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求闻》专题关注:维基媒体基金会向欧洲人权法院上诉,要求土耳其解除对维基百科的屏蔽

< Wikipedia:《求闻》‎ | 2019年(重定向自Wikipedia:QW/TREU


2019年5月
专题关注

第六卷

Turkey Anti-Wikipedia trwiki.svg

维基媒体基金会向欧洲人权法院上诉,要求土耳其解除对维基百科的屏蔽


【《求闻》北京5月26日讯】

基金会强硬表态

土耳其语维基百科现在使用的logo。红色遮挡框上写有“我们想你”

维基媒体基金会欧洲委员会下辖的欧洲人权法院递交了一份要求土耳其当局立刻解除对维基百科屏蔽的申请。维基媒体基金会认为土耳其当局对维基百科的屏蔽是“对表达自由权的侵犯”。

土耳其自2017年4月开始屏蔽维基百科,至今两年有余。外界普遍认为土耳其是为了进一步压制前一年的政变才屏蔽的。土耳其政府要求维基百科移除其中有关叙利亚内战条目和土耳其政府支持的恐怖分子相关的信息。维基百科拒绝了土耳其政府的要求。

欧洲人权法院位于法国斯特拉斯堡,是在《欧洲人权公约》下建立的国际法庭。欧洲委员会的47个成员国都签署了《欧洲人权公约》,进而受欧洲人权法院管辖。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委员会不是欧盟,土耳其、俄罗斯、格陵兰都是欧洲委员会的成员。

基金会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声明同时使用英语和土耳其语发布。基金会在声明中说,基金会采取的这一措施是“继续我们认为知识和自由表达的是人人都享有的基本权利的承诺”。

维基媒体基金会执行董事凯瑟琳·马赫
维基百科共同创办人吉米·威尔士

基金会的这一措施在其举办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由维基媒体基金会的执行董事凯瑟琳·马赫、维基百科共同创办人吉米·威尔士和基金会的法律总监斯提芬·拉波特宣布。

发布会上,执行董事凯瑟琳指出,知识是推动世界前进的动力,了解事务的方方面面能让我们的社会更加宽容。她强调,维基百科由它的贡献者塑造。人们共同创作、争辩会让维基百科在千锤百炼中变得更加实用、更加全面、更具有代表性。

基金会在向欧洲人权法院递交的申请中写道,基金会认为对维基百科不加任何解释的屏蔽侵犯了基本自由,包括《欧洲人权公约》第十条所保障的表达自由权。基金会认为,因当局的封锁,土耳其八千多万人民无法享受这一基本自由;而对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成员,则因土耳其人民无法参与维基百科,失去了了解土国悠久历史的机会。

土耳其政府辩称其因为“维基百科宣扬恐怖主义”封锁维基百科。经过上诉,安卡拉第二和平法院判决称,土耳其屏蔽维基百科仅仅因为英文维基百科的两个条目。这两个条目分别是《由国家支持的恐怖主义》《叙利亚内战中的外国势力干涉》中涉及土耳其的小节。

基金会在声明中说,在过去两年内,尽管维基百科在土耳其无法直接访问,但这两个条目仍然被志愿者不断地改善。基金会认为,而因为土耳其屏蔽了维基百科,土耳其官方的观点反而不容易编入有关条目。5月18日,土耳其媒体报道土交通、海洋和通信部长艾哈迈德·阿尔斯兰曾对维基百科被屏蔽一事进行过表态,维基媒体基金会则在事后通过公开信回复,希望当局解除屏蔽。

维基媒体基金会起初向土耳其地方法院起诉此事,但地方法院判维持对维基百科的屏蔽。基金会旋即上诉,但土耳其最高法院已有两年没有给出任何答复。

互联网审查和封锁在欧洲委员会的一部分成员国中愈发常见。俄罗斯近期通过的几项法律被批评人士认为在钳制互联网自由。维基媒体基金会认为,互联网屏蔽和审查在欧洲委员会成员国里“越来越受关注”,使得这起诉讼愈发紧迫。

基金会强调,土耳其语维基百科有超过三十万条目。而维基百科只有当人们热情参与、改善、编辑其中的内容,才会变得更好、更充实、更能反映世界变化。

多国媒体密切关注

政变期间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一景

世界多国媒体对维基媒体基金会的这一动作做出了报道。

英国《金融时报》最先报道了此事。报道说,维基媒体基金会早在两年前土耳其刚刚屏蔽维基百科时就向土耳其宪法法院提出上诉,希望扭转土当局的封锁,但基金会法律部门总管斯蒂芬·拉波特说土耳其当局“什么都没有做”。因此,维基媒体基金会下一步将这一案件带到更高层级的欧洲人权法院。

媒体普遍认为,土耳其当局2017年4月开始屏蔽维基百科时,正值该国从前一年未遂政变的余波中。《金融时报》报道说,土当局对维基百科的封锁是该国政府在总统埃尔多安领导下,担心表达自由引发进一步动荡所致。未遂政变后,埃尔多安对政变支持者进行了一场大清洗。

英国广播公司(BBC)驻土耳其记者、分析师马克·洛文说,自己经常遇到在网上搜索什么东西,搜索结果里带了一个维基百科的链接,结果点进去却发现维基百科是打不开的。他认为,土耳其作为一个还想要加入欧盟的国家,居然还会屏蔽维基百科,实在是非常讽刺。他介绍到,土耳其人大多会使用虚拟专用网(VPN)或维基百科的镜像站来访问,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太过麻烦。

美国科技媒体CNET报道说维基媒体基金会创始人之一的吉米·威尔士发推特对此事表态,发推特说“非常难过[土耳其封锁维基]一事要到如此地步。知识是一项基本人权,所以我们会继续推进,直到我们获胜为止”。

德国之声(土耳其语)采访了德国维基媒体协会的有关人员。德国分会执行董事亚伯拉罕·塔雷维纳德说“自由的信息是我们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土耳其当局的封锁对任何一方都是不利的”。吉米·威尔士和德国分会通信部门负责人也强调,土耳其无法访问维基百科意味着土耳其人的声音将不能到达维基百科,对维基百科和土耳其在维基百科上的内容是不利的。基金会的声明里也强调了这一点。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法新社、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大陆科技媒体cnBeta和土耳其国内一些媒体也报道了此事。媒体的报道中也反复提及维基媒体在中国大陆的访问情况。大多数外媒称“中国随土耳其之后屏蔽所有语言的维基百科”。

维基百科在土耳其前景如何?

被屏蔽一年后,于西北部城市布尔萨举办的维基聚会

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里用其驻土耳其记者、分析师马克的话“[法院判决]经常性地被无视”作为其报道的小标题,认为此案即使打到欧洲人权法院,前景也不乐观。报道说,基金会告诉BBC,这是他们在“传达言论自由的重要消息”,意指即使维基百科不会解禁,维基媒体基金会也要把该做的做到,也要努力搏一把。但BBC报道里说,欧洲人权法院判土耳其败诉的次数远多于其他欧洲委员会国家,而土耳其当局“经常性地无视判决”,而是宁可支付罚款。在土耳其一些网络论坛上,有网友说“我不理解,政府花着我们的税款屏蔽网站,我们没法从网站的屏蔽中收益,最后反倒要用我们纳的税付法院的罚金”。分析师马克认为,这一案也有可能会面临同样的命运。《金融时报》说,截至2018年年底,在欧盟人权法院所有判土耳其政府败诉的案件中,有将近三分之一没能被完全实行。而欧盟人权法院无法强制土耳其当局执行其判决。但是,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认为,即使土耳其当局没有应欧洲人权法院要求解除屏蔽,但也会为互联网访问问题立下可供参考的判例。

土耳其的互联网审查比较严重。法新社报道指出,过去几年里土耳其间歇性地屏蔽推特和脸书等网站。

在2017年被屏蔽之前,土耳其已经有了获基金会认可的地方用户组,名为土耳其维基社群用户组。过去土耳其分会曾参与维基爱地球、馆联计划等项目,但一方面也由于封锁,自封锁后土耳其维基媒体活动并不理想。与受封锁冲击非常有限的大陆社群不同,土耳其社群受封锁冲击较大,而当局的封锁对地方社群产生了严重的寒蝉效应

土耳其用户组2017年年度报告称,在一月到四月之间,用户组成员同当地各式组织举办了若干活动,包括进行演讲、组织编辑松等。但自维基百科在4月29日遭到屏蔽,当时他们规划的各类活动都被迫取消。报告指出,线下面对面聚会长期不能举办、合作组织希望等待维基百科被解封,而社群成员期望保持匿名。报告还说,直到封锁的头六个月过后,一部分演讲展示和维基百科的培训活动才逐步恢复。次年发布的报告也提到,土耳其用户组与一些博物馆的合作也因对方担心维基百科在土耳其的访问问题而遭到拒绝,但土耳其用户组仍然坚持参与一部分的国际活动,大学和一部分学术组织也在坚持跟土耳其用户组合作活动。

土耳其用户组坚持活动的精神很显然值得所谓“中国维基媒体用户组”(“WUGC”)学习。土耳其用户组以及大陆诸如青岛社群的活跃,跟封锁一来就当缩头乌龟,拿屏蔽当借口的“WUGC”形成了鲜明对比,何况大陆社群的发展几乎根本没有受屏蔽的任何影响。

维基百科想土耳其,但土耳其想我们吗?

基金会制作的题为“失去土耳其的一年”的视频。不久前,基金会有关人员修改了视频中的一些词语,把视频改为“失去土耳其的两年”(英文,无中文翻译)
如果您在移动设备上阅读本文,请点击这里强制打开视频
您可以在右下方调节清晰度

一年前,维基媒体基金会的YouTube频道上传了一个名为“失去土耳其的一年”的视频。基金会和土耳其语维基百科以“我们想念土耳其”(We miss Turkey)为名开展宣传活动,这个视频也是其中之一。这次基金会向欧洲人权法院上诉,很多推特网上的消息也使用了#WeMissTurkey的标签。但是视频下方的“顶”和“踩”的比例却揭示了维基百科在土耳其的另一面。一般的YouTube视频只要内容不太过争议,“顶”比“踩”的比例都在十比一,甚至“顶”的比例会更高;然而基金会的这个视频比例却在六比一:360个“赞”,67个“踩”。视频下方评论里也不乏点“踩”的土耳其人表达意见。

一位用户名叫厄梅尔的土耳其人留言道,他不认为维基百科应该被封锁,但维基百科总是自负地认为自己很重要。他的留言里除了外界普遍对维基百科的批评之外,还说如果这个视频没有用土耳其语发布,说明这个视频不是真心想解除土耳其的屏蔽,只是鼓吹西方人恨土耳其的。还有留言说“有很多跟维基百科类似的百科网站,我们不需要抹黑我国的”;“我认为我们政府的决定是正确的”;“我反对屏蔽维基百科但我不需要维基”;“所有人都说土耳其政府不对,但没人计较维基百科里是怎么写土耳其的”之类。另一个用户名叫苏莱曼的土耳其人说“我喜欢这个视频,但这个视频看起来让[维基和土耳其]双方都很虚伪。你对土耳其说,‘我们看看历史,看看美国人是怎么搞种族清洗的’,但没人愿意看。但是如果[美国种族清洗]的故事用十好几种语言写出来,而其中引用的来源都是些外国报纸,外人胡诌的话,多年之后外国出版的书,说这内容没有任何偏见云云,然后反过头来说‘来,先生,你看看,土耳其把我们屏蔽了,亲爱的我们想你’之类的话。”苏莱曼的评论是这个视频下方评论里获得点赞最多的土耳其语评论之一。笔者留意到,尽管其中号称土耳其人的评论里有批评土政府的,但大多数的土耳其语评论都倾向批判维基百科。

土耳其出现这类情况并不意外。土耳其政变本身就是支持埃尔多安和反对埃尔多安的势力抗衡,社会出现不同政见是情理之中。但这的确使我们不得不问自己一个问题:维基百科有那么重要吗?

得益于百度这个竞争对手的衬托,在中国大陆,大多数网民不这样认为。甚至外界对维基百科普遍存在的“准确度不够”“学术性不强”之类的争议在大陆正好是反过来的。土耳其跟中国的情况还不太一样。2005年中文维基百科被封锁三年,此时正值中国网民数量飞速发展;而“山寨”维基的百度百科不到半年就上线,抢走了维基百科的用户。土耳其2017年开始屏蔽维基百科,此时土耳其语维基百科已经建设完备,社会对其的反应是设法“翻墙”或是找反向代理,而非另立门户。

背景阅读

讨论

此处嵌入了讨论页内容,欢迎各位对本文发表意见。若您欲追踪讨论,请将此页面加入监视列表
目前共有讨论 1 条。若讨论未能及时刷新,您可尝试清除缓存

  • 前段时间在#wikipedia-zh和其他用户提到了一下这个话题,终于账号找回来了,说说看法吧。
    首先各位应该能注意到,维基媒体基金会对于土耳其的封锁反应极为强烈,但对于中国大陆的封锁是没什么反馈的。我曾经回望过吉米·威尔士的言论,然后和其他用户得到了一个共识:威尔士在位时,维基媒体基金会对中国大陆实际上是有偏见的,在此之后的态度冷漠或是一个延续。
    2005年时,吉米·威尔士对维基百科被封的发言翻译摘抄如下:
    > 一、维基百科对中国政府既不批评亦不支持。维基百科并非为政治异见者亦非为政府支持者所开设的网站。我们是中立的。维基百科的中立观点政策是坚定不移的。维基百科不可能被描述为反中国政府──除非中国政府意欲说明:中立信息是反中国政府的──而我认为这完全不是他们想要表达的。
    > 二、现在的情况,并不仅仅是中国民众无法浏览维基百科(其中大部分内容也与政治或敏感题目完全无关);现在的情况,是只要维基百科仍被屏蔽,中国民众就无法表达他们的观点与文化,无论是在中文维基百科、还是英文维基百科、还是其他任何语言版。曾有人向我反映过,中国大陆的维基编者常常有较多“大陆观点”,而居于台湾或香港的华人较少有此种倾向,因此,中国政府的审查行为反而是不幸将世界各种事务中的大陆视角审查掉。
    > 中国政府对外部批评言论进行审查一事固然可加以批评。但我的立论与此毫不相关,因为我们并非中国政府的批评者。我刚才阐述过的论点是,在中国屏蔽维基百科,恰恰造成意料外的反面效果:屏蔽中国以外的世界,使他们茫然无闻中国人的声音及见解。
    我们分成两块来看。第一段不用我说了,字面含义,呼吁政府解封中立的维基百科,是对立场的申明。第二段和第三段实际上更像是一种偏见(Bias)——这看上去似乎是以信息不能交流、人民不能发声这一点劝说中国政府解封,实际上暗含的是对中国大陆用户的一种歧视。为何有较多“大陆观点”是需要强调的呢?这似乎是暗示了中国大陆编辑者从他的角度“不可靠”,也是有意将大陆和港澳台分开。卫氏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成长于上世纪70、80年代,这是美国和苏联冷战从高潮到即将落幕的一段时期,当时的政治气氛虽然不如麦卡锡在位时期一样疯狂,但意识形态对立依然极为突出,我觉得和这一点分不开干系。
    或许,我们能从此一窥基金会对中国大陆封锁维基百科不甚在意的理由。究竟是基金会看不起中国大陆用户,还是中国大陆用户真的有问题,我蒙在鼓里。但说句实话,中国大陆用户可能确实要比否定大屠杀历史的突厥人靠谱点。--HB 2019年5月27日 (一) 08:10 (UTC)

求 索 明 理 闻 道 明 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