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魏爾德

亨利·丁格·魏爾德(英語:Henry Tingle Wilde,1872年9月21日-1912年4月15日)是英格蘭海員,也是英國皇家郵輪鐵達尼號大副皇家海軍後備隊上尉。在鐵達尼號沉沒事故中喪生,遺體從未尋獲[1]

英國皇家海軍上尉
亨利·丁格·魏爾德二世
Henry Tingle Wilde Jr.

皇家海軍後備隊
Henry tingle wilde.jpg
穿著皇家海軍後備隊上尉軍官禮服的魏爾德
出生(1872-09-21)1872年9月21日
 英格兰默西賽德郡利物浦
逝世1912年4月15日(1912歲-04-15)(39歲)
大西洋鐵達尼號
国籍 英國
职业船副・海軍軍官
雇主白星航運(1897–1912年)
知名于鐵達尼號大副
配偶瑪麗·凱瑟琳·瓊斯(Mary Catherine Jones)
儿女6名

早年生活编辑

1872年9月21日,亨利·魏爾德出生於英格蘭默西賽德郡利物浦,在10月24日受洗時取名。他的父親是保險檢查員。1889年10月23日,17歲的魏爾德加入詹姆斯·錢伯斯航運公司(James Chambers & Co.)開始擔任四年的航海學徒,他服務的第一艘船是1,835噸的格雷斯托克城堡號(Greystoke Castle)帆船。1893年10月22日,訓練期滿後他在這艘船上擔任三副。不久後,轉擔任1,374噸的霍恩斯比城堡號(Hornsby Castle)三副。1895年,轉到他服務的第一艘蒸汽輪船布倫瑞克號(S.S. Brunswick),最初擔任三副,很快就升為二副。1896年,改擔任歐羅巴號(S.S. Europa)二副。1897年7月,他加入了白星航運[1]

從下級船副開始,魏爾德在白星航運旗下艦隊中快速晉升,他服務過的船隻包括科維奇號(Covic)、科芬奇號(Cufic)、 托維奇號(Tauric)和德爾菲號(Delphic)[2],主要是利物浦到紐約航線,以及澳大利亞航線。1902年6月26日,魏爾德成為皇家海軍後備隊中尉[3]。1910年12月,魏爾德的妻子瑪麗·凱瑟琳·瓊斯(Mary Catherine Jones)和雙胞胎兒子阿奇和理查德去世,有些消息來源表明他們死於猩紅熱。魏爾德有4個孩子倖存。1911年8月,魏爾德成為英國皇家郵輪奧林匹克號大副,在船長愛德華·約翰·史密斯麾下工作。之後因為姊妹艦鐵達尼號完工,船長史密斯調派過去,新船長是赫伯特·哈德多克英语Herbert Haddock,魏爾德可能希望能繼續擔任奧林匹克號的大副[1]

擔任鐵達尼號副官编辑

魏爾德計劃於1912年4月3日離開南安普敦,回到奧林匹克號上出航值勤,但由於臨時的人事洗牌,英國皇家郵輪鐵達尼號試航時的大副威廉·默多克和一副查爾斯·萊托勒各別降了一級,將首航的大副一職讓給魏爾德,因為白星航運非常重視這艘新船第一次的載客出航,認為魏爾德在奧林匹克號的經驗能有所助益。1912年4月10日,魏爾德於上午6時整在南安普敦港報到,登上鐵達尼號值班,該船預計中午載客出發。出發時,魏爾德正在船首與二副萊托勒監督繫泊繩索的拋解作業,並確保拖船的安全。出海兩小時後,魏爾德值了四個小時的班。在鐵達尼號上,他寫了一封信給妹妹,而且在信中寫到「我仍然不喜歡這艘船......我對它有一種奇怪的感覺」[1]

4月14日14時至18時整,艦橋值班指揮官是魏爾德;在此時間,艦橋都沒有收到任何冰山警告,航速也沒有改變。在他休班期間的行動並不確定。23時40分,鐵達尼號撞上冰山。碰撞後,魏爾德立即前往艏尖艙檢查,他在那裡遇到水手長副手艾伯特·海恩斯(Albert Haines)和司燈山繆·歐內斯特·海明(Samuel Ernest Hemming),這兩位船員告訴魏爾德「聽到大量空氣被水沖出的巨響」。然後他回到艦橋,在木匠抵達之前向船長報告了兩次。然後,他與船長和湯瑪斯·安德魯斯一起進行了簡短的檢查,了解損壞程度。碰撞半小時後,一副默多克負責撤離右舷救生艇,二副萊托勒負責撤離左舷救生艇,魏爾德監督整個過程[1]

舵手阿爾弗雷德·約翰·奧利弗(Alfred John Olliver)回憶,魏爾德指示他去通知水手長啟用救生艇。二副萊托勒曾詢問魏爾德「救生艇是否應該搖出去了?」,魏爾德說:「不,等等」。隨後他容忍自己兩次被二副萊托勒越級向船長請求指示,救生艇隨即開始啟用。魏爾德也許試圖避免乘客恐慌才推遲下水,但他過於謹慎,二副萊托勒以前遭遇過數次船難,並可能更加現實的認為,必須馬上讓乘客上救生艇和下水,並派船員打開A層甲板上的窗戶用來載人。但是魏爾德再次推遲,二副萊托勒再度越級向船長請求執行「女人和小孩優先」原則[1]

生還者對魏爾德鮮有提及,他的活動仍然是一個謎。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旦魏爾德意識到情況的嚴重性後,他一直努力指揮救生艇載人。大約1時30分,他命令五副哈羅德·羅威搭乘14號救生艇。同一時間,魏爾德打斷了二副萊托勒,詢問槍支的存放位置,因為當萊托勒在試航擔任一副時負責保管槍枝彈藥。萊托勒不明白為什麼魏爾德想要槍支,但他帶領魏爾德、船長和一副默多克到儲物櫃取槍。魏爾德這時將一些子彈和一把韋伯利轉輪手槍塞進萊托勒的手中說:「你可能需要這個」[4]。生還的船員曾描述魏爾德是個「很有權威感」的人,他曾單獨驅逐了一群試圖搶占救生艇的機房人員。截至1時40分,大部分左舷救生艇已經下水,而魏爾德則向右舷的C折疊艇的位置移動[1]

一副默多克、事務長休·理查·沃爾特·麥克爾羅伊(Hugh Richard Walter McElroy)等人正在協助婦孺登上C折疊艇,魏爾德呼喚剩餘婦孺登艇,但是周圍沒有婦孺出現,所以他命令該艇下水。這時,兩名男子——白星航運董事長布魯斯·伊斯梅和頭等艙乘客威廉·恩斯特·卡特(William Ernest Carter)——逕自坐上C折疊艇。隨後,魏爾德將注意力轉向了左舷的D折疊艇,二副萊托勒已經在那裡指揮,人群開始登艇,情況越來越混亂,萊托勒現在意識到為什麼魏爾德要把手槍塞給他。他拔出手槍,指示船員在救生艇旁圍成一圈,只允許婦孺通過。此時,鐵達尼號明顯已經接近沉沒,魏爾德命令萊托勒登艇同行時,萊托勒回答「辦不到」[1]

逝世编辑

對於魏爾德最後一刻在做什麼以及他的最終命運,生還者中的說法存在著矛盾。一名生還者表示,看見魏爾德在海官起居艙頂部,和其他人合力嘗試解開A和B折疊艇。另一位則說,魏爾德正在艦橋上抽煙,這與1912年5月2日《康沃爾郵報》的一個報導有關,該生還者指出「最後一次看見亨利·魏爾德時,他在艦橋上抽煙;在鐵達尼號船首下沉時,他向二副查爾斯·萊托勒揮手道別」。

有證據表明,一名可能是魏爾德的海官,在死亡之前游經B折疊艇。三等艙乘客愛德華·亞瑟·多爾金(Edward Arthur Dorking)表示,當他游向B折疊艇時,一名「穿著海官制服的男子」正在水中游泳,和他都游到了折疊艇,但是這名男子「因為疲憊而開始失去意識。十分鐘後,他在折疊艇的一側掙扎並且安全避難,但還是死了」[5]。同樣在B折疊艇上的頭等艙乘客傑克·賽耶表示,沒有人知道大副在哪裡[6][7]。魏爾德的遺體從未尋獲[1]

文化描寫编辑

參考來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Mr Henry Tingle Wilde. Encyclopedia Titanica英语Encyclopedia Titanica.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9-30). 
  2. ^ Application for Examination for Ex-Masters Certificate, 14 July 1900
  3. ^ 第27451號憲報. 倫敦憲報. 4 July 1902. 
  4. ^ Mr Charles Herbert Lightoller. Encyclopedia Titanica英语Encyclopedia Titanica. [2018-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2). 
  5. ^ ON A SEA OF GLASS: THE LIFE & LOSS OF THE RMS TITANIC" by Tad Fitch, J. Kent Layton & Bill Wormstedt. Amberley Books, March 2012. pp 333
  6. ^ 17 Year-Old Titanic Survivor’s Story.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30). 
  7. ^ Chief Officer Wilde. [2018-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1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