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ú蒙古语ᠠᠵᠦ鲍培转写Aju;1227年—1287年)又译阿术,蒙古乌梁海人,蒙古帝国大将,四狗之一的速不台之孙,兀良哈台之子。

生平 编辑

1253年率领蒙古兵攀越崇山峻岭攻灭大理,1254年攻占贵州,1255年攻占四川西部,建立蒙兵自长江东攻南宋主战略长期军事基地,同年又率三千蒙古兵和上万大理各族士卒攻打越南北部的陈朝,战胜之,迫使对方来朝,直到忽必烈在位期间才终止。

1258年,阿术与其父支持蒙哥大汗、忽必烈一派,率领所部万户在对南宋战事中,两年内攻陷十三座城,消灭四万军队。

1262年(中统三年秋九月),蒙古朝廷授征南都元帅,于汴京整理军备。[1]

1267年(至元四年)起,担任蒙古军主帅,入侵宋朝襄阳城,攻取仙人、铁城等栅。一时,宋兵计邀于襄、樊间决战。阿术乃自安阳滩济江,留精骑五千于牛心岭建阵地,复立虚寨。点火布下疑兵之阵。夜半时分,敌人果然来了,砍头上万。初,阿术过襄阳。驻马虎头山,指汉东白河口说:“若筑垒于此,襄阳粮道可断也。”至元五年,遂筑鹿门、新城等堡,又筑台汉水中,与夹江堡相应.这使得宋朝援军不能援助襄阳城。”[2]

1269年(至元六年七月),湖北大豪雨,汉水暴涨,宋将夏贵范文虎等相继率兵来援,复分兵出入两岸林谷间。阿术谓诸将曰:“此张虚形,不可与战,宜整舟师借新堡。”诸将从之。明日,宋兵果然在新堡集结;大破之。获战船百余艘,于是分水军筑围城,以逼襄阳。范文虎再次率舟师来救,来兴国又以舟师侵百文山;前后邀击于湍滩,俱败之。

1272年(至元九年三月),破樊城外郛,增筑重围以困之。宋裨将张贵装军衣百船,自上流入襄阳,呵术要击之,贵仅得入城。九月,贵乘轮船顺流东走,阿术与元帅刘整分泊战船以待,燃薪两岸如昼,阿术追战至柜门关,擒贵,余众尽死。加同平章事。先是,宋兵植木江中,联以铁锁,中设浮梁以通襄、樊援兵,樊城恃此为固。至是,阿术以机锯断木,以斧断锁,焚其桥,襄兵不能援。

1273年(至元十年),遂拨樊城,襄阳守将吕文焕惧而出降。七月,奉命略淮东。抵扬州城下,守将千骑出战。阿术伏兵道左,佯北。宋兵遂之;伏发,擒其骑将王都统。

至元十一年正月,入觐,与参政阿里海牙奏请伐宋。帝命政府议,久不决。阿术进曰:“臣久在行间,备见宋兵弱于往昔,失今不取,时不再来。”帝乃从其议,诏益兵十万与丞相伯颜、参政阿里海牙等同伐宋。1274年(至元十一年三月),进荆湖行省平章政事,与伯颜东下。[3]

至元十二年正月,黄、蕲二州投降。阿术率舟师到安庆,范文虎也投降。接着攻下池州。宋丞相贾似道拥重兵在芜湖驻守,遣宋京来请和。伯颜对阿术说:“有诏令我军驻守,何如?”阿术曰:“若释似道不击,恐己降州郡今夏难守,且宋无信,方遣使请和,而又射我军船,执我逻骑。今日惟当进兵,事若有失,罪归于我。”二月辛酉,师次丁家洲,与宋前锋孙虎臣对阵。夏贵以战舰二干五百艘横亘江中,似道将兵殿其后。时伯颜已遣骑兵夹岸而进,两岸村炮,击其中坚,宋军阵动,阿术挺身登舟,手自持舵,突入敌阵,诸军继进,宋兵遂大溃。似道东走扬州。四月,命阿术分兵围扬州。庚申,次真州,败宋兵于珠金砂,斩首二千余级。既抵扬州,乃造楼橹战具于瓜洲,漕栗于真州,树栅以断其粮道。宋都统姜才领步骑二万来攻栅,敌军夹河为阵,阿术麾骑士渡河击之,战数合,坚不能却。众军佯北,才逐之,我军回击,万矢雨集,才军不能支,擒其副将张林,斩首一万八千级。七月庚午,宋将张世杰孙虎臣以舟师万艘驻焦山东,每十船为一舫,联以铁锁,以示必死。阿术登石分山,望之,舳舻连接,旌旗蔽江,曰:“可烧而走也。”遂选强健善射者千人,载以世钜舰,分两翼夹射,阿术居中,合兵而进,以火矢烧其蓬樯,烟焰涨天。宋兵既碇舟死战,至是欲走不能,前军争赴水死,后军散走。追至圌山,获黄鸽白鹞船七百余艘,自是宋人不复能军。十月,诏拜中书左丞相,仍谕之曰:“淮南重地,李庭芝狡诈,须卿守之。”时诸军进取临安,阿术驻兵瓜洲,以绝扬州之援。伯颜兵不血刃入临安,以得阿术控制之力也。

1276年(至元十三年)攻破扬州、泰州等地,杀宋将李庭芝姜才。同年,海都来袭,阿术奉命守卫别什卜力(今吉木萨尔县南)。

1280年(至元十七年),又受命北伐叛王,又受命西征,卒于别失八里军中,得年五十四。赠开府仪同三司太尉。并国公,谥武宣。加赠推诚宣力保大功臣、上柱国,追封河南王,改谥武定。子卜怜吉歹[4]

参见 编辑

  1. ^ 民国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十九:“中统三年,从诸王拜出、帖哥征李璮有功。九月,授征南都元帅,治兵于汴。至元元年八月,略地两淮,军声大振。”
  2. ^ 民国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十九:“四年八月,侵宋襄阳,取仙人、铁城等栅,俘生口五万。军远,宋兵邀于襄、樊。阿术乃自安阳滩济江,留精骑五千阵牛心岭,复立虚寨。燃火为疑兵。夜半,敌果至,轩首万余级。初,阿术过襄阳。驻马虎头山,指汉东白河口曰:“若筑垒于此,襄阳粮道可断也。”五年,遂筑鹿门、新城等堡,又筑台汉水中,与夹江堡相应.自是宋兵援襄者不能进。”
  3. ^ 民国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十九:至元十一年正月,入觐,与参政阿里海牙奏请伐宋。帝命政府议,久不决。阿术进曰:“臣久在行间,备见宋兵弱于往昔,失今不取,时不再来。”帝乃从其议,诏益兵十万与丞相伯颜、参政阿里海牙等同伐宋。三月,进平章政事。
  4. ^ 民国柯劭忞撰,《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二,列传第十九:十七年,卒于别失八里军中,年五十四。赠开府仪同三司、太尉。并国公,谥武宣。加赠推诚宣力保大功臣、上柱国,追封河南王,改谥武定。子卜怜吉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