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几

(重定向自仲幾

仲几(?-?),,名,是仲江的孙子[1],宋国左师

仲几
时代春秋时期
身份宋国左师
仲江的儿子
子女仲佗

为左师编辑

前520年二月二十一日,宋国的华亥向宁华定华貙华登皇奄伤省臧士平在作乱失败后逃亡楚国。宋元公公孙忌大司马边卬大司徒乐祁司马,仲几做左师乐大心右师乐輓大司寇,来安定国人。[2]

拒元公编辑

前517年十一月,宋元公准备为被三桓驱逐的鲁昭公到晋国去求情,梦见太子栾在宗庙中即位,自己和宋平公穿着朝服辅助他。次日早晨,宋元公召见六卿,说:“寡人没有才能,不能事奉父辈兄辈,成为诸位的忧虑,这是寡人的罪过。如果托诸位的福,我能够保全脑袋而善终,那么用来装载我骸骨的棺木,请不要超过先君的体制。”仲几回答说:“国君如果是因为国家的缘故,自己减损饮宴声色的供奉,下臣们不敢与闻。至于宋国的法度,出生和下葬的礼制,先君早已经有了成文规定,下臣们用生命来维护它,不敢违背。下臣如果失职,刑律是不能赦免的。下臣不愿因为违背规定而死,只能不听国君的命令了。”宋元公便动身前往晋国,十一月十三日,他死在曲棘。[3]

被执编辑

前510年十一月,晋国的韩不信,齐国的高张,宋国的仲几,卫国的世叔申,郑国的国参,曹国人,莒国人,薛国人,杞国人,小邾国人在狄泉相会,重温过去的盟约,晋国下令增筑成周的城墙。[4][5]前509年三月十六日,夯土工作开始,仲几不接受工程任务,说:“滕国、薛国、郳国,是为我们服役的,让他们完成工程就行了。”薛国的宰臣说:“宋国无道,让我们小国和周朝断绝关系,带领我国事奉楚国,所以我国常常服从宋国。晋文公主持践土之盟的时候说:‘凡是我国的同盟,各自恢复原来的职位。’或是服从践土之盟,或是服从宋国,我们都唯命是从。”仲几说:“践土之盟本来就是让你们为宋国服役的。”薛国的宰臣说:“薛国的始祖奚仲住在薛地,做了夏朝的车正,奚仲迁居到邳地,仲虺住在薛地,做了成汤的左相。如果恢复原来的职位,将会接受天子的官位,为什么要为诸侯服役?”仲几说:“三代的事情各不相同,薛国哪里能按旧章程办事?为宋国服役,也是你们的职责。”晋国大夫士弥牟说:“我国的中军将士鞅刚执政,对往事不很熟悉,您姑且接受工程任务,我去查看一下旧档案。”仲几说:“即使您忘了,盟约时所告诉的山川鬼神难道会忘记吗?”士弥牟大怒,对韩不信说:“薛国用人作证明,宋国用鬼神作证明,宋国的罪过大了,而且仲几自己无话可说,用鬼神来向我们施加压力,这是欺骗我们。‘给予宠信反而招来侮辱’,说的就是这种情况了,一定要惩罚仲几。”于是就抓了仲几回国。三月,晋国人把仲几送到京师。[6][7]

参考资料编辑

  1. ^ 《春秋经传集解·昭公二十二年》:几,仲江孙,代向宁。
  2. ^ 《左传·昭公二十二年》:已巳,宋华亥、向宁、华定、华貙、华登、皇奄伤、省臧、士平出奔楚。宋公使公孙忌为大司马,边卬为大司徒,乐祁为司马,仲几为左师,乐大心为右师,乐輓为大司寇,以靖国人。
  3. ^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十一月,宋元公将为公故如晋。梦大子栾即位于庙,己与平公服而相之。旦,召六卿。公曰:“寡人不佞,不能事父兄,以为二三子忧,寡人之罪也。若以群子之灵,获保首领以没,唯是楄柎所以藉干者,请无及先君。”仲几对曰:“君若以社稷之故,私降昵宴,群臣弗敢知。若夫宋国之法,死生之度,先君有命矣。群臣以死守之,弗敢失队。臣之失职,常刑不赦。臣不忍其死,君命只辱。”宋公遂行。己亥,卒于曲棘。
  4. ^ 《春秋·昭公三十二年》:冬,仲孙何忌会晋韩不信、齐高张、宋仲几、卫世叔申、郑国参、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城成周。
  5. ^ 《左传·昭公三十二年》:冬,十一月,晋魏舒、韩不信如京师,合诸侯之大夫于狄泉,寻盟,且令城成周。
  6. ^ 《春秋·定公元年》:元年春王三月。晋人执宋仲几于京师。
  7. ^ 《左传·定公元年》:孟懿子会城成周,庚寅,栽。宋仲几不受功,曰:“滕、薛、郳,吾役也。”薛宰曰:“宋为无道,绝我小国于周,以我适楚,故我常从宋。晋文公为践土之盟,曰:‘凡我同盟,各复旧职。’若从践土,若从宋,亦唯命。”仲几曰:“践土固然。”薛宰曰:“薛之皇祖奚仲,居薛以为夏车正。奚仲迁于邳,仲虺居薛,以为汤左相。若复旧职,将承王官,何故以役诸侯?”仲几曰:“三代各异物,薛焉得有旧?为宋役,亦其职也。”士弥牟曰:“晋之从政者新,子姑受功。归,吾视诸故府。”仲几曰:“纵子忘之,山川鬼神其忘诸乎?”士伯怒,谓韩简子曰:“薛征于人,宋征于鬼,宋罪大矣。且己无辞而抑我以神,诬我也。启宠纳侮,其此之谓矣。必以仲几为戮。”乃执仲几以归。三月,归诸京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