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克列孟梭

法国政治家,前法国总理

乔治·邦雅曼·克列孟梭(法語:Georges Benjamin Clemenceau法语发音:[ʒɔʁʒ bɛ̃ʒamɛ̃ klemɑ̃so],1841年9月28日-1929年11月24日),人稱“法蘭西之虎”或“勝利之父”,法國政治人物,曾于1906-1909年和1917-1920年两度出任法国总理(當時稱作部長會議主席)。

乔治·克列孟梭
Georges Clemenceau
Georges Clemenceau par Nadar.jpg
法國 法兰西共和国部長會議主席
任期
1917年11月16日-1920年1月20日
总统雷蒙·普恩加萊
前任保羅·潘勒韋
继任亞歷山大·米勒蘭
任期
1906年10月24日-1909年7月24日
总统阿爾芒·法利埃
前任费迪南·萨里安
继任阿里斯蒂德·白里安
法國 法蘭西共和國戰爭部長
任期
1917年11月16日-1920年1月20日
总理本人兼任
前任保羅·潘勒韋
继任安德烈·約瑟夫·里菲爾
法國 法蘭西共和國內政部長
任期
1906年3月14日-1909年7月24日
总理费迪南·萨里安
前任費爾南·杜比耶
继任阿里斯蒂德·白里安
个人资料
出生1841年9月28日
法兰西王国旺代省穆耶龙昂帕雷
逝世1929年11月24日(1929歲-11-24)(88歲)
法兰西共和国巴黎十六區
墓地 法國旺代省穆尚乔治·克列孟梭墓法语Tombe de Georges Clemenceau
政党激進共和派(–1901)
激進黨(1901–1929)
专业記者、醫生

簡介编辑

乔治·克列孟梭于1841年9月28日出生於穆耶龙昂帕雷一个资产阶级家庭,其父本杰明·克列孟梭从医,也是一名进步主义共和主義者,曾参与过七月革命,自然对第二帝国深感失望。尽管因政治活动数次入狱,其父仍孜孜不倦地将共和、革命思想灌输给他的子女们。

1865年5月13日,乔治·克莱蒙梭同父亲般取得了医学博士学位;7月25日,他乘船前往英国,在那他父亲将其介绍给了赫伯特·史賓賽;接着他又去往美国,在斯坦福一所女子中学教法语和骑术,同时担任时代报法语Le Temps (quotidien français, 1861-1942)的联络员。在那里他爱上了自己的学生Mary Plummer法语Mary Plummer,二人在1869年6月20日结婚。新婚六天后,他携妻女返法。美国民主制度也对他日后政见产生了很大影响。

7月,普法战争爆发。他放下家庭而作为一名激進共和派投身政治,积极参与了8月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建立,被艾迪安·阿拉戈法语Étienne Arago在9月任命为巴黎第18區的區長。在此期间他认识了路易斯·米歇尔,并任命路易·奥古斯特·布朗基为巴黎国民自卫军第169营营长,紧接着巴黎围城战爆发。10月末,普鲁士在梅斯围城战的决定性胜利与梯也尔凡尔赛临时政府意图与普议和的消息传到巴黎,引民众义愤填膺,他张贴布告怒斥之为“背叛”。同日,来自无产阶级社区的起义国民自卫军试图占领巴黎市政厅,被茹费理指挥资产阶级社区的国民自卫军阻拦,二人从此成为政敌。

从1871年3月起,他在新立的巴黎公社与凡尔赛临时政府间来回奔走,试图调解二者的冲突[1];这反而导致他两头不讨好,既在1871年3月26日巴黎公社选举法语Élections municipales du 26 mars 1871 à Paris中失利,也影响了他后来几年的政路。公社被镇压后,他支持對巴黎公社社員的大赦

1875-1876年当选巴黎市議會主席,1871年和1876至1893年任法國国民议会議員。作為一名反教權主義者,他主張政教分離;同時他也反對殖民擴張,自1883年推行殖民主义的茹费理成为总理兼外交部长后,两人开始了长达多年的政治争论。1885年3月法军于中法战争中失利并放弃谅山,史称東京事件法语Affaire du Tonkin,克列孟梭趁機大力施压诘难,推动茹費理于3月30日辞去总理皆外交部长的职务。

1880年1月13日,他創立了正義報法语La Justice (journal);他也常在1897年Ernest Vaughan創立的曙光報法语L'Aurore (journal français, 1897-1914)上刊文,尤其在屈里弗斯事件中力挺阿弗列·屈里弗斯。1902年他在瓦尔省当选參議員,直到1920年卸任(虽然他原来一直批评法国的参议院制度)。

1906年擔任內政部長,同年繼任總理(仍兼内政部长)直至1909年。任内他平息了数次大罢工,尤其是1905年法國政教分離法决定将教会财产收归国有而导致的骚乱和冲突法语Querelle des Inventaires,故得昵称“老虎”,他也自称是“法兰西第一警察”。

1913年创自由人报(L'Homme libre)法语L'Homme libre,主张德国威胁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发时该报因攻击法国政府“抗战不力”被审查,他怒而将其改名为“囹圄人报”。1917年時又以76歲高齡擔任法國總理(1917~1920),其组建的政府决心与德继续作战,在戰爭中穩健的表現為他贏得「勝利之父」的封號。及後在1919年舉行的巴黎和會中主張嚴懲德國「賠至最後一個馬克」,並為是次和會的三巨頭之一(另外兩位是美國總統伍德羅·威爾遜英國首相大衛·勞合·喬治),戰後簽訂《凡爾賽和約》。克列孟梭支持从德意志帝國手上重奪阿爾薩斯-洛林,并且对苏联建立名为“防疫地带”的包围圈[2]

1919年他通过了八小时工作制法案法语Loi des huit heures并带领中右翼政党联盟赢得了当年的众议院选举法语Élections législatives françaises de 1919。2月19日,遭一名为Emile Cottin的男子刺杀,未遂。 尽管在舆论中享誉盛名,他却因1920年1月17日议会在卢森堡宫的预选法语Élection présidentielle française de janvier 1920中缺乏支持(868票中只拿到了53票)而拒绝参加当年总统竞选,从此不涉政治,投身於旅行和著書立作。

1929年10月24日,他因肾衰竭死于自己在巴黎本杰明-富兰克林路8号的住所中,享龄88岁。其遗嘱写到:“我死後, 請將我的遺體葬在我父親貝雅曼·克利孟梭的墓地旁邊。我的遺體應當直接從太平間送到墓地,不進任何教堂,不搞任何有儀式的葬禮。我的墳墓應與我父親的一樣,不立墓碑,只安一圈鐵柵欄即可。”

相關頁面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CLEMENCEAU ET LA COMMUNE DE PARIS. [2021-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29). 
  2. ^ 《第二次世界大战史丛书·瓜分世界》 二战前帝国主义新危机 3.巴黎阴谋

參考文獻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