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歷山三世

羅馬天主教會第170任教宗
(重定向自亞歷山大三世 (教宗)

教宗亞歷山大三世拉丁語Alexander PP. III,約1105年—1181年8月30日),本名羅蘭多巴弟內利Orlando Bandinelli,於1159年9月7日至1181年8月30日岀任教宗。從14世紀以來,他被認為是Baldinelli貴族家族中的成員,但這還沒有被證實。[1]

教宗
亞歷山大三世
Alexander PP. III
170-Alexander III.jpg
就任 1159年9月7日
卸任 1181年8月30日
前任 亞德四世
繼任 路爵三世
個人資料
本名 Rolando 或 Orlando Bandinelli
出生 约1100年或1105年
锡耶纳
逝世 1181年8月30日
教宗国奇维塔卡斯泰拉纳

亞歷山大三世是神學及法律家。1140年他在波羅那教書時,寫了一本法學大綱,而且為格拉齊安敕令注釋,另外則寫有神學論文多篇。他在教宗尤金三世(Eugenius III)時代被擢升為執事級樞機,在教宗亞得里安四世(Hadrianus IV)時為最得力的顧問[2]

腓特烈一世(巴巴羅沙、腓勒德力Frederick Barbarossa),是中古世紀德國最偉大的皇帝,他夢想仿效查理曼能有效的統治義大利。教宗亞得里安四世看出了他的野心,如果不抑制腓特烈的野心,他除了會成為全歐洲的主人外,連教會都會受他的控制[3]。1159年,亞得里安死後,半數的樞機們選出了一位精通法典又意志堅強的卓越人物擔任教宗,就是亞歷山大三世。其餘的少數樞機們,得到羅馬教士及皇帝的支持,另選一人為教皇,稱威克多四世(Victor Ⅳ),雖然選舉具有合法性,但腓特烈對亞歷山大三世的堅強感到不安,所以他支持威克多,甚至召集一個教會會議,叫他們公開表示擁護威克多。但是亞歷山大三世受到英格蘭法蘭西西班牙匈牙利,及西西里的支持[4]。這種作法使得教會的自主性受到了威脅,亞歷山大三世不得不處理,他將腓特烈和偽教宗開除了教籍。可是德國大軍已壓境,他只好先放棄羅馬前往法國避難,亞歷山大三世聯合義大利各城作戰,雙方互有勝負,戰爭拖了17年,1176年皇軍在萊拿鬧(Legnan)慘敗,腓特烈不得不認輸。1177年,亞歷山大三世當時在威尼斯(Venice),腓特烈前去求饒,在聖馬爾谷大殿前跪伏亞歷山大三世腳下請求寬恕。亞歷山大三世把腓特烈拉起來,恢復了他的教籍,並賜他一個「平安之吻」(Kiss of Peace)[5],表示寬恕。至此,腓特烈企圖控制教宗的計畫破滅,他只能對德國境內各主教行使其威權[6]

在亞歷山大三世的任內,坎特伯雷大主教托马斯·贝克特(Thomas Becket)和英王亨利二世在教會法庭的獨立權力問題上發生嚴重爭論[7]。亨利二世在1164年克拉林敦憲章裡,禁止教會向羅馬上訴,衝突的結果,贝克特被放逐到法國。1170年聖誕,贝克特回到坎特伯里,在他自己的祭壇前被殺害。基督徒震怒,立刻奉贝克特為殉道者。亞歷山大三世在1173年封贝克特為聖徒,並訂立法規,規定以後一切敕封聖徒是教皇特定的權力。1179年,亞歷山大召開第三次拉特朗公會議,為改革通過法案[8]。亞歷山大三世死在羅馬近郊(Civita Castellana),他的屍體安葬在拉特郎堂[9]

目录

亞歷山大的政治编辑

亞歷山大三世是第一位直接關注波羅的海以東地區宣教活動的教宗,他可能於1164年在瑞典設立了烏普薩拉大主教,[10] 這件事是在他最親密的朋友隆德大主教埃斯基爾的建議下做成的。 埃斯基爾曾經任命一位本篤會的修士福克為愛沙尼亞的主教,但他因為和丹麥國王有衝突,而被流放到法國的克萊爾沃。1171年亞歷山大成為第一位解決芬蘭教會問題的教宗,據稱芬蘭人騷擾牧師並且只有在戰爭時期才倚靠上帝[11] 亞歷山大不僅擊敗了巴巴羅薩(德語:Friedrich I Barbarossa,腓特烈一世(紅鬍子) (神聖羅馬帝國)),還因著1170年發生的托馬斯·貝克特謀殺案,使英格蘭國王亨利二世屈服。他和貝克特的關係非同尋常,後來在1173年,貝克特被封為聖徒。[12] [13] 這是由亞歷山大封聖的第二位聖徒,而第一位是1161年的懺悔者愛德華[14] 不過,他在1172年確認了亨利愛爾蘭之領主的地位。 通過1179年5月23日簽發的教宗詔令,他承認了阿方索一世葡萄牙國王的權利,而這個國王的稱號是阿方索自封的。這在葡萄牙成為一個被世界承認的獨立王國的進程中,是非常重要的一步。(阿方索從1139年開始就已經在使用國王的稱號。)[15]

改革的成就编辑

即使作為一名逃亡者,亞歷山大仍然受到法國路易七世的青睞和保護。 1163年,他召集來自英國,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的牧師與主教參加圖爾會議(Council of Tours),除其他事項外,主要解決以下幾個問題:教會聖職的非法劃分、教會牧者放高利貸,占用十一奉獻。[16] 1179年三月,亞歷山大三世召開第三次拉特朗大公會議(即第三次拉特朗公會議 英文:The Third Council of the Lateran),這是中世紀最重要的教會會議之一,天主教稱之為第十一次大公會議。這個法案包括了好幾個教宗為改善教會狀況而製定的計劃書,其中規定,如果未達到三分之二樞機主教的選票,沒有人可以被選為教宗[17] 該規則於1996年略有改變,但2007年又恢復原狀。這次會議標誌著亞歷山大三世的權力達到了頂峰。 然而,這次會議結束後不久,羅馬共和國就迫使亞歷山大三世離開羅馬這座城市,他從此就再也沒有重新回到羅馬。1179年9月29日,一些貴族建立了反亞歷山大三世聯盟。但教宗通過明智地使用金錢,仍然把握大權,控制局面,結果他在1180年1月被世俗權貴免職。1181年,亞歷山大三世開除了蘇格蘭國王威廉一世的教籍,並且禁止他參加任何聖事活動。[18] 他於1181年8月30日在奇維塔卡斯泰拉納(Civita Castellana)去世。

參考文獻编辑

  1. Maleczek, W. (1984). Papst und Kardinalskolleg von 1191 bis 1216 (in German). Wien. p. 233 note 168. ISBN 3-7001-0660-2.
  2. 鄒保祿,《歷代教宗簡史》,(台南:聞道出版社,1983),167。
  3. 幕啟蒙,《天主教史(卷二)》,侯景文譯, (台北:光啟文化事業,2002),124。
  4. 培克爾,《基督教史略》,蕭維元譯, (香港:浸信會出版部,1961),159。
  5. 祈柏爾,《基督的軌跡-二千年教會史》,李林靜芝譯, (台北:校園書房出版社,1986),147。
  6. 華爾克,《基督教會史》,謝受靈、趙毅之譯, (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87),450。
  7. 比爾奧斯汀,《基督教發展史》,馬傑偉、許建人譯, (香港:種籽出版有限公司,1991),205-206。
  8. 陶理,《基督教二千年史》,李伯明、林牧野譯, (香港:海天書樓有限公司,2007),290。
  9. 鄒保祿,《歷代教宗簡史》,(台南:聞道出版社,1983),169。
  10. Papal Letters to Scandinavia and their Preservation, Anders Winroth, Charters, Cartularies and Archives: The Preservation and Transmission of Documents in the Medieval West, ed. Adam J. Kosto and Anders Winroth, (Pontifical Institute of Mediaeval Studies, 2002), 178.
  11. "Letter by Pope Alexander III to the Archbishop of Uppsala".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07-09-27.. In Latin. Hosted by the National Archive of Finland. See [1] and Diplomatarium Fennicum from the menu.
  12. Norton, Christopher (2006). St. William of York. Rochester, NY: Boydell Press. p. 193. ISBN 1-903153-17-4.
  13. St. Thomas Becket. Biography.com. Retrieved: 21 March 2013.
  14. Norton, Christopher (2006). St. William of York. Rochester, NY: Boydell Press. p. 193. ISBN 1-903153-17-4.
  15. Peter Linehan and Janet Laughland Nelson, The Medieval World, Vol.10, (Routledge, 2001), 524.
  16. Pennington, Kenneth. "Pope Alexander III", The Great Popes through History: An Encyclopedia, (Frank J. Coppa, ed.), Westport: Greenwood Press, (2002) 1.113-122
  17. Joseph F. Kelly, The Ecumenical Councils of the Catholic Church: A History, (Liturgical Press, 2009), 83.
  18. Joseph F. Kelly, The Ecumenical Councils of the Catholic Church: A History, (Liturgical Press, 2009), 83.


譯名列表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