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延年(994年—1041年),字曼卿宋代文學家書法家

先世幽州(今河北省涿縣)人,後遷宋州宋城(今河南省商丘市)。不拘禮法,不慕名利。屢試不中,宋真宗時,因為三舉進士不中,最後補三班奉職(從九品下,俸錢七百文)。歷官知金鄉縣,累遷大理寺丞。好飲酒[1],有時披頭散髮,雙手要帶著枷鎖,稱「囚飲」;有時爬到樹上去飲,曰「巢飲」;有時用稻麥桿束身,伸出頭來與人對飲,稱作「鱉飲」[2];有時和朋友摸黑飲酒,稱作「鬼飲」[3]。在海州通判時,與劉潛曾在王氏酒樓喝酒,從早飲到晚,不發一言,隔日,京城傳出昨日王氏酒樓有二神仙來飲酒。和杜默歐陽修合稱「三豪」。石曼卿舉止放蕩,善為談諧,一日乘馬遊覽報寧寺,不慎墜馬落地,侍從連忙把他攙起來扶上馬鞍。石曼卿對侍從說:「幸虧我是石學士,如果是瓦學士的話,豈不早被摔碎了?」[4]遷太子中允、秘閣校理。宋仁宗康定二年(1041年)二月四日卒於京師,年四十八歲。石延年死後二十六年,其友歐陽修作《祭石曼卿文》。《宋史》評:「延年雖酣放,若不可攖以世務,然與人論天下事,是非無不當。」

注釋 編輯

  1. ^ 《歸田錄》卷二
  2. ^ 《夢溪筆談·人事一》:「(石曼卿)以槀束之,引首出飲,復就束,謂之'鱉飲'。」
  3. ^ 張舜民《畫墁錄》卷一載:「蘇子美(舜飲)、石曼卿(延年)輩飲酒,有名曰鬼飲、了飲、囚飲、鱉飲、鶴飲。鬼飲着,夜不燒燭。了飲者,飲次輓歌哭泣而飲;囚飲者,露頭圍坐;鱉飲者,以毛席自裹其身,伸頭出飲,畢,復縮之;鶴飲者,一盃復登樹下再飲耳。」
  4. ^ 邢居實《拊掌錄》:「(石曼卿)嘗出遊報甯寺,馭者失控,馬驚,曼卿墮馬,從吏遽扶掖升鞌。市人聚觀,意其必大詬怒。曼卿徐著鞭,謂馭者曰:『賴我是石學士也;若是瓦學士,豈不破碎乎?』」

延伸閱讀 編輯

[]

 宋史·卷442》,出自脫脫宋史

參考書目 編輯

  • 《宋史》 卷四四二 文苑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