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凤苞

中國銀行家和藏書家
(重定向自任振采

任凤苞(1876年-1953年),振采斋名天春楼三残书屋[註 1]江苏宜兴人,中国银行家、藏书家。辛亥革命后,交通银行复业,任协理,同时为全国铁路协会评议员,后任盐业银行董事。抗战胜利后,继任盐业银行董事长,同时兼四行储蓄会执行委员。其一生专注于地方志的收藏,并拥有知名藏书楼“天春楼”,后将所藏珍品图书全部捐给天津图书馆[1][2][3][4]

任鳳苞
个人资料
振采
出生1876年
 大清江苏宜興縣
逝世1953年(76-77歲)
 中国天津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父母父:任錫汾
居住地天津市
职业銀行家藏書家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任凤苞是宜兴官宦人家的后代,其祖父任溥霖曾任清朝丹徒县训导[1]。其父任锡汾(字逢辛)曾官至四川川东道,后到江南上海经商,成为沪上工商界和慈善界领袖之一[5],著有《拙叟诗存》。任凤苞为其长子,后出嗣族兄任锡璋[6]

1904年3月10日,任凤苞之父任锡汾与上海的沈敦和施则敬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等人联络英法德美各中立国代表,发起成立“上海万国红十字会”。任凤苞承担了创办上海万国红十字会的许多事务性工作,后任红十字会总书记,期间操办了国内的多次赈灾救护活动[5]

从商编辑

任凤苞早年随父亲宦游各地,随后北上京城。1915年应税务督办兼交通银行总理梁士诒的聘请,出任交通银行协理,同时为全国铁路协会评议员。曹汝霖继梁士诒任该行经理时,受曹之委托掌握银行实权,成为交通系之重要人物。1919年随曹下台而辞职[2]。1928年迁居天津,投资于银行业,后曾任金城银行董事中南银行董事、天津盐业银行董事長[1]抗战期间隐居天津,抗战胜利后,继任盐业银行董事长,同时兼四行储蓄会执行委员[1]

1941年,张伯驹吴鼎昌力邀出任盐业银行的经理,因得罪了盐业银行的高级职员李祖莱而被绑架勒索。时任盐业银行董事长的任凤苞也被卷入到绑架案中。1941年6月16日,任凤苞发电报至银行上海方面,指示此事“不可牵涉到行”,希望不要影响银行的稳定局面[1][7][8]

晚年及去世编辑

1953年,任凤苞将自己书斋“天春楼”中所藏的地方志全部捐献给天津市人民政府,收藏于天津人民图书馆(后为天津图书馆),约有2500余种,两万多册。同年去世于天津[1][3][4]

天春楼藏书编辑

蒐集方志编辑

任凤苞从小就开始收藏图书,他在《方志考稿序》中自称:「少小粗解文字,即好聚书。」后来他感到收藏范围过于宽泛,决定只收藏史部图书,又改为收藏地理类图书,最后决定只收藏地理类图书中的地方志。他认为地方志是构成一国历史的基本材料,十分重要,其在《方志考稿》一书的序言中说:“窃念方志一门,为国史初基。典章制度之恢闳,风俗土宜之纤悉,于是备焉。”[6][9]

任凤苞将精力投入地方志的收集。其藏书主要来源于京津一带古旧书肆,从清末开始,他不断地访书、购书,“闻有异椠珍籍,虽在写远,必百方钩致而后快”[9]。任氏曾以一千元的高价,购得明版《云南通志》一部,后国民政府云南省主席龙云曾特意托人到天津找到任凤苞,将此书排印发行;民国三十年(1941年)任氏又曾用金子两条换得明景泰本《寰宇通志》四十册[9]。经过30余年的蒐集,任凤苞收藏地方志多达2500余种,当时只有国立北平图书馆才差不多可与其相比。任凤苞所收集的地方志中有不少孤本善本,其中主要为清代康熙以后所编纂的各类地方志[6]

据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朱士嘉编纂的《中国地方志综录》,任凤苞藏志有1517种,为当时所记录的公私藏志者的第六位,而居私家藏志者之首;据民国二十五年任凤苞自编的《任氏天春园方志目》著录,其藏志已达2536种,并涉及到清代全国22个省份,对于一些边远偏僻的地区省份的方志亦有收藏[9]

编制地方志书目编辑

任凤苞曾编制了中国私人藏书家中一部规范化的地方志专科书目《天春园方志目》。该书目继承了缪荃孙《清学部图书馆方志目》的优点,又较之大有改进,包括将通志分属到各省、每志分别列出主修者与总纂者、著录了大量清末各省所编的乡土志及江浙等省的乡镇志等[6][10]

方志的借出与捐赠编辑

任凤苞酷嗜庋藏志书,但从不读方志,又时常将其天春园方志提供给北京图书馆,云南贵州等省志局,供其研究使用。张国淦在撰写《中国方志考》时,曾大量地参阅了任氏天春园藏志;瞿宣穎早年任教燕京大学清华大学之际,欲将每种方志撰一提要,以备遗忘;民国十九年(1930年)春,瞿宣颖特至天津拜访任氏,任氏欣然尽出其所藏供之检阅。后瞿宣颖在《方志考稿》自序中,详细回顾了任凤苞对自己的全力支持[6][9]

1953年,任凤苞将所藏的2500余种地方志完整地捐献给了天津图书馆,使天津图书馆以地方志收藏丰富且珍贵为其一大特色。该馆所藏的孤本万历《徐州志》即来自任凤苞原藏,卷首尚有天春园藏书印一方[6]

后世纪念编辑

现存任凤苞旧居,在今天津市和平区山西路186号[1]

註释编辑

  1. ^ 任凤苞曾得到原抄本《康熙大清一统志》、清殿版《方舆路程考略》和《皇舆全览》三残本,故又名其室“三残书屋”。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天津网. 大藏书家任凤苞:藏史籍无数裸捐为国. 新浪收藏. 2010-12-03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8). 
  2. ^ 2.0 2.1 任凤苞-宜兴当代人物专题. 博雅文化旅游网.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5). 
  3. ^ 3.0 3.1 李玉安; 黄正雨. 中国藏书家通典. 中国国际文化出版社. 2005. ISBN 988-97357-5-X. 
  4. ^ 4.0 4.1 《中国方志大辞典》编辑委员会. 中国方志大辞典.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8-07. ISBN 7-213-00073-X. 
  5. ^ 5.0 5.1 今晚报. 任凤苞与中国红十字会. 搜狐新闻. 2013-10-13 [2020-06-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08). 
  6. ^ 6.0 6.1 6.2 6.3 6.4 6.5 江庆柏. 任凤苞与地方志收藏. 中国地方志. 1999, (4). 
  7. ^ 安澜. 张伯驹遭遇汪伪76号绑架始末. 钟山风雨. 2006, (1). 
  8. ^ 盐业银行关于张伯驹被绑案的来往函电. 档案与史学. 2001, (1). 
  9. ^ 9.0 9.1 9.2 9.3 9.4 仝丽娉; 徐慧娟. 任凤苞及天春园藏书. 图书馆工作与研究. 1996, (5). 
  10. ^ 张岚; 马秀娟. 任凤苞及《天春园方志目》稿本述论. 图书馆理论与实践. 202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