用户
中文维基百科2020年1-3月通过或正在讨论的快速删除方针指引修改提案详析:一张用于分析问题的辅助表(仅供参考)
提案日 生效日 提案条款 修订原因 修改与
提案人关系
提案人
及其年资
归纳共识、提请公示、讨论关闭人及其年资
2019年12月28日 2020年01月15日 F9 新增关于没有合理使用依据的非自由版权档案的条款 提案人的工作 廣九直通車,经验用户 Willy1018,巡退员
2019年12月31日 2020年01月15日 F10 新增关于可被替代的非自由版权文件的条款 未提及 GZWDer,经验用户 Z7504,经验用户
2020年02月02日 未通过 O7 草稿生活忙碌,来不及编写 提案人的体验 KSroido,经验用户(活跃期约1年)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2月01日 2020年02月13日 O7 避免提速删或存废造成条文问题而必须再等6个月 未提及 Sunny00217,经验用户 Sunny00217,经验用户
2020年02月03日 2020年02月14日 G13 难以界定机翻和人翻 未提及 Poem,经验用户;Sanmosa,巡退员 Sunny00217,经验用户
2020年02月14日 2020年03月05日 G16 针对介绍相同事物的页面的修正 未提及 Poem,经验用户;Sanmosa,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2月14日 尚在讨论 A5+A7 分解A5的内容,使令清晰 未提及 Poem,经验用户;Sanmosa,巡退员 尚在讨论
2020年02月25日 2020年03月08日 G5 改善作业流程以便于管员处理和编辑的参与 提案人的工作 KirkLU,巡退员 Z7504,经验用户
2020年03月08日 尚在讨论 A2+A6 排除编辑持续时间内的情况 未提及 Poem,经验用户 尚在讨论
2020年03月13日 2020年03月21日 A5 扩增历史页面和非常相似的情况 未提及 Poem,经验用户;Sanmosa,巡退员 Sanmosa,巡退员
2020年03月21日 尚在讨论 R8 考虑标题笔误的重定向的情况 未提及 Emojiwiki,经验用户 尚在讨论
(&)建議:好像漏了很多,如[2][3][4],我覺得重點不是「新手老手」問題,所以可以加上「提案解決甚麼問題」一欄,這樣可以更瞭解這些提案是為了解決一些問題,還是「為改而改」,因為修改方案的情況非常頻繁,詳見維基百科:維基百科政策簡報/存檔/2020.01.02,裏面羅列了大量方針被修訂,我在懷疑這樣頻繁地修改方針,如果很多都是「為改而改」,提案那案多,修改那麼頻繁,社羣能否熟悉及瞭解,甚至適應那麼頻繁的修訂?您對這問題有何看法?--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7日 (五) 03:08 (UTC)
分析了一半哈哈哈哈哈,文字稿我还写了一半留在手头。我不如先给您个暂时的预设性的结论,我猜测其实单个规则的修改没有那么频繁(因为整篇方针的修改肯定是频繁的,所以才在比较单个 规则两次生效修改的时长),分析到目前似乎没有发现同一规则“反复横跳”,方针稳定性可能不成问题;然后看看再提案的频繁程度、社群承载力等问题;但是我总觉得鼓励提案者讲明问题肯定是好的,翻及修改方针的提案,偶有发现问题没怎么阐述明白的。但总之整个前后逻辑我还在思考和撰写,这个表只对一部分论述有作用。啊,就是,求稍等。马上马上哈哈哈哈哈哈哈。--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03:51 (UTC)
总之,这个问题要细致研议一下,我手头的文本里有一条,就是直觉上我也感觉,最近蛮多CSD规则修改的,每次进客栈都能看见不少讨论。但是讨论涉及到了方针稳定性,其实就比较具体了,具体到比如说A5,此次修改距离上一次生效修改是不是时间间隔很短,可能就是要靠分析。因为每个人直觉我猜会有不同,基于具体情况分析可能更容易达成共识。--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03:57 (UTC)
  • 記住稍後加一欄「提案要解決的問題」,如果提案不是解決問題,可以寫上「為改而改」或「沒有問題」,這樣可以更瞭解現在提案的情況。如果方針修前根本沒有問題,修改後又要大家重新熟悉,然後又有很多用戶不太瞭解方針最新的修訂情況,我就懷疑這樣頻繁地「為改而改」方針,是否有其必要?--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7日 (五) 04:06 (UTC)
  • @KirkLU:抱歉佔個空間,有什麽理由令你覺得Emojiwiki是經驗用戶?--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3月29日 (日) 06:34 (UTC)
    • 没关系没关系,分析表的问题就在这里聊是可以的。由于这里案例量特别大,所以做一个粗略判别,除了巡退以外,如果活跃期约一年以上的,一般考虑到对方针指引都熟悉到一个程度了,因此可以考虑按按经验用户计算。表格中还有两例活跃期为一年和半年的,考虑到活跃期问题可能大家有疑虑,也做了标注。这种判别是比较粗略的,但是考虑到大多数提案者和提公示者都是大家相当熟悉的用户,即使连同您提到的Emojiwiki君,和两位年资更短一点的朋友都不列为经验用户,经验用户的占比尚在90%以上,上述分析的结论也大致不变。不知道是否能解答您,关于经验用户分析表中判别粗略性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6:58 (UTC)
      • 好,希望可以回答下面。--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3月29日 (日) 07:03 (UTC)
  • 就政策簡報的部分我必須提醒一下,2月號有這麼多的修訂提案其實是特例。依據存檔資料來看,上次有此等多的修訂提案已經是2018年8月的事了,而且是曇花一現,一直以來客棧的每月提案數量基本都維持在高峰期四分之一的穩定水平。——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29日 (日) 09:57 (UTC)
  • 一九年度好像不怎麼出版簡報,數字統計也和客棧存檔不一致,但再看一八年度確實數字很高,今年度年初已經再創新高,相信會再創新高。--蟲蟲飛♡♡→♡℃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10:38 (UTC)
超级喵的问题编辑

因为以前和阁下交流不多,所以这次投票我选择弃权。尽管如此,我还是希望阁下回答两个(三个?)问题:

  1. 阁下可以做出保证如果一段时间内(以最后一次编辑起至机器人以{{inactive admin}}通知您为止的期限)不活跃,就自行辞去管理员职务吗?或者,能否至少保证不会为保留管理员资格而像过往个别管理员一样续命?
  2. 您认为中文维基现在的自动确认用户要求是否太低?您是否认为应效仿英语维基引入扩展确认用户级别(至少达到注册满30天且编辑满500次)?顺便请解释赞同或反对的原因。

谢谢。--🏊I'm the winner🥇you're the loser🥛 2020年3月22日 (日) 10:17 (UTC)

以下是KirkLUSuper Wang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可以保证不续命和有长期不活跃情况下请辞,我想这不仅是您,也是很多编辑期待的。
  2. 您提的这个问题,我感到隐含了很多可能的方案在里面,请允许我粗略分析一下。
    • 其一,我们稍微确认一下,这里的各类用户组的特点及其背后的含义:
      • (中文维基百科)自动确认用户组:可被视为注册用户上一级的用户组,要求注册用户注册达7天并编辑达50次,该用户除了继承注册用户的所有权限外,还获得了的八项权限,分别是:
        1. 查看详细过滤器日志(abusefilter-log-detail);
        2. 不受基于IP的速率限制(autoconfirmed);
        3. 编辑半保护页面(editsemiprotected);
        4. 移动一个未被保护的页面(move);
        5. 上传多媒体文件(upload):主要指的是本地的合理使用图像,包括允许可以覆盖现有文件进行上传(reupload);
        6. 在加入外部链接时不需要再通过验证码验证(skipcaptcha);
        7. 不受限制于部分过滤器:根据我对过滤器正则表达式的检索,约有30个过滤器是面向非自动确认用户的;
        8. 不需要再被强制显示预览才能保存修改后的页面;
      • (英文维基百科)自动确认用户组:与中维自确不同,没有准确的要求,但一般来说建立4天以上且编辑达10次会被考虑为自动确认(precise requirements for autoconfirmed status vary according to circumstances, most English Wikipedia user accounts that are more than four days old and have made at least 10 edits),除了上述八项权限的拓展规则和中维一样外,在英维中创建主空间页面(createpagemainns)的权限也需要自动确认才能持有,非自确用户则会被导向指导条目建立的一个特定页面 (users without this right are redirected to the Article Creation Workflow landing page)。
      • (英文维基百科)拓展确认用户组(Extended confirmed users):在权限列表上,该用户组并无单独的地位,而是属于自动确认用户组的一种拓展形式,仅多了编辑拓展确认保护(extended confirmed protection)页面的权限,要求注册用户注册达30天并编辑达500次。该用户组本是为处理仲裁事务和社群事务设立的(This group was primarily created to deal with specific arbitration remedies and community issues; the arbitration committee has since left community-use decisions up to the community.)。现在使用的目的是与拓展确认保护机制配合,在半保护失效时使用(Where semi-protection has proven to be ineffective, administrators may use extended confirmed protection to combat disruption)。
    • 其二,我认为如果能充分回答一下问题,确认机制的变动应当会得到广泛赞成(以下注册用户简称RU,自动确认简称AC,拓展确认简称EC):
      1. 是否要学习英文维基,将创建主空间页面的权限从RU缩到AC,如是则应论证,RU创建的许多条目已形成问题,经条目创建引导机制能解决这个问题;
      2. 是否要直接提高AC的门槛,如是则应论证,现有的门槛对于上述八项权限中的所有或多数均过于低;
      3. 如只能论证仅仅是现有的门槛对八项权限中的一项或少数几项过于低,则可考虑建立门槛较高的EC,并将这些权限上缩到EC才能获取;
      4. 是否要建立拓展确认页面保护机制、建立门槛较高EC将编辑这些页面的权利授予EC,如是则应论证,有相当数量的半保护页面仍然受到严重困扰,而只要适当提高门槛就能缓解这些困扰。
    • 我个人目前仍然不赞成是因为我目前拿不出论证以上一条或数条方案的成熟逻辑,但是一旦确实能够论证以上一条或数条,我是赞成采取对应方案的;如果一系列事实表明,上述某一条或数条是有机会论证的,我认为我们可以一起在客栈讨论研究一下。
以上粗略回答了User:Super Wang君提出的问题,也供各位编辑参考指教。--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3日 (一) 12:00 (UTC)
Z7504的問題编辑
  • @KirkLU:個人可以確定,您是20年第一位挑戰申請管理員的(敢說您不怕死阿)。當然,根據以前提問,要不要回答都是您可以自己決定的,其中也含有一些老問題了(比如複製的問題),如果真的認為問題很過時也可以不要回答(只是如果都不回答,可能得到的支持票會比較少就是了)。
  1. 您認為「三個問題的回答」回答的幫助有多大?明知道別人都還會加問問題為啥一定要回答這三個問題?
  2. 您對互助客棧的使用感覺如何?如果當您提的互助客棧提案都不會通過或有異議時您會怎麼想?請至少說個100字對於互助客棧的使用感覺,以及提案假設都不會通過或有異議的感想。
  3. 一般的人並不會考慮這個介面管理員(或稱技術管理員),那您會考慮申請介面管理員嗎?
  4. 老問題:Aotfs2013ArthurLau1997的管理員投票結果試比較下,如果是您會怎麼看待? 會如何去跟行政員溝通商量是否延長投票期限之問題? 如果結果在臨近80%當選或落選(比如79.5%或80.5%),您會要求延長投票期限嗎?
  5. 管理員喔,不得不說,近期有一種覺得如果連管理員都不知道怎麼處理就會擺爛不理會的情況,比如有提報VIP的破壞,卻因為沒有正常顯示管理員就懶的處理(居然就連機器人都不存檔了)。又或者存廢討論積壓嚴重所以導致讓別人覺得管理員就是懶得處理存廢等等,尤其公告欄模板有時也會出現積壓處理的請求。那麼認為身為一個管理員,覺得要跟其他管理員一樣就擺爛不管就好還是想要積極處理事務,為什麼?那您認為在公告欄顯示積壓處理的請求妥當嗎?
  6. 您會不會希望維基百科恢復zh版用户查核投票的權利?為什麼?
  7. 太長不看」的觀念,對於您來說主要是什麼太長會不想看?
  8. 您認為管理員會不會濫權?那麼您認為管理員會不會翻舊帳甚至拿此壓人呢?
  9. 您認為管理員會不會都要求人去熟悉可能含有bug的方針(背這些方針更不是來維基百科的義務),比如保護方針的「高風險頁面」問題,維基百科很愛把這種沒有定義出的「幹話」保留,問題是管理員也沒什麼了不起的阿,管理員也都曾經是新手,憑什麼都得要求別人去背這些可能含有bug的方針並熟讀這些內容?
  10. 您對於維基百科的共識是什麼?您認為維基百科的共識會容易達成嗎?如果同前面第3題有關互助客棧的問題,如果當您提的互助客棧提案都不會通過或有異議時,您會不會認為是別人刁難您的提案?會不會因此後悔浪費在互助客棧討論所浪費掉的時間?
  11. 您對於互助客棧現在風氣大多數都先以「沒壞就不要修」先搬上檯面有什麼感想?如果大家都不想修改條文為啥互助客棧還要保留呢?
  12. 如果此次申請沒過會否考慮第2次申請?

以上,就這樣了吧。要不要回答都是您可以自己決定的,支持票一定給,畢竟管理員是不是真的會濫權,是要真的當上管理員才看的出來。--Z7504非常建議必要時多關注評選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10:05 (UTC)

先开个玩笑,我之后会依次答下来,大家问题比较多。玩笑:我看成20年来(二十年来)第一位,吓得我呀哈哈哈哈哈哈哈。--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2日 (日) 10:09 (UTC)
沒,已經習慣例如2020年就講「20年」了,100年後的2120年雖然也是定義為「20年」,不過那時肯定已經掛了或者退出維基百科了(即便真的還活者至少也100歲了)。--Z7504非常建議必要時多關注評選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10:11 (UTC)
维基百科到现在都没成立满20年😂--🏊I'm the winner🥇you're the loser🥛 2020年3月22日 (日) 10:18 (UTC)
(我在猜其實是不是民國20年第一位RFA的,但是維基百科當時還未成立啊。)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2日 (日) 14:26 (UTC)
────────────────────────────────────────────────────────────────────────────────────────────────────反而我们有生之年应该可以看到民国120年有管理员上任吧[開玩笑的]--🏊I'm the winner🥇you're the loser🥛 2020年3月23日 (一) 09:13 (UTC)
如果基金會沒倒或中文維基沒被基金會行動關掉或被基金會行動消除管理員的話說不定有機會[開玩笑的]-- 娜娜奇🐰鮮果茶(宇帆·☎️·☘️) 2020年3月23日 (一) 09:26 (UTC)
以下是KirkLUZ7504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三个问题我个人觉得,其中第二个问题应当是一个偏向于纯分享型的问题,类似于分享对于维基百科的感情,或者一些比较私人的体悟,从站务选任的角度上来说,这个问题倒是不是非常重要;另外两个问题比较重要,我认为:
    首先,这两个问题展示了申请人在处理站务上的一个大致意愿,即愿意处理哪方面站务;
    其次,这两个问题展示了申请人在处理站务上的是否有一些自己的计划和打算,联同处理意愿,都是基础性的内容,应当跟大家说明;
    再者,处理编辑冲突、调停争议是管理员工作中的一项非常重要、又很有挑战的内容,申请人的过往经历和自己的处理想法、思路,有助于让社群了解到,申请人在处理这方面问题上的能力;
    从程序上来说,这是提醒潜在的申请人,如果要申请成为管理员,应当至少对这些问题有比较成熟的想法;
    从纯效率角度来说,重要的基础性问题,与其让参与人事任免投票的编辑一一来问,不如事先做统一回答,减少重复提问、重复回答;
    最后,这两问的回答会帮助社群建立基础印象,也常常会成为社群后续提问的基础,因此综上所述,三问传统的保留是有一定内在原因的。
  2. 我认为客栈目前是一个无可替代的方案,主要在于他有几点特性:
    首先,客栈在维基中几乎具有最高的公开性,他并不同与讨论页或其他站务页面,客栈讨论的很多内容会加入通告板,而现有的通告板又在技术支持下会将新的通告转发到维基百科的即时通讯平台,正如我在虫虫飞君的回答中所说的那样,共识形成的一个基础是在讨论时“采取了适当措施,使得关切或可能关切该问题的各方了解到有这样一个讨论正在进行”,而客栈目前最充分地提供了这样的条件;
    其次,客栈拥有比较高的集中性,各种类型需要社群讨论的内容都会分类聚集于此(包括条目、方针、技术等),编辑们能够很方便地在客栈看到正在进行的讨论的全貌,能够比较方便地加入他想加入的一个讨论;如果一位编辑想参与讨论,他也一定会首先想到客栈;
    当然,客栈目前也有一些我认为的缺点,比如,如果客栈的每一个话题都能单独关注,那么对于最终某一个议题的动态可能会有更多好处;
    至于收到提案被提异议或不通过。其实被提异议太多普遍了,一个方案从提出到实施,正是在一系列异议提出并再修改中完善的。而不通过,就我个人来说,抛开一些零星提案,就算是系统性一步步进行的提案,也会有不通过的时候。我近期建立的User:KirkLU/Policy从设定开始也只是记录通过的提案,往往不通过不是结束,而是进一步修改的开始。
  3. 这也许是个复制问题?(猜)如前所述,“不参选界面管理员,但有意愿之后慢慢不断补上技术短板”,之后会努力来补选上界管(其实补选界管应该也是对技术学习成果的评估)。
  4. 首先我是非常羡慕高支持率高票当选的管理员,毕竟社群信任对于管理员来说非常重要。对于上述两个个案中,行政员对于是否要延长投票的问题,不仅给予了裁定,还对裁定进行了比较充分的符合方针的解释说明,我认为这些解释说明是合适的,是行政员综合当时情况给出的合理判断,进行这样的判断也是方针赋予行政员的自由裁量权,应当给予尊重和支持。关于RFA临界时的一般倾向,我认为我会沟通动议延长投票,“85%当选”与“100%当选”的差别是,前者要带着“85%的信任”用实际的站务操作来争取更多的信任,临界是也是一样,向社群争取一个证明自己值得信任的机会,我想大概是这样。
  5. 噢,您提到的这一笔,我交互式历史浏览前后翻了蛮久,确实后续有不显示的情况,这样的疏漏确实应该弥补。以至于谈到积压问题,特别是您提到存废积压,因为做巡退就对存废这块关注不少(不像VIP这边可能相对少一点,存废应该可以说是巡退参与的一项比较高频的工作),了解一些您所说的存废积压的情况。包括前面给Eric君的分析中,很多积压我都有分析到,关于存废这部分,我提到说三块原因:(高频)每天由编辑逐个提交页面存废讨论一般不少于15个,再加上一般有10个左右集中提报的关注度到期;(繁杂)除了有侵权嫌疑的条目外,如果要尽快而准确地结案的话,有关于关注度的问题一般也需要主动去搜寻来源,另外一些页面不是简单删除或保留而也许需要做修改、合并等等;(富有争议)因为涉及到大家辛辛苦苦创建的条目是否存在的问题,讨论一般会比较激烈,需要适时进行调和,并且有时候涉及的方针适用有点左右为难,多种理由皆有一定道理。我脑子里在想,存废讨论的问题,因为我事前相当于已经做了不少基础性的工作,包括积压原因分析、包括站务案例库,我想是不是有更合适的方案降低积压。一个就是目前大量关注度到期的问题、部分提报到存废正页(因为侵权本来是单开页面的嘛)的侵权,我一定努力去做一个查证然后比较立即的处理,相信这一块一定能够降下来。对于你问题提到的在公告栏显示积压处理请求,其实我做巡查员一直蛮推崇巡查员线下社群聚集起来,然后疑难巡查等一下疑难问题可以讨论一下,因为有时候巡查员就是一个人自己吃不太准,所以不敢点巡查;包括有积压的情况可以随时交流(其实这两天巡查积压,Telegram主群还是有在直播的,然后因为近期有一系列类型非常相似的条目,大家也在交流这些条目的共性的点、需要查证的点在哪里),可能大家的反应都比站内快很多。但是,我虽然觉得对前面这种机制是比较不错,但是这种机制有时候联系不到所有的人,这两天大家也看到了巡查积压是有在公告栏提挂提醒的,我觉得这种提挂还是应当在妥当范围内的,积压比较厉害的时候应该相当于通知大家。而且我们的公告栏现在技术支持也很好,一旦有更新,公告的内容也会跑到站外的交流群里。只是有一点,这个提醒积压的公告不能长期挂,就像我前面对“支持”、“反对”模板使用的一个观点一样,可类比ICU的警报在设计时要求有一定的警示性,但不能过于饱和,否则反而使医护长期麻痹在警报声中、降低警惕性。我们利用公告栏,号召大家处理积压不能作为常态化手段,这也是肯定的。
  6. 比较希望啊,因为在目前的情况下,我们的用户查核流程就长了很多,由于翻译过去也是需要占用大家一定时间嘛,所以就要现在站内判断可行性等,然后大家讨论觉得可以以后,再翻译送交并等待查核,结果回来以后还要再从元维基贴回来。这其中额外消耗的资源肯定是比较多的,速度上也不如在本地快,沟通上由于语言问题也不是那么畅快。
  7. 我是大致赞同论述中所说的,条目过长、方针过长、讨论过长会有不利(哈哈哈,我看到还嘲讽了一波:本论述对应的英文版就很长;本论述对应的葡萄牙语版就比这个版本短很多)。论述也给出了解决方案,比如说条目中适当分段、方针采用点列和粗体的方式等等,这些对于讨论同样适用。我确实认为文字内容最好的是理出清晰的逻辑线,层层分点展示,不要一大段内容堆积在一起。一条一条让人逐步理解一个复杂的内容,一定比一桶水全部一次性倒下去效果好。这里我顺便再提一下前面回答过程中提到的一件事,就是现在方针指引中规定、建议、举例等等混合度比较高,好处是能让新手更加形象化的掌握(对吧,你只有一条规定,清晰是清晰了,但是干巴巴的),但是坏处就是特别长。我前面提到我个人是建了个方针库,私下里正在把一些方针整理成比较适合在站务处理过程中查阅的点列法例制式,这个库的内容建立之初的本意是无意替代现有方针,因为正如刚刚所述现有的方针阐述范式有其优势,只是希望为各位从事站务工作的朋友提供一种不再让人感觉过于“太长不看”的选择。当然这个工作也是需要长期下功夫,目前还在初期试验,看合不合适,效果如何。
  8. 第八题这里有个宾语的问题,我个人理解这里的“管理员”是有两种比较可能的句意,第一种是您询问我如果我当选管理员之后会不会出现题干中所述的情况,第二种是您询问我管理员中会不会存在题干中所述的问题。从回答充分的角度来说,我两种可能性都回答一下。首先是我个人会不会滥权和“翻旧账”(Wikipedia:翻旧账),这一点我可以跟大家承诺,如果申请成功我不会滥权,也不会翻旧账压人。我会一直秉持在处理站务的过程中,从方针指引和共识的角度出发,从各个角度对于一些可能的理据进行查证,而不因人设事。而关于管理员的集体中会不会有人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是比较相信大家的善意,虽然不能替其他编辑保证,但是我向诸位倡导如下并相信能在站务工作中获得大家的响应:我是比较能够理解各位编辑在条目编辑或者站务处理的过程中有不同的观点和视角,所以很自然的有一些争论,甚至我知道有些编辑还是蛮生气的(当然,每个人都会有生气的时候),我觉得比较好的大概是大家能多交换视角、全面考虑尽量多地达成共识,即使有些问题解决不了,也应该了解站务的一个问题也仅仅是一个问题而已,管理员作为申请信任的负担者,尤其不能在站务问题上针对人滥权或者翻旧账。如果刚开始没有参与讨论的管理员,如果时机合适,适时帮大家一起减少争议形成共识我觉得是很好的。
  9. 第九题感觉也是同第八题是一个系列的问题,由于前面也说过,首先是宾语两意的问题嘛,我也是分两种情况都做出回答。首先我自己,关于对待新手对方针指引的熟悉程度的问题,我觉得问题提的没错,我们管理员不能对新手有过分严苛的要求,我也向大家承诺对新手友好。我这里再举一个切身的例子: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一种在推动格式手册的修改嘛,我前面也提了很多,我本身一直觉得格式手册的可读性确实相对低(我会继续推,因为工程浩大,共识要一点点达成),这就造成了我们的新手可能没法很快上手。那天一位活跃不足一个月的新人,说写的条目希望我去评审一下,现场在这里:Talk:共和国国防委员会。大家看到我到现场以后列了8个格式上的问题,但还是投了一票支持票。因为其一我觉得,我们格式手册可读性比较低的话(甚至某种意义上也可以像题干所说的一样,有bug嘛),要求新手完全把握实在太苛刻了;其二我觉得这位编辑,写成这个程度应当说已经比较符合要求了,而且态度显著善意,我相信我把8点列出来以后他一定会修改起来(事实也是如此)。我再回去看的时候,其实还看到另外两处格式上的不妥,我就自己动手改掉了,就这样我认为就有了一篇不错的DYK,更有了一位很有热情的新人。我觉得不仅观点上支持这个观念,行动的经验上我也努力在支持,一方面是要把方针完善起来,一方面也是善待新人。谈到我们管理员的集体,我还是那样,我是比较相信大家的善意,虽然不能替其他编辑保证,但是我向诸位倡导如下并相信能在站务工作中获得大家的响应:我们要积极考量方针的一些实际问题,多谅解、鼓励、引导新人。
  10. 请允许我引用一下前面的回答,前面的回答还是相当详尽的:
    • (对共识的理解)对共识的理解主要还是来自于关于共识的方针,从理论层面上讲,大致不需要额外的定义。虽然方针有着理论定义,但是实际操作层面实质上存在着一系列判断,并没有一个绝对普适的标准,但如果要稍微概括阐述一下,我自己对共识的大致重新概括一下,共识大体上应具备下列特点:
      1. 关于一种问题和解决这种问题的方案及提出这种方案的原因得到了大致明确的阐述,其清晰程度达到了,假设此刻该方案被一致同意并要立即付诸操作,实操过程中已经不会出现令执行者出现大的疑惑或需要比较多澄清的情况;
      2. 采取了适当措施,使得关切或可能关切该问题的各方了解到有这样一个讨论正在进行,并提供充分的时间,使得愿意表达观点的各方能够表达自己的观点;
      3. 要被认定为共识的观点,应当获得多数人支持,重大修改更应获得绝大多数同意;
      4. 反对方已经不再有新的实质性意见以供回应或提出疑问;
      5. 讨论时提出的问题已经得到了清晰的回应,即使有些问题或弊端不会得到解决,也有回应指出了为什么在权衡利弊之下,这些问题或弊端的继续存在是合理的(毕竟没有什么事情是没有弊端的);
      6. 在上述的基础上,仍需回顾一下,有没有做到对少数意见中的一些比较重要关键的内容作出充分考量,必要时作出妥协。
    • (共识达成的难易)即使大致上要符合以上种种条件,共识达成并没有绝对的难易。就我记录的通过的方针修订来说,修改比较大的、比较复杂的填就需要耐心和努力才能达成共识,比较小的修改就比较容易。
    • (对异议或不通过的理解)不会觉得刁难,就我的经验来讲往往是有一段时间可能提案操之过急。异议和不通过是有价值的。还是如第三问回答的那样,一个方案从提出到实施,正是在一系列异议提出并再修改中完善的。而不通过,就算是系统性一步步进行的提案,也会有不通过的时候。往往不通过不是结束,而是进一步修改的开始。当然即使后续取消继续提案,也是有价值的,至少映证了一个想法的可行性。
  11. 我在WP:没坏别修中添加的论述,现在已经由其他编辑移动到WP:对“没坏别修”的误解中了,我在这里引述一下我当初写的论述,应该能回答您的问题——“没坏别修”不应当成为反对某项提议的唯一理由。因为一个“问题”是否真正构成需要被解决的问题可能是有争议的,所以提出反对意见的编者还应当同时适当论述,为何提议者所提的问题并不是一个实际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不是仅仅使用“没坏别修”来作为阐释自己反对的理由。
  12. 真的运气不好落选的话,下次还是看精力在定夺。因为您也看到了,如果要非常充分、详细地回答大家的问题还是非常耗费脑力和体力的。80个以上的问题,平均每个问题我想平均100字可能是不止的,回答起来确实是很大的考验。
以上谨答Z7504君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8:16 (UTC)
雖然上面是說「要不要回答都是您可以自己決定的」(支持票也給了),果然,已經花了幾天的時間思考後答完了。不過不好意思,只想加問三個像是在問維基百科倫理的問題。@KirkLU:第一,如果您幸運獲選管理員,您認為管理員要做的事情真的會比一般用户還多(或者多很多)嗎?第二,您認為管理員真的會比一般用户講話還有文明嗎?第三,假如當上管理員一段時間後突然發現自己的編輯次數居然比當上管理員前的次數還少,有的管理員用户也會為了保留管理員資格,所以可能久久編輯一次藉此中斷「連續6個月都無編輯」而繼續保留管理員的情況。如果您也突然想到自己當上後會變成都不編輯的時候,您會考慮這樣子做,還是會想過自行請辭?--Z7504非常建議必要時多關注評選留言) 2020年3月29日 (日) 14:50 (UTC)
追问收悉,追问问题大致排在其他用户的首轮提问后,以便没有一题被回复的编辑能早点获得回复,之后一定赶紧来答,感谢谅解。--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15:37 (UTC)
感谢您的追问,首答问题结束才来让您久等。首先,目前的站务积压情况来看,管理员需要完成的事务我认为将会比单纯作为一位编辑来得多,我对此有上述认识并有心理准备。其次,在遵循一般方针的问题上,“管理人员不应该有什么大不了”,文明和互相尊重本身是协作计划的灵魂之一。最后,如给Super Wang阁下的回答一样,我可以保证不续命和有长期不活跃情况下请辞。--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12:04 (UTC)
@KirkLU:閒聊一下(不是詢問的問題),因為呢管理員之後的人要參選都會越來越難選。支持票也說嘛,問題回答再多再好您也不會因此多獲得幾張,每個人就是只能投一張而已。再加上10幾年前的管理員沒記錯都紛紛退出維基百科了,也因此zh版管理員個人論述頁認為將會趨近於0的狀態。要怪誰呢?要怪zh版標準比en版嚴格嗎?zh版是80%,en版門檻聽說比較低。有自知之明的人十之八九是不會想再選第2次甚至以上的吧?反正呢,現在想選的人不會很多(介面管理員更是每個選管理員的都沒有要選的意思),加上前面選上的人可能10年、20年內會紛紛退出這個職位,到時候就算不是0也可能只剩10幾到50幾個管理員而已。(&)建議您想好再考慮是否真的在至少3個月後再選第2次吧。另外,個人認為拥有巡查豁免权的维基人實在沒有必要,因為這個並不代表您破壞維基百科而成了一張免死金牌不會封禁,所以拿了1年之後想想,乾脆就不要了。--Z7504非常建議必要時多關注評選留言) 2020年4月1日 (三) 13:53 (UTC)
@Z7504:您好,歡迎閒聊。我閒聊也想分點,真是奇怪的習慣,分就分吧:
  1. 雖然說是閒聊,但是界管沒要選還是跟大家抱歉,我是C/C++/Python專業戶;當然一再承諾的是,若這次當選我會去學一陣子,熟練了去選界管;
  2. 我自覺作為候選人很重要的是,是認識到管理員在行權時本質上是執行社群的共識,管理員具有的是社群信任承擔者、社群共識執行者的身份,所以寬嚴與否,最重要的是尊重社群的意向。具有管理能力的人有很多種,我們今天選擇的是社群認為合適的那一種。
  3. 我今天回答那麼多的問題,就是為了向社群充分揭示我的管理理念、思維方式。如果說答100個問題有什麼秘訣,不是思考籌劃每天答多少,而是把一個問題答好、答到自己滿意、再答下一個。
  4. 同時我的回答也是一種承諾。我跟大家闡述自己理念的過程,其實也是答應大家,如若當選,通過站務案例庫,通過各種方式,把自己的溫和包容、自己所認識的原則底線,把自己一直追求的務實理性、理據透明、服務後人帶給社群。
  5. 如果落選,Z7504君建議我說“想好再考虑是否真的在至少3个月后再选第2次吧”。我想是確實這樣,不是為獲權而獲權,不用掐著90天表,然後到了期限一定要再來一次。其實,我的想法和最初回答如果落選時的問題時絲毫沒變,就是“不預測未來”,我想是這樣:
    • 一個是尊重社群的意向。人不能太多自負,溫和包容、務實理性、理據透明、服務後人只是我自己的表述,對社群來說這種理念也可能是優柔寡斷、過分調和等等。社群對於自己需要的判斷也可能不變,也可能變化,如果落選,也可能我的理念本質上不適合社群,也可能我的理念只是此時不符合社群需要。沒有變化就不必非要再選,理念符合了自然可以再次投身;
    • 另一個是機緣。我這次來參選本身就是一次緣分。我打個比方說,這就像一個男孩子很喜歡一個女孩子,可能在一起幸福了,可能就是不合適,也可能被拒以後經歷重重波折又機緣巧合走到了一起,也可能就是錯過從此各自有了各自生活和幸福,沒有哪種是好哪種是壞之分。對於RfA來說,也許幸運地恰逢其時可能我剛好符合社群的需要就獲得委任,也可能社群就不是太需要我這種管理方式的管理員,不管選多少次都是如此;也可能社群進入另一階段需要我這樣的管理員而我恰好有機緣來重選並獲選了,也可能社群需要、我本人的風格也合適,但可能時間過了很久,我本人恰好能投入如此多精力的答那麼多問題的時間過了。這都有可能,我覺得倒是不必做太多預言,也不必糾結。
  6. 我蠻喜歡柯文哲,人家問柯文哲“誒你2024選不選總統”,他跟人家說“一個人曉不曉得自己明天會不會中風死掉”。人生就是看機緣,我的看法就是“心存善念,盡力而為”,能為維基做點什麼就盡力做,不能的不要勉強,還是那句話尊重社群是做好管理員的必備基礎。
  7. 所以我個人而言,當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既然來RfA就好好答選上了就按照承諾好好幹,關注當下就好比你要在我選上管理員後立馬來問我要不要選行政員我也答不出,就算是給我賦行政員權我也不要,因為我也不會想好怎麼用,我根本不確定以後如何,我只是籌劃好的是做好當下的本職;落選了也不用預測自己的下次、別人的下次、有沒有下次、還有幾次,到時候是退隱、還是寫寫條目、還是一直做做至少還稱職的巡退、還是一路有幸獲得更多的信任用更高的權限為更多人的服務,如果是某種,那麼要多久,這都不關鍵,不需要水晶球。心存善念,盡力而為
  8. 巡查豁免的問題,換作我,我給留著,照顧照顧巡查員,都挺辛苦。於個人而言,倒是真的關係不大,但是在維基編輯貢獻一天,我們就應當講一天協作精神,包容體量就是了。
  9. 最後的最後,講一句拉票詞,我有熱情、守承諾,溫和但不失底線,以務實理性、理據透明、服務後人為原則,懇切希望各位從社群發展角度評價我,如若適任,還請不吝支持。還有,藉此也感謝一句Z7504君,Telegram群組那邊有戲稱存檔專家、存檔大師哈哈哈,我那個GA重新優化羅列排序的案子,以後還蠻有可能要持續做下去,GA排版似乎現在也有了些新變化,到時候還請您支持指教了呢。--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17:36 (UTC)
Streetdeck的問題编辑
  1. 你不擔任技術管理員的理由是什麼?
  2. 假如你當選,你上任會否處理AR的積壓?
  3. 你認為薄荷此舉有針對成份嗎?[5]
  4. 你對新手會及學生會有什麼评價?
  5. 你覺得新手會可做什麽幫助更多新手?
  6. 如果沒計錯,Kirk君你是上年大約秋天是不活躍的。假設你上任管理員後,再出現不活躍这個情況,你會自行除權嗎?
  7. 你作為WMC的成員,WMC是一個怎様的用户組?
  8. 你怎樣評價这幾位管理員(蟲蟲飛、AT、Manchiu、Kuon.Haku、河水、Minghong、Techyan)
  9. 你認為維基導遊算活躍嗎?(可参考近期的编辑松)
  10. 請用50字或以上说明一下三個用户組-WMC、WMTW、WMHKG。
  • 以上,謝謝。--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3月22日 (日) 15:03 (UTC)
  • 追加一題,薄荷下面的問題對今次RFA有沒有幫助?--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3月23日 (一) 02:38 (UTC)
  • 第一題我感覺上面好像已經回答了。不過我也想看看有沒有更多的解釋。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3日 (一) 07:23 (UTC)
  • 这是百科管理员选举怎么还扯进导游了?还有让成员评价自己所在用户组的话,你自己觉得人家会怎么评价?自打蟲蟲飞RFA有个奇妙的“英语考试”题以来好像有越来越多不着边际的提问了。元维基选监管员都没这些破事。--🏊I'm the winner🥇you're the loser🥛 2020年3月23日 (一) 08:27 (UTC)
以下是KirkLUStreetdeck君所提有关问题的回答:
  1. 诚如最开始所言,技术上有短板,需要学习。如果这次当选上界面管理员,但在编辑来就技术问题求助时,却不能称职地回应,就不太好了。也如前所述,“不参选界面管理员,但有意愿之后慢慢不断补上技术短板”,之后会努力来补选上界管(其实补选界管应该也是对技术学习成果的评估);
  2. 会的!如前所述,每一个部分我都有意愿参与,比较熟悉的部分我会抓紧开始大量处理起来,对巡退来说比较新的站务我会尽快熟悉;
  3. 薄荷君真对具体的一些社群有针对性地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好像后面也有提到的组织的一些成员来回应和讨论。总的来说,最初的意见很有针对性,编辑们的回答和讨论页比较有针对性。这种比较公开明确有针对的讨论对社群开放的气氛,我想大致是有益的。只是有时候针对性讨论,因为涉及具体对象,确实容易引起一些争论,一方面基于事实坦诚交流,另一方面尊重包容的话,我想讨论会是更加有益的。
  4. 维基学生会我大概是蛮早就有听说了,但是没有加入,现在看看学生会有蛮多条目协作、评选的计划,也有编辑常驻活动等不错的想法,现在运行应当是非常不错的;新手会是比较近成立的组织,我大致看了一下,相比学生会,活跃度还比较低,看到有两期刊物,但好像还没有看到比较大的企划,新手引导是维基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工作,小天使工作小组的想法也是非常好,可是没有活跃下去,期待新手会能有所突破。
  5. 我时下粗略想了一下,一个是不是能不能编写更新手友好的指南,一个是不是组织点新手写作的活动?(想法非常粗略)
  6. 对,去年秋天是我的升学准备季,忙完才回来。不活跃除权,正如跟Super Wang君的回答承诺的那样——“可以保证不续命和有长期不活跃情况下请辞”。
  7. 我是一开始在维基活跃就加入WMC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用户组”是怎么回事,大概觉得是大陆的维基人聚集起来的集体。WMC我比较熟悉的应当算是做了不少线下活动的工作,经常有活动发布,不过我自己目前对线下活动真的意愿不强烈。
  8. 您提到的七位编辑朋友中,我一起参与工作比较多的是虫虫飞、Kuon.Haku两位,然后还有对Manchiu(我记得签名是千村孤兔嘛)印象蛮深的,其他几位着实没有一起处理过很多站务工作。Manchiu给我印象比较深是因为我还是新手的时候,一位是Manchiu君经常处理授权区的事务,一位是Francotsangfh君(现在改名为BenedictusFX了)经常处理维基荣誉区的事务,以至于我当时还以为那两块工作就是主要他俩在负责。给我的印象里就留下,Manchiu君(和Francotsangfh君)对于站务处理很有投入、也比较愿意帮助新手和鼓励新手。虫虫飞君可以说是最近一起参与站务比较多的一位编辑了,因为最近我在关注的存废、复核和客栈,虫虫飞君都有比较活跃的参与,最近因为这个RFA比较忙,刚好又开始学处理OTRS,不然那个患者列表的问题还得处理下去(发回重申以后,我只后面有一天去留了个言)。最近一起共事,可以说是印象最深了,虫虫飞君非常活跃、非常有意愿把积压处理掉,而且她回应发言速度比较快(肯定只要参与站务大家都有感觉),快节奏+热忱能把很多事情往下一阶段推并尽快处理掉。但是我也说过一点,只是我个人意见啊,但是我至少确实是那么觉得的,我也不讳言,我觉得正因为虫虫飞君非常有意愿把积压处理掉、非常期待尽快改善一些有漏洞的方针,她在做有一些站务裁定的时候我觉得就过于着急了。我们的站务量虽然比较大,但是我想很多问题还是经过一定时间的。当然,也可能是我节奏是不是太慢,但是总的来说我可能个人比别的编辑多主张一点严谨性,可能也和我站务案例库建立以后,过往看得比较多有关。Kuon.Haku君是我做巡查的时候比较熟悉的,最近是没有一起做过太多的站务工作,但是之前是一起做过很多。我印象里我们对于一些巡查的case还是讨论过不少的,就说挂模板这个事情,Kuon.Haku君在我印象中还是相当严谨。Kuon.Haku君现在是管理员了,我感觉还是像当年一样,很乐意沟通的人。我在经典三问里面最后就说,我很喜欢User:Kuon.Haku/目安箱这个设置,开放、乐意沟通我觉得对于一项协作计划来说是很重要的品质。我跟河水君没有一起处理过站务,不过河水君好像(可能记错了)好像整理过文献资料,跟我有点交集。AT君我是跟他在Telegram群里一起处理群务比较多,AT在群里还是比较擅于处理棘手问题,然后回答新手的询问也比较耐心。Minghong君和Techyan君我是好像实在没有一起有处理过什么事务,如果以后有机会一起协作希望协作愉快。
  9. 导游我真的是几乎没去过,比学院去得还少,情况不算是很了解就是了;
  10. WMC我上面的回答大概是已经说了;WMHKG我实际是不熟悉,甚至一度比较迷惑,因为我原来看维基国际会议的时候看到香港社群举办过,但是后来看到香港社群很晚才被承认为正式用户组,后来才发现香港有过解散的社群组织,总之就是不太熟悉;WMTW是这三个组织连唯一一个正式分会,然后也举办过会议,运行应该是蛮成熟的这样子,大概知道他们有一些申请和资助活动的机制。
以上谨答Streetdeck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8:44 (UTC)
  • 抱歉和您确认一个事实,如果您觉得不方便也可以不回答。您是在线上知道有WMC而参加的,而不是通过线下推广活动知道WMC的。换句话说,您是先成为了维基人再加入WMC的,而不是因为WMC而成为了维基人。这样理解对吗? --ᡠᠵᡠᡳUjui ᡠᠵᡠUju ᠮᠠᠨᡩ᠋ᠠᠨMandan 2020年3月24日 (二) 01:31 (UTC)
  • 第三題請清楚説眀對社群有害/無害,第五詳細一點會比較好,第七希望Kirk君從三方向思考並作出回答(WMC QQ主要做什麽的丶上面狗氣球的面題,還有WMC對社群是否有影響)謝謝。--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3月24日 (二) 04:33 (UTC)
  • 第十一條問題可不用回答。--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3月26日 (四) 03:45 (UTC)
  • @KirkLU:未回答上方補充。還有第八題,我要説得直一點。Minghong之前與幾位資深用户(我、Sanmosa、Wpcpey、No1lovesu)在有關武漢肺炎的條目打編輯戰,你有什麽看法。Techyan這個人大家心照,不多説,怕得罪人。你對這個人正或負。--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3月29日 (日) 09:55 (UTC)
    • 您的上方补充追问皆以收悉,如上方所述“首轮提问问题会尽量优先于追问问题,让后面的编辑应该能更早得到回答”,首轮问题已经将要见底,我会尽快回过头来回答追问问题,让您久等。--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10:21 (UTC)
    • 感谢您的追问,首答问题结束才来让您久等。首先就您关切的也是,犬风船阁下提出的问题,我做一个说明,我是2017年初加入维基的,2017年秋冬开始活跃,2018年方才在元维基看到WMC并加入,我2013年以来一直是维基百科的读者,而不是通过任何线下推广渠道了解到维基百科的,至今亦未参与任何维基的线下活动,目前——如前述——也没有意愿参与线下活动。关于第三题,我认为包括薄荷君在内有编辑提出小组、协会的组织有序性问题和是否偏向社交的问题,由于是在客栈开放提出,我认为进行讨论是有利的。同时,考虑到很多小组创建后不复活跃的问题,上述讨论是围绕小组、协会的问题公开交换看法,是妥当的。第五题部分,主要我并非新手会的成员,亦不了解新手会的目前的情况和筹划,恐怕很难代为思考出很详细周密的方案,如果新手会有一些大型新手编辑活动的初步筹划但对部分安排存疑,可叫我并邀诸位有意参与新手编辑活动讨论的编辑往客栈交流。第七题,关于WMC QQ,其实在QQ上活跃编辑知道我是很少使用QQ的,WMC的编辑也是知道我是没参加过WMC在线上下的活动和讨论的,基于管理员应有的审慎性,未明事实的情况下实在是不适宜做评断。我对各社群组织大概的了解程度上述首答部分有作报告,然后我目前也没有参与社群组织活动的打算。--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12:04 (UTC)
      • @KirkLU:第八題呢?--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4月1日 (三) 12:11 (UTC)
        • @Streetdeck:非常不好意思,写在下面那条看漏了。编辑战我没有即时的了解或跟进,您所提及的大概是Wikipedia:互助客栈/方针#請求禁止在COVID-19相關條目更改稱呼及編輯戰中所指的编辑战。关于名称所引发的编辑战问题,当名称使用出现显著争议(我觉得一个蛮重要的标志就是有不仅仅是两位,而是多位编辑参与时),我认为停止当前的编辑,而在客栈协商统一后再行修改比较适宜。印象中客栈已就条目的标题问题有了共识,文内使用名称在这种情况下也优先在客栈中协商为适宜。关于Techyan,您问“对这个人正或负”的问题,如前所述我和Techyan没有在站内外有协作编辑过条目、处理过站务或群务、举办过线上下的活动。就跟处理站务、进行判断一样,评价一个人的正或负更需要理由,我对Techyan说得再直白一点就是相当陌生,对于Techyan君我着实完全无法给出评价。--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12:29 (UTC)
Ktsquare的問題编辑
  1. 你怎樣評價这幾位现任与前管理員、回退員、行政员、巡查員(AT、Sanmosa、ffaarr、Cwek、吉太小唯、Stewart、Tomchiukc)。请注意,阁下的评价可以被拿用,所以请小心回答。--Ktsquare 留言 2020年3月22日 (日) 23:24 (UTC)
  1. 这七位编辑朋友里面,AT君其实我刚刚回答过Streetdeck君了,我们是在Telegram群里一起处理群务比较多,AT君还是比较耐心投入的人。后面几位除了Sanmosa君,我都是依次拜访了一下几位的用户页,确实完全没有一起处理过事务,只有Cwek君约莫印象里在整理站务案例的时候看过Cwek在afd的判例,如果以后有幸能够有机会一切协作也希望协作愉快啦。Sanmosa君我是最熟悉的(大家应该如果在客栈活跃比较多也应该蛮熟悉的),我跟Sanmosa相熟大概是前年动员令的时候,给他翻译的桥梁列表条目稍稍提了点建议,我后来还在他那个列表里面选了一两个条目来翻译,就这么熟悉起来的。不过后来,我们倒是在条目编辑上没有继续一起协作,但是客栈讨论里经常能见面的。Sanmosa君非常活页,对客栈讨论的程序非常熟练,经常帮大家做提交公示啊、关闭公示宣布生效啊等等事务,除了他自己经常参与客栈讨论发表个人见解外,我觉得他常常会归集共识,就是根据目前的讨论情况,在提案者的基础上再提出一份符合现有共识的提案供大家作为新的讨论基础,我觉得他的这项能力挺棒也对客栈运作效率的提高帮助蛮大的。以上谨答Ktsquare君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8:59 (UTC)
By Rowingbohe编辑

就俩。因为是“无条件支持”,所以不会改票,请放心作答。可以选一个答,不限字数。

  1. 如何看待Streetdeck的第三个问题?
  2. 如何看待部分用户憋不出来问题就乱提问的行为?—Rowingbohe♬ 讨论·签名·台州专题 2020年3月23日 (一) 00:36 (UTC)
  • 由于个别极端用户闹事,我  撤回提问。请任何人不要在本章节继续留言。—Rowingbohe♬ 讨论·签名·台州专题 2020年3月26日 (四) 01:34 (UTC)
游魂的问题编辑
您如何看待,截止目前,您在RFA过程中已经被询问80个问题,您的RFA已经变成了中文维基百科历史上被询问问题最多的管理人员任免投票,超过蓝桌的行政员选举中出现的77个问题?--
 
2020年3月23日 (一) 12:32 (UTC)
  • 趴在电脑面前看。正如意见区所述的那样——“大家尽管提出问题”,同时我也会尽可能详细地回答,充分回应大家的疑问。大家非常关心,也很愿意提出问题,我很荣幸。--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3日 (一) 12:39 (UTC)
  • 但,对我的体力和脑力也是极大的挑战。因为我刚看了一下蓝桌行政员选举的77个问题很多短问题,但是我这里好像一问甚至有好几小问,而且我只要可以都做了非常详细的回答。以上是对User:游魂君问题的回复,希望您能满意。--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3日 (一) 14:11 (UTC)
    • 是满意的。不过我不敢继续问下去了,实在是辛苦。小问号它还有两百个朋友,就留给SANMOSA了。--
       
      2020年3月24日 (二) 00:24 (UTC)
听风吹过的声音编辑

非常遗憾,我并没有投票资格。但我希望能够借此机会碰到更多我尊敬的、有编辑经验的编辑者。

  • 您如何看待这篇论述(“Wikipedia:憋不出来问题就别问”)本身?这个问题的灵感来自于上面的一些问题。
  • 您如何看待在维基百科站内或公开媒体公开媒体宣扬阴谋论的人?假设存在维基百科组织相关的用户,在站内或公开媒体宣扬阴谋论,您如何看待?这里的维基百科组织包括基金会、分会、主题组织、筹备中或已经被承认的用户组、其他在站内松散的社群组织、站外讨论话题与维基百科有关的网站、社群或团体等。这个问题的灵感来自客栈讨论以及一些台湾媒体。
  • 您如何看待DYKC中的一些打捞条目(即从小小作品或不合格作品拉上来变成合格条目)的做法。这个问题的灵感来自于某位少数民族语言大佬在DYKC的发言。
上述问题不强求阁下回答。如果阁下回答,我可能会追问。此致。 --听风吹过的声音留言) 2020年3月23日 (一) 12:46 (UTC)
  1. 首先之首先,您是大概是今年加入维基参与编辑,非常欢迎您。也希望以后不断有机会能把维基协作编辑的快乐和处理站务的务实精神带跟您。这篇论述核心意旨很有道理啊,大概这篇文章的核心意旨就是尽量倡导大家提出一些比较实用性的问题,这样可以充分展现申请人的管理思维、计划、理念。当然我现在也是申请人嘛,就我个人而言我是尊重大家提比较多的问题,因为我可以理解大家都有各自的基点和关切。另一方面,大家本来是来参与评价遴选故管理员,如果参与人互相之间因为提问题出现争执也是不好,我是能够理解大家在一下站务问题上各有观点,而且各有观点的时候有时候还蛮激烈的,这其实都是蛮可以理解的,不过与此同时也要让讨论不要失掉务实的核心就是了,每一场站务讨论都应当是务实的讨论嘛,我想这也是这篇论述的一个意图。论述第一句讲说“进行管理员、行政员、用户查核员和监督员选举投票时”,其实倒是觉得不仅仅是管理人员任免的讨论——因为我自己的方针修订记录页面就是有那么一句话嘛“致力于以理性务实的态度,改善中文维基百科的公共政策”——很多的讨论都可以循着务实这条路走,我相信效率和成果上都会有提升。
  2. 其实我是不了解有关维基的阴谋论,不过认为阴谋论(就像现实生活中的各种阴谋论一样)有蛮多坏处,包括对立啊、猜忌啊,维基百科是一个协作计划,阴谋论是破坏协作的东西;宣扬阴谋论应该是我们反对的、因为这是协作精神所抵触的。我们的各位编辑和各种编辑组织我觉得都应当抵制阴谋论,因为维基百科如果消失或者被破坏无法运作,编辑组织也就没有了存在的基础。我可以理解编辑对于维基百科如何发展的理解有不同,可以理解编辑之间由于理解上的争论可能会产生一些误解,但是主动散播阴谋论是绝对错误的行为。主动散播阴谋论的行为如若存在,则应为大家所共同反对,我想这是绝对无疑的。
  3. 打捞条目的部分,打捞其实是相当提倡的,因为很多小条目对于百科来说相当有价值,但是限于条目质量的原因,甚至有可能出于消失的边缘。如果由熟悉的编者改善,那的确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后来看到您所问的是UjuiUjuMandan君提出的一些情况,我觉得他的部分看了他的阐述,我倒是也是可以理解,UjuiUjuMandan君应当是遇到了一些改善完仍然质量不佳的条目,这一点也确实,改善不仅是“改”、还要“善”嘛。打捞如果以改善为内涵,我觉得值得提倡。

以上谨答听风吹过的声音阁下的提问。--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09:37 (UTC)

舞月書生的问题编辑
  1. 请问您如何看待目前中文维基Category:合理使用理据待检查影像的积压问题?它们需要处理吗?
  2. 程序正义与结果优先您更倾向于那种?

--舞月書生𐙼羊村村民鸡条粉,近期关注COVID-19。𔒚 2020年3月24日 (二) 05:39 (UTC)

  • @舞月書生:非常抱歉因为前面问题很多,我会在比较晚的时候回答您的题目。尽管如此,看到您的第二个问题,我想起了一句话,这句话讲的我认为是程序与结果的相生关系,先送给您:
  • 我的按照您的问题,粗略意译转译(已经转变了字面义,变成了一种理解)是:
  1. 首先非常抱歉让您久等。
    前情提要:您问的这一个问题我只有“一面之缘”,说一面之缘是因为:
    技术与方针上的问题
    1. 技术上,合理使用理据待检查影像分类中的条目,主要是使用了各种类型的合理使用功能模板的,这些模板当缺乏“|image has rationale=yes”参数时就会将对应的文件加入待查分类中;
    2. 在处理该事务的职责范围上,依据模板的指定,应由巡查员和管理员完成,但目前的巡查员严格意义上是新页面巡查员,故而Wikipedia:新页面巡查也没有提到巡查员需要完成此项工作,同样Wikipedia:管理员也没有列示这一工作,2018年成为方针的Wikipedia:文件移动员也没有得到比较充分的利用;
    3. 从合理使用方针上来说,模板的指定的实际上是一个内容和排版尚且混乱的论述Wikipedia:合理使用依据指引;但是根据模板的提示对合理使用文件进行查核是间接依据支持的,主要有是Wikipedia:非自由内容使用准则指出:“被主张合理使用该文件的每篇条目的名称,并且按照合理使用依据指引的解释,为每一次使用提供单独、专门的合理使用依据。”
    可能的解决方案
    1. 针对目前的积压解决方案:在我撰写这个回答的时候,分类里的文件数已经达到了43,597个,如果纯粹采手工处理,也需要即使一天处理50个文件,在文件不继续增加的情况下,也需要两年再处理完。此时利用机器人配合必不可少,可能可以考虑的规则是:为只有应用在一个条目中且所用条目的分类和合理使用模板额类型相符的,由机器人添加“|image has rationale=yes”参数。这种做法是整理出大概率是合理使用的文件批量加挂模板,配合对一些无法以批量特征进行判别的文件进行手工判别,实现对现有积压的判别;
    2. 合理使用方针上的变动:整理Wikipedia:非自由文件使用依据指引,使其成为能向上传合理使用文件的编辑提供指引的
    3. 职责方针上的变动:2018年允许文件移动员单独申请以来,单独申请的个案少之又少,因此:
      • 一方面建议补充Wikipedia:文件移动员,并对合理使用理据待查模板(有系列模板)进行增修,将合理使用依据的查核工作明确为拥有文件移动权限的编辑所应完成工作的一部分;
      • 另一方面由于巡查员自动持有文件移动权,建议巡查员授权选任时应同时考察其是否具有拥有文件移动权限所应具有的对方针的熟悉程度和开展相应工作的能力,在Wikipedia:新页面巡查页面提示巡查员亦应参与完成文件移动员的工作;
      • 此外,Wikipedia:管理员亦可考虑提示参与该部分工作。
  2. 程序和结果的问题,上次送您了一句话,其中有一句“The means represent the ideal in making and the end in process”或“程序正义是实现中的理想,是形成中的结果正义”,其实就揭示了我认为个关于这两者关系的非常重要的一点,即程序与结果从来都不是分离的。
    • 我们依靠程序来建构对事实的认知:在现实世界的案件中,往往会出现各方当事人各执一词的场面,每个人都言辞凿凿的向审判者叙述自己的“亲眼所见”,只有依靠法律规定并不断完善举证责任分配规则、证据规则、疑罪从无原则等运用证据的规则,司法人员才能尽可能的查明事实。对于维基来说,比如存废讨论,如果存废讨论的关闭一天、也可以十天也可以,那么讨论可能有时还未来得及获得足够编辑关注就被关闭了;如果存废讨论提挂以后,不通知原页面编者,可能页面的存废在原编者没有发表意见的情况下就作出了决定;如此种种,那么我们就无从充分了解到编辑们的意愿,也就谈不上共识。
    • 我们依靠程序来建构对我们所期待的合理结果的认知:朋友们,张三玩刀失手,过失杀死了李四,那么张三应受怎么样的处置呢。有人说,李四的家人可以提着刀来复仇,也可以杀死张三偿命;有人说,可以让司法机构来审判。如果让司法机构来审判,有人说李四是皇亲国戚、皇帝旧友、为国立功、才能德行皆出类拔萃、二品官员,应该议亲、议故、议贤、议能、议功、议贵,降个官职就完了;有人说,应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一个法官写了个判决书说判他五年,好像很对;另一个法官说判十年,就一定错了吗?朋友们,不要以为上面任何一种刑罚是荒唐的,无条件杀人偿命、八议等等在某些历史时期都被认为是正当的东西,都被认为是实现了合理结果、实现了“结果正义”。这些结果,也正是当时的习惯法(custom)或者律例或者一些规定下的产物。今天,我们不仅有实体法来确立一类行为应对应一类结果,我们还有程序法限制立法者、执法者和法律适用者的权力,保证在一个具体事件中法律的适用有一定界限、保证实体法不被滥用。
    • 不难看出,如果抛弃了“程序正义”,那么结果又从何而来呢。正式因为我们对事实的认识、结果的预期都是在程序的协助下结构的,程序与结果肯定是不可分离的。在正当的程序中,实现妥当的结果,这就是了。
以上谨答U:舞月書生君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31日 (二) 15:13 (UTC)
John doe 120的問題编辑
  1. 能否用JavaScript得出兩個頁面的共同編輯者?--john doe 120@霍格華茲膜法學院時間魔法 2020年3月24日 (二) 09:56 (UTC)
  2. 如何處理管理人員的人身攻擊行為?--john doe 120@霍格華茲膜法學院時間魔法 2020年3月24日 (二) 10:21 (UTC)
  1. 由于这边我暂时不参选界面管理员,我只能以我对JS的了解来回答您,应该是能够得出的,但是我目前无法实现。原理上应该把两个页面的贡献者列表拉出来比对就可以了。
  2. 其实处理所有人生攻击行为的方式基本上皆然,处理管理人员的人身攻击也不应有不同,应:提醒使用人身攻击用语的一方停止并促使他道歉;人身攻击的内容应当移除;如果必要的话,相关的修订版本应该提请删除;不接受劝告持续人身攻击的,要考虑采取限制编辑等措施促使其冷静和认识到自己的冲动。当然,如果说新进编辑偶然使用一句“你是我孙子”宽容一点的话还可以算情有可原、促其道歉改正就是,管理人员是社群信任的承载者,自然是更不应该有任何进行人身攻击的情况。--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31日 (二) 15:32 (UTC)
以上谨答John doe君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31日 (二) 15:32 (UTC)
Suzuha Amane的問題编辑
  1. 慕名而來。這個問題與舞月書生的問題非常相似,但我不是詢問一個傾向的「態度」,而是一個非常清晰的二選一問題:您若當選,行事會堅守程序正義原則還是結果優先原則?
  2. 你怎麼看一些管理員極端的結果優先做法?
    -- Suzuha Amane THE IDOLM@STER留言) 2020年3月24日 (二) 16:19 (UTC)
  1. 您好,慕名不敢。给舞月書生君的答案相当详尽,不知道对您是否有帮助。程序与结果非分离的问题,实践中的正当程序正是实现中的正当结果。我同意并坚信应坚持根据方针、社群共识来使用权限,任巡退是如此,若当选管理亦然。--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31日 (二) 15:44 (UTC)
  2. 承上题和给舞月書生君的答案,管理员作为社群信任的承担者执行方针、共识,在一些紧急情况(如条目被严重破坏时)运用手中的权限进行即时的救济。包括管理员在内,权限使用者所要实现结果不是自己以为的结果,而是社群期待的结果。而毫无疑问“依靠程序来建构对事实的认知”、“依靠程序来建构对我们所期待的合理结果的认知”是必然。而您所提到的那种“极端结果优先”,自然不会是合理的结果。而显然我们应该反对这种会引致不合理结果的站务处理理念。--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31日 (二) 15:44 (UTC)
以上谨答Suzuha Amane君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31日 (二) 15:44 (UTC)
math编辑

請問下列事件如何處理:

  1. 如果官方命名和常用名稱有衝突的情況下,你會如何選擇優次?請問理據為何?
  2. 請閱讀有償編輯相關方針,並判斷下列有否違反相關方針:(預設知悉編者為一間進出口公司工作並且僱傭條款包含PR相關事情)
    1. 在編者沒有申報的情況下:
      1. 直接編輯有衝突的條目而相關修改只是修正錯別字
      2. 直接編輯無衝突的條目,但是增添連結至其有利益衝突的條目
      3. 直接編輯無衝突的條目,但是增添的來源來自其僱主(i.e.這時候是進出口公司)
    2. 在編者有合理申報的情況下:
      1. 直接編輯有衝突的條目,相關修改修正了錯別字
      2. 直接編輯無衝突的條目,但是增添連結至其有利益衝突的條目
      3. 直接編輯無衝突的條目,但是增添的來源來自其僱主(i.e.這時候是進出口公司)
      4. 直接大幅修改有衝突的條目,使該條目
        1. 失去了和公司利益不符的內容
        2. 大幅增添了符合公司利益的論述
        3. 單純只是便於閱讀
      5. 要求他人作出以上的修改(3.2.1-4)


以上。
--1233 T / C 2020年3月25日 (三) 14:30 (UTC)

先説明:我會留意針對第一項的回答。建議回答時同時考慮轉換出來的名字的選擇。ꓢꓯꓠꓟꓳꓢꓮ 漆黑漫長夜 2020年3月25日 (三) 15:39 (UTC)
  1. 第一个问题很经典,曾经是我站务案例库挑第一组案例的主题时的一个备选主题,后来因为这个问题不如AFD中的一些案例来得集中就没有那么深入地研究。
    • 首先谈方针,方针是社群的共识而成的,这是最基础的:
      1. 命名常规规定的大原则是“除非专题另有规定,条目命名当符合所有技术要求,及尽量符合所有命名原则;命名原则优先于主要命名惯例,条目命名符合愈多命名原则愈好”,其中原则包括使用中文、常用名称、易于识别、防止歧义,惯例则包括使用全称、名从主人。嗯……好像已经回答完您的问题了,官方命名和常用名称已经不是个人倾向问题,方针明定原则优先于惯例。
      2. 对于条目的标题(标题只有一个,涉及网页地址,自然也无法地区词转换),应采“先到先得(时间优先)”原则及其“有符合上述‘名从主人’惯例的名称时,有以下处理方式”这一表述下的四种判断方法。而剩下的地区,如需转换,则根据方针大原则处所述的“条目命名的地区词转换亦按以上方法(指的是第一条所述的大原则,KirkLU注)处理(按地区词所属地域,如适用)”
    • 原来还想多列几条分析,我感觉现在基本上清楚了(也许是大晚上我迷糊了,所以恳请和欢迎指正我漏掉的情况),解释一下我认为的方针如此安排的理据:
      1. 常用名称优先于官方命名,是因为官方命名正是通过作用于日常习惯来提升其地位的。就好比,中国大陆以前一直管韩国首都叫汉城,但是你要去问一个2000年以后出生的人,问他/她韩国首都在哪里,我可以肯定答案是首尔。当然反过来说,是不是官方改名的那天,所有人的嘴连同脑袋就一瞬间扭过来了呢,不是这样的。情况必然是,大家最常用的叫法还是“汉城”,但是由于官方渠道、新闻播报都统一改口了,“首尔”会变得越来越在大众传播的场合多见,最后以至于比较年少的群体,对“汉城”这个名字反而不熟悉了。类似地,我现在听着“白罗斯”是怪难受地,没准过10、20、30年,那个时候的青年人就完全不熟悉“白俄罗斯”这个名字。所以常用名称优先于官方命名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
      2. 那为什么到底用常用名称还是官方命名还有争议呢,是因为刚刚这个“官方名称转化为常用名称”的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对于公众来说,可能今天99%的人说起这个城市都在说汉城,10年后可能有50%,100年可能就剩课本里的历史了。所以,常用性是一个连续变化的过程,并不是那么精确的。假如“汉城”、“首尔”各对半常用的时期,咱维基来讨论这个问题,大家争论不休啊,因为都常用啊。这个时候很自然的,首尔的一方就比较愿意拿出,官方名称的理据来进一步说明自己的合理性。如果使用者数量能精确度量,首尔方的理据合理吗?也不一定,比如49%的人用首尔,51%的人用汉城,最常用的显然是汉城。但是现实是没法那么度量的,而且转变也必然有个过程,这种争议恐怕无法靠方针弥合(因为方针的永远不可能划出刻度,正是因为现实在这个问题上无法度量出个百分比)。
      3. 其实先到先得的条款也是对常用名称优先于官方命名的适用。除了先占命名一定要“符合本方针的标题作为条目的主要命名方式”。符合上述“名从主人”惯例的特殊情况,也有这样的安排,名称在全部的中文使用地区皆为常用名称自不必说;其次如果只在某一个或多个中文使用地区为常用时应当使用符合“名从主人”,看起来是官方名称优先,实质上一个事物如果有常用水平是有差异的话,常用水平高的地方往往是在“条目之主”所在地;第三如果大家都一样常用,则先占先得,选一常用名称,而不是用“名从主人”。这里的第四条实质上依据矛盾句,因为这四条的前提是“当有符合上述名从主人惯例的名称时,有以下处理方式”,结果第四条来了句“当一个事物的名称不符合名从主人的惯例时”,相互矛盾,所以后面那个“可以用其它命名规则代替”也自然是没什么效用。那么这个问题我觉得应当是比较清楚了(在我夜晚这个脑力的情况下)。
  2. 该问题需先从方针出发,梳理关键概念,继而具体分析
    • 方针的内容和出发点
      1. Wikipedia:申报有偿编辑中提出对编辑提出“您于维基媒体的任一项目所收取或将收取之报酬的任何编辑贡献方面,必须公开您的雇用者、客户及所属机构”的要求;
      2. 维基媒体基金会的使用条款提出,编辑必须以“在您的用户页上作出声明,在有偿编辑内容所相映的讨论页中作出声明,或者在有偿编辑的编辑摘要中作出声明”中至少一种方式公开有关编辑活动;
      3. 维基媒体基金会要求披露有偿编辑,可以视为其所要保障的法益是其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性质。
    • 方针中没有对一笔编辑是否为“有偿编辑”作出明确界定,关于方针中“有偿编辑”的理解,KirkLU提出的两种学说
      1. 雇主与受雇编辑利益一致说(简称“利益一致说”):该学说采雇主与受雇编辑利益是否一致的标准来判别,即使受雇编辑所进行的编辑操作,没有任何潜在可能使其损害到维基百科非营利性和中立性,只要编辑操作是有利于雇主的,都构成有偿编辑。该学说的基础在于,受雇编辑是受到雇主的雇佣,从事帮助雇主达成特定利益的行为,因此无论受雇编辑行为是否有潜在可能使其损害到维基百科非营利性和中立性,只要受雇编辑的行为是与受偿目的一致的,即可认为是有偿编辑;
      2. 雇主(受雇编辑)与维基利益冲突说(简称“利益冲突说”):该学说采雇主(受雇编辑)与维基利益是否冲突的标准来判别,即只有受雇编辑所进行的编辑操作,存在损害到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潜在可能,才构成有偿编辑。该学说的基础在于,有偿编辑的相关方针所要保护的法益是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性质,只雇主(受雇编辑)与维基的利益存在冲突,即受雇编辑的行为存在损害到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潜在可能时,相关行为才能被认定为是方针规制范围内的行为。
    • “利益一致说”和“利益冲突说”在1233君所列不同情况下的适用
      1. 在编者没有申报的情況下:
        1. 直接编辑有冲突的条目而相关修改只是修正错别字
          • 采“利益一致说”时:修正错别字是有利于提升读者对相关条目阅读体验的行为,即使纠正错别字的行为是在没有有偿编辑的情况下也在编辑群体中大概率会发生的自发行为,毫无损害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潜在可能,但是由于受雇编辑修正错别字的行为是有利于雇主的,故而应认定为有偿编辑。在编辑未申报的情况下,这种编辑是违反方针的;
          • 采“利益冲突说”时:修正错别字是没有有偿编辑的情况下也在编辑群体中大概率会发生的自发行为,毫无损害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潜在可能,故而这样的编辑没有导致雇主(受雇编辑)与维基的利益冲突,因此不能认定为方针所指的有偿编辑。在编辑未申报的情况下,这种编辑也不违反方针。
        2. 直接编辑无冲突的条目,但是增添链接至其有利益冲突的条目
          • 首先这种编辑行为有利于提升相关条目的可见性、被阅读的概率,从而有利于雇主;其次,增添该链接并一定不是编辑过程中必然发生的行为(与纠正错别字相比),即受雇编辑的行为存在损害到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潜在可能时。因此,无论采“利益一致说”还是“利益冲突说”都可以判断该行为为有偿编辑,在编辑未申报的情况下,这种编辑违反方针。
        3. 直接编辑无冲突的条目,但是增添的来源来自其雇主(i.e.这时候是进出口公司)
          • 首先这种编辑行为有利于提升雇主的网页或其他有关雇主的媒介的可见性、被阅读的概率,从而有利于雇主;其次,增添该来源并一定不是编辑过程中必然发生的行为(与纠正错别字相比),即受雇编辑的行为存在损害到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潜在可能时。因此,无论采“利益一致说”还是“利益冲突说”都可以判断该行为为有偿编辑,在编辑未申报的情况下,这种编辑违反方针。
      2. 在编者有合理申报的情况下
        1. 直接编辑有冲突的条目,相关修改修正了错别字,根据前款的无披露情况分析,经披露后这样的编辑是符合方针的;
        2. 直接编辑无冲突的条目,但是增添链接至其有利益冲突的条目,根据前款的无披露情况分析,如果这样的内链增加不属于过度内链、条目间确有关联、属于正常编辑思路范畴内,经披露后这样的编辑是符合方针的;
        3. 直接编辑无冲突的条目,但是增添的来源来自其雇主(i.e.这时候是进出口公司),根据前款的无披露情况分析,如果这样的来源的增加确属于必要且没有显著改变各方来源的比例关系、观点平衡关系,经披露后这样的编辑是符合方针的;
        4. 直接大幅修改有冲突的条目,使该条目
          1. 失去了和公司利益不符的内容:即使是无偿编辑,也是不符方针的;
          2. 大幅增添了符合公司利益的论述:即使是无偿编辑,也是不符方针的;
          3. 单纯只是便于阅读:比照本适用分析之2.1处理,经披露后属于符合方针;
        5. 要求他人作出以上的修改者,导致相关修改与受雇编辑失去直接联系,即使编者已有披露,也以未披露论。本适用分析之2.1至2.3各条,应比照本适用分析之1.1至1.3处理,本适用分析之2.4.1和2.4.2仍为不符方针,本适用分析之2.4.3应比照本适用分析之1.1处理。
    • “利益一致说”和“利益冲突说”适用性分析:利益一致说和利益冲突说的在多数情况下,表现为判定结果一致。只是在针对单纯改善阅读、修正错字等在没有有偿编辑的情况下也在编辑群体中大概率会发生的自发行为的判别问题上,存在差异。考察到,有偿编辑的相关方针所要保护的法益是非营利性和中立性的性质,而在这一问题上的从宽管理并不会造成损害,且实践中有时也很难对受偿未披露的“单纯改善文字”的编辑进行发现和判别,建议实际处理站务过程中采“利益冲突说”处理。
以上谨答1233君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05:52 (UTC)
霜奶仙の第2个问题编辑

先假装你是管理员,然后麻烦处理下公视HD电视节目列表 (2013年)这个积压讨论(就是你觉得这个页面到底是删还是不删),然后你觉得到底要不要删除zhina这个重定向(这个页面也在存废讨论中)?
谢谢!--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09:02 (UTC)

  1. 关于公视HD电视节目列表 (2013年),以管理员的身份分析,有编辑提出该存废讨论提出删除的“理据不成立”,该点确有道理;有编辑提出或系WP:IINFO但条目并非显著IINFO,在未进一步讨论的情况下不宜认定(WP:JUSTAPOLICY),故宜采保留处理。本案实际在等待各方进行进一步讨论的过程中,超过时限,故而无共识保留,亦可。
  2. 关于zhina,提删者以WP:RDRNC提删并获认可,支持保留者认为可采WP:RDRNC第二款保留,但支持删除者给出了充分回应,即消除音标的汉语拼音并不能视为第二款旨在保留的拉丁化的外文语言。综上删除理据是充分的,应予删除。
以上谨答IN君的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06:09 (UTC)
一只宝可梦的第3个问题编辑

我看了下你的贡献,发现第二页最后一笔编辑于2019年12月2日作出(一页500笔)。我现在有4485笔编辑,而我的第3488笔编辑是在今年2月15号作出的(可以看我讨论页历史,并查找字符串3488)。请问为什么你近段时间不怎么活跃?还有,左边这张图片是你的部分贡献。我发现你从去年12月5号到19号的时候都没有做过一笔编辑,请问这是为什么(或者说这段时间你在做什么)?--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09:46 (UTC)

  • 该问题其实前述回应过多位编辑,现向您再次回应,去年秋冬是本人毕业升学季,故未活跃。--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09:49 (UTC)
    关键是,你升学之后为什么不及时返回呢?还有我还是不清楚,你升学季是什么时候结束的?(请回答具体日期)--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09:56 (UTC)
    本人是2020届,为考取或申请下一阶段所就读院校或为在毕业后及时就业,故于2019年秋冬季进行准备。以我个人的理解,时间安排上并没有大的不妥,也在最忙碌的时段过后,逐渐恢复参与。--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10:03 (UTC)
    高等教育机构的升学/就业,与中高考不同,亦非初等或中等教育机构入学,忙碌程度并非瞬起瞬落,所以并无具体日期,只是最忙碌的准备期已过。--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10:07 (UTC)
    然而我没有看到你在那段时间里在你的用户页面挂模板,所以我也不知道你会在什么时候回来。虽然说现在你已经回来了,但是我还有个问题,请看下一章节。--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10:20 (UTC)
宝可梦的第4个问题编辑

我认为当管理员就是要管理站务,然而学习就业问题可能会导致无法管理站务。那么你在未来6个月内还有哪些原因会导致你在那个时间段内无法编辑中维?--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10:20 (UTC)

  • 未见,这也是来申请的前提。--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10:22 (UTC)
    好的。那个麻烦你回答一下我的第2个问题,谢谢。(此留言无需回复,请回答我的第2个问题)--IN·· 签名时间: 2020年3月27日 (五) 10:41 (UTC)
    诚如回复娜娜君所述,站务问题所需时间较长,会尽快回复,由于问题非常多,会优先考量提问较早的问题。让您久等。--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7日 (五) 10:48 (UTC)

  • 我誠摯的建議IN閣下,不要問一個問題就開一個章節。—— Eric Liu留言留名學生會 2020年3月27日 (五) 15:22 (UTC)
angys的问题编辑

假如有用户创建一条超长的新条目,阁下会如何以管理员的身份去处理呢?另外阁下在担任管理员后会有计划处理维基百科的长条目吗?阁下又如何看待长条目内容的讯息真实性。另外如果有新手不小心做出了违反维基规则的举动,阁下会乐意去向他以善意推定解释并开化吗? angys 2020年3月28日 (六) 12:22 (UTC)

  1. 让您久等啦。超长的条目并不必然具备不合理性。目前中文维基的超长条目,列表如射洪市不可移动文物名录,条目如清华大学。改善超长条目的一个总要办法就是进行条目分拆。射洪市不可移动文物名录其实是非常难分拆的条目,由于射洪已经是行政区划层级较低的县级行政区,再按行政区划拆分略有困难,如果按编号拆似乎也不很合适。清华大学的改善思路,倒是可以参考特色条目南开大学和南开大学校史来进行。但无论如何,这些也不是作为管理员的工作范畴,而是作为编辑的工作范畴。因此,如若当选亦无计划特别处理长条目,肯定还是参与自己熟悉、有能力编辑的条目为主。此外,条目之长并不必然影响讯息的真实性,只需引证充分即可。
  2. 正如上述我回答Z7504君的第9问中所提到的那样,我认同和践行不对新手有过分严苛的要求,对新手的善意(有心编辑,但是暂时还未完全掌握指引)、无意(正如您说的“不小心”)的错误应该包容理解和鼓励。上面我还举了一个自己切身体会到的例子,我觉得包容理解和鼓励之下,新手的发展是可期的。进一步说,也正如一些回答中说到的,其实一部分恶意违反我也是可以理解的,管理员调节争议时相信偶有自己被冲击,用权并不等于争执突出时抓着一句气话就要封禁,解决问题为重,偶有一句情绪激动也是可以理解的,权限是最后的救济手段却不是唯一的救济手段、有时候不是最合适的救济手段。
以上谨答angys君的提问。--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06:38 (UTC)
春卷柯南路過编辑

管理員上任之後,(可能)需要承受更大的壓力。這裏不問別的:有時候,我們可能以為某些作法沒有甚麼問題,可是這樣做偏偏觸動了社群內部分人士的既得利益,或者令立場敵對的編輯不滿,結果有的人不高興起來,就用方針/指引/論述,甚至更荒唐的主張來抹黑我們,哪怕他們曲解了方針/指引/論述的設立原意,以及不同派系的學術觀點,只要能把對手扳倒,胡說八道也行。對於這種行為,候選人有何看法呢?

我信任候選人的人品,但是看完候選人對部分問題的回答(上面有一條問題我總認為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總是覺得沒有充足的信心。因此,上面這一題將直接影響我的投票取向。--春卷柯南 ( 茶寮被毀·復修無期 ) 2020年3月29日 (日) 11:15 (UTC)

  • 这题我认为涉及我未来面对针对我本人的攻击和抹黑的态度,我认为很重要,故而绕开依次向下的一般顺序提前回答。跟我熟悉的编辑大概知道,我是比较随和的面多一点,前面的回答我也说,我比较喜欢周恩来总理,总理总是一个调和的角色,虽然我的能力跟总理的能力相比很渺小,但是我还是希望在社群中作为一个温和的力量。但!是!,朋友们,也许春卷君也有这样的疑虑,KirkLU这个人还是比较随和的,会不会原则性问题也是模棱两可呢,但是温和不是没有原则的退让,我非常可以接受大家对条目编辑的问题、站务的问题有不同的意见,非常可以接受大家不同意我的观点(无论是列得出理由,还是出于自己的编辑经验有一些直觉上的感受),非常可以接受说大家批评我的站务管理风格(可以是急躁、过于迟缓、不够坚定或者过于固执),甚至可以接受我在调和大家争议的过程中被迁怒然后被骂了几句(我甚至可以跟大家承诺不会随随便便就因为被讲了几句粗口,就动手来封,虽然讲粗口可能并不符合文明方针,但是是对我使用,我是可以根据情况理解大家有时候愤怒是人之常情,毕竟人还是比较容易自觉观点更正确一些,也会激动),但是,朋友们,我同意大家可能对方针有不同理解,不等于同意方针可以扭曲;我同意大家讨论过程中有误解,不等于同意可以刻意抹黑;我理解大家激动的时候难免会出言不逊(有时候可能是知道错了,我知道有人事后不好意思道歉,我也理解),但是不等于我理解肆意攻击人格。如果有一位编辑在站务的理解上跟我有很多不同,我可以跟他沟通,可以做很多妥协,因为站务上的个人理解也要和社群现实状况相符,要努力促进共识。但是,朋友们,如果有一个人是要借意见分歧为名做恶意的事情,就我个人而言,朋友们,这是挑战我的底线。时至今日我遇到过破坏条目者等违反方针比较有严重的人,但是从未遇到过挑战底线的人,如果以后万一非常不幸,出现了这样的人,那这个人可以来看看这里的,看看KirkLU申请管理员的时候怎么说的,我就一句话:“挑战底线的事情,你尽管试试看好了。”
  • 如果要在原则性问题上逼退我,也很简单,谈谈威胁人身和法律,我想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完全卸职引退也不为过。我就是个普通人,也有家人,虽然不算有爱人,但是也有喜欢的人,也有自己的理想,希望我在这里的贡献是对构建自由获取的知识平台的有益贡献,是我实现人生价值和理想的一部分,而不是反过来构成阻碍。我温和,但我有原则,如是而已。也许这段回答画风跟前面都不一样,但这两者都是我。
  • 谨此回应,希望这样足矣回应U:春卷柯南君所提出的问题,将这个问题提到最先回答,虽然一方面是我对这个问题所涉问题比较重视,但另一方面借花献佛,权当是感谢春卷君对于去年动员令筹备期期间的诸多投入。--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3月29日 (日) 13:00 (UTC)
Jason的問題编辑

您好。能否看出此楚國條目修改中明顯的問題?能找誰或透過什麼機制來改善?謝謝。--Jason留言) 2020年3月30日 (一) 22:49 (UTC)

您好Jason君,非常抱歉对历史条目不是非常熟悉,不知道您能否帮忙指明您认为哪笔或哪些笔具体的版本修订存在问题。--Kirk★ 0讨论│图书馆0 2020年4月1日 (三) 06:43 (UTC)
Streetdeck的進階問題编辑
  • 是次RFA最後一問。
  1. 你如何分析英維及中維的條目評選?社群有什麼可以借鏡?日維的評選制度與本站有什麼不同?你建議引入兩典的評選方法嗎?
  2. 對於TMBW這個人相信大家都知道。你認為將沒來源的小作品移動到草稿正確嗎?你會否對TMBW實施一個编辑禁制?

以上,謝謝。--Wright Streetdeck . HKers 加油! 2020年4月2日 (四) 02:14 (UTC)

橙子木小小探个头编辑
  • 没有什么特别的问题,甚至可能其他用户都问过了假设一个极端的情况,一名用户态度十分不好的对阁下发难并且一步步升级到了人身攻击的程度,同时并没有人提WP:VIP(当然了这根本不可能),阁下会如何解决?(您可以抽空回答,简述即可,不用太着急,高考为重)另请其他用户不要自行对号入座。--是橙🍊子🍊哦! 2020年4月2日 (四) 16:59 (UTC)
结果编辑

当前的行政员提名编辑

如自動統計的票數出錯,請移步此處改正。當前時間:2020年4月2日 (四) 20:34 (UTC)。

当前的用户查核员提名编辑

如自動統計的票數出錯,請移步此處改正。當前時間:2020年4月2日 (四) 20:34 (UTC)。

当前的監督员提名编辑

如自動統計的票數出錯,請移步此處改正。當前時間:2020年4月2日 (四) 20:34 (UTC)。

当前的介面管理員提名编辑

如自動統計的票數出錯,請移步此處改正。當前時間:2020年4月2日 (四) 20:34 (UTC)。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