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亨利·本篤·多默·爱德华·玛利亚·克莱门特·方濟各·沙勿略·斯图亚特,约克枢机公爵(1725年3月6日-1807年7月13日)出身斯圖亞特家族,是一位罗马天主教会樞機,也是詹姆斯党的第四任和最后一任英格兰苏格兰法兰西爱尔兰王位觊觎者。和父亲詹姆斯和兄长查理不同的是,亨利从未采取任何措施谋求王位。查理于1788年1月去世后,教宗国不承认亨利为英格兰、苏格兰、爱尔兰的合法统治者,而是称他为“約克樞機公爵”。[2]

亨利·本篤·斯圖亞特
樞機團團長
奥斯蒂亚和韦勒特里羅馬城郊教區領銜主教英语Roman Catholic Suburbicarian Diocese of Ostia
Circle of Anton Raphael Mengs, Henry Benedict Maria Clement Stuart, Cardinal York (ca 1750) -002.jpg
亨利·本篤·斯圖亞特,约克枢机公爵
教省 罗马
教區 奥斯蒂亚和韦勒特里
任命 1803年9月26日
榮休 1807年7月13日
前任 若望·方濟各·阿尔巴尼英语Gian Francesco Albani
繼任 良纳·安托内利英语Leonardo Antonelli
其他職位
聖秩
晉鐸教宗本笃十四世
於1748年9月1日晉鐸
晉牧教宗克勉十三世
於1758年11月19日晉牧
擢升樞機 於1747年7月3日擢升
個人資料
本名 亨利·本篤·多默·爱德华·玛利亚·克莱门特·方濟各·沙勿略·斯图亚特
出生 (1725-03-06)1725年3月6日[1]
教宗国罗马穆蒂宫
逝世 1807年7月13日(1807-07-13)(82歲)
教宗国罗马弗拉斯卡蒂
葬於 梵蒂冈城聖伯多祿大殿
父母 詹姆斯·弗朗西斯·爱德华·斯图亚特
玛丽亚·克莱门蒂娜·索别斯卡
曾任職位
牧徽 亨利·本篤·斯图亚特纹章

剃髮出家後在教宗国生活,长期在罗马教会擔任神父,直至枢机團團长奥斯蒂亚和韦勒特里羅馬城郊教區領銜主教英语Roman Catholic Suburbicarian Diocese of Ostia。他一生为罗马公教工作直到過世,是侍奉基督时间最长的樞機之一。

亨利年轻时,他的父亲詹姆斯根据詹姆斯党贵族制度封他为“约克公爵”,这也成为他后来最主要的头衔。1788年亨利的兄长查理死后,詹姆斯党乃至亨利的随从人员称他为“英格兰和爱尔兰国王亨利九世、苏格兰国王亨利一世”,而亨利在公众场合仍自称“约克樞機公爵”。

早期经历编辑

 
亨利·本篤·斯图亚特,13岁,路易斯·加布里埃尔·布兰切特(1738年)

亨利·本篤·托马斯·爱德华·玛利亚·克莱门特·弗朗西斯·哈维尔·斯图亚特1725年3月6日于罗马穆蒂宫出生,同日受教宗本笃十三世洗礼,[3]这时距离他的祖父詹姆斯二世失位已经37年了,距离父亲詹姆斯复辟失败也已10年了。他的父亲詹姆斯被敌人称为“老王位觊觎者”,母亲玛丽亚·克莱门蒂娜·索别斯卡公主则是波兰国王和立陶宛大公扬三世·索别斯基的孙女。亨利显然是一个能比兄长查理更善于拼写的聪明的孩童。亨利比查理更内向,对处理问题的方法更谨慎,被形容为虔诚、举止温和。[4]

 
年轻的亨利·贝内迪克特(大约画于1729年–1732年),和兄长小王位觊觎者惊人地相似

1745年亨利前往法国帮助兄长查理(又称“小王子查理”或“小王位觊觎者”)筹备当年的复辟行动。作为法国军队的一员,他名义上指挥着大约10000人的穿越海峡的入侵军,但从未开出敦刻尔克,他随后在安特卫普之围中在萨克斯的莫里斯手下效力。在卡洛登战败后,亨利·斯图亚特回到意大利

教会生涯编辑

1747年6月30日,教宗本笃十四世为亨利舉行剪髮禮,并在7月3日的樞密会议英语Papal consistory上立他为執事級樞機,領金碧地利圣母執事區执事銜,8月27日教宗又升他为四品辅祭。1748年8月18日和25日,亨利又分别成为助祭和执事。他当时在法国的兄长查理不赞成这些教会的荣誉,因为他相信这些只会进一步助长对斯图亚特家族的宗教偏见。[5]

由于枢机主教是等级而非神职,查理尚且希望亨利做出政治的偶然婚姻,却沮丧地发现其弟已于9月1日晋铎。同月稍迟亨利被任命为司鐸級樞機並繼續以原先的領銜聖堂為領銜堂區、枢机六品,1751年,他被任命为聖伯多祿大殿總鐸[3]

亨利在从事聖职工作的过程中获得了大量的收入,他来自弗兰德西班牙那不勒斯法兰西各大教堂的收入高达4万英镑。他还在西属南美洲挂名获利,在墨西哥拥有领地,为他提供了大量的收入。[6]

法王路易十五授予这位總主教奥金和圣阿芒的修道院作为先前被迫根据《第二亞琛和約》的条款驱逐其兄的补偿。[5]

1752年12月,他的領銜堂區改到十二宗徒圣殿;1758年被任為樞機團約克財務總管英语List of Camerlengos of the Sacred College of Cardinals。职责包括管理属于樞機團的所有财产、费用、资金和收入,为一位已故樞機举行安魂弥撒,并负责《红衣主教法》的登记。他参加了1758年的教宗选举秘密会议英语1758 papal conclave,亲历教宗克勉十三世当选。同年10月,他被任命为科林斯領銜總主教。第二年,他辞去了金碧地利圣母大殿的职位,以求在台伯河西圣母聖殿任职;然而,他在赞扬声中留任于十二宗徒圣殿。

1761年7月13日,他又任弗拉斯卡蒂羅馬城郊教區領銜主教,最后在1803年9月26日被任为樞機團團長并继任奥斯蒂亚和韦勒特里羅馬城郊教區領銜主教英语Roman Catholic Suburbicarian Diocese of Ostia。亨利在弗拉斯卡蒂工作多年,每天下午都乘马车去罗马,他的副校长身份使他能够进入文书院宫

亨利也是最后一个患有淋巴结结核(国王病)的不列颠王位觊觎者。

亨利被描述为一个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的幸福的、节欲的、富有的、独身的唯美主义者,至死都“无害而可敬”。[7]

法国大革命和后期经历编辑

 
亨利·本篤·斯图亚特,作画者莫里斯·康坦·德·拉圖爾(1746/47年),长期被认为是查尔斯·爱德华·斯图亚特

法国大革命期间,亨利为了支持教宗庇护六世而失去了来自法国王室的收入,还献出了其他很多收入。法国人控制了他在弗拉斯卡蒂的财产后,亨利骤然陷入贫穷。[8]英国驻威尼斯大臣安排亨利领取由乔治三世提供的4000英镑年金。但亨利及詹姆斯党认为这只是英国政府在分期偿还欠他的债务——英国政府长期许诺要将亨利的祖母前王后摩德纳的玛丽的嫁妆还给亨利,但从未兑现。

梵蒂冈承认詹姆撕三世和八世是大不列颠和爱尔兰的国王。1766年詹姆斯去世后,梵蒂冈没有承认亨利的兄长、已于1750年改宗安立甘宗的查理。但是,梵蒂冈并没有公开承认汉诺威王朝君主。然而,在1792年11月,梵蒂冈首先将乔治三世称为大不列颠和爱尔兰国王而非汉诺威选侯。这导致了亨利的抗议,他认为这样的侮辱会导致他不再访问罗马。[9]

1803年,亨利重返弗拉斯卡蒂。9月,他成为樞機團團長奥斯蒂亚和韦勒特里羅馬城郊教區領銜主教英语Roman Catholic Suburbicarian Diocese of Ostia[8]尽管他仍住在弗拉斯卡蒂的主教宫殿。1807年7月13日,他在那里去世,享壽82岁。

人际关系编辑

 
亨利·贝内迪克特·斯图亚特,作画者安东·拉斐尔·门斯(1756年)

史学家利用当时人的见解探究亨利是否同性恋[1]赫斯特·林奇·思雷尔[10](1741年 - 1821年)、外交家和作家久塞佩·戈拉尼[11](1740年 - 1819年)都在手稿中提及了这个问题。戈拉尼本人承认自己没有收集到充分证据证明自己的想法,但促使人们注意到亨利宫廷内能找到的英俊教士的数量。史学家安德鲁·朗间接提到詹姆斯的评价,他的幼子尽管被安排了很多婚事,却不会结婚[12]

作家盖塔诺·莫罗尼[13]提供了最长的关于亨利及其管家乔万尼·莱尔卡里神父(1722年-1802年)的亲密关系的描述,据说亨利曾对他“爱得无法衡量”。这层关系使得亨利与其父詹姆斯关系严重紧张,詹姆斯最终于1752年试图解雇莱尔卡里并将其逐出罗马。作为回应,亨利试图将自己的家产与父亲的分割开来,拒绝在没有莱尔卡里陪伴在侧的情况下从博洛尼亚返回罗马。教宗本笃十四世亲自介入充当调停人,才勉强避免了一场公共丑闻。莱尔卡里获准离开亨利家,并因亨利的影响后来得以被任为热那亚大主教。

1766年詹姆斯过世后,事态变得简单。从1769年开始,亨利又和来自佩鲁贾的贵族神父安杰洛·切萨里尼关系密切。在亨利庇护下,切萨里尼赢得各种荣誉,被任为弗拉斯卡蒂大教堂的教士,1801年又成为米列维主教。切萨里尼陪伴亨利32年,亨利死时也仍在他身边。切萨里尼后被葬在新堂的教堂。

但据记载,亨利举止得体,恐惧一切不得体行为,所以他们之间不大可能有性关系。[14]

死后编辑

亨利在遗嘱中簽名“Henry R”,并在遗嘱中指定他的朋友也是最近的血亲已逊位的撒丁国王卡洛·艾曼努爾四世继承他对不列颠王位的权利(论辈份卡洛是亨利的表侄孙)。但卡洛对不列颠王位都既不主张,也不放弃,他的继承者们也都如此,至今亦然。卡洛·艾曼努爾和后来的撒丁国王对他们的意大利政府有其他重要兴趣,因而捍卫在不列颠的无望的王位继承权是于此不利的。

反常的是,亨利没有把王冠留给当时英国的威尔士亲王、后来的乔治四世。他所有的财产由安杰洛·切萨里尼托管和分配。切萨里尼从亨利留下的珠宝中拿出一小部分寄给了威尔士亲王,其中包括分别象征嘉德勋章薊花勳章的一枚“乔治”标章(乃系查理一世被斩首时所佩戴,现收藏于温莎城堡)和一面苏格兰国旗(现收藏爱丁堡城堡)以及一枚红宝石戒指。即便如此,将它们送给汉诺威王朝威尔士王子的举动等同于虽然不正式但实际上放弃詹姆斯党对王位的权利。

亨利和他的父母及兄长都葬在梵蒂冈聖伯多祿大殿的地穴。那里大殿的一栏有一座由安托尼奥·卡诺瓦设计的斯图亚特王室的纪念碑,最初由亨利产业的遗嘱执行人安杰洛·切萨里尼授予。奇怪的是乔治四世也在该纪念碑的定期捐款者中,他成为斯图亚特传说的仰慕者。

该纪念碑后由伊丽莎白王太后出资重建。

头衔、称呼、荣誉和纹章编辑

作为主教的头衔编辑

斯图亚特主教在其一生中被任为下述的領銜執事區和領銜堂區職務:

1774年3月他成为樞機團副團长,1803年9月15日成为樞機團團长。

他是1758年英语1758 papal conclave1769年1774年至1775年英语1774–1775 papal conclave1799年至1800年教宗选举秘密会议英语1799–1800 papal conclave的选举人。

纹章编辑

在父兄觊位期间,亨利声称一件由王国“新月形银色”或白色新月形组成的纹章。[15]

注释编辑

  1. ^ 1.0 1.1 Rosalind K. Marshall, 'Henry Benedict (1725–1807)',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online edn, May 2010, accessed 24 June 2013.
  2. ^ MacLeod (1999); 347–348
  3. ^ 3.0 3.1 Tribe, Shawn. Vestments of the Cardinal Duke of York: Henry Benedict Stuart. 
  4. ^ Henry Stuart, cardinal duke of York | British pretender. Encyclopedia Britannica. 
  5. ^ 5.0 5.1 Kelly, Bernard W. (Bernard William). Life of Henry Benedict Stuart, Cardinal Duke of York : with a notice of Rome in his time. London : R. & T. Washbourne. 22 September 1899 –通过Internet Archive. 
  6. ^ James Lees-Milne, The Last Stuarts London: Chatto & Windus, 1983. p. 157
  7. ^ Haggard, W. D., 'Medals of the Pretender (continued)', The Numismatic Chronicle, 3 (1840-41) 149-152, p. 151
  8. ^ 8.0 8.1 CATHOLIC ENCYCLOPEDIA: Henry Benedict Maria Clement Stuart. www.newadvent.org. 
  9. ^ The Cardinal King by Brian Fothergill p.205-6
  10. ^ Piozzi (1951); 874-875
  11. ^ Gorani (1793); 100-102
  12. ^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3. ^ Angeli (1931); 98-108
  14. ^ Schofield (2002); 98
  15. ^ marks of cadency in the British royal family. www.heraldica.org. 

外部链接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 Angeli, Diego (1931) Storia romana di trent'anni, 1770-1800, Milano : Treves, 276 p.
  • Gorani, Giuseppe, Count (1793) Mémoires secrets et critiques des cours, des gouvernemens, et des mœurs des principaux états de l'Italie, v. 2, Paris
  • Piozzi, Hester Lynch (1951) Thraliana : the diary of Mrs. Hester Lynch Thrale (later Mrs. Piozzi), 1776-1809, (Katharine C.Balderston; ed.), v. 2: 1784-1809, 2nd ed., Oxford : Clarendon Press in co-operation with the Huntingdon Library, 611-1191p.
  • Bindelli Pietro ed. 1982 "Enrico Stuart Cardinale duca di York" Frascati, Associazione tuscolana Amici di Frascati - Stampa Poligrafica Laziale.
  • Schofield, N. (ed.) (2002) A Roman miscellany : the English in Rome, 1550-2000, Leominster : Gracewing, ISBN 0-85244-575-X
  • MacLeod, John (1999) Dynasty, the Stuarts, 1560–1807, London : Hodder and Stoughton, ISBN 0-340-70767-4.
  • Rosalind K. Marshall, ‘Henry Benedict (1725–1807)’,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4; online edn, May 2010, accessed 24 June 2013. doi:10.1093/ref:odnb/12964
天主教會職銜
前任:
卡米洛·保卢奇
弗拉斯卡蒂羅馬城郊教區領銜主教
1761年7月13日-1803年9月26日
继任:
若瑟·玛利亚·多里亚·潘菲利
前任:
若望·方濟各·阿尔巴尼英语Gian Francesco Albani
枢机團團长
奥斯蒂亚和韦勒特里羅馬城郊教區領銜主教英语Roman Catholic Suburbicarian Diocese of Ostia

1803年9月26日-1807年7月13日
继任:
良纳·安托内利英语Leonardo Antonelli
亨利·本篤·斯圖亞特
斯图亚特王朝
出生于:1725年3月11日逝世於:1807年7月13日
虛銜
前任:
查理三世
詹姆斯党王位继承人
1788年-11807年
继任:
查理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