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在中途岛》(英语:Wandering Island)是在台湾公共电视播放的一个电视纪录片系列,本系列共有六集,分别为“胸罩”、“洋装”、“秋装上市”、“牛仔裤”、“鞋子”与“萨尔瓦多日记”等六部纪录片,在2009年5月7日首播。本系列由贺照缇担任制作人,并与黄信尧万蓓琪等人共同执导,更邀请万芳纪录片担任旁白[1]

穿在中途岛
Wandering Island
类型纪录片
国家/地区 台湾
语言华语
集数6
每集长度45-50 分钟
制作
制片人贺照缇
播出信息
首播频道台湾公共电视
播出日期
  • 2009年5月7日 (2009-05-07)
外部链接
官方网站

分集介绍 编辑

第一集 编辑

胸罩--梦想的曲线 / 导演:贺照缇

中国女性传统的内衣,从肚兜开始,随着时代的演进、改革的开放,以及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胸罩取代了传统的肚兜,成为每个女人生活中的必需品。胸罩在台湾的发展更是重要,因为台湾曾经是重要的胸罩代工地。

特别的是,当西方的胸罩流行趋势随着女权的发展,多数的胸罩开始强调解放女性的身体,但台湾却恰恰相反,越来越多的胸罩强调塑形的机能性,将胸部集中托高的诉求更是每个品牌竞争的重点项目,甚至国外知名的品牌为了打进台湾的市场,都必须特别设计不同的款式来迎合台湾人的喜好。除了一般胸罩外,台湾人更进一步发展出机能性塑身衣,把西方淘汰掉的马甲重新套回女性身上,究竟是什么样致命的吸引力,能让台湾的女性对如此束缚的内衣趋之若鹜。

第二集 编辑

洋装--我们的衣服从哪里来 / 导演:黄信尧

五分埔在现代年轻人的耳中一定不陌生,一提起它就让人想到便宜服饰、韩货的集散地。但是其实五分埔这个地方,在台湾的历史上有着更特别及重要的地位,在量贩成衣代工厂在台湾兴盛之前,它曾经是台湾手工洋服最大的厂区。随着成衣代工厂在台湾的崛起,手工订做洋服也随之没落。

但是量贩成衣的荣景并没有维持太久,随着全球化及美国成衣政策的政治角力影响下,台湾的订单迅速地流失,成衣工厂无预警的关厂,工厂女工在论件计酬的薪资结构下没有获得任何的补偿及保障,女工们将青春年华投注在成衣厂里,到头来却连基本的资遣费都追讨无门,长时间的抗争只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和权益,却仍有许多人无法理解他们的委屈而冷言相向,台湾的成衣业就在这样的情形下黯然离场。

而今五分埔里同样的建筑,同样的空间,如今却俨然成为台湾最大的成衣批发市场,一间间的服饰店赋予这些巷弄新的生命,但却也仍旧是与我们的衣服紧密相连的关系。

第三集 编辑

秋装上市--寻找下一个台湾服装设计师 / 导演:万蓓琪

第四集 编辑

牛仔裤--细节的迷恋 / 导演:贺照缇

在现代的服装潮流中,牛仔裤几乎可以说是征服了每一个人,不管今天身处何种场合,从事何种职业,牛仔裤已然成为我们生活当中一种不可或缺的服饰。而牛仔裤的发展除了跟随着当时流行的趋势而设计之外,更有许多人对于因为牛仔裤有着莫名的迷恋,从而透过细微的剪裁、自我的加工,将一条条原本看似平凡的牛仔裤,转变为独一无二凸显自我风格的重要配件。而除了自我风格的实现外,我们更可以从这些看似病态对于细节的迷恋中,看见整个产业链在时代下的演变。

第五集 编辑

鞋子--游牧的制鞋人 / 导演:贺照缇

台湾曾经是非常重要的鞋子出口国,鞋业的代工在台湾有过短暂但辉煌的历史,随着全球化的影响,台湾的制鞋产业为了追寻更低的成本以获得更好的利润,大举外移至中国大陆及东南亚,除了制鞋本身的代工厂外,配合的加工厂也只能不断随着外移设厂,也因此他们笑称自己是游牧民族。

本片透过一个加工厂老板的第二代的视角,他虽然没有选择继承家业,但仍对这个从小养育他长大的产业有着强大的情感及好奇,也因此促使他踏上中国大陆开始一段特别旅程,拜访了许多曾经与他父亲合作的台商制鞋厂,每个工厂都有其独特的经营方式和管理哲学,但相同的是,他们都很清楚要能在一波波全球化下的浪潮中存活的唯一方式,就是不断的游牧。

第六集 编辑

萨尔瓦多日记 / 导演贺照缇

在萨尔瓦多的一间台商成衣加工厂,在工会干部与资方的谈判过程中资方撤资关厂,所有工人顿时失去生计,索性再透过国际组织的协助及工人的跨国抗争下,2002年,资方首度在关厂后回头与工人谈判,并因此成立了首间由工人自主经营管理的工厂Just Gaments(公平成衣厂)。台湾的世新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的陈信行副教授,是当初积极协助此次抗争与谈判的一位重要推手,当时也在萨尔瓦多现场见证了Just Gaments成立的历史时刻。 从2002的抗争开始,陈信行副教授就持续与Just Gaments的法人代表席贝多(Garcia Gilberto)维持书信联系,密切关心Just Gaments的营运状况,一直到2006年底,席贝多捎来坏消息,Just Gaments的营运似乎遇到空前的困难,陈信行因此决定于2007年春天直接前往萨尔瓦多,希望能与席贝多及工会干部们面对面商讨如何度过困难,但一下飞机的陈信行,却从来接机的席贝多口中意外得知Just Gaments因缴不出厂租,工厂被房东蓄意锁上,不让工人入场工作,形同关厂。 远道而来的陈信行,与Just Gaments的所有工人及工会干部一起面对关厂的沈痛事实,却也意外从不同角度重新认识这些共同奋战多年的战友们,透过实际拜访了工会干部华津和伊莲娜的家,了解了除了工人的困境之外,这些干部们同样面临了家庭及经济问题,以及对工人们的强大责任压力,还有在历经萨尔瓦多内政动荡的威权年代,这些工会干部对于自身家庭不能言说自己的工作身份,无法从家庭中得到认同与支持,但他们在如此艰困的环境中却依旧坚强正面的努力着,深深感动了陈信行,也让他们彼此重新建立起不同以往的跨国友谊。

参考资料 编辑

  1. ^ 「穿在中途島」首播 萬芳首度為紀錄片獻聲. 大纪元. 2009-05-06 [2013-11-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4). 

外部链接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