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皇后

奥地利皇后

伊丽莎白·阿马利亚·欧根妮(德語:Elisabeth Amalie Eugenie,1837年12月24日-1898年9月10日),通称「奧匈帝國的伊麗莎白」(德語:Elisabeth von Österreich-Ungarn)或“奥地利的伊丽莎白”,為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之妻子[1],即奧地利帝國皇后、匈牙利王后、波希米亚王后、克罗地亚王后,她的美貌和魅力征服了整個欧洲,被世人稱為「世界上最美麗的皇后」。

奧匈帝國的伊麗莎白
奥地利皇后
匈牙利王后
波希米亚及克罗地亚王后
Erzsebet kiralyne photo 1867.jpg
1867年
奥地利皇后
匈牙利王后、波希米亚及克罗地亚王后
在位1854年4月24日-1898年9月10日
加冕1867年6月8日
布达佩斯
前任瑪麗亞·安娜
繼任波旁-帕尔马的齐塔
倫巴第-威尼西亞王國王后
在位1854年4月24日-1866年10月12日
出生(1837-12-24)1837年12月24日
巴伐利亚 巴伐利亞王國慕尼黑
逝世1898年9月10日(1898歲-09-10)(60歲)
 瑞士日內瓦
安葬1898年9月17日
配偶弗朗茨·约瑟夫一世1854年結婚;1898年過世)
子嗣索菲
吉賽拉
鲁道夫
瑪麗·瓦萊麗
全名
伊利沙伯·亞美莉·歐根妮
Elisabeth Amalie Eugenie
王朝維特爾斯巴赫王朝
父親马科西米利安·约瑟夫
母親瑪麗·露多維卡·威爾敏
宗教信仰罗马天主教
簽名奧匈帝國的伊麗莎白的签名

伊丽莎白皇后出生於巴伐利亞王國的一个贵族家庭,通常被家人與朋友暱称為茜茜Sisi[2]。虽然伊丽莎白皇后身为女公爵,在她16岁遇见弗朗茨·约瑟夫一世之前,却享受着自然的教育生活模式。婚姻将她推入了正式的哈布斯堡王朝宫廷生活中,让她始料不及且感到志趣相异。婆婆苏菲公主於伊丽莎白皇后女儿出生后即接管了她们,甚至在伊丽莎白皇后不知晓的情况下为她们洗禮。因此在婚姻初期,她因女儿的抚养权与婆婆不和。雖然伊莉莎白皇后在奥匈帝国的政治影響上有限,但她已經儼然成為一個文化偶像。伊麗莎白皇后如同其在電影和戲劇製作一樣,被認為是一位在自由精神和傳統宮廷規矩徘徊的悲劇人物。

巴伐利亞女公爵编辑

 
年輕的伊麗莎白(右)和她的姐姐海倫在帕萨霍森城堡

1837年12月24日伊莉莎白出生于德国慕尼黑。伊丽莎白是巴伐利亚馬克西米利安·約瑟夫公爵维特尔斯巴赫家族一个旁支)与同宗的露多维卡公主巴伐利亚国王马克西米利安一世的女儿)的次女。她的童年大多在施塔恩贝格湖畔的帕萨霍森城堡长大。父亲马克思公爵在宫廷中没有任何职务,他喜好旅游和马戏,不拘小节,喜欢自由自在,被人称为“疯子麦斯”,因此茜茜的童年没有受到太多拘束,并且马克思的性格也深深影响了茜茜。童年的茜茜就表露出了忧郁,多愁善感的特质,这种性格伴随她一生。

 
1854年的伊麗莎白

1853年,奥地利大公夫人蘇菲希望她的儿子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迎娶一名同是维特尔斯巴赫王朝出身的妻子。苏菲是伊丽莎白母亲的姐姐,所以她是苏菲的外甥女。苏菲打算讓伊丽莎白的姐姐海伦妮和弗兰茨·约瑟夫结婚。于是伊丽莎白随她母亲与18歲的姐姐海伦妮赴上奧地利度假村巴特伊施尔。原定计划是海伦应当在那里引起其23歲的表親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注意,并与之订婚。但出乎意外的是弗兰茨·约瑟夫竟然爱上了15岁的伊丽莎白。[3]

弗兰茨违拗了他母亲索菲的意见,指出若他不能娶伊丽莎白的话,他終身不婚。两人最终于1年後的4月24日在維也納奧古斯丁教堂结婚。弗兰茨·约瑟夫将伊舍的行宫作为结婚礼物送给了伊丽莎白,此后这座行宫改建成了一个E字形。伊丽莎白同时也获得现代相当于240,000美元的聘礼

皇后時期编辑

 
伊丽莎白夫妇和两名女兒

从一开始16歲的伊丽莎白就很难接受哈布斯堡王朝宫廷内所使用的严格的宫廷规矩,因此她在皇宫里非常孤立。她本人喜欢骑马、读书和艺术,而这些又是维也纳宫廷无法理解的。婚后她生下兩個女兒、一個兒子:索菲(1855年—1857年)、吉赛拉(1856年—1932年)和皇储鲁道夫(1858年—1889年)。但被婆婆兼姨妈——苏菲剥夺子女們的抚养权,她与丈夫弗兰茨·约瑟夫之间的关系开始恶化,遗传下来的精神不稳定也越来越明显。1857年悲劇發生,伊麗莎白不顧醫生的反對意見,帶她的兩位女兒离开了奥地利前往匈牙利度假。但兩位女孩患上腹瀉,儘管吉赛拉恢復得很快,但她2歲的姊姊索菲卻因此而死亡。長女的死亡導致伊麗莎白她的生活和休息造成影響,並和她的丈夫產生永久性的裂痕,他們的婚姻漸漸崩潰。1860年,伊麗莎白離開維也納後,患上了呼吸系統疾病,後來有人認為是心身症。她在馬德拉度過了冬天,在她仍堅參觀完伊奧尼亞群島後再回到了維也納。不久之後抵達科孚島時,她再次病倒。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和伊丽莎白於布达佩斯分別加冕为匈牙利國王和皇后

文藝编辑

伊麗莎白亦會寫詩,如《Nordseelieder》和《Winterlieder》等,兩者的靈感都來自她最喜愛的德國詩人海因里希·海涅,她曾提到自己是莎士比亞所指的童話女王Titania。她的詩大多涉及到她的行程、古典希臘和其他浪漫主題,以及對哈布斯堡王朝具有諷刺意味的評論。在她沉迷住詩的這幾年,伊麗莎白深入研究古代及現代的希臘語,並沉浸在荷馬的《伊利亞特》和《奧德賽》中。許多研究希臘的講師皆曾陪同皇后散步長達一小時,進而彼此討論對希臘的心得。據19世紀的當代學者指出,伊麗莎白比任何出生於巴伐利亞的希臘王后更了解希臘。

健身编辑

伊麗莎白後來不僅只因為她的美麗而有名。報紙針對她的時尚感、飲食和運動處方、馬術運動的熱愛等發表數篇文章。她極端重視其外貌,以致花了很多時間來保持她的美麗;此外亦遵循著嚴格且苛刻的飲食和運動療法,以維持她約50公分(20英寸)的腰圍,這讓她達到近乎消瘦的程度。如果是在好幾年後,這種症狀可被列為神經性厭食症的典型案件。伊麗莎白異常高大,身高173厘米。即使在四次懷孕之後,她的餘生體重也保持在大約50千克(110磅)。她通過禁食和鍛煉(例如體操和騎馬)來實現這一目標。在女兒蘇菲去世後,伊麗莎白深感悲痛,好幾天不肯吃飯。這種行為會在後期的憂鬱和抑鬱中再次出現。以前她是和家人一起吃晚飯的,現在她開始避而遠之;如果她真的和他們一起吃飯,她吃得又快又少。每當她的體重威脅到超過五十公斤時,就會進行“禁食治療”或“飢餓治療”,這涉及到幾乎完全禁食。肉本身常常使她感到厭惡,所以她要么將半生牛排的汁液擠成稀湯,要么堅持以牛奶和雞蛋為食。

伊麗莎白通過“緊繫帶”的做法加強了她的極度苗條。1859-60年是其高峰時期,此時弗朗茨·約瑟夫在北意大利遭遇重大政治和軍事失敗,她連續三次懷孕後與丈夫發生關係的次數減少,以及她與婆婆爭奪孩子的撫養權失敗,這段時期她將腰圍減至40厘米。當時的緊身胸衣是分體式的,用鉤子和眼睛固定在前面,但伊麗莎白有更硬的,在巴黎用皮革製成的實心胸衣,“就像巴黎妓女的那些”,可能是為了支撐在如此費力的繫帶帶來的壓力,“有時需要一個小時的過程”。

美貌编辑

除了嚴格的鍛煉方案外,伊麗莎白還練習了苛刻的美容程序。每天護理她那濃密而極長的頭髮,最終從年輕時的深金色變成栗色的黑髮,至少需要三個小時。她的頭髮又長又重,以至於她經常抱怨精緻的雙辮子和別針讓她頭疼。她的美髮師弗蘭茨斯卡·費法利克(Franziska Feifalik)最初是維也納城堡劇院的舞台美髮師。負責伊麗莎白所有華麗的髮型,費法利克被禁止戴戒指,並被要求戴白手套;經過數小時的梳妝、編辮和釘扎後,掉下來的頭髮必須裝在一個銀碗里送給充滿責備的皇后以供檢查。當她每兩周用雞蛋和白蘭地混合洗一次頭髮時,當天的所有活動和義務都被取消了。在她兒子去世之後,她責成費法利克用鑷子去除白髮,但在她生命的盡頭,她的頭髮被描述為“豐富,儘管有銀線條紋。”

匈牙利加冕编辑

在千方百計避免懷孕後,伊麗莎白後來決定要第四個孩子。她的決定既是一個深思熟慮的個人選擇,也是一場政治談判:通過回歸婚姻,她確保了與她有著強烈情感的匈牙利王國將獲得與奧地利平等的地位。

1867年,哈布斯堡王朝對動亂中的匈牙利提出奥地利-匈牙利折衷方案。伊丽莎白始终对匈牙利民族持同情心,方案达成后她与她疏遠的的丈夫團聚一起。安德拉西被任命為第一位匈牙利總理,作為回報,他看到弗朗茨約瑟夫和伊麗莎白在六月被正式加冕為匈牙利國王和王后。

作為加冕禮物,匈牙利向這對夫婦贈送了位於布達佩斯以東 32 公里(20英里)的格德勒的鄉村住宅。在接下來的一年裡,伊麗莎白主要住在格德勒和布達佩斯,讓她被忽視和怨恨的奧地利臣民傳言說,如果她懷孕的嬰兒是一個兒子,她會給他取名為斯蒂芬,以守護神和第一位國王的名字命名。匈牙利。當她生下一個女兒瑪麗·瓦萊麗(Marie Valerie,1868-1924年)後,這個問題就被避免了。被稱為“匈牙利孩子”的她在父母加冕十個月後出生在布達佩斯,並於四月在那裡受洗。伊莉莎白決定自己撫養最後一個孩子,終於如願以償。她把所有壓抑的母性情感傾注在最小的女兒身上,幾乎讓她窒息。索菲對伊麗莎白的孩子和宮廷的影響逐漸減弱,她於1872年去世。

旅行编辑

 
1865年由弗朗兹·克萨韦尔·温德尔哈尔特所繪的伊丽莎白畫像,是她最为人所知的画像

但此后不久伊丽莎白就又开始了她漫无目的的旅行生活,這段期間她都沒有見到其孩子。她訪問了馬德拉、匈牙利、英格蘭和科孚島。1890年,她在希腊科孚島為她兒子的死,在島上委託建設一座宫殿。她称这座宫殿为阿喀琉斯宫,并在宫前树立了一座阿喀琉斯的像。伊丽莎白非常喜欢荷馬著作《伊里亞德》的英雄阿喀琉斯,因为两人同样的倔强。但后来她对这座宫殿又失去了兴趣。她死後於1907年,这座宫殿被卖给了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後來又被希臘收購了該宮殿,並改建為博物館。

挫折编辑

 
1864年的伊麗莎白,弗朗兹·克萨韦尔·温德尔哈尔特所繪。这是弗朗茨·約瑟夫皇帝最喜欢的画像之一并被放在皇帝的书桌上

1889年一个打斷伊麗莎白平靜的日子發生了,她的儿子被殺害。30岁的奥地利皇储鲁道夫与情妇的遺體一起在他於下奧地利行宫里發現,經過事後調查認定並非謀殺而是自杀,伊丽莎白从此陷入忧鬱症,再也没有恢复过来。伊丽莎白毕生始终在别人身上找错,因此这次她也将她唯一的儿子的死归罪于他人。

魯道夫的死亡,導致伊麗莎白產生亦著名的個人標誌。从此以后她只穿黑色衣服,打着一把皮制阳伞,用一把棕色扇子遮住面孔。只有極少數是由攝影師有幸趁她不知道時,趕緊拍出的其他服裝照片。同時在她的周围她收集了许多已故之人的东西:阿喀琉斯、海因里希·海涅和她的表侄路德维希二世。有时她梦到她自己的死,有时她会在海上希望会起大风暴,这样她可以与她的船一起沉入大海。

 
1897年的照片

伊丽莎白很少见她於奧地利首都維也納的丈夫,但是在這最後幾年他們倆反而增加了通信頻率,他们的关系漸漸变为柏拉图式的關係。伊丽莎白乘米拉馬爾輪船(Miramar)在地中海航行,她喜爱的地点有蔚蓝海岸羅克布呂訥-卡普馬丹(Cap Martin),那里的旅游业在19世纪下半叶刚刚开始;瑞士日内瓦湖奥地利巴特伊施爾(Bad Ischl),她在那里渡过夏天;科孚島,在阿喀琉斯宮居住。皇后还访问了当时北方皇室没有去过的国家:葡萄牙、西班牙、摩洛哥、阿尔及利亚、马耳他、希腊、土耳其和埃及。旅行不仅变成了她生活的意义,而且帮助她逃避自己的痛苦。

逝世编辑

 
伊丽莎白皇后最后的照片,攝于她逝世的前一天。

遇刺编辑

1898年9月10日在瑞士日内瓦,伊丽莎白和施塔雷伯爵夫人沿着日内瓦湖边的勃朗峰滨湖路步行,准备登上日内瓦号轮船前往蒙特勒,被意大利年轻的无政府主义路易吉·卢切尼用一把磨尖的锉刀刺傷心脏。她遭到袭击后,不知道她的受傷严重程度,还继续登船。直到除去紧身衣,周围人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终因流血过多身亡,时年60岁。她的最后一句话是:“出了什么事?”[4][5]

 
藝術家繪出的路易吉·卢切尼刺殺伊丽莎白的圖

据报道,盧切尼本来想暗杀奥尔良公爵作為行動宣傳,但奥尔良公爵临时将他的行程改变了。盧切尼事后说:“我只想要杀死一名皇室成员,不在意是什么人”。而伊丽莎白当时虽然匿名在日内瓦逗留,但报纸上还是报道了她的行踪,因此盧切尼决定刺杀伊丽莎白。

後續编辑

襲擊發生後,盧切尼從阿爾卑斯街逃走,將文件扔到 3 號入口處。他被兩名出租車司機和一名水手抓住,然後由一名憲兵保護。第二天,門房在早上打掃衛生時發現了這件武器。他認為它屬於一名前一天搬家的工人,直到第二天才通知警方他的發現。文件上沒有血,尖端被折斷,這是盧切尼扔掉它時發生的。該文件的外觀如此沉悶,據推測它是故意選擇的,因為它不會像一把閃亮的刀那樣引人注目,當盧切尼走近時,它會讓盧切尼離開。盧切尼曾計劃購買一把細高跟鞋,但由於缺乏 12 法郎的價格,他只是將一個舊銼刀削成一把自製的匕首,並將一塊木柴砍成一個手柄。

雖然盧切尼吹噓自己一個人行動,但由於許多政治難民在瑞士找到了避風港,但考慮到他參與了陰謀,皇帝的生命也處於危險之中的可能性。一旦發現一名意大利人應對伊麗莎白的謀殺負責,動亂席捲了維也納,並威脅要對意大利人進行報復。震驚、哀悼和憤怒的程度遠遠超過了魯道夫死訊傳開時的程度。對皇后缺乏保護的抗議也立即爆發。沃州警察局長維里厄組織了伊麗莎白的保護,但她在暗殺前一天在酒店外發現了他的軍官,並抗議這種監視,所以維里厄別無選擇,只能撤回他們。也有可能如果伊麗莎白那天沒有解僱她的其他侍從,那麼一個比一位侍女還大的隨從可能會讓跟隨皇后好幾天等待機會的盧切尼灰心。

盧切尼於10月被帶到日內瓦法院。他對日內瓦廢除死刑感到憤怒,要求按照盧塞恩州的法律對他進行審判,該州仍然有死刑,並在信上簽名:“路易吉·盧切尼,無政府主義者,最危險的人之一”。

她被葬在维也纳的皇家墓室里,幾個世紀以來它一直是哈布斯堡王朝家族成員的主要安葬地。據說在得知了伊丽莎白的死亡,弗朗茨·約瑟夫一世曾悄悄地自言自語說:“她永遠不會知道我是多麼愛她。”

後世影響编辑

 
伊麗莎白位於維也納的石棺墓,在其旁的為她的丈夫弗蘭茨·約瑟夫一世

遊客常前往伊麗莎白旅行過的著名地方,無論是在奧地利還是在國外。除了一般的如T恤衫和咖啡杯等紀念品,遊客大都希望能看到伊麗莎白在不同的地點的各式各樣的休息處,包括在維也納霍夫堡皇宮美泉宮、在匈牙利格德勒的格德勒宮等處。

伊麗莎白熱愛匈牙利遠遠超過自己和奧地利,她特別親近Marie Festetics英语Marie FesteticsIda Ferenczy英语Ida Ferenczy。她也堅持認為她的服務人員應該要跟她一樣能流利地講匈牙利語。由於伊麗莎白對匈牙利依戀,匈牙利受惠奧地利,因為她支持有利匈牙利人的政策,但在同一時間也疏遠了維也納和波希米亞等相關政務。目前匈牙利有些地方以伊莉莎白橋這類方式來紀念她。隨著伊麗莎白鐵路命名之後,她也被選一個錢幣為主要的主題,發行了伊麗莎白西部鐵路紀念幣

1998年,Gerald Blanchard英语Gerald Blanchard自在奧地利維也納的美泉宮偷走了伊麗莎白曾配戴的鑽石和珍珠首飾。

安德魯·洛伊·韋伯2004年的電影版《歌劇魅影》,主角之一克莉斯汀(Christine)所穿禮服的靈感是來自於弗朗兹·克萨韦尔·温德尔哈尔特所繪的伊麗莎白畫像。原本音樂劇版此段為劇中劇漢尼拔,所以克莉斯汀穿的並非伊麗莎白的服裝)

神化编辑

 
在匈牙利塞格德的伊麗莎白雕像

在奥地利与匈牙利进行折衷方案的谈判中伊丽莎白使用非官方途径起了很大的作用。她的作用在奥地利的官方历史中只简短地提到,但在匈牙利她直到今天依然被尊为一位国家的圣人。

在20世纪伊丽莎白被描述为一个喜爱自由的,被束缚在陈腐的宫廷仪式中的人。许多作家、电影编剧、戏剧作家都从她的生平中吸取题材。

 
奧地利皇后伊麗莎白的紋章
 
伊麗莎白

1955年,因罗密·施奈德与卡尔海因茨伯姆合演电影《茜茜公主》而使她的名字廣為人知,值得注意的是,電影與原著小說的原文名「Sissi」與公主實際上的小名「Sisi」在拼字上有點出入。

伊丽莎白总是觉得她与1856年在巴黎逝世的海涅同心相契,将她自己看作海涅的学生,说海涅亲自告诉她怎样写诗。她决定她在1880年代写的诗在1950年發表。实际上这些诗一直到1980年代才發表。布莉吉特·哈曼(Brigitte Hamann)女士出版了伊丽莎白的诗歌和绘画,在进行解析后,撰写了一本传记:《伊丽莎白:不情愿的皇后》(Elisabeth, Kaiserin Wider Willen),首次向人们完整展示了和过往影视演绎截然不同的,伊丽莎白真实的一生。

1992年9月3日,取材于这部传记,一部由麥可孔策编剧,席維斯·李維作曲的音乐剧伊丽莎白》,首演于维也纳大剧院並创下了当地票房的历史纪录,“重振维也纳戏剧艺术的辉煌”,自此成为迄今最成功的德语音乐剧。尽管维也纳原版停演于1998年4月25日(正巧是伊丽莎白逝世一百周年),它依然极受欢迎,各个不同版本在其他欧洲國家纷纷上演:匈牙利、荷兰、瑞典、德国、意大利、芬兰。日本寶塚歌劇團从1996年开始上演日本版,并在剧中添加了几首新的歌曲。2003年,《伊丽莎白》再次回到了维也纳大剧院,并在2005年12月4日落幕。从2003年开始,已有30万人观看了这部音乐剧的维也纳版现场,2012年、2013年及2015年6月13日,南韓音樂劇《Das Musical ELISABETH 伊莉莎白》,由玉珠鉉等人在南韓演出。

在维也纳的霍夫堡皇宫有展示她私生活的伊丽莎白博物馆。

子女编辑

名字 出生 去世 备注
索菲女大公 1855年3月5日 1857年5月29日 夭折
吉賽拉女大公 1856年7月12日 1932年7月27日 1873年与巴伐利亞的利奧波德结婚,有子嗣
鲁道夫皇太子 1858年8月21日 1889年1月30日
死于梅耶林惨案
1881年与比利時的史蒂芬妮结婚,有子嗣
瑪麗·瓦萊麗女大公 1868年4月22日 1924年9月6日 1890年与奧地利-托斯卡納的法蘭茲·薩爾瓦多英语Archduke Franz Salvator of Austria结婚,有子嗣

祖先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奥地利伊丽莎白皇后. [2012-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5-24). 
  2. ^ 茜茜这个德语名字经常在小说、电影和動畫系列裡写为法語:Sissi
  3. ^ “The Most Miserable Princess Ever: Sisi, Empress Elisabeth of Austria”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Jezebel [18-12-2014]
  4. ^ Le Comte, Edward S. Dictionary of Last Words. New York: Philosophical Library, 1955, p75.
  5. ^ De Burgh, Edward Morgan Alborough, Elizabeth, empress of Austria: a memoir, J.B. Lippencott Co., 1899, p.317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