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乐昌公主,正史中不见记载人物,唐朝韋述两京新记》與孟棨本事诗》中描述为陳朝末代皇帝陈叔宝之妹,夫婿為太子舍人徐德言。後成為隋朝越國公楊素姬妾,引發成語破镜重圆故事。

陈朝公主
樂昌公主2.jpg
《千秋絕豔圖》中的樂昌公主
封爵 公主
封號 乐昌公主
親屬
父親 陈宣帝
同胞兄弟 陈叔宝

目录

身世编辑

《两京新记》及《本事诗》描述其为陈朝太子舍人徐德言之妻,后主叔宝之妹,封乐昌公主,才色冠绝。陈朝末年时政混乱,德言知道国破后无法保护妻子,对他妻子说:“以君之才容,国亡必入权豪之家,斯永绝矣。偿情缘未断,犹冀相见,宜有以信之。”之后打破一镜,两人各执其半,约定说:“他日必以正月望日卖于都市,我当在,即以是日访之。”及陈亡,乐昌公主為隋所俘,隋文帝把她賜給越公杨素,成為楊素寵姬。但德言的待遇就大不相同,颠沛流离,到达京师。到达京师后,德言在正月望日往城里寻访。发现有个老者在集市里卖只有半边铜镜,而且特别贵,路人都笑他。但德言立即把老者领到自己的住处,给予食物招待老者,徐德言向老者讲述自己与妻子破镜相约的故事,并拿出自己的一半铜镜,又题诗曰:“镜与人俱去,镜归人不归。无复嫦娥影,空留明月辉。”乐昌公主知道这诗,哭泣不肯进食。杨素知道这件事情后,很感动,立即召见德言,还其妻,又给了德言优厚的待遇。听到这件事的人都很感叹。杨素又与德言夫妻偕饮,令乐昌公主为诗,诗曰:“今日何迁次,新官对旧官。笑啼俱不敢,方验作人难。”之后乐昌公主就与德言归江南,相扶到老。

质疑编辑

有学者质疑他的真实性[1]。理由总结是:

  1. 徐德言应该是东海徐氏,与徐陵同一家族,但《陈书》记载陈亡时太子舍人只有孔伯鱼,没有徐德言。
  2. 隋灭陈的理由是吊民伐罪,不会容许统帅抢掠公主为妾。而且陈亡国时候,陈叔宝的百官都随后主到了長安,如果德言是太子舍人,一定会在这里面。
  3. 平陈时,杨素名位尚微,岂得“掠陈之公主”,而主官不之禁,又其时隋文帝的独孤皇后尚在,她最厌恶别人纳妾,杨素怎么敢顶风作案?四、镜破之后就成了废物,还怎么可能交易?”且相约以元宵至市,公主顾能使苍头买破镜,岂非怪事。且以长安之大,市非一处,徐德言何至,而苍头适能遇之?因此怀疑是中唐以后人编造的故事。

复旦大学教授陈尚君反对上述这种看法[2][3]。陈尚君的理由总结有几点:

  1. 独孤厌恶他纳妾,似乎只是对隋文帝的严格要求而已,对她的几个儿子的品德规范和其他文臣武将的内帷私事,偶而也会干涉几句,多数情况下还是眼开眼闭,不然整部《隋书》哪会有那么多以女乐或罪女赏赐的记载,贺若弼就被赐陈叔宝妹为妾[4],杨素的功劳与贺若弼相当,得赐叔宝另一妹即乐昌公主为妾,当然也在情理之中。
  2. 比《本事诗》更早的天宝时期作品《两京新记》也记述这件事,而且细节更为详密,所以否定是中唐之后人所作的可能。
  3. 正史没有记载徐德言,但是在别的史书里有。唐林宝《元和姓纂》就记载了这个人是陈朝的太子舍人,入隋后担任蒲州司功。

参考出处编辑

  1. ^ 曹道衡沈玉成《中古文学史料丛考》<乐昌公主破镜事志疑>
  2. ^ 破镜重圆的原委和真相. 陈尚君. 新民晚报. 2008-12-21. 
  3. ^ 陳尚君. 行走大唐. 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 2017: 57–. ISBN 978-962-937-329-0. 
  4. ^ 《隋书》卷五十二列传十七<贺若弼>:加以宝剑、宝带、金甕、金盘各一,并雉尾扇、曲盖,杂彩二千段,女乐二部,又赐陈叔宝妹为妾

参考书籍编辑

相关链接编辑

破镜重圆的原委和真相. 陈尚君. 新民晚报. 2008-12-21 [2011-07-16]. [永久失效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