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女英雄傳

中国清代小说

兒女英雄傳》(原名《金玉緣》,又名《日下新書》),清朝八旗子弟文康所作的小說,共40回,完成於清咸豐五年(1855年)至同治元年(1862年)間[1],是中國小說史上最早出現的一部熔俠義與言情於一爐的社會小說,着力刻畫了俠女「十三妹」的形象。

兒女英雄傳
作者文康
類型社會小說
成書年代1855年(清咸豐五年)至1862年(清同治元年)間
保存狀態章回:共40回
出版地點清朝

賞析

編輯

文康別名燕北閒人,本書原名《金玉緣》,後經不斷補寫,[2]改名為《兒女英雄傳》。《兒女英雄傳》受《紅樓夢》影響很深,都是描寫家族的衰落,都在揭露社會現實和官場黑暗,這是由於曹雪芹與文康都是屬於沒落貴族。[3]《兒女英雄傳》採用評話形式撰寫,如同對讀者當面娓娓而談,全文為純熟、流利的北京口語,不時從旁插話,或插科打諢,妙趣橫生。胡適認為:「他的特別長處在於言語的生動,漂亮,俏皮,詼諧有風趣。」[4]胡適也指出這部小說的思想非常淺陋,「是一個迂腐的八旗老官僚在那窮愁之中做的如意夢」。一般學界亦認為該書思想淺陋,內容淺薄。[5]陳寅恪對《兒女英雄傳》評價頗高,甚至在他看來該書很多方面比《紅樓夢》還好。[6]《兒女英雄傳》一書成功刻畫十三妹的形象,但要閱讀到第十九回方知女主角之真名。[7]孫楷第曾考證十三妹俠女的形象出自《初刻拍案驚奇》卷四《程元玉店肆代償錢十一娘雲岡縱譚俠》。

小說梗概

編輯

清朝副將何杞被紀獻唐陷害,死於獄中,其女何玉鳳改名十三妹,出入江湖,立志為父報仇。淮陰縣令安學海獲罪,其子安驥籌銀千兩前去營救。安驥和民女張金鳳遇險於能仁寺,幸虧玉鳳及時相救,始免於難。

俠女十三妹

編輯

小說中的俠女十三妹本名何玉鳳,是一個除暴安良、嫉惡如仇、智勇雙全的俠女形象。漢八旗子弟安驥相在能仁寺落難,萍水相逢的十三妹拔刀相助。是中國古典武俠的經典人物形象之一。在小說後半段,在安學海的薰陶濡染之下,成為一個行動規矩的貴婦人,與之前的俠女形象相異。

紀獻唐

編輯

蔣瑞藻《小說考證八》云:「吾之意,以為紀者,年也;獻者,《曲禮》云:'犬名羹獻';唐為帝堯年號:合之則年羹堯也。

評價

編輯
  • 魯迅評價:「文康晚年塊處一室,……榮華已落,愴然有懷,命筆留辭,其情況蓋與曹雪芹頗類。惟彼為寫實,為自敘,此為理想,為敘他,加以經歷復殊,而成就遂迥異矣。」
  • 胡適評價[8]:「《兒女英雄傳》是一部評話,他的特別長處在於言語的生動,漂亮,俏皮,詼諧,有風趣。這部書的內容是很淺薄的,思想是很迂腐的;然而生動的語言與詼諧的風趣居然能使一般的讀者感覺愉快,忘了那淺薄的內容與迂腐的思想。旗人最會說話:前有《紅樓夢》,後有《兒女英雄傳》,都是絕好的記錄,都是絕好的京語教科書。」[4]

改編作品

編輯

參考資料

編輯
  1. ^ 李永泉. 文康生年新证——兼谈《儿女英雄传》的成书时间. 《儿女英雄传》考论. 復旦大學出版社. 2015: 59–64 [2023-07-29]. ISBN 978-7-309-1123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3-07-29) (中文(中國大陸)). 
  2. ^ 「東海吾了翁」認為原稿不全,現書部分為馬從善所做,曰:「惜原稿半殘闕失次,爰不辭固陋,為之點金以鐵,補綴成書,易其名曰《兒女英雄傳評話》。」
  3. ^ 魯迅說:「榮華已落,愴然有懷,命筆留辭,其情況蓋與曹雪芹頗類。惟彼為寫實,為自敘;此為理想,為敘他。」(《中國小說史略》第二十七篇)
  4. ^ 4.0 4.1 胡適:《兒女英雄傳序》
  5. ^ 周作人說:「《兒女英雄傳》還是三十多年前看過的,近來重讀一過,覺得實在寫得不錯。平常批評的人總說筆墨漂亮,思想陳腐。這第一句大抵是眾口一詞,沒有什麼問題,第二句也並未說錯,但是我卻有點意見。如要說書的來反對科舉,自然除《儒林外史》再也無人能及,但志在出將入相,而且還想入聖廟,則亦只好推《野叟曝言》去當選矣。《兒女英雄傳》作者的晝夢只是想點翰林,那時候恐怕正是常情,在小說里不見得是頂腐敗。」(1939年5月30日發表於《實報》的《兒女英雄傳》)
  6. ^ 陳寅恪在《論再生緣》評價此書:「至於吾國小說,則其結構遠不如西洋小說之精密。在歐洲小說未經翻譯為中文以前,凡吾國著名小說,如《水滸傳》、《石頭記》與《儒林外史》等書,其結構皆甚可議。寅恪讀此類書甚少,但知有《兒女英雄傳》一種,殊為例外,其書乃反《紅樓夢》之作,世人以其內容不甚豐富,往往輕視之。然其結構精密,頗有系統,轉勝於曹書,在歐西小說未輸入吾國以前,為罕見之著述也。」
  7. ^ 馮友蘭之子馮宗璞曾回憶:「還記得一次在飯桌上,父親邊吃飯邊談論《兒女英雄傳》,說這本書思想不行,但描寫有特點,他講到十三妹的出場,和以往舊小說的出場完全不同,有現代西方小說的手法,不是先自報家門,而是在描寫中逐漸交待人物;講到鄧九公洗鬍子,認為寫得很細,很傳神。」陳寅恪更說:「若燕北閒人之《兒女英雄傳》,其書中主人何玉鳳,至第十九回『恩怨了了慷慨捐生,變幻重重從容救死』之末,始明白著其姓名。然此為小說文人故作狡獪之筆,非史家之通也。」
  8. ^ 安徽教育出版社版《胡適全集》第3卷,第542頁。

外部連結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