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工作制

工時制度,指早上九點上班,晚上九點下班,每周工作六天

996工作制,是指一種「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每周工作6天」的工作時間制度,有時也被用來指代一系列資方要求勞方延長工時而不額外給加班費的工作制度。最初多因在中國工作的網路及軟體行業的員工交流而產生此詞。[1]

內容編輯

該業內工作制度鼓勵或強制雇員延長其工作時間,其中996三個數字分別意為每天上午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每周工作6天[2]

996工作制下,雇員每周至少要工作72個小時,超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對於勞動時間的規定[3]。雖有監管部門介入調查部分相關事件,但自2016年9月58同城被爆料實行這一制度[4]以來,這一制度仍被一些互聯網公司使用至今。以程序員為代表的群體也曾多次發聲抗議這類制度,如2019年3月,代碼託管平台GitHub上出現了名為996.ICU的項目,旨在讓人們關注這種制度的存在和非法性,並試圖改變這種現象[1]

背景編輯

加班的風氣在中國大陸公司,尤其是科技創業公司中蔓延已久[5]英國廣播公司認為,成本和技術的競爭,以及高層與員工間的不信任導致了這一現象愈演愈烈[6]。而一些互聯網公司為了鼓勵員工進行加班,會有加班費,車費和夜宵報銷等優惠[7],此舉被認為是外部環境對員工的影響。此外,還有觀點認為員工的生活壓力、公司業務調整需要的裁員和國家法律制定不明確等也促生了加班現象[8][9][10]

法律規定編輯

1994年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和2018年第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修正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規定:

第三十六條 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

第四十一條 用人單位由於生產經營需要,經與工會和勞動者協商後可以延長工作時間,一般每日不得超過一小時;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長工作時間的,在保障勞動者身體健康的條件下延長工作時間每日不得超過三小時,但是每月不得超過三十六小時。

第四十四條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單位應當按照下列標準支付高於勞動者正常工作時間工資的工資報酬:

(一)安排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資報酬;

(二)休息日安排勞動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補休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資報酬;

(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勞動者工作的,支付不低於工資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資報酬。

第四十三條 用人單位不得違反本法規定延長勞動者的工作時間。

第九十條 用人單位違反本法規定,延長勞動者工作時間的,由勞動行政部門給予警告,責令改正,並可以處以罰款。

第九十一條 用人單位有下列侵害勞動者合法權益情形之一的,由勞動行政部門責令支付勞動者的工資報酬、經濟補償,並可以責令支付賠償金:

(二)拒不支付勞動者延長工作時間工資報酬的;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規定:

第二十六條 下列勞動合同無效或者部分無效:

(三)違反法律、行政法規強制性規定的。

2021年8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聯合發布的勞動人事爭議典型案例(第二批)中,對超時加班勞動的典型判例做出分析,表示用人單位制定違反法律規定的加班制度,在勞動合同中與勞動者約定違反法律規定的加班條款,均應認定為無效。同時指出,員工拒絕違法超時加班安排,系維護自己合法權益,不能據此認定其在試用期間被證明不符合錄用條件[11][12]

涉及公司編輯

阿里巴巴編輯

2014年4月3日晚,新浪微博網友「少年判官大人」爆料稱,一位在阿里巴巴集團工作6年的員工4月2日午夜還在為請孕假做交接工作,第二天4時便因子宮大出血不治而亡。該網友還稱,去世員工在當年(2014年)被檢查出宮外孕後,因不想在四月份發年終獎時被考核落下,便沒去檢查身體。死亡員工家屬也認為導致其死亡的主要原因是超負荷工作引發的過勞死。4日,阿里巴巴回應稱2日晚上8時該員工已在家中。事發後公司已成立事故應急處理小組,協助該員工家人辦理後置手續賠償手續。另外,網友「少年判官大人」透露,阿里巴巴集團很多員工也面臨着身體被透支的情況,他指出其中的「元兇」系其不合理的制度設計和績效考核[13]

2019年4月12日,馬雲在阿里巴巴內部交流活動發表言論,他表示996工作制是一種「巨大的福氣」。此言論激發廣大網友的討論。同月14日,馬雲在微博再談996,稱其不是單調的加班,關鍵在於「熱愛和奮鬥」。[14][15][16][17][18][19][20]

58同城編輯

2016年9月,提供生活服務的互聯網公司58同城實行996的加班制度的消息在社交平台上傳播、發酵,許多網友在公司CEO姚勁波微博下譴責這一行為。也有疑似該公司的員工評論道經常加班到半夜十點多,甚至更晚,但是並沒有相應的加班費,甚至稱「其實是996就好了」。

58同城官方後作出回應,因每年九、十月為業務高峰,會有相應的常規性動員活動。動員並非強制,工作時間也可彈性變動,不是要求所有人都按照「996」的強制規定來安排工作。

但據媒體對有58同城工作經驗的人的採訪和報道996的工作動員在公司內部非常普遍,加班時間由部門內部制定、口頭傳達、沒有額外工資、還有罰款項目[4][21]

京東編輯

58同城推行996制度的消息曝光後,網上有郵件截圖表示以電商起家的京東,其項目京東雲的管理層被京東副總裁何剛要求實行996工作制度,以「建設京東雲創業精神」。輿論認為這是京東為搶奪雲計算市場作出的決定[22]

2019年3月15日,有疑似京東員工透露,該公司小部分部門將推行996工作制,其他部門推行995工作制,此舉被部分網友認為是變相裁員。後來京東公關發聲,稱「不會強制要求員工加班,但鼓勵大家全情投入,高效產出」[23]

有贊編輯

2019年1月9日,職場社交平台脈脈上自稱有贊公司員工稱在其公司年會上管理層公然宣布實行996制度,並宣揚一切只為工作的價值觀[24][25]。有贊CEO兼創始人白鴉在朋友圈回應稱,「幾年後回頭看,這次絕對是好事。」,但並未對該制度做細化解釋[7]。部分媒體對這種現象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批評[26][27]。1月30日下午,該公司所在地杭州市西湖區勞動監察大隊回應,已對其展開調查[28]

其他公司編輯

華為網易遊戲北美科技螞蟻金服蘇寧小米字節跳動拼多多大疆海爾集團西貝[29]等40家公司,都實行了996或更嚴重的加班制度[30][31][32][33]。不過從2021年開始,有數家公司開始宣布取消996、大小周制度。[34]

維權編輯

996.ICU項目編輯

2019年3月20日,V2EX網友@nulun註冊了域名為996.icu的網站,內容口號為「工作996,生病ICU[35][36]

3月26日,一位名叫996icu的新註冊用戶在GitHub創建了名為996.ICU的倉庫。其倉庫的Readme文檔指出,該項目名字的含義是「工作996,生病ICU」,並以「Developers' lives matter.」[註 1]作為口號。[40][38][41][42][43][44][35][45]

該倉庫在創建後兩天(3月28日)即獲得5萬個標星(Star),3月30日凌晨前突破10萬個標星,並因快速獲得大量標星而躍居GitHub的周度和月度趨勢榜第一。[46][47]截至北京時間4月9日,該倉庫已獲得逾20萬個讚,獲讚數目前已達GitHub第二。因其在GitHub上的火爆程度,項目的倉庫事務版(issue)被濫用發布廣告而被項目發起人關閉,該事件亦在中國大陸的知乎微博微信等社交平台上引發討論。[48][49][50]事件的影響在海外逐漸升溫。Hacker NewsReddit等論壇,996成了熱門話題。多家媒體如The Verge金融時報、《連線》、Techmeme等亦跟進報道,也有許多知名人物關注了這個項目,Python語言作者吉多·范羅蘇姆在Twitter上表示996是不人道的制度[51][35][52][53],後又在Python官方論壇發帖詢問道「我們應該怎麼做才能幫助這些程序員?怎樣才能引起西方媒體和政府的關注?」[54][55]。但多數輿論認為,該項目的熱度要轉化成實際的行動,仍需不斷努力[46]

項目的最初目標是羅列已開始實行996工作制的公司,隨後項目社區又開始討論反996許可證的具體細節,並以該項目為核心產生了多個衍生項目,如相關的法律知識匯總,另一個有關實行正常工作時長的互聯網公司列表的倉庫955.WLB,周邊文化產品等[35][56]

外部圖片連結
  屏蔽了GitHub上996.ICU項目的360獵豹UCQQ瀏覽器,和沒有屏蔽的Firefox傲遊歐朋瀏覽器的對比截圖:截圖1截圖2[57]

2019年4月3日起,中國大陸的一些瀏覽器(如QQ瀏覽器微信瀏覽器UC瀏覽器360安全瀏覽器等)將996.icu網站及其項目倉庫標記為「危險網站」、「違法網站」,阻止用戶訪問相關網頁[58][59][60]。甚至連Twitter都一度短暫屏蔽996.icu[61]

微軟員工支持996.ICU運動編輯

2019年4月18日,微軟公司與GitHub員工創建了一個GitHub倉庫,名叫 support.996.ICU,並且微軟與GitHub上百名員工聯名書寫公開信來支持 996.ICU 運動。[62][63][64][65][66][67][68][69][70][71][72]

公司作息表編輯

2021年10月,4位參加秋招的應屆大學畢業生不滿996工作制,於是發起口號為「打工人也要生活」的拒絕加班文化,並製作了一個公司作息表的共享表格發佈在代碼託管服務平台GitHub上。發起人呼籲在中國高科技大公司上班的員工將自己在公司上班信息填寫在共享表格中。截至10月14日上午,已有超過4000人分享了各自公司的作息數據。[73]

觀點編輯

支持編輯

反對編輯

  • 吉多·范羅蘇姆:996是不人道的制度。[51][35][52][53]
  • 北京日報馬雲劉強東是在「鼓吹」996工作制,其目的是變相降薪或者裁員。該文被人民日報轉載。[80]
  • 中國新聞網:沒必要拿命換錢。該文被人民日報轉載。[81]
  • 新華社《學習進行時》評論組「辛識平」:996工作制是違反勞動法的。這是在透支健康、透支未來,是對奮鬥者的傷害,也是對奮鬥精神的誤讀。[82]扭曲「奮鬥觀」當休矣[83]
  • 人民日報:崇尚奮鬥,絕不等於強制996。[84][85][86]
  • 半月談:一些企業家漠視法律,把996和奮鬥聯繫起來。這是毒雞湯。996不是奮鬥,而是法律與利益層面的問題。[87]半月談三評996:違法、過勞、偽奮鬥[88]。僅有呼籲是不夠的!治好「996」這場「過勞病」,監管必須動真格。[89]
  • 王天玉(中國社科院法學研究所社會法室副主任):從「996」工作制到近期曝光的無節制加班,是公然違反勞動法的行為;勞動法是「沒牙的老虎」,缺乏強有力的執行手段;要完善勞動法,把資本關進「勞動法律的籠子」[90]

參見編輯

腳註編輯

  1. ^ 意思是「開發者的生命要緊」,效仿了美國黑人種族運動「Black Lives Matter」。[37][38][39]

參考資料編輯

  1. ^ 1.0 1.1 艾德; 黃麗玲. 中国科技工作者在线抗议“996”工作制. 美國之音中文網. 2019-04-05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2. ^ 趙昂. 不接受“996”是不能吃苦?媒体:合法权益应获保障. 新華網. 工人日報. 2018-06-03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3. ^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 維基文庫 (中文). 
  4. ^ 4.0 4.1 趙蕾; 王煜. 58同城员工吐槽“996工作制”. 鳳凰資訊. 新京報. 2016-09-03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5. ^ 王品芝. 50.7%受访者称所在企业有“加班文化”. 新華網. 中國青年報. 2018-03-30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6. ^ Justin Bergman. Inside the high-pressure world of China’s start-up workers. BBC. 2016-08-26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英語). 
  7. ^ 7.0 7.1 劉佳 (編). 默认996工作制背后:被撕掉的焦虑遮羞布. 第一財經. 2019-01-31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8. ^ 996工作制刷屏,中国为什么是“加班大国”?. 上觀. 中國新聞周刊. 2019-01-29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9. ^ 艾問. 通过加班来裁员,真的有老板这么做?. 界面新聞. 2017-03-16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10. ^ 中国加班史:我们宿命般地身处一个“加班时代”. 新芽. 2017-11-13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11. ^ 人社部調解仲裁司.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联合发布第二批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的通知.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 2021-08-25 [2021-08-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26) (中文). 
  12. ^ 最高人民法院. 劳动人事争议典型案例(第二批). 中國法院網. 2021-08-26 [2021-08-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8-26) (中文). 
  13. ^ 曝阿里巴巴一怀孕员工过劳死 加班情况双方说法不一. 人民網. 2014-04-04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14. ^ 14.0 14.1 马云再谈“996”:真正的996不是简单的加班. 新浪科技. 2019-04-14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中文(簡體)). 
  15. ^ 15.0 15.1 被官媒网民炮轰 马云急澄清:强制员工“996”不人道难持久. 聯合早報. 2019-04-15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中文(簡體)). 
  16. ^ 16.0 16.1 Serenitie Wang; Daniel Shane. Jack Ma endorses China's controversial 12 hours a day, 6 days a week work culture. CNN. 2019-04-16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英語). 
  17. ^ 17.0 17.1 Jack Ma defends the 'blessing' of a 12-hour working day. BBC News. 2019-04-15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英語). 
  18. ^ 18.0 18.1 Lulu Yilun Chen; Bloomberg. Alibaba's Jack Ma Again Endorses China's '996' Overtime Culture as Testament to Professional Passion. Fortune. 2019-04-15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英語). 
  19. ^ 19.0 19.1 Nicole Lyn Pesce. Alibaba’s Jack Ma calls the ‘996’ — China’s 72-hour workweek — a ‘huge blessing’. MarketWatch. 2019-04-15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英語). 
  20. ^ 20.0 20.1 Lily Kuo. Working 9 to 9: Chinese tech workers push back against long hours. The Guardian. 2019-04-15 [2019-04-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7) (英語). 
  21. ^ Leak from 58.com: Chinese tech companies’ overtime culture. e27. 2016-09-05 [2019-04-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8) (英語). 
  22. ^ 宋濤. 不学好!曝京东云高管“以身作则”实行996工作制. 驅動中國. 2016-09-02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23. ^ 徐乾昂. 京东回应“955工作制”:不强制,但要全情投入. 觀察者網. 2019-03-12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24. ^ 有赞年会官宣“996”被指“鸿门宴”,专家:涉嫌双重违法. 央視網. 中新經緯. 2019-01-28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25. ^ 三言財經. 有赞年会宣布996制度、鼓励员工离婚,为什么越来越多企业炫耀“扭曲”价值观?. 36氪. 2019-01-28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26. ^ 張瑜. 尹淑瓊 , 編. 强推“996”工作制 有赞做错了什么?. 南報網. 2019-01-29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27. ^ 沈彬 (編). 【社论】996工作制:别把违法叫狼性. 澎湃新聞. 2019-01-28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28. ^ 尹莉娜. 杭州劳动监察部门回应有赞“996”工作制:已介入调查. 搜狐. 2019-01-31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29. ^ 想奋斗还需要签字画押吗. [2020-10-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17). 
  30. ^ 溫婧. 40家互联网公司陷“996”工作制风波. 新華網. 北京青年報. 2019-04-05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31. ^ 溫婧. 互联网公司加班问题加剧 40家陷"996"工作制风波. 央視網. 北京青年報. 2019-04-05 [2019-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9) (中文(簡體)). 
  32. ^ 996可能是另一种年龄歧视(附已曝光的996公司名单). 新浪財經. 第一財經. 2019-04-18 [2019-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4) (中文(簡體)). 
  33. ^ 姚心璐. 安心 , 編. 996 谁的ICU?. 新浪科技. 全天候科技. [2019-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4) (中文(簡體)). 
  34. ^ 字节跳动之后 大厂腾讯开启965加班要申请. [2021-11-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1-02). 
  35. ^ 35.0 35.1 35.2 35.3 35.4 唐雲路; 羅驄. 996 惹怒程序员之后,他们的抗议引发了全球关注. 好奇心日報. 2019-04-04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36. ^ 程序员不能忍996了!没有X生活,生病ICU,建抗议网站. 鳳凰網科技. 量子位. 2019-03-27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37. ^ 張信宇. 996 激怒了全球程序员?但这 60 人这么说. 36氪. 2019-04-07 [2019-04-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8) (中文(簡體)). 
  38. ^ 38.0 38.1 Yingzhi Yang. ‘Developers’ lives matter’ – Chinese software engineers use Github to protest against the country’s 996 work schedule.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9-03-29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英語). 
  39. ^ Alberto Sperindio. Briefing: Chinese developers protest ‘996’ in viral Github post. TechNode. 2019-03-29 [2019-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9) (英語). 
  40. ^ 996.ICU/README.md. GitHub. 2019-03-30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2). 
  41. ^ 局長. No sleep, no sex, no life,程序员这次忍不了了. 開源中國. 2019-03-29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42. ^ Xinmei Shen. Follow China’s “996” work hours and you’ll end up in an ICU, says Chinese developer. Abacus. 2019-03-28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英語). 
  43. ^ RADII China. GitHub Protest Over Chinese Tech Companies’ “996” Culture Goes Viral. RADII. 2019-03-28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英語). 
  44. ^ 任然. 被“996”工作制围困的年轻人:像是定好闹钟的机器. 新華網. 2019-04-02 [2019-04-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2) (中文(簡體)). 
  45. ^ 任思遠. #Topic:在代码仓库里反对“996”,中国程序员抗议加班制度. 好奇心日報. 2019-04-02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46. ^ 46.0 46.1 橙皮書. 用代码抗议996加班:集结在github上的程序员,正在进行一场社会实验. 36氪. 2019-03-28 [2019-03-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47. ^ China’s tech workers protest brutal work culture with communist jingles. Inkstone. 2019-03-29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英語). 
  48. ^ David Paulk (編). Chinese Developers Protest Overwork on GitHub. Sixth Tone. 2019-03-28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英語). 
  49. ^ Alfred數據室. 数据解读|都是哪些程序员在GitHub上反对996?. 澎湃新聞. 2019-03-29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50. ^ Alfred. 伍杏玲 , 編. 哪些程序员在围观 996.ICU?数据告诉你. 騰訊網. Alfred數據室. 2019-03-30 [2019-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2) (中文(簡體)). 
  51. ^ 51.0 51.1 Python 语言之父认为 996 是不人道的. Solidot. 2019-03-31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52. ^ 52.0 52.1 Alibaba's Founder Jack Ma Says 996 Work Schedule Is a Blessing for Employees. PingWest. 2019-04-12 [2019-04-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8) (英語). 
  53. ^ 53.0 53.1 Rita Liao. China's startup ecosystem is hitting back at demanding working hours. TechCrunch. 2019-04-12 [2019-04-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8) (英語). 
  54. ^ 阿迷. Python之父发声:我们能为中国的“996”程序员做什么?. IT之家. 2019-04-08 [2019-04-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9) (中文(簡體)). 
  55. ^ Python之父再发声:我们能为中国的"996"程序员做什么?. 金融界. 2019-04-08 [2019-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9) (中文(簡體)). 
  56. ^ 火爆的996.ICU项目正在酝酿开源许可证 禁止996公司使用. cnBeta.COM. 藍點網. 2019-03-29 [2019-03-3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31) (中文(簡體)). 
  57. ^ 996.ICU被多家国内公司的浏览器列入黑名单. cnBeta.COM. 2019-04-03 [2019-05-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2) (中文(簡體)). 
  58. ^ 奥斯维辛没有新闻,互联网也没有什么996. 鳳凰網科技. 差評. 2019-04-04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59. ^ Xinmei Shen. Chinese browsers block protest against China’s 996 overtime work culture. Abacus. 2019-04-03 [2019-04-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4) (英語). 
  60. ^ 汪宜青. 中国程序员GitHub上抗议“996”血汗加班走红网络. BBC News 中文. 2019-04-05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61. ^ WinterIsComing. Twitter 短暂屏蔽 996.icu. Solidot. 2019-04-03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5) (中文(簡體)). 
  62. ^ Shannon Liao. Microsoft workers pressure company to stand by embattled Chinese GitHub repo. The Verge. 2019-04-22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英語). 
  63. ^ David Reid. Microsoft employees add support to Chinese tech workers protesting ‘grueling’ overtime culture. CNBC. 2019-04-23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英語). 
  64. ^ Microsoft workers join China's debate over grueling workweek. ABC News. Associated Press. 2019-04-22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英語). 
  65. ^ Rosalie Chan. A group of Microsoft and GitHub employees have come out in support of Chinese tech workers protesting the infamous '996' work hours. Business Insider. 2019-04-23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英語). 
  66. ^ Sarah Emerson. Microsoft Employees Support Chinese Developers Fighting for Fair Labor Practices. Motherboard. 2019-04-23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英語). 
  67. ^ Caroline O'Donovan. A Post About China's "996" Workweek Went Viral On GitHub. Now Microsoft Employees Want To Protect It From Censorship.. BuzzFeed News. 2019-04-22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英語). 
  68. ^ 微软员工力挺996.ICU 要求微软顶住中国政府压力. 美國之音中文網. 2019-04-23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中文(簡體)). 
  69. ^ 微软员工向公司施压 以支持陷入困境的GitHub“996.ICU”项目. cnBeta.COM. 2019-04-23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中文(簡體)). 
  70. ^ 微软百名员工签名力挺 996.ICU. OSCHINA. 2019-04-23 [2019-04-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3) (中文(簡體)). 
  71. ^ 陳思. 微软与 GitHub 百人签名,力挺 996.ICU 项目. InfoQ. 2019-04-24 [2019-05-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2) (中文(簡體)). 
  72. ^ 陳思. Natalie , 編. 微软与GitHub百人签名,力挺996.ICU项目. 新浪財經頭條. AI前線. 2019-04-24 [2019-05-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2) (中文(簡體)). 
  73. ^ 呼吁抵制“996”,“公司作息表”嗨翻中国互联网. [2021-10-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10-20). 
  74. ^ 74.0 74.1 Office workers in China organise a rare online labour movement. The Economist. 2019-04-17 [2019-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9) (英語). 
  75. ^ 刘强东最新发声: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新浪科技. 2019-04-12 [2019-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4) (中文(簡體)). 
  76. ^ “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刘强东马云被批背后:说真话好难. 搜狐. 2019-04-13 [2019-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4) (中文(簡體)). 
  77. ^ Josh Horwitz; Brenda Goh. China's JD.com boss criticizes 'slackers' as company makes cuts. Reuters. 2019-04-13 [2019-04-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29) (英語). 
  78. ^ 刘强东朋友圈回应996:"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 網易科技. 2019-04-12 [2019-05-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4) (中文(簡體)). 
  79. ^ @Jason. #Founders: We're up against #JackMa... (推文). 2019-04-15 –透過Twitter. 
  80. ^ 董禹含. 马云强东争相鼓吹“996”背后是变相降薪或裁员. 人民網. 北京日報. 2019-04-15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中文(簡體)). 
  81. ^ 逃离996:我宁可不婚不育不买房,也不要拼命. 人民網. 中國新聞網. 2019-04-16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中文(簡體)). 
  82. ^ 辛識平. 辛识平:奋斗应提倡,996当退场. 新華網. 2019-04-15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中文(簡體)). 
  83. ^ 辛识平:扭曲“奋斗观”当休矣-新华网. www.xinhuanet.com. [2021-01-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10). 
  84. ^ 【#你好,明天#】. 人民微博--人民日報. 2019-04-14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中文(簡體)). 
  85. ^ 人民日报微评:崇尚奋斗 绝不等于强制“996”. 新浪財經. 2019-04-14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86. ^ 人民日报发声:崇尚奋斗,不等于强制996. 搜狐. 中國財經報. 2019-04-14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87. ^ 王新亞. 孔德明 , 編. 半月谈评论:996与奋斗无关,与利益有关. 半月談. 2019-04-15 [2019-04-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6) (中文(簡體)). 
  88. ^ 孔德明. 半月谈三评996:违法、过劳、伪奋斗. 半月談. [2020-04-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2-20). 
  89. ^ 仅有呼吁是不够的!治好“996”这场“过劳病”,监管必须动真格. 半月談. 2021-03-10 [2021-05-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06). 
  90. ^ 記者 陳磊. “工作致死”困局亟待劳动法律破解. 法治日報. 2021-01-15 [2021-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5-06) (中文).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