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中國文化西來說

歷史學和考古學對中國文化來源的一個假說

中国文化西来说,是指历史学考古学中的一種已過時的舊观点,认为中国古代文明并非起源于本地,而是从西方传入。

西学东渐时期编辑

最早提出西来说的,是西学东渐时期的天主教传教士,比如南怀仁在《道学家传》小序中称伏羲亚当的“第十三代子孙”。李祖白因受汤若望的影响,在《天学传概》中,也提出“中国之初人实如德亚之苗裔”。这种说法立即遭到了中国学界的反感,杨光先更是以此作为反对西方历法的借口,称李祖白“实欲挟大清之人尽叛大清而从邪教,是率天下无君无父也”,掀起了康熙曆獄。此后曆獄虽然得以平反,但是中国文化西来之说,不复有人提起。由康熙帝亲自支持的“西学中源”论,成为了学界的共识。

清末与民国时期编辑

拉克伯里的中国人来自巴比伦说编辑

清朝末年,法国学者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根据自身的研究,再度提出中国文化西来论,1894年发表论文《古代中国文化西源考》(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在文中,拉克伯里通过比较古代中国文明和古巴比伦文明的近百种相似之处,提出假说,称黄帝是约前2282年左右率领部众迁至中国的一位巴克族(古闪米特人一支)首领,巴比伦典籍中称其为奈亨台(Nakunte)。拉克伯里的研究成果獲得日本学者白河次郎等人,以及中国学者章太炎刘师培與若干著名革命黨人陶成章宋教仁等人赞同[來源請求]

但是随着中国本土考古学的起步,许多古人类化石在中国相继被发现,成为了柳詒徵梁启超等人反驳拉克伯里“中国人来自西方”的有利论据,繆鳳林在《中国民族西来辩》中根据爪哇人等化石证据明确指出:“东亚之有人,为期实先于西亚”。其后,在学者们的努力下,西来说所依据的不少上古典籍被考证为后世伪作,朱逖先指出:“晚近言汉族西来者,大都取证于汉魏以来之纬书神话。”(《文字学上之中国人种观察》)最后,对于两种文明之间的相似之处,陈嘉异指出:“彼此因地理气候之相等而遂发生类似文明”(《东方文化与吾人之大任》),不能因此推断中国文化是外来的。

五四运动之后,拉克伯里的假说逐渐失去支持,被中国学界否定。

安特生的仰韶文化西来说编辑

1921年,瑞典考古学家安特生(Johan Gunnar Anderson)发现了仰韶文化遗址,并在当地发掘出许多彩陶。在比较了当地彩陶和中亚阿什哈巴德附近发现的安诺文化彩陶、乌克兰特里波列文化彩陶,以及甘肃一带发现的彩陶之后,安特生在《中华远古之文化》一文中提出,从中亚开始,彩陶的成品年代逐渐接近当代,说明中国陶器的制作技术是从中亚传入的,因此中国文化亦有可能是从中亚传入的。

但是在1931年,中国学者梁思永发现了河南安陽后岗三叠层,证明了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商朝文化一脉相承,未受外界根本性的影响,安特生也承认了这一点。1945年,夏鼐通过在甘肃一带的考古发现,指出安特生对于当地齐家文化的分期有误,齐家文化实际上并不早于仰韶文化,因此安特生的假说失去了实证支持。此后安特生本人也不再坚持中国文化西来说。

有关论著编辑

柳詒徵在民國早年著《中國文化史》,闡明中國文化的由來,並在學理上上反駁了中國文化西來說等假說。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