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後國風土記

丹後國風土記》(日语:たんごのくにふどき)乃是日本奈良時代初期編纂完成、關於丹後國(今近畿地方京都府北部)的風土記。原書已散佚,故以下為佚文記述。

概要编辑

浦島傳説编辑

《丹後國風土記》記載,與謝郡日置里有筒川村,有一居民乃日下部首等之先祖,名曰筒川嶼子。為人姿容秀美、風流倜儻,故有「水江浦嶼子」的雅號。此故事與舊宰伊預部馬養連日语伊余部馬養所記內容相同,故概略陳述其由旨。長谷朝倉宮御宇天皇(即雄略天皇)在位時,嶼子獨乘小船出海釣魚,經三日三夜不得一魚,乃得五色龜。心思奇異,置於船中即寐,忽化為婦人,貌美無比。
嶼子問曰:「這裡距離住家遙遠,海洋中也沒有人,為何妳突然出現?」婦人微笑對曰:「風流之士,獨汎蒼海。不勝近談,就乘著風雲而來。」嶼子復問曰:「風雲何處來?」婦人答曰:「我是天上仙家之人,請君勿疑,垂相談之愛。」嶼子知道是神女後,疑心一掃而光。神女曰:「賤妾之意,共天地畢,俱日月極。但是你的想法如何,妾想更進一步了解。」嶼子答曰:「我沒有拒絕的理由,妳想怎麼樣呢?」神女曰:「你應該把船調頭,前往蓬山。」嶼子答應一同出發。
神女讓嶼子入睡,不意之間已經抵達海中博大的島嶼,其地如敷玉,闕臺暸映,樓堂玲瓏;此番景象目未曾見、耳未曾聞。兩人攜手徐行,到一太宅之門,神女曰:「君暫且站在此處。」開門入內,即有七童子出來說:「是龜比賣之夫。」另有八童子來相迎,說曰:「是龜比賣之夫。」筒川嶼子始知神女之名為龜比賣。神女出來後,嶼子告訴她童子之事,神女曰:「七童子就是昴星,八童子就是畢星,君莫怪焉。」立刻引導嶼子進入屋內。
神女之父母共相迎,揖而定坐,開始說論人間、仙都之別,談議人神偶遇會面之喜。接著向嶼子推薦百品海味珍饈,兄弟姊妹等舉杯獻酬,鄰里幼女等演戲、唱歌、跳舞。歡樂的宴席勝過人間萬倍,於是不知日暮,但黃昏之時群仙侶等漸漸退散,剩下神女獨留,雙肩接袖,行夫婦之理。
嶼子離開人間遊歷仙都已經三年,忽起懷鄉之心,思念雙親。因此時常吟哀,日日嗟歎。神女問曰:「最近看到夫君之貌異於常時,願聞其志?」嶼子曰:「古人言:『市井凡夫懷念故土,狐狸死的時候頭也會朝著故鄉的山岳。』我本來以為都是虛談,今天才相信這是真的。」神女問曰:「君欲歸乎?」嶼子答曰:「我遠離雙親,進入神仙之界。壓抑思鄉之情,不曾輕易說出口。但是仍舊希望暫時回到故鄉,奉拜雙親。」神女拭淚歎曰:「我的心意像金石一般,希望與君結為夫婦直到永遠。為何君要眷戀故鄉,遺棄下我呢?」兩人即相攜徘徊,相談慟哀。
接著嶼子翻袂退去,兩人就此分別;神女的父母親族悲別送之,神女取一玉匣,授與嶼子謂曰:「請君勿忘賤妾之事,如果你想回頭找我的話,緊握此玉匣切勿打開。」嶼子乘上船,神女仍使之入睡,忽然回到故里筒川鄉。嶼子瞻眺村邑,人、物遷易無所由。
嶼子問鄉人曰:「水江浦嶼子之家人,今在何處?」鄉人答曰:「君是何處人,為什麼詢問古人呢?我曾聽村中耆老說:『先世有水江浦嶼子,獨遊蒼海,復不歸來。』如今已經歷經三百餘年,為何忽問此事?」嶼子一聽呆然,雖然回到故鄉,卻無法再見到父母雙親。一個月後,乃撫玉匣而感思神女。嶼子忘記了他和神女的約定,打開玉匣。忽然之間,玉匣中有芳蘭之體,乘著風雲翩飛上蒼天。違反約定的嶼子知道要再見到神女是不可能的事了,回首踟躕、咽淚徘徊。於是拭涙歌曰:

神女遥飛,芳音歌曰:

嶼子更無法止住思念神女的心情,歌曰:

後世之人追加歌曰:

— 前田家本《釋日本紀》第十二「浦嶋子」條

羽衣傳說编辑

有8位天女降臨在丹波郡比治里的比治山頂真奈井洗浴,其中一位天女的衣物被一對膝下無子嗣、名叫喚和奈佐的老夫婦隱藏,無法歸返的天女成為他們的女兒並留居十餘年。該天女善釀能治百病之藥酒,幫助老夫婦累積不少家財。想不到老夫婦竟將天女趕出家門,後者輾轉流落至竹野郡船木里奈具村,成為鎮守奈具神社日语奈具神社之神豐宇賀能賣命[1]

— 《古事記裡書元元集》卷第七〈比治真奈井奈具社〉條

內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參考資料编辑

  • 《風土記 日本古典文学大系2》,岩波書店出版,1971年第14刷。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