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慎行

于慎行(1545年11月3日-1608年1月9日),無可,更字無垢,又字可遠穀山山東平陰東阿鎮洪範村人,明朝政治人物,进士出身。

于慎行
于慎行

《東閣衣冠年譜畫册》之于慎行像,金生繪
現藏於山東平陰縣博物館


大明太子太保兼禮部尚書东阁大学士
籍貫 兗州平陰縣東阿鎮洪範村
族裔 漢族
字號 字無可,更字無垢,又字可遠,號穀山
諡號 文定(贈太子太保)
出生 嘉靖二十四年乙巳九月二十九日
1545年11月3日
兗州平陰縣東阿鎮洪范村
逝世 万历三十五年丁未十一月二十二日
1608年1月9日(1608歲-01-09)(63歲)
京師官邸
配偶 娶秦氏
親屬 (子)于纬
出身
  • 嘉靖四十年(1561年)辛酉科第六名舉人
  • 隆慶二年戊辰科二甲賜進士出身(1568年)
經歷
  • 隆慶二年(1568年)改庶吉士,纂修《肅皇帝實錄》、《穆皇帝實錄》、《穆史》。
  • 隆慶四年授翰林院编修
  • 萬曆元年(1573年)復除编修
  • 萬曆三年(1575年)升修撰,充日講官,十二月升翰林院侍讲
  • 萬曆七年(1579年)三月回籍养病
  • 萬曆十一年(1583年)起复侍讲,十月升左春坊左谕德兼侍讲
  • 萬曆十三年(1585年)七月主考应天府乡试,十二月升翰林院侍读学士
  • 萬曆十四年升礼部右侍郎
  • 萬曆十五年十二月升礼部左侍郎。
  • 萬曆十七年(1589年)六月改任吏部左侍郎,七月任禮部尚書。
  • 万历十九年(1591年)九月,辭官歸隱。
  • 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被重新起用,以原官加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
著作
  • 《肅皇帝實錄》、《穆皇帝實錄》、《穆史》
  • 《穀城山馆全集》62卷。
  • 《穀山笔麈》18卷。
  • 《读史漫录》14卷。
  • 《璅言》1卷(附《梦语》)。
  • 《杂记》1卷。
  • 《兗州府志》52卷。(万历十九年-三十五年)
  • 《东阿县志》12卷。

生平编辑

祖籍現東阿縣楊柳鄉前屯村。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九月二十九日出生,為人忠厚老成,少而頴異,「爲童子時屹然有成人之志」,「學有原委,淹貫百家,博而核,核而精」。嘉靖四十年(1561年)辛酉科山东乡试第六名舉人。隆慶二年(1568年)戊辰科会试二百八十七名,廷试二甲六十一名進士,改庶吉士,四年(1570年)升翰林院编修,纂修《肅皇帝實錄》、《穆皇帝實錄》、《穆史》。萬曆元年(1573年)六月復除编修,三年(1575年),升修撰,四年六月充经筵日講官,「主講唐史,每至成敗得失之際,未嘗不反覆論說,上輒為竦聽。」,于慎行遂得神宗信任,神宗御筆寫下「責難陳善」四字以賜之,一時士林間傳為盛事。[1]四年十二月升侍讲,七年三月以病乞回藉调理。

持平行述编辑

萬曆七年(1579年)因反對張居正奪情」,協同友僚前往張府「疏諫」,張居正指責他:「子,吾所厚,而公亦從人為此耶?」,慎行從容回答說「正以公見厚故耳」居正聽罷忿怒不已,於是慎行以疾請歸。于慎行對張居正的改革措施不全贊同,御史劉臺因彈劾首輔張居正专恣不法,被逮入獄,無人敢前往探視,于慎行卻常去探望。萬曆十年張居正家族遭受迫害時,他仗義執言,請求照顧張居正的老母及孩子。在「夺情」事件中得罪张居正而受到排挤的于慎行曾给办案的邱橓写信:「当其柄政,举朝争颂其功而不敢言其过。今日既败,举朝争索其罪而不敢言其功。皆非情实也。」许多官员都佩服于慎行的勇气。

万历十一年正月起復翰林院侍讲,仍充日讲官,三月充会典纂修官,十月升左春坊左谕德兼侍讲,十三年七月与右谕德李长春为应天乡试考试官,十二月升翰林院侍读学士,十四年升礼部右侍郎,十五年十二月升左侍郎。萬曆十七年(1589年)六月改任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掌詹事府事,七月任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学士。万历十八年(1590年),连疏请早立太子,以定國本,神宗大怒,骂于慎行“要君疑上”、“淆乱国本”。万历十九年(1591年)九月辭官歸隱,居家時編有《兗州府志[2]

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十二月著以原官起掌詹事府印信,催取前来,照旧讲官。上疏推辞。

重用编辑

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被重新起用,四月会推阁臣,于慎行、赵世卿刘元震叶向高杨道宾李廷机孙丕扬等七人参加廷推,于慎行、叶向高、李廷机三人被点用,遂以原官加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由于年老体弱,长途跋涉,十一月十日行取至京,至京僅十二日卒於京華官邸[3]

身后编辑

太子太保,諡文定

著作编辑

著有《谷城山馆全集》62卷、《谷山笔麈》18卷、《读史漫录》14卷、《璅言》1卷(附《梦语》)[4]、《杂记》1卷[5]、《兖州府志》52卷、《东阿县志》12卷等[6]

家族编辑

曾祖于忠。祖父于時,壽官。父于玭,戊子举人、平凉府同知。母劉氏,加赠安人。兄于慎动,冠帶儒士;于慎思,生员;于慎言,壬子举人;弟于慎由,生员。

評價编辑

  • 《明史》:「慎行之博聞,亦足稱羽儀廊廟之選矣」
  • 《明實錄》:「慎行少而頴異,在詞林有聲,多識故事,所著有《穀山集讀》《史漫錄》,筆塵行於世」

延伸阅读编辑

[]

 维基文库阅读此作者作品 维基共享资源阅览影像
 國朝獻徵錄·卷之十七
 明史卷二百一十七》,出自《明史

注釋编辑

  1. ^ 明史》(卷217):于慎行,字无垢,东阿人。年十七,举于乡。御史欲即鹿鸣宴冠之,以未奉父命辞。隆庆二年成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万历初,《穆宗实录》成,进修撰,充日讲官。故事,率以翰林大僚直日讲,无及史官者。慎行与张位及王家屏、沈一贯、陈于陛咸以史官得之,异也。尝讲罢,帝出御府图画,令讲官分题。慎行不善书,诗成,属人书之,具以实对。帝悦,尝大书“责难陈善”四字赐之,词林传为盛事。
  2. ^ 明史》(卷217):十八年正月,疏请早建东宫,出阁讲读。及冬,又请。帝怒,再严旨诘责。慎行不为慑,明日复言:“册立臣部职掌,臣等不言,罪有所归。幸速决大计,放归田里。”帝益不悦,责以要君疑上,淆乱国本,及僚属皆夺俸。山东乡试,预传典试者名,已而果然。言者遂劾礼官,皆停俸。慎行引罪乞休。章累上,乃许。家居十余年,中外屡荐,率报寝。三十三年,始起掌詹事府。疏辞,复留不下。
  3. ^ 《大明神宗显皇帝实录卷之四百四十》:万历三十五年十一月庚寅朔,庚子前礼部尚书于慎行行取至京。乙巳,大学士于慎行以力疾赴召,朝见不能成礼,请暂假调理,从之。壬申(壬子),太子少保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于慎行卒。慎行字无垢,山东东阿人。隆庆戊辰进士,选庶吉士,庚午授翰林院编修,甲戌分考礼闱,以 穆史成,进修撰,重修会典及编六曹章奏。时 上方典学,日御讲幄,就史局选日讲官,慎行与南昌张位与焉。丙子晋侍讲,赐御书“责难陈善”四大字。明年江陵夺情,吴赵抗疏杖阙下,慎行为诸词林具疏亦上,辅臣以讲官故,持不达,然犹示草于江陵。己卯急归,癸未入为左谕德,而江陵已败。有旨籍江陵家,遣刑部侍郎丘橓及中官往,中外快者咸蹴江陵比于分宜冯保。慎行独为书贻橓,言江陵所视二家者盖万未得一也。且江陵有母老矣,诸孤少未更事,宜与中贵熟数之,毋使朝廷失帷盖之仁。自是士论稍有宽江陵者。乙酉典试南畿,晋侍讲学士。丙戌读廷试卷,晋礼部右侍郎。己丑知贡举,遂晋礼部尚书。时 上且辍讲,朝御渐稀,又册立事久不决,慎行屡疏为请,而朝论方嚣,辅臣欲镇以静,慎行虽微知 上指,弗恤也。庚寅冬再疏不报,遂自劾乞休, 上怒坐夺俸三月。先是有沈王请封事违例,慎行力格之乃止。既有何御史出光者请罢京察,寻御史典试事皆为慎行所持,坐是失权贵欢。及辛卯秋推山东典试,主事未下,何御史遂讦慎行预泄主名,又坐诘责夺俸三月,乃九疏乞归,许之。凡十七年,一推掌詹,召讲春秋,不果。至是枚卜,趋朝甫一日,遂以遗疏告终,中外惜之。慎行少而頴异,在词林有声,多识故事。所著有《榖山集》、《读史漫录笔尘》行于世。
  4. ^ 《谷山笔麈》卷十六
  5. ^ 《谷山笔麈》卷十五
  6. ^ 明史》(卷217):居二年,廷推阁臣七人,首慎行。诏加太子少保兼东阁大学士,入参机务。再辞不允,乃就道。时慎行已得疾。及廷谢,拜起不如仪,上疏请罪。归卧于家,遂草遗疏,请帝亲大臣、录遣逸、补言官。数日卒,年六十三。赠太子太保,谥文定。慎行学有原委,贯穿百家。神宗时,词馆中以慎行及临朐冯琦文学为一时冠。
山左三大家
于慎行 - 公 鼐 - 馮 琦
官衔
前任:
朱𢋫
明朝禮部尚書
1589年-1591年
繼任:
李長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