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基百科:高功能自閉症和亞斯伯格症候群編輯

(重定向自Wikipedia:AUTIST
在「自閉症意識月」活動中,一群學生及他們的家庭成員掛起寫有「不同但不少:我們是聯合的」並且帶有不同顏色的拼圖塊的牌匾
一群學生及他們的家庭成員出席「自閉症意識月」活動,以提升市民對自閉症人士的意識。

在維基百科中,有一部份維基人患有自閉症亞斯伯格症候群。本论述试图让维基人更加了解他们,并尝试帮助其融入社区。

自閉症維基人在參與維基百科時,有一定的優勢,也有一定的困難。維基百科作為一個百科全書,也有吸引他們前來參與百科全書的編寫的因素。社群應該給予他們一個空間,並且必要時作出體諒。社群亦應了解到他們和自身之間的差異,以及和他們和睦相處。

和對待很多的事物一樣,在最好的情況下,亞斯伯格症候群不應被認為是疾病或缺陷,而是應只視為個體上的差異。正因亞斯伯格症候群和自閉症給予一個是「疾病」或是「缺陷」的印象,導致我們對這些個體上的差異有了不同的看法。很多時候,我們視這些個體為「異常」,但實際上我們能視這些個體為「少見」,正如我們對待不同人有不同的眼睛或頭髮的顏色一般,如某些人的髮色只是比較「少見」。

Nuvola apps important.svg 注意自闭症的诊断在任何情况下都不是犯错的借口,用户必须对他们做出的编辑负责。

腦部的連接编辑

人類的腦部而著數以百萬計的神經線,並且每條神經線也是互通互連的。腦部不同的部份發揮著不同的功能,某些部份的神經線的連接較為緊密,也有些部份的連接較為稀疏。

每個人的腦部都是獨特的。神經線連接較為緊密的部份能夠驅使一個人在某些方面的技巧、能力和天賦都比一般人或正常水平高。連接較為稀疏的部份或會導致一個人在另一些方面的技巧、能力和天賦都比一般人或正常水平要低。這是一個正常的現象,不同的人的腦部構造都各有不同。這也詮釋了某些人數學成績較為優秀,也有些人的體能較強、視覺藝術,或是一些科目如歷史、地理的表現較為出色。

我們的腦部是一個活體,它可以一定程度上適應某件事物。倘若我們學習了一個新的技能或對一種已存在於腦中的技能多加訓練,我們的腦部對該技能的連接將會增強,如一部電腦能夠根據我們所需要的特殊外圍而作出調整設備一般。如果我們腦部的一部份受到損害,腦部能經過訓練及支援後建立另一條通往該技能的路徑,以彌補及復原受到損害的記憶。換句話說,與生俱來的天賦是存在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獨有的天賦,或者在某個範疇都能有著出色的出現。相反,每個人都有自己不適應的事物,即使經過相關的訓練,也未必能學懂所有的技能。

對差異的解釋编辑

承接上個章節電腦的比喻[1]、不同人的腦部構造以及不同人的天賦,大多數的人在不同的領域的表現比較出色,也在其他領域的表現較為平淡及一般。這是一個人的「默認設定」,而且亦是與生俱來的。自閉症及亞斯伯格人士的腦部和神經線之間用連接較為緊密的部份能夠驅使一個人在某些方面的技巧、能力和天賦都比一般人或正常水平高,而連接較稀疏的部份或會導致一個人在另一些方面的技巧、能力和天賦都比一般人要低。如果「神經學典範」的人的部份腦部減少運作並且活躍度減低,他們將像自閉症人士一樣感知這個世界。[2][3][4][5][6][7]

以下是我們能夠歸納出的重點:

  • 多數情況下,在處理一個活躍度及連接度較低的腦部組織時,對自閉症及亞斯伯格症候群人士而言,他們活躍度及連接度較低的地方在於他們對人與人之間的社交互動的理解以及該腦部組織的其他技能。也就是說,「神經學典範」的人會認為有些事情非常不自然。
  • 多數情況下,自閉症及亞斯伯格症候群人士也會覺得有些事情對一般人而言非常自然。對自閉症及亞斯伯格症候群人士而言,他們面對的是不一樣的技能,而且會認為這些技能非常多樣性。而且,他們對於言語的處理方式與一般人有所不同。自閉症及亞斯伯格症候群人士很難從字面上理解一件事情,而比較傾向理解事情的細節。他們主要傾向於說出所有需要說的話,並且希望別人能夠照著辦。而這就是他們的「默認設定」。

同時,這也意味著我們之間的溝通也會有定程度上的誤會。

想像一下,三個人都通過耳機聽同一首音樂,但是每對耳機都插入了不同的立體聲系統。一個人的系統高音調高,中音和低音調低;一個將中音調高,但將高音和低音調低;第三個使低音調高,但中音和高音調低。這就像在同一個房間裏有兩個患有強迫症和神經疾病的人一樣。他們聽的都是同一首音樂,但聽起來每個人都完全不同,而且他們忍不住聽起來不同的事實。他們無法調節耳朵!如果他們倆都沒有意識到各自的音樂平衡不同,那麼他們最終都會以為另外兩個人固執、不合作……因為他們無法理解他們聽到如此明顯和清晰的聲音,這就像盲人摸象一樣。

一旦我們能夠了解這些差異,這不僅能夠更容易解決問題,而且能夠利用這些差異並且了解對方的感受。而自閉症及亞斯伯格症候群人士則能夠把注意力集中於其他人沒有發現的問題身上。他們擁有的這個能力對他們有正面也有負面影響。

負面影響是自閉症光譜的編輯很難放下自己的成見,並且放心讓事件繼續發展,尤其比「神經學典範」編輯還是困難。這種感覺有如即使自己非常口渴,也不能把面前的飲料喝掉。然而,這並不是自閉症光譜的編輯繼續這樣做的藉口,這只是他們需要多加注意的事情。在這個時候,「神經學典範」編輯應該友善和清晰地幫助提醒他們應該放手讓事情往更好的方向發展。或許他們能夠找到一個更好的事情讓他們能夠專注。

而正面影響是自閉症光譜的編輯或許能夠不知疲倦地把心思花在一件事情上,並且能夠提出解決問題的方法。例如自閉症光譜的編輯能夠在數天內從頭到尾完成一篇高質量的條目,甚至是典範條目的水平。前提是他們必須對建立條目的工作著迷,方能輕鬆完成。

另外,自閉症光譜編輯或許會擁有驚人的記憶力,只是這些記憶或會包括過去的不快時光或挫折,導致現時的生活和發展受到阻礙。但是,倘若他們能夠了解到維基百科的方針和指引,他們就會牢記住方針內的個每一個細節,甚至能夠想到許多的方法能讓其他編者更易理解到方針的內容及意思,這也能對自閉症光譜的老手教導自閉症光譜的新手有極大的幫助。

如何和自閉症編輯相處编辑

有一些人,不論他們是否自閉症人士,我們都不歡迎他們,包括破壞者、製造惡作劇的、作出擾亂性和悔辱性編輯。即使他們被診斷為自閉症或亞斯伯格症候群,這也不能成為他們作出以上行為的藉口。

另一方面,社群部份優秀的編輯或許被診斷為屬於自閉症光譜,甚至當中亦可能有用戶成為管理員

事實上在維基百科的編者中,自閉症和亞斯伯格人士所佔的比率很可能比想像及現實中要高。維基百科也可能說是自閉症人士的「蜂巢」。

對於這種說法,可以有兩種解釋:

  • 「神經學典範」的編者需要注意,比起在現實所遇到的自閉症人士,在維基百科遇到的可能性要高很多,並且最好能夠了解如何能和他們有效地合作。
  • 自閉症光譜編輯需要注意,自己不需要為自身自閉症的診斷一感到羞恥。這裏或許有很多跟閣下一樣的自閉症人士,而且自閉症的診斷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只是我們不能以自閉症的診斷為藉口。

所有的編者,即使是「神經學典範」的編者或是自閉症光譜編輯,最好發揮自己的創意和想像力,尋找替代的方式來解釋一件事情。與您交談的人,或許會和閣下的思考方式差很遠。

  • 使用一些方法能夠激活大腦的其他部份運作和思考。例如可以使用一些如聲音、顏色和形狀的工具輔助自己或別人。
  • 盡可能地避免曲解或歧義的情況發生。自閉症光譜的編者可能會有一個非常直接的思考,能夠清晰地分別對與錯的事物。例如可以使用非常清晰的字眼(如「請」、「不要」、「永不」等等),而避免使用一些讓人感到疑惑的字眼(例如「也許」、「應該」、「可以」等)。許多常見的問題均出自對字面的誤解,即使這些誤解是善意的。
  • 使用一些新穎和另類的方式解釋一件事物,並且以此取代一些讓人費思不得不解的解釋。而糾紛的解決辦法可以是找出一個能夠找出對事情有不同解釋的人,從而使事情變得更為簡單和清晰。
  • 如果您是一個「神經學典範」的編者,請不要輕易推斷出一件事物。如果一個事物非常重要,請一併向編者解釋。自閉症光譜編輯或許很難了解閣下選擇隱藏一件事情的原因。如果閣下沒有任何的意見,他們也會覺得自己沒有回應的必要。
  • 避免在向自閉症光譜編輯解釋一件事情時加上其他多餘的含義。他們或許會因此而無法理解事情的意思,從而曲解閣下的意思。

事實和訊息對自閉症光譜編者非常重要。它們是一件很實質的事物,並且能夠「擁有」和「放棄」它們。而且由於許多的自閉症編者認為自己擁有「了解事物」和「牢記事物」的能力,因此如果他們發現他們認知的事實並非正確,這會對他們做成很大的影響。這種感覺彷彿自己被騙了或是自己的東西被偷走一般,異常沮喪。正因為這個原因,我們要向別人詮釋事情的真假時要保持柔和,並且要讓對方覺得這是一個更為準確的事實。一名自閉症光譜編者在突然了解一件重要的事實時,或許情緒會像小孩子被告知「聖誕老人是不存在的」一樣,自己以往的認知受到了嚴重和震撼的影響。而這也是他們對事件感到情緒化的原因。這是一個非常簡單而且重要的過程。我們不是要摧毀他們以往所認知的事實,而是給他們一個更好的事實。這兩者的差別就是「我燒掉你你的屋子」和「你有一間新的屋子」的分別。

了解和忍耐编辑

對於非自閉症光譜人士而言,極其重要的一點是自閉症並不會影響一個人的智力和天賦,也不會影響一個人的外表。我們不應視之為「缺陷」,而只視之為「差異」。[8]

與「神經學典範」編者相比,高功能自閉症和亞氏保加症編輯的「缺陷」只在於他們對言語的了解和與其他人之間的互動。在另一方面,「神經學典範」編者與自閉症光譜編輯相比,他們則在處理和儲存數據存在著「缺陷」。

和自閉症人士在言語和與其他人之間的互動相對較為弱一樣,「神經學典範」及部份學者症候群或許也有和自閉症人士相若的數據處理和儲存能力。正因為兩者的差別過小,這導致了我們經常彼此失去耐性的原因。兩者幾乎不可能不認為雙方是在擾亂,或者存在著不誠實以及缺陷。

對於兩者的相同和相異之處,可以以兩部不同的電腦作為例子。其中一部電腦擁有出色的用戶界面,但是處理數據的能力較為差勁;另一部電腦能夠處理及儲存許多數據,但是用戶界面則相對而言比較簡陋。這是每部電腦都有的預設設定,這並不能比較哪部電腦較為優勝。對「神經學典範」人士而言,自閉症人士給予他們的印象彷彿就是自閉症人士製造了許多的問題,只有良好的教育才能解決這些問題。總括而言,請勿把自閉症和「缺陷」、「智力障礙」劃上等號。請記住,即使「神經學典範」和高功能自閉症之間也存在著優勢和劣勢。這兩部電腦,充其量只是處理器上的不同。

参见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your-brain-does-not-process-information-and-it-is-not-a-computer. 
  2. ^ Koenig; Tsatsanis; Volkmar. The development of autism: Perspectives from theory and research. Mahwah, NJ: Erlbaum. 2001: 81–101. 
  3. ^ Minshew, NJ. Brief report: Brain mechanisms in autism: Functional and structural abnormalities. Journal of Autism and Developmental Disorders. 1996, 26 (2): 205–209. PMID 8744486. doi:10.1007/BF02172013. 
  4. ^ Sugranyes, Gisela.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 and Schizophrenia: Meta Analysis of the Neural Correlate of Social Cognition. PLos ONE. 2011, 6.10 (E25322): e25322. Bibcode:2011PLoSO...625322S. doi:10.1371/journal.pone.0025322. 
  5. ^ Dapretto, M.; Davies; M.S.; Pfeifer; J.H.; Scott; 等. Understanding emotions in others: Mirror Neuron dysfunction in children with autism spectrum disorder. Nature Neuroscience. 2006, 9 (1): 28–30. PMC 3713227. PMID 16327784. doi:10.1038/nn1611. 
  6. ^ Snyder; 等. Savant-like skills exposed in normal people by suppressing the left fronto-temporal lobe (PDF). Journal of Integrative Neuroscience: 149–158. 2003 [2012-04-07]. 
  7. ^ Snyder; 等. Savant-like numerosity skills revealed in normal people by magnetic pulses (PDF). Perception: 837–845. 2006 [2012-04-07]. 
  8. ^ Baron-Cohen S. Is Asperger syndrome necessarily viewed as a disability?. Focus Autism Other Dev Disabl. 2002, 17 (3): 186–91. doi:10.1177/10883576020170030801. A preliminary, freely readable draft, with slightly different wording in the quoted text, is in: Baron-Cohen S. Is Asperger's syndrome necessarily a disability? (PDF). Cambridge: Autism Research Centre. 2002 [2008-12-0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17 December 2008). 
  9. ^ 乖巧的神經典型編輯也受到歡迎,特別是如果他們需要A光譜同事的幫助。那裡有很多自閉症譜系談話頁面潛行者英语WP:TPS誰可以提供額外的輸入和建議,誰(顯然!)親自知道挑戰是什麼樣的。

廷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