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書紳 (台灣)

張書紳(1820年7月30日-1877年12月31日)字子訓,號半崖,淡水大龍峒人,原籍同安咸豐八年(1858年)歲貢,同治三年(1864年)舉人。同治六年(1867年)任學海書院董事,後世亦稱花生舉人。[1]

曾參與《淡水廳志》之撰輯,擔任採訪。為人惆儻,精於詩詞賦製聯。

生平編輯

自幼家境清寒,以賣花生糖養家,而少聰穎能詩,唯刻意書懷,音多蕭颯,舉人陳維英見而戒之,遂恭敬受教,從之受學,數年後,面貌一新。

受學陳維英,毅然有經世之志。迂谷司鐸閩縣,攜之為助,試院楹聯半出其手,老儒皆服。

咸豐八年(1858年)歲貢,同治三年(1864年)舉人,以教職候選,因親老辭歸。於所居闢建池館,環植花竹,顏曰「遂陶」。

咸豐十年(1871年),同知陳培桂修《淡水廳志》,與林維讓、陳霞林蘇袞榮等同受聘出任採訪,獻替尤力。書紳為人倜儻,無疾言遽色,詩而外復工詞賦,尤精於製聯,善能鎔裁俗語,妙句如珠。其書法師劉石庵,有「中鋒冠全閩」之譽。

晚年家益豐,喜招宴親友,縱談天下。卒年未詳。其詩文多散佚不傳。[2][3]

趣事編輯

在清代臺灣的寺廟中,廟方管理階層常會邀請具有文采的社會菁英來撰寫碑文或匾聯,以提高寺廟的地位;受邀的社會菁英也多樂於配合,以累積個人在地方社會的聲望。

臺北大龍峒保安宮也有有兩位地方文士所撰的楹聯,一為陳維英的「保民如保赤,虎災咒水,死者復生;大行受大名,龍袞繪山,人也而帝」。另一則為張書紳的「公實生於宋代,其活民比富范之仁,救主秉岳韓之義,宜與宋代諸賢並垂不朽;神固籍於同安,然俎豆遍十閩之地,聲靈周四海之天,自非同安一邑所得私」。

有人說,張氏推崇保生大帝護國神蹟的想法,可媲美儒家仁義精神的賢臣, 而且保生大地後世的香火遍布了閩臺各地,已經不是緊緊侷限在同安地區的祖籍神,而是超後了時代與地域的萬民之神。雖然保生大帝雖未獲得皇室王朝的敕封,但是在鄉鎮仕紳與地方信眾對於保生大帝護國佑民的神蹟,給予了政治與文化的「正統性」,以及對於「國家」的期待,同時也讓菁英仕紳與地方社會的力量在此獲得展現。

亦為先嗇宮前殿後檐柱楹聯敬題:【生感於龍以火德王】【祭推至虎無水旱災】,都充分表彰神農大帝千秋累世之功,表達出世人對神農大帝之感恩與尊崇。

金包里慈護宮大殿亦題【海天贊化】、【海寰昇平】等

[4]

參考文獻編輯

  1. ^ 臺灣記憶 Taiwan Memory--國家圖書館. memory.ncl.edu.tw. [2019-1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12-07). 
  2. ^ 台北市志.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02). 
  3. ^ 淡水廳志.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4-03). 
  4. ^ 謝貴文. 從清代臺灣的保生大帝信仰看國家與地方社會的互動關係. 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文化事業發展系助理教授.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