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圣母

三圣母(又称作华岳三娘华岳圣母华岳神女) 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登场的仙女。在中国民间为主司婚恋的女神。最早记载出自唐《广异记》,为华山神金天王的三女儿,有个兄弟华岳三郎。

神话编辑

关于三圣母最为著名的神话故事出自于民间戏曲宝莲灯》。三圣母聪明美丽、心地善良,居于华山顶峰的西岳庙圣母殿(又称作圣母宫、圣母庙或雪映宫)中,有婢女灵芝相伴。三圣母拥有一盏威力无比的法器—宝莲灯,每当世间有旱涝之灾时,她便用宝莲灯为民解难,造福当地黎民百姓,相传三圣母在华山上偶遇到人间落第书生刘彦昌,与之结为夫妻,并生下一子,名叫沉香。不料三圣母却因此触犯了天规而被其兄骗走了宝莲灯,随后将三圣母镇压于华山的莲花峰下。待沉香长大后,拜师于霹雳大仙,学得一身本领,最终战胜他的舅舅,用神斧劈开华山,救出了母亲,一家人才得以团圆。

民间信仰编辑

当地民间百姓为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都前往华山礼拜三圣母。三圣母不仅被民间尊奉为造福女神,同时还被青年男女奉为助佑婚恋的爱神。至今,在陕西西岳庙里,还保留有为其修建的圣母殿(西岳庙是为西岳华山兵神金天王而建的,三圣母在西岳庙的偏殿圣母殿享有奉祀),殿内供奉有三圣母及其子沉香的神像,到此祭祀的人络绎不绝。

古文记载编辑

三圣母最早的来历出自于以下文献:

太平广记》卷三十二“华岳神女”条引唐代·戴孚的《广异记》略云:士人某应举赴京,宿关西逆旅。有丽人自称公主,拥奴仆亦来投宿,遂与士人同居。乃偕还京,住广厦大宅,贵盛无比。七岁,生二男一女。公主忽欲为士人娶妇,云:“我本非人,不合为君妇。”士人亦竟别婚,而仍与主往来不绝。婚家以其一往辄数日不还,使人候之,见某恒入废宅,恐为鬼神所魅。心疑,且潜书符以间之。公主怒,来相责让,且与诀绝。某问其居,兼求名氏。公主云:“我乃华岳第三女也。”

从唐代《广异记》就可知华岳神灵在唐就已很流行。并记载了一个非常明确华岳神系,三圣母为华山神第三女,与二郎神并无亲缘关系。见载于《广异记》的华岳神女篇,其父亲为华山神(金天王),兄长华山三郎。

同样是《广异记》记载,在《王勋》一则中,华岳三女还与叫王勋的进士有一段风流轶事。王勋“尝与其徒赵望舒等入华岳庙,入第三女座,悦其倩巧而蛊之,即时便死”。王勋的小徒弟吓破了胆,急中生智,找来个跳大神的巫师,“于神前鼓舞”,折腾了许久,王勋终于活过来。赵望舒那颗心还没有落回去,却见老师横眉竖目,冲着自己大吼大叫:“你这死小子,老师我正在快活着哩,你干嘛找个神巫来弹琵琶,冲破我的好运!”众人莫名其妙,只听王勋解释:“三公主本来已把我藏于她的香车之中,正想领我回府,不想望舒让神巫弹起了琵琶,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父亲,华山君他的黄门挨个搜查车子,三公主不敢再收藏我,忍痛将我推下地来……”

南宋的皇都风月主人《绿窗新话》中华岳神女的结合对象变成了孝廉韦子卿:

“韦子卿举孝廉,至华阴庙,饮酣,游诸院,至三女院,见其姝丽曰:“我擢第回,当娶三娘子为妻。”

不过整个故事的剧情较广异记的《华岳神女》篇无甚改动,神女依旧热衷于给韦生娶妻,不知打哪儿来的道士也依旧热心地给韦生送来符咒,并亲自飞符召唤岳神(金天王)斥问……只是结局却是迥异:神女被罚杖击,受气不过,先使术摄死韦生那没过门的妻子,又将韦生勾了魂,“其夜遂卒”,结局却是神女杀了书生韦子卿离去。

宋元之际的《异闻总录》中韦子卿遭受同样的结局,只是删去了华岳金天王的准婚,让故事更接近于韦子卿与神女为爱私奔。神女并无被困,故事自然也没有救母情节了。

华岳神女思凡的故事通常被视为沉香故事的雏形。只是故事中神女并未被压在山下,未知后世衍变脉络。

北宋·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三一:陕西同官县北三十里有女华山,上有女华夫人祠。每有大风雷,多从华岳至此。故老传云华岳女君在此山上,因立祠,每水旱祈祷,有验焉。

参考来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