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日裔美国人的囚禁

日裔美国人囚禁(英文:Internment of Japanese Americans)是珍珠港事件发生以后,自1942年起,美国政府对约11万居住在美国太平洋沿岸的日裔美国人的扣留,转移和囚禁。1942年2月19日,富兰克林·D·罗斯福总统下达了9066号行政命令,授权美国陆军部部长确定国内某些地区为“战区”,并可以对生活在战区的人加以任何必要的限制,甚至可以把他们排斥在战区之外。这份命令声明,整个太平洋沿岸,包括加利福尼亚州俄勒冈州华盛顿州亚利桑那州的所有日裔美国人都可以被命令转移。

二战期间美国日本人集中营分布

1944年,最高法院维持原判表示9066号行政命令符合宪法,同时指出隔离日本血统的人的规定是诉讼范围之外的另一个问题。在美国各地的日裔美国人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几乎所有住在美国西海岸的日裔美国人都被囚禁,而在夏威夷,虽然其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是日裔,只有约1,200到1,800被拘留。在所有被囚禁的日裔美国人中,62%是美国公民,直到战争结束美国才陆续解散了这些集中营[1]

1988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由罗纳德·里根总统签署的法案,代表美国政府向拘禁事件道歉。法案中提到,政府的行动是基于“种族偏见,战争中的不安情绪和政治领导层的失败。”[2]美国政府最终向拘留的日裔美国人和他们的继承人支付总计超过16亿美元的赔偿。

背景编辑

1936年和1942年之间,日本对亚洲和太平洋大部分地区的快速军事占领也让许多美国人觉得不可阻挡。

1941年12月7日,日本对珍珠港的攻击导致美国军事和政治领导人怀疑大日本帝国正准备对美国西海岸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攻击。此时尼豪岛事件更引起了美国政府和军事官员的严正关注,在这起事件中,一个日本国民和两名出生在夏威夷的日裔使用暴力手段解救了一名被俘的日本海军飞行员。美国西岸军区长官约翰·德威特将军声称有日裔或日裔后代作为间谍和破坏分子的情报并建议罗斯福下令将他们监禁起来。

民间的排日情绪编辑

[来源可靠?]

珍珠港事件发生后许多美国人十分愤怒并对所有日本人谴责这件事,美国社会开始散布出不利日裔美国人的谣言,声称有些日本人事先知道这起攻击且帮助日本军队。联邦调查局(FBI)及美国政府知晓这是个不正确的谣言,但并不对这表示任何意见。[3]

在珍珠港事件发生的翌日,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就开始了对普通美国籍日本侨民的排挤。正在正常履行职务的日裔律师、医生,被毫无征兆地吊销了执照,日裔人士的保单被保险公司莫名其妙地注销。原本以捕鱼为生的日裔侨民被禁止出海。在公共汽车上,日裔被禁止在座位上就坐;在邮政局排队购买邮票的队伍中,如果哪个日裔侨民排在了队伍的前头,他就会在“滚到后面去,日本鬼子”的训斥声中乖乖就范。加油站不肯把汽油卖给日裔侨民,送牛奶的工人拒绝给日裔侨民继续服务,连公共厕所也声称不接待日本鬼子。 与公开憎恨日本人相呼应,美国人把他们的冷幽默也用在对日本侨民的恐吓上。理发店窗子上挂的牌子公然写道:“日本鬼子来刮胡子,发生意外本店概不负责。”在新泽西州,一个农民雇佣了五个日本人,虽然这五个人是在美国本土出生的第二代日本人,但是当地的治保委员会还是把这个农民的谷仓付之一炬,并威胁说如果继续雇用日本人的话,就把他最小的儿子杀掉。

不仅如此,随着反日情绪日益见长,对日裔的迫害甚至蔓延到了教堂。在科罗拉多州的首府丹佛市,一个日裔姑娘历尽千辛万苦后找到了一份工作,她想到教堂做个礼拜,感谢上帝对她的帮助,但是牧师拒绝了她,并讥讽说:“你去你们自己的教堂不是更好些吗?”

在这样的政治氛围中,加利福尼亚政府兴风作浪,政府官员暗示日裔侨民,说他们应该接受政府的统一安排,迁居到内地去。所谓的“内地”,用一个专栏作家的话来说,是把“他们赶到一起,撵到穷山恶水的深处”。在20世纪的40年代,美国大陆深处穷山恶水的地方,比比皆是。 [4]

9066号行政命令编辑

 
日本人驱逐令

1942年2月19日,在日本人偷袭美国夏威夷珍珠港后的两个半月后,美国总统富兰克林·D·罗斯福下达了第9066号行政命令,授权美国陆军部部长确定国内某些地区为“军事区域”,并可以对生活在军事区域的人加以任何必要的限制,甚至可以把他们排斥在军事区域之外。

囚禁编辑

 
抵达Santa Anita Park racetrack报到的日裔美国人

绝大多数的禁区都在美国西岸(这包括整个加州以及大部分俄勒冈华盛顿州),在当时大多的日裔美国人都住在那。住在美国西岸的日裔美国人全都被囚禁了,可是在夏威夷只有1,200-1,800位被囚禁。[5]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大迁徙中,日裔美国人损失了价值7000万美元的耕地和设备、价值3500万美元的水果和蔬菜,以及接近5亿美元的收入。储蓄、股票以及债券的损失更无法计算。[来源请求]

然后,政府安排运输工具,把这些日裔美国人集中送往集中营。

为了避免日裔美国人擅自离开禁区,美国政府禁止他们自银行账户中提款。日裔美国人被给予48小时离开集中营收拾简单的行李。他们只被允许带一个包且不能携带收音机或相机。

同时,5000名服役的日裔美军士兵中,多数被迫退队。

集中营内编辑

 
爱达荷州Minidoka集中营团体照

这些拘留营位于各州最贫瘠、荒芜的土地上,四周围着铁丝网和瞭望塔,从外观上看,与德国纳粹的集中营并无二致,罗斯福总统都不止一次地把它们称为“集中营”。在拘留营内,分配给一个6口或7口之家的住房只有30平方米,房间里没有独立的煤气炉和自来水,数个家庭共用一个洗衣间、一个餐厅和一个厕所。露天的淋浴间也是数个家庭共用的,瞭望塔上的哨兵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淋浴间里洗澡的人。联邦政府规定,拘留营内,每人每天的伙食费为50美分,糟糕的食物更是难以下咽。此外,不少被认为“可疑”的日裔居民,还遭到了“隔离审查”。金元老人回忆说,她们一家被送到位于爱达荷州的拘留营中不久,父亲就被带走审查,与家人分离的时间长达3个多月。

集中营被铁丝网所围绕,营内亦有持枪的士兵于看守塔驻守。有些人被射杀,例如James Wakasa。

最高法院判决编辑

囚禁结束编辑

1944年12月17日,随着日本的节节败退,美国军事状况获得极大好转。鉴于日裔美国人的良好表现,美国陆军部宣布1945年1月2日结束限制行动,日本人可以回到西海岸。二战结束后,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被全部取消。与此同时,对美国政府这一举措进行批评的声音开始大量出现。1945年,耶鲁大学法学教授、后来担任詹森政府的副国务卿尤金·罗斯托,发表了题为《日裔美国人案件:一大灾难》的著名文章,文章认为,没有可靠的证据支持拘留日裔美国人的决策,政府此举是对作为美国立国之本的自由精神“最沉重的打击”。

诉讼和赔偿编辑

由于本身承受巨大的冤屈,加上受到美国国内舆论转向的鼓舞,从1945年开始,日裔美国人陆续对二战中遭到不公正待遇提起诉讼。1948年美国国会通过《美国日本人重新安置索赔法》。不过,到1962年,美国付出的赔偿仅有3600万美元。到80年代,日裔美国人索赔的要求骤增。1987年10月,美国国会又给予日裔总额不超过5亿美元的赔偿。1988年4月,又通过决定将赔偿总额提高到不超过13亿美元。1988年8月10日,时任美国总统里纳德·雷根签署档,就二战中日裔美国人的拘留营一事正式道歉,承认当时将日裔居民看成“外来的敌人”是出于战时的狂热和偏见,宣布给予曾经被关在拘留营中且仍在世的日裔美国人每人两万美元的补偿。2006年12月23日,时任美国总统乔治·W·布希签署法案,拨款3800万美元,用于维护日裔美国人拘留营的旧址,并对当年那段历史进行研究,提醒人们反思,永远牢记历史经验教训。[来源请求]

相关条目编辑

资料来源编辑

  1. ^ Manzanar National Historic Site (U.S. National Park Service). National Parks Service. [March 30,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14). 
  2. ^ 100th Congress, S. 1009, reproduced at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internmentarchives.com. Retrieved September 19, 2006.
  3. ^ Children of the Camps | VIEWER'S GUIDE TO PRINT. pbs.org. [November 10,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0). 
  4. ^ 日裔集中營. 曾苏群. [March 24, 20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24). 
  5. ^ Internment busters | The Honolulu Advertiser | Hawaii's Newspaper. the.honoluluadvertiser.com. [November 4,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