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嗣昭(9世紀—922年5月23日),本名韓進通,字益光。汾州太谷縣[1]後唐太祖李克用的養子,亦有養侄及年長親子的說法。

身世

編輯

李克用出獵,落腳一韓姓農家,發現周圍樹林之中鬱鬱有氣,非常奇怪,便叫來主人詢問。主人回答說家中剛生下一子。李克用以為此子有富貴氣象,就買下嬰兒,讓其弟李克柔養以為子。李嗣昭短小精悍,年輕時好飲酒,克用命其戒酒,遂終身不飲。李克用看中李嗣昭謹慎篤厚的性格,任命他為為衙內指揮使。

李克用時期

編輯

乾寧三年(896年),王珙李茂貞韓建支持下與王珂護國軍節度使位。李克用派李嗣昭出兵支援自己的女婿王珂。李嗣昭率軍擊敗王珙,之後又在胡壁堡擊敗朱溫派來的援軍。

光化元年(898年)十二月,李克用麾下的潞州統帥薛志勤去世,李罕之乘其喪期,從澤州(治今山西晉城)率軍直入潞州,自稱留後,並降梁。李嗣昭引兵討伐李罕之,襲取澤州,抓獲李罕之的家眷,將他們送往太原。

光化二年(899年),朱溫遣軍攻取澤州,入據潞州,李嗣昭在含口大敗梁軍,擒獲梁將蔡延恭,升任蕃漢馬步都指揮使。之後李嗣昭進抵潞州城下,並命李存質、李嗣本率部攻取天井關(在今山西晉城西南),收復了澤州。當時,潞州守將賀德倫、張歸厚閉城不戰。李嗣昭派鐵騎日夜環城巡邏,使得梁軍無法出城芻牧。梁軍因糧草將盡,最後只得放棄潞州。 晉軍由此奪回潞州,重新控制了昭義鎮。

光化三年(900年)幽州節度使劉仁恭因梁軍犯境,向李克用求救。李克用命李嗣昭攻打邢州、洺州,以牽制梁軍。李嗣昭出兵山東,攻取洺州,朱溫親自率軍迎戰,並派葛從周在青山口設伏。李嗣昭聽聞對面是朱溫便開始退兵,結果遭遇葛從周伏兵大敗。

天復元年(901年),梁軍攻破河中府,擒獲王珂,盡取河中鎮所屬州縣,而後大舉進擊河東。當時,梁軍兵分四路,氏叔琮出太行,葛從周出土門,張歸霸出馬嶺關,侯言出陰地關。魏博都將張文恭、定州刺史王處直亦出兵助戰。六路大軍合擊太原。澤州刺史李存璋棄城而逃,汾州刺史李瑭叛附梁軍,潞州、遼州、承天軍等地皆被梁軍攻取。隨即梁軍開始圍攻太原。李克用親自上城指揮,並趁大雨連綿,命李嗣昭、李嗣源等不時於夜間出擊,襲殺梁軍。當時,梁軍糧草供給不足,軍中又出現瘟疫,朱溫只得命諸軍撤退。李嗣昭趁機奪回汾州,斬殺李瑭。李嗣昭隨後兵出陰地,攻入河中鎮,連取慈州(治今山西吉縣)、隰州(治今山西隰縣)。當時,朱溫正發動鳳翔之戰,以爭奪對唐昭宗的控制。李克用遂趁機攻打朱溫。李嗣昭自沁州(治今山西沁源)直趨晉州(治今山西臨汾) ,在晉州大敗梁軍。他隨後與周德威進攻蒲縣,但卻因兵力不足被氏叔琮擊敗。李克用派李存信支援李嗣昭,再敗。梁軍再次圍攻太原,並乘勝奪回慈、隰、汾三州。李克用面對這樣的局面非常驚慌,計劃逃往雲州,而李存信則建議逃往契丹,李嗣昭力勸乃止。之後,李嗣昭趁夜色出奇兵襲擊梁軍,梁軍退去,李嗣昭重奪慈、隰、汾三州。這一年,晉軍外失強援,內亡諸州,太原被兩次圍困,最終得以保全,李嗣源立下大功。

天祐三年(906年)李嗣昭同周德威攻下潞州,守將丁會投降。天祐四年六月,梁將李思安率軍十萬來攻,並在潞州城外修築夾寨圍困。朱溫派人勸降,李嗣昭斬殺使者,閉城拒守。天祐五年二月,李克用病故。五月,繼位不久的李存勖利用梁軍懈怠之機,攻破夾寨。

李存勖時期

編輯

天祐十五年(918年),胡柳陂之戰中,周德威戰死,李存勖驚懼之下打算撤兵。李嗣昭勸諫說:「梁軍既然獲勝,肯定一心想收軍回營。如果此時我們撤退,那麼等他們休整完畢,我們就抵擋不了了。現在應該派出精騎騷擾敵人,等他們疲憊時我們趁機進攻。」當時梁軍已經登上無石山。李存勖命李嗣昭從山北包抄,自己親率銀槍正面應敵。晉軍快速登山後,梁軍撤退到山下。李存勖藉機從山上俯攻,李嗣昭發動側襲,梁軍大敗。

此戰後,由於幽州節度使周德威戰死,李嗣昭暫代數月。之後李紹宏前來接任時,幽州軍民都號哭著不讓李嗣昭走。李嗣昭只好在夜間偷偷離開。

天祐十九年(922年),李存勖在望都被契丹包圍,晉軍出入多次,尚不能解,李嗣昭率三百騎兵突圍救出李存勖。四月二十四日,李嗣昭替換進攻不力的閻寶攻打鎮州張文禮時,在掃蕩游兵時頭部中箭,李嗣昭忍痛拔箭後回射殺死敵兵,返回營地當夜即去世[2]

李存勖即位後,追贈李嗣昭太師、隴西郡王。

諸子

編輯

李嗣昭有子七人,前六子長子李繼儔,後依次是李繼韜、李繼忠、李繼能、李繼襲、李繼遠都為夫人楊氏所生。楊氏善於理財經商,積累大量財富,當年潞州夾寨之圍就是靠她資助才堅持下去。

李繼儔性格懦弱,次子李繼韜關押長兄自立。當時李存勖正與梁軍相持,無瑕過問,便暫時任命李繼韜為昭義軍留後。李繼韜信任手下魏琢、申蒙,這些人教唆李繼韜謀反,李繼韜猶豫不決。恰逢李存勖在魏州召監軍張居翰、節度判官任闤問事,李繼韜、魏琢等人便以為李存勖將對他們不利,便派自己的弟弟李繼遠叛逃到梁。梁末帝當即拜李繼韜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但幾個月後,唐滅梁,李繼韜打算投奔契丹,尚未出發時聽聞大赦,便隨自己的母親前往京師謝罪。李繼遠勸他說:「你身為臣子謀反,怎麼還能去面見天子。潞州城堅,糧食儲備充裕,不如就此坐守,還能多活一點時間。」李繼韜不聽。楊氏攜帶數十萬兩白銀,賄賂李存勖身邊的宦官、伶人,於是這些人都說:「李繼韜是被身邊小人所悟,自己沒有什麼惡意。」楊氏還賄賂皇后劉氏,於是劉氏也勸李存勖:「李嗣昭是功臣,要對他的後人寬容一些。」於是李存勖沒有加罪,還讓李繼韜陪同射獵,十分親近。但是李繼韜得罪了李存渥,不能自安,便又賄賂宦官,想要歸鎮,李存勖不許。李繼韜便聯絡李繼遠,讓他製造兵變,自己可以借平叛之名回去,事泄,被李存勖斬於天津橋,李繼遠也被李存勖下令就地處死。

李繼韜死後,李存勖重新任命李繼儔為潞州節度使,不久又召其入京。李繼儔便侵占李繼韜留下的妻妾珍寶。其弟李繼達對此不滿,披麻戴孝,帶領數百騎攻殺李繼儔。節度副使李繼珂則招募數千市人攻打李繼達,李繼達逃出城外自殺身亡。

天成初年,李繼能鞭打其母親的婢女至死被告發謀反,李繼能與李繼襲均被處死。

李嗣昭諸子最終只余李繼忠一人倖免。


評價

編輯

《舊五代史》:嗣昭以精悍勤勞,佐經綸之業,終沒王事,得以為忠,然其後嗣皆不 免於刑戮者,何也?蓋貨殖無窮,多財累愚故也。抑苟能以清白遺子孫,安有斯禍 哉!裴約以偏裨而效忠烈,尤可貴也。嗣本、嗣恩皆以中涓之效,參再造之功,故可附於茲也。

《新五代史》將李嗣昭列為李克用諸義子第二,僅次於唐明宗李嗣源

民間故事

編輯

民間演義將李克用諸義子成為「十三太保」,李嗣昭是二太保,僅次於李嗣源。


注釋

編輯
  1. ^ 《歐陽史》
  2. ^ 《建昭笑談錄》

延伸閱讀

編輯

[]

 舊五代史/卷52》,出自薛居正舊五代史
 新五代史/卷36》,出自歐陽修新五代史

參考書目

編輯
  • 《舊五代史》卷五十二·唐書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