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嬴

晉文公夫人

懷嬴(?—?),又稱辰嬴秦穆公之女。嫁與晉文公,生下一子,《列女傳》列為節義卷。

生平 編輯

秦晉之好 編輯

周襄王九年(魯僖公十七年,秦穆公十七年,前643),晉懷公還在當太子時,大約只有十歲左右,就被晉惠公當成人質送到秦國去;因此晉公子圉打算帶着懷嬴逃回晉國,便告訴她:「我被當做人質留在秦國,卻對自己國家沒有幫助。現在如果父親大人一病不起,恐怕大夫們會另外立別的公子繼位。妳願意跟我一起回去嗎?」懷嬴回答他:「您,是晉國的太子,卻在秦國受委屈。現在您終於想回去了,這不是非常好嗎?我們國君派妾來為您拿手巾、捧梳子,只是為了要把您留在這裏而已。如果妾跟您回去晉國,這就違背國君給臣妾的使命了。所以妾不敢跟您一起離開,但也絕不會洩露任何一個字。」於是公子圉就這樣逃回晉國了。[1][2]

義責重耳 編輯

周襄王十五年(魯僖公二三年,秦繆公廿三年,前637年)秋九月,晉惠公去世,逃回晉國的公子圉繼位晉懷公。秦穆公非常不滿,接待了正在流亡的晉公子重耳。秦穆公想要把五個宗室女子嫁與重耳,但其中也包括了重耳的侄媳懷嬴。重耳覺得這是破壞人倫的行為,不太願意。此時司空季子勸他說:「你馬上就要回去晉國了,還擔心娶人家前妻的事幹嘛?而且你若是答應了秦國的要求,人家自會幫你回去,怎能因拘泥於這一點禮數而壞了大事呢?」於是重耳同意娶那些秦女為妻,穆公相當高興。 [3]

五個嫁給重耳的女子,以文嬴地位為最高,而包括懷嬴在內的其他四位只是陪嫁的媵妾。一天早上,懷嬴拿水盆給重耳盥洗時,重耳還沒等毛巾遞來就隨便把手甩干,他隨便的態度引得懷嬴非常不滿,指責道:「秦、晉本是對等的國家,你為何如此輕慢於我?」重耳覺得她這話的意思是指責他瞧不起秦國,心生畏懼,於是脫去上衣,向她謝罪。

周襄王十六年(魯僖公二四年,秦穆公二四年,前636年)春二月(夏曆十二月),重耳回到晉國​​以後即位為文公,立文嬴為正夫人。

周襄王二十四年(魯僖公三十二年,晉文公九年,前628年)冬十二月,夫晉文公逝世,傳位給其子晉襄公

公子樂遇刺 編輯

周襄王三十一年(秦穆公三十九年,晉襄公七年,前621年)夏,父親秦穆公在位三十九年後去逝。至秋天,晉襄公在位七年也過世了,當時他的兒子年紀還非常小,臣子們想要立一個年紀比較大的國君。 趙盾認為應該立公子雍為國君,但賈季則認為應該立公子樂[4][5][6]賈季的理由是,公子樂之母辰嬴曾經嫁給懷公與文公兩任國君,立她的兒子,人民應該能夠支持,但趙盾認為:「辰嬴地位低下,在文公的妻妾里只能排行第九,做兒子的怎會有威信可言?況且辰嬴先後嫁了兩任國君,不合禮法;她的兒子也沒法派去大國,只能派到像陳國這種小國,太偏僻疏遠了。母親地位低下,兒子又疏遠,沒有威信,陳國是個小地方,還遠,對晉國也沒有什麼幫助,這如何能讓晉國安定?」,後又舉出公子雍的母親杜祁是賢德之婦,地位也較高,而公子雍也是個有才之人,得到文公的喜愛,因此適合做國君。

後來趙盾派先蔑士會到秦國接公子雍回晉國,而賈季也將公子樂從陳國迎回。趙盾派人將公子樂截殺於回國途中。辰嬴此時可能已經過世,因此可能是她的諡號。

評價 編輯

  • 《列女傳·節義傳》:頌曰:晉圉質秦,配以懷嬴,圉將與逃,嬴不肯聽,亦不泄言,操心甚平,不告所從,無所阿傾。

參考文獻 編輯

參考註釋 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