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利

高僧圆寂火化后的固态物体

舍利梵文शरीर, śarīra),又作坚固子舍利子设利罗,意为尸体或身骨,常指骨灰。其中有的结晶体形色各异。最早指释迦牟尼遗体自行火化后遗留的固体物,后来也指高僧(尼)圆寂火化剩下的骨烬,通常埋葬于中。

阿育王所造塔中的舍利,现藏于印度新德里国立博物馆
释迦牟尼佛舍利

历史渊源编辑

 
法门寺真身舍利塔
 
静冈县御殿场市佛舍利塔日语平和公園 (御殿場市)

佛教敬仰和崇拜舍利,是从释迦牟尼的舍利开始。释迦牟尼佛荼毘火葬后,遗下有舍利一石六斗,其中有一块头顶骨、两块骨、四颗佛牙,还有中指指骨舍利和84000颗珠状真身舍利子。古印度的八位国王派使者到火葬地,要求迎回佛祖舍利,经香姓婆罗门居中协商平分给八位国王。各国把分到的舍利带回国建卒塔婆舍利塔以供奉,并定期举行祭礼。香姓婆罗门及必波延那婆罗门,就各取了装舍利的瓶子和火葬燃馀炭灰回去起塔供奉,因此释迦牟尼佛的舍利被分葬在十处:

马鸣菩萨造的《佛所行赞》中说“八王起八塔,金瓶及灰炭;如是阎浮提,始起于十塔”。

阿育王时期,为弘扬佛法,发掘了“八王”舍利塔,只有一、二塔因坚固难破而未能开启。取出后的舍利重新分配装入八万四千个宝函,并造八万四千塔来安奉。随着各地建塔,舍利也流传到许多信仰佛教的地区。

1896年至1898年,英国人柏佩(William Claxton Peppé)在印度比普罗瓦发掘出一个安奉佛骨舍利的石函,里面正是佛祖葬在迦毗罗的舍利。这些舍利送给了佛教国家泰国,后又分出一部分给斯里兰卡日本

佛经中的舍利编辑

佛教经典《浴佛功德经》中称为舍利的有两类:

  • 法身舍利:释迦牟尼所说的佛教经典。
  • 生身舍利:释迦牟尼遗体火焚后结成的固体物,分为三种,即白色的骨舍利、黑色的发舍利、红色的肉舍利

金光明经》舍身品第十七:‘舍利者,乃是无量六波罗蜜功德所熏。’‘汝等今可礼是舍利。此舍利者是戒定慧之所熏修,甚难可得最上福田。’

浴佛功德经》的确有提到︰‘我灭度后有二种舍利。一者法身。二者化身。’但并无上述的注解,至于《金光明经》提到的舍利,是佛陀前世舍利,并非现存的佛骨舍利。

[金光明经]所言舍利者,应是法身舍利,非指物质舍利,法身舍利乃是无量无相六波罗蜜功德所熏,亦是[戒定慧]之所薰,且入火不焚,入水不溺,乃金刚不坏法身。

成分与形成编辑

关于舍利的形成,舍利是由人的尸体经高温火化后产生的。将遗骨在温度摄氏600到1,600度之间进行低温焚烧,骨头内的碳酸钙便有机会与人生前摄取的多种盐类结合,烧结出漂亮的陶瓷状结晶,即是舍利子。[1]

部分所谓佛牙舍利,依照片外观判断与人类牙齿有差距,与牛的臼齿外观反而较为接近,也缺乏科学佐证,真伪有所争议。

存世的真身舍利编辑

中华人民共和国
  • 西藏囊极拉斋寺 — 佛牙舍利,后移供于台湾佛光山,原印度那兰陀圣地佛寺中,回教侵入印度时,由西藏国王丘极泊巴迎请至西藏,文化大革命时,“囊极拉斋寺”遭毁时,佛牙舍利由贡噶多杰仁波切捡获密藏[6]
香港
台湾
泰国
斯里兰卡
日本
马来西亚
  • 雪兰莪仁嘉隆新村佛光山东禅寺 — 佛骨舍利[23]
新加坡

逸事编辑

  • 唐朝元和十四年(819年),刑部侍郎韩愈上《谏迎佛骨表》,切谏反对迎佛骨(舍利),指出部份佛教徒存在自残等行为,并且斥佛为夷狄,差点被处死。
  • 唐代有鹦鹉念佛,过午不食,往生后,“火化之,得舍利十余粒,炯然耀目”。[25]韦皋在《西川鹦鹉舍利塔记》中也有类似记载。
  • 1994年7月20日《江南晚报》报导苏州灵岩山寺法因法师圆寂火化,获五色舍利无数。
  • 2002年安奉于陕西省扶风县法门寺的佛指舍利曾赴台湾台大体育馆巡礼,沿途10万信徒恭迎。
  • 2009年广东省韶关市南华寺方丈传正大和尚前往印度、尼泊尔迎请释迦牟尼佛舍利和舍利弗、目犍连等多尊阿罗汉舍利。
  • 2009年最大佛陀与诸大弟子舍利文化暨世界文化艺术大展,新加坡新达城,展出舍利琳琅满目,尤其佛骨舍利达28mm。

相关连接编辑

参考编辑

注释编辑

  1. ^ Holden, JL; Phakey, PP; Clement, JG. Scanning electron microscope observations of heat-treated human bone. Forensic Science Int. 1995-06-30, 74 (1-2): 29–45 [2013-12-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6). (英文)
  2. ^ 罗培菁. 歷一千四百年 佛頂真骨舍利現世. 中国时报. 2010-06-13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9). 
  3. ^ ·张岱,《陶庵梦忆》(卷7):“阿育王寺,梵宇深静,堦前老松八九棵,森罗有古色。殿隔山门远,烟光树樾,摄入山门,望空视明,冰凉晶沁。右旋至方丈门外,有娑罗二株,高插霄汉。便殿供栴檀佛,中储一铜塔,铜色甚古,万历间慈圣皇太后所赐藏舍利子塔也。舍利子常放光,琉璃五采,百道迸裂,出塔缝中,岁三四见。凡人瞻礼舍利,随人因缘现诸色相,如墨墨无所见者,是人必死。昔湛和尚至寺,亦不见舍利,而是年死。屡有验。次早,日光初曙,僧导余礼佛,开铜塔,一紫檀佛龛供一小塔,如笔筒,六角,非木非楮,非皮非漆,上下定,四围镂刻花楞梵字。舍利子悬塔顶,下垂摇摇不定,人透眼光入楞内,复视眼上视舍利,辨其形状。余初见三珠连络如牟尼串,煜煜有光。余复下顶礼,求见形相,再视之,见一白衣观音小像,眉目分明,鬋鬘皆见。秦一生反复视之,讫无所见,一生遑邃,面发赤,出涕而去。一生果以是年八月死,奇验若此。”
  4. ^ 陈亚理、张复钦、何佩蓁、林福清. 佛指舍利抵台 十萬信徒迎接膜拜. 华视新闻网. 2002-02-23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4). 
  5. ^ 《佛教与北京寺庙文化》,佟洵,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7年12月1日初版,ISBN 978-781-0560-63-4
  6. ^ 須彌藏芥子- 焦點新聞- 旺報 - 中國時報.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7. ^ 李凌. 禪宗祖庭南華寺舉辦佛陀舍利安座儀式. 人民网. 2015-01-24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0). 
  8. ^ 房山雲居寺 下周迎國寶舍利. 人间福报. 2009-06-16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9. ^ 陈俊吉. 雷峰塔地宮玉雕童子像探究:五代善財童子異化的獨立造像 (PDF). 玄奘佛学研究. 2014-09, (22): 37–84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1-19). 
  10. ^ 史金波. 西夏的佛教信仰和風俗 (PDF). 普门学报. 2003-03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1-20).  |issue=被忽略 (帮助)
  11. ^ 李彪. 佛祖真身舍利将赴闽. 搜狐新闻. 2006-04-26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12. ^ 《应县佛宫寺释迦塔佛牙舍利》,唐学仕、马良,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8年初版,ISBN 978-780-1737-66-3
  13. ^ 汶上太子灵踪文化节. 济宁市文化和旅游局. 2019-08-20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14. ^ 陈雅容. 唯識宗祖庭大慈恩寺 大雁塔下佛子參學. 人间通讯社. 2018-10-18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15. ^ 陈清香. 武威鳩摩羅什寺巡禮記 (PDF). 慧炬. No. 605. 2017-04: 35–38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1-19). 
  16. ^ 大事年表 - 寶蓮禪寺.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17. ^ 庄雪屏. 2千年佛陀舍利子 斯里蘭卡贈台. TVBS新闻网. 2016-05-16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18. ^ 玄奘寺. 日月潭观光旅游网. 2021-08-03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26). 
  19. ^ 释星云. 時代意義. 佛光山全球资讯网.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7). 
  20. ^ 吴宝钰. 泰國佛教舍利子信仰之研究 (PDF) (硕士论文). 南华大学生死学系. 2009-12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1-20). 
  21. ^ The History - Sri Dalada Maligawa - Temple of the Sacred Tooth Relic.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15). 
  22. ^  歴史 - 覚王山日泰寺.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4). 
  23. ^ 東禪寺導覽 - 馬來西亞佛光山.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2-09). 
  24. ^ 佛牙寺龙华院 - 新加坡旅游局. [2021-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08). 
  25. ^ 莲池大师编《往生集》卷二《畜生往生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