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仲孚

丘仲孚(437年-511年),公信吳興烏程[1][2]南北朝南齊南梁官員。

丘仲孚年少好學,從祖父丘靈鞠認為他是人才,經常稱他為千里馬。南齊永明初年他獲選為國子生察舉高第,但未獲任官就回到家鄉。他家中貧窮,無法自給自足,就聚集盜賊,為他們計畫劫掠三吳。丘仲孚聰明有謀略,盜賊們都畏懼服從他之。太守徐嗣徵召他補任主簿,歷官揚州從事太學博士于湖縣令,有能力名聲。當地太守呂文顯當時獲得君主寵信,欺侮詆毀屬下縣份,只有他不屈服,因父喪辭官[1][2]齊明帝繼位,丘仲孚得起用為烈武將軍、曲阿縣令,其時會稽太守王敬則舉兵造反,趁朝廷沒有防備,令造反的事剛傳到朝廷,王敬則的前鋒已到達曲阿。丘仲孚對地方吏民說:「賊軍雖然精銳地乘勝追擊,但他們其實是烏合之眾,容易離散。現在若果收起船艦,鑿開長崗埭,讓洪水阻擋他們的路徑,留下數天,官軍一定來到,則大事會成功了。」王敬則軍隊來到,正值河流乾涸,果然停留不能前進,最終敗亡。朝廷以丘仲孚拒守有功,遷職山陰縣令,任內得到讚許,百姓為他作下歌謠:「二傅沈劉,不如一丘。」說明之前傅琰傅翽父子、沈憲、劉玄明相繼擔任山陰縣令,都有政績,但丘仲孚政績超過他們[3][4]

南齊末年政治混亂,丘仲孚貪贓納賄被告發,將被收入監牢,不過他逃脫,前往京師,適逢朝廷大赦,因此不被治罪;梁武帝建立南梁,他復任山陰令。丘仲孚擅長處理政務,應付變化,得到吏民敬佩順服,治理號稱天下第一。之後他獲超遷車騎長史、長沙內史,不滿一年又徵任為尚書右丞,遷轉為尚書左丞,擢任衛尉卿,獲得恩遇。當初朝廷建造神龍闕、仁虎闕,任命他領任將作大匠,事成後外任安西長史、南郡太守,改任雲麾長史、江夏太守,代行郢州州府事,母親逝世時改為代理官職。後來丘仲孚因事被連坐除名,不久再次起用為司空參軍,很快遷為豫章內史,在郡內保持節操,很快去世,虛歲四十八。朝廷追贈給事黃門侍郎,他的喪事舉行時,豫章軍內的老少都號哭送葬,車輪沒法前進[5][6]。他擔任尚書左丞期間撰寫《皇典》二十卷、《南宮故事》百卷和《尚書具事雜儀》,都流傳下來[7][8]

引用编辑

  1. ^ 1.0 1.1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丘仲孚字公信,吳興烏程人也。少好學,從祖靈鞠有人倫之鑒,常稱爲千里駒也。齊永明初,選爲國子生,舉高第,未調,還鄉里。家貧,無以自資,乃結羣盜,爲之計畫,劫掠三吳。仲孚聰明有智略,羣盜畏而服之,所行皆果,故亦不發。太守徐嗣召補主簿,歷揚州從事、太學博士、于湖令,有能名。太守呂文顯當時倖臣,陵詆屬縣,仲孚獨不爲之屈。以父喪去職。
  2. ^ 2.0 2.1 南史·卷七十二·列傳第六十二》:丘靈鞠,吳興烏程人也。……仲孚字公信,靈鞠從孫也。少好學,讀書常以中宵鍾鳴為限。靈鞠嘗稱為千里駒也。齊永明初,為國子生。王儉曰:「東南之美,復見丘生。」舉高第,未調,還鄉里。家貧,乃結群盜為之計,劫掠三吳。仲孚聰明有智略,群盜畏服,所行皆果,故亦不發。為於湖令,有能名,太守呂文顯當時幸臣,陵詆屬縣,仲孚獨不為屈。
  3.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明帝卽位,起爲烈武將軍、曲阿令。值會稽太守王敬則舉兵反,乘朝廷不備,反問始至,而前鋒已屆曲阿。仲孚謂吏民曰:「賊乘勝雖銳,而烏合易離。今若收船艦,鑿長崗埭,泄瀆水以阻其路,得留數日,臺軍必至,則大事濟矣。」敬則軍至,值瀆涸,果頓兵不得進,遂敗散。仲孚以距守有功,遷山陰令,居職甚有聲稱,百姓爲之謠曰:「二傅沈劉,不如一丘。」前世傅琰父子、沈憲、劉玄明,相繼宰山陰,並有政績,言仲孚皆過之也。
  4. ^ 《南史·卷七十二·列傳第六十二》:明帝即位,為曲阿令,會稽太守王敬則反,乘朝廷不備,反問至而前鋒已屆曲阿。仲孚鑿長岡埭,瀉瀆水,以阻其路。敬則軍至,遇瀆涸,果頓兵不得進,遂敗。仲孚以拒守功,遷山陰令,居職甚有聲稱。百姓謠曰:「二傅、沈、劉,不如一丘。」前世傅琰父子、沈憲、劉玄明相繼宰山陰,並有政績,言仲孚皆過之。
  5.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齊末政亂,頗有贓賄,爲有司所舉,將收之,仲孚竊逃,徑還京師詣闕,會赦,得不治。高祖踐阼,復爲山陰令。仲孚長於撥煩,善適權變,吏民敬服,號稱神明,治爲天下第一。超遷車騎長史、長沙內史,視事未朞,徵爲尚書右丞,遷左丞,仍擢爲衛尉卿,恩任甚厚。初起雙闕,以仲孚領大匠。事畢,出爲安西長史、南郡太守。遷雲麾長史、江夏太守,行郢州州府事,遭母憂,起攝職。坐事除名,復起爲司空參軍。俄遷豫章內史,在郡更勵清節。頃之,卒,時年四十八。詔曰:「豫章內史丘仲孚,重試大邦,責以後效,非直悔吝雲亡,實亦政績克舉。不幸殞喪,良以傷惻。可贈給事黃門侍郎。」仲孚喪將還,豫章老幼號哭攀送,車輪不得前。
  6. ^ 《南史·卷七十二·列傳第六十二》:齊末政亂,頗有贓賄,為有司所舉,將見收,竊逃還都,會赦不問。梁武帝踐阼,復為山陰令。仲孚長於撥煩,善適權變,吏人敬服,號稱神明,政為天下第一。後為衛尉卿,恩任甚厚。初起雙闕,以仲孚領大匠,累遷豫章內史,在郡更勵清節。頃之卒,贈給事黃門侍郎。喪將還,豫章老幼號哭攀送,車輪不得前。
  7.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仲孚爲左丞,撰《皇典》二十卷、《南宮故事》百卷,又撰《尚書具事雜儀》,行於世焉。
  8. ^ 《南史·卷七十二·列傳第六十二》:仲孚為左丞,撰皇典二十卷,南宮故事百卷,又撰尚書具事雜儀行於世。

参考文献编辑

  • 梁書》·卷五十三·列傳第四十七
  • 南史》·卷七十二·列傳第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