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众驹争槽,是947-951年间,十国的马楚政权中,马殷的几个儿子为争夺王位而爆发的战乱。其结果,南唐趁虚而入,消灭马楚。由于当事人各方都姓马,故名。

目录

背景编辑

楚王马殷(开国君主,907-930在位)930年临终时,遗命兄终弟及[1]其次子马希声继位。

马希声在位2年(930-932)即去世,其弟,马殷四子马希范继位。

马希范在位15年(932-947),纵情声色,挥霍无度,苛捐重赋,卖官鬻爵;国家开始衰落。

天福十二年(947年)五月,马希范去世,君主的候选人有最年长的马希萼(马殷第30子,武平节度使、知永州事),以及受宠的马希广(第35子,武安节度副使、天策府都尉、领镇南节度使)。众将佐争执不下,最终刘彦瑫、李弘皋、邓懿文、杨涤等人拥立马希广继位。[2]

马希萼反叛编辑

马希广继位后,马希崇(希萼同母弟,排行不明)以「刘彦瑫等违先王之命,废长立少」激怒马希萼。马希萼前来长沙奔丧,大臣建议马希广趁机除掉他;马希广表示「吾何忍杀兄!宁分潭、朗而治之。」[3]

乾祐二年(949年)八月,马希萼反叛,攻打都城潭州(长沙),在仆射洲被击溃。就在将领即将擒获马希萼时,马希广亲自命令「勿伤吾兄」,马希萼遂逃回根据地朗州。[4]

乾祐三年(950年)六月,马希萼联合蛮族军,并向南唐称臣,请求援军,再次起兵攻湖南。先后攻下益阳、迪田。[5]

战事不利,马希广忧形于色,刘彦瑫请兵出战;但由于自断退路,又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结果大败。此时,马希崇做内奸的罪状已经暴露,但马希广以「吾自害其弟,何以见先王于地下」,不予处置。[6]

950年冬,湖南大雪,双方都不得进军;马希广信佛,于是大肆塑佛像诵经祈福。[7]马希广的主帅许可琼贪于厚利,私通于马希萼,使马希萼的水军得以顺利前进;但马希广对许可琼无丝毫疑心。[8]

十二月,马希萼进军长沙。马希广军拼命抵抗,但许可琼、刘彦瑫按兵不救。午后,蛮兵自城东纵火,许可琼倒戈降于马希萼,长沙陷落。[9]乱军大掠三日,长沙自马殷以来所积财富为之一空,城内被烧成废墟。李彦温、刘彦瑫带领马希范、马希广的子女投奔南唐。[10]

长沙沦陷后,马希萼自立为楚王,继续称臣于南唐,并处死马希广。[11]

马希萼即位后编辑

马希萼自立为楚王后,杀戮无度,昼夜纵酒荒淫,将国家大事都交给马希崇;又洗劫百姓以犒赏士兵,让男宠位于众将之上。结果政事紊乱,百姓怨声载道,军队也认为赏罚不公,将领更是引以为耻。[12]

乾祐四年(951年)三月,马希萼命令军队修建宫室,却没有任何赏赐。于是王逵、周行逢率部队哗变,逃回朗州;击败马希萼的追兵,废黜朗州留后马光赞,另立马希振之子马光惠为节度使。马希萼也无可奈何。[13]

951年九月,长期以来的积怨爆发。徐威等将领兵变,囚禁马希萼于衡山县,并立其同母弟马希崇为楚王。[14]但是,马希萼到达衡山县后,反而被将领立为衡山王,并求援于南唐。[15]

马希崇继位后,也纵酒荒淫,搞得人心涣散;徐威等见状,欲杀马希崇以自保。马希崇惧,请兵于南唐。南唐立即遣兵前往长沙。[16]

十月,唐军至长沙,楚王马希崇出降。马楚灭亡,历45年。[17]马氏宗族后被迁至南唐居住。

长沙民谚「三羊五马,马子离群,羊子无舍」,正说中了杨吴和马楚的最后结局。

后事编辑

虽然南唐消灭了马楚,但湖南仍然战乱不止。马楚灭亡后,一般以武平节度使作为湖南的实际统治者的标志。

952年十月,马楚旧将刘言利用南唐轻敌,击溃唐军,占据了楚国除岭南外的大部分领土。[18]

953年六月,刘言部将王逵反叛,囚禁刘言(八月杀之),自领湖南。[19]

956年二月,由于王逵的左右近臣贪得无厌,诬陷岳州团练使潘叔嗣反叛;潘叔嗣惧,遂真的反叛,结果王逵战死。[20]

潘叔嗣击杀王逵后,想请武安节度使周行逢为君主,认为定会授予自己武安节度使之位。周行逢将计就计,引诱潘叔嗣前来接受官职;然后直接拿下,批判其击杀主君之罪,斩之。[21]

周行逢领有湖南后,改革前人之弊,留心民事,注重官吏人选,惩罚不法将士。湖南获得安定。[22]

962年九月,武平节度使兼中书令周行逢病逝,其子周保权继位,时年11岁。[23]

十月,周行逢的旧将张文表不服周保权,起兵反叛,趁周保权带兵外出,占领长沙。周保权命杨师璠讨伐之。[24]

963年正月,杨师璠平定张文表的反叛。[25]

此时,赵匡胤已建立北宋。963年正月,趁张文表叛乱,赵匡胤派慕容延钊、李处耘发兵,以讨伐张文表为名,伺机消灭南方的割据政权。[26]二月,李处耘等消灭荆南之后,继续南下;三月,宋军几乎未遇抵抗就平定了湖南,擒获周保权。[27]

至此,湖南经过十余年战乱后,最终统一于宋。

参考文献编辑

  1. ^ 《资治通鉴》卷277:(930年十一月)己巳,楚王殷卒,遗命诸子,兄弟相继;置剑于祠堂,曰;“违吾命者戮之!”
  2. ^ 《资治通鉴》卷287:武安节度副使、天策府都尉、领镇南节度使马希广,楚文昭王希范之母弟也,性谨顺,希范爱之,使判内外诸司事。壬辰夜,希范卒,将佐议所立。都指挥所张少敌,都押牙袁友恭,以武平节度使知永州事希萼,于希范诸弟为最长,请立之。长直都指挥使刘彦瑫、天策府学士李弘皋、邓懿文、小门使杨涤皆欲立希广。张少敌曰:“永州齿长而性刚,必不为都尉之下明矣。必立都尉,当思长策以制永州,使帖然不动则可。不然,社稷危矣。”彦瑫等不从。天策府学士拓跋恒曰:“三十五郎虽判军府之政,然三十郎居长,请遣使以礼让之。不然,必起争端。”彦瑫等皆曰:“今日军政在手,天与不取,使它人得之,异日吾辈安所自容乎!”希广懦弱,不能自决。乙未,彦瑫等称希范遗命,共立之。张少敌退而叹曰:“祸其始此乎!”与拓跋恒皆称疾不出。
  3. ^ 《资治通鉴》卷287:楚王希广庶弟天策左司马希崇,性狡险,阴遗兄希萼书,言刘彦瑫等违先王之命,废长立少,以激怒之。希萼自永州来奔丧,乙巳,至趺石,彦瑫白希广遣侍从都指挥使周廷诲等将水军逆之,命永州将士皆释甲而入,馆希萼于碧湘宫,成服于其次,不听入与希广相见。希萼求示还朗州,周廷诲劝希广杀之。希广曰:“吾何忍杀兄!宁分潭、朗而治之。”乃厚赠希萼,遣还朗州。希崇常为希萼诇希广,语言动作,悉以告之,约为内应。
  4. ^ 《资治通鉴》卷288:马希萼悉调郎州丁壮为乡兵,造号静江军,作战舰七百艘,将攻潭州,其妻苑氏谏曰:“兄弟相攻,胜负皆为人笑。”不听,引兵趣长沙。马希广闻之曰:“朗州,吾兄也,不可与争,当以国让之而已。”刘彦瑫、李弘皋等固争以为不可,乃以岳州刺史王赟为都部署战棹指挥使,以彦瑫监其军。己丑,大破希萼于仆射洲,获其战舰三百艘。赟追希萼,将及之,希广遣使召之曰:“勿伤吾兄!”赟引兵还。赟,环之子也。希萼自赤沙湖乘轻舟遁归,苑氏泣曰:“祸将至矣,余不忍见也。”赴井而死。
  5. ^ 《资治通鉴》卷289:(六月)马希萼既败归,乃以书诱辰、溆州及梅山蛮,欲与共击湖南。蛮素闻长沙帑藏之富,大喜,争出兵赴之,遂攻益阳。……(七月)马希萼又遣群蛮攻迪田,八月,戊戌,破之,杀其镇将张延嗣。……(九月)马希萼以朝廷意佑楚王希广,怒,遣使称籓于唐,乞师攻楚。
  6. ^ 《资治通鉴》卷289:楚王希广以朗州与山蛮入寇,诸将屡败,忧形于色。刘彦瑫言于希广曰:“朗州兵不满万,马不满千,都府精兵十万,何忧不胜!愿假臣兵万馀人,战舰百五十艘,径入朗州缚取希萼,以解大王之忧。”王悦,以彦瑫为战棹都指挥使、朗州行营都统。彦瑫入朗州境,父老争以牛酒犒军,曰:“百姓不愿从乱,望都府之兵久矣!”彦瑫厚赏之。战舰过,则运竹木以断其后。是日,马希萼遣朗兵及蛮兵六千、战舰百艘逆战于湄州。彦瑫乘风纵火以焚其舰,顷之,风回,反自焚。彦瑫还走,江路已断,士卒战及溺死者数千人。希广闻之,涕泣不知所为。希广平日罕颁赐,至是,大出金帛以取悦于士卒。或告天策左司马希崇流言惑众,反状已明,请杀之。希广曰:“吾自害其弟,何以见先王于地下!”
  7. ^ 《资治通鉴》卷289:潭州大雪,平地四尺,潭、朗两军久不得战。希广信巫觋及僧语,塑鬼于江上,举手以却朗兵,又作大像于高楼,手指水西,怒目视之,命众僧日夜诵经,希广自衣僧服膜拜求福。
  8. ^ 《资治通鉴》卷289:时马希萼已遣间使以厚利啖许可琼,许分湖南而治,可琼有贰心,……希萼寻以战舰四百馀艘泊江西。希广命诸将皆受可琼节度,日赐可琼银五百两,希广屡造其营计事。可琼常闭垒,不使士卒知朗军进退。希广叹曰:“真将军也,吾何忧哉!”可琼或夜乘单舸诈称巡江,与希萼会水西,约为内应。一旦,彭师暠见可琼,瞋目叱之,拂衣入见希广曰:“可琼将叛国,人皆知之,请速除之,无贻后患。”希广曰:“可琼,许侍中之子,岂有是邪!”师暠退,叹曰:“王仁而不断,败亡可翘足俟也!”
  9. ^ 《资治通鉴》卷289:甲辰,朗州步军指挥使武陵何敬真等以蛮兵三千陈于杨柳桥,敬真望韩礼营旌旗纷错,曰:“彼众已惧,击之易破也。”朗人雷晖衣潭卒之服潜入礼寨,手剑击礼,不中,军中惊扰。敬真等乘其乱击之,礼军大溃,礼被创走,至家而卒。于是朗兵水陆急攻长沙,步军指挥使吴宏、小门使杨涤相谓曰:“以死报国,此其时矣!”各引兵出战。宏出清泰门,战不利。涤出长乐,战自辰至午,朗兵小却。许可琼、刘彦瑫按兵不救。涤士卒饥疲,退就食。彭师暠战于城东北隅。蛮兵自城东纵火,城上人招许可琼军使救城,可琼举全军降希萼,长沙遂陷。
  10. ^ 《资治通鉴》卷289:朗兵及蛮兵大掠三日,杀吏民,焚庐舍,自武穆王以来所营宫室,皆为灰烬,所积宝货,皆入蛮落。李彦温望见城中火起,自驼口引兵救之,朗人已据城拒战。彦温攻清泰门,不克,与刘彦瑫各将千馀人奉文昭王及希广诸子趣袁州,遂奔唐。
  11. ^ 《资治通鉴》卷289:丁未,希萼自称天策上将军、武安、武平、静江、宁远等军节度使、楚王。以希崇为节度副使、判官府事,湖南要职,悉以朗人为之。戊申,希萼谓将吏曰:“希广懦夫,为左右所制耳,吾欲生之,可乎?”诸将皆不对。朱进忠尝为希广所答,对曰:“大王三年血战,始得长沙,一国不容二主,他日必悔之。”戊申,赐希广死。希广临刑,犹诵佛书,彭师暠葬之于浏阳门外。
  12. ^ 《资治通鉴》卷290:楚王希萼既得志,多思旧怨,杀戮无度,昼夜纵酒荒淫,悉以军府事委马希崇。希崇复多私曲,政刑紊乱。府库既尽于乱兵,籍民财以赏赍士卒,或封其门而取之,士卒犹以不均怨望。虽朗州旧将佐从希萼来者,亦皆不悦,有离心。小门使谢彦颙,本希萼家奴,以首面有宠于希萼,至与妻妾杂坐,恃恩专横。常肩随希崇,或拊其背,希崇衔之。故事,府宴,小门使执兵在门外。希萼使彦颙预坐,或居诸将之上,诸将皆耻之。
  13. ^ 《资治通鉴》卷290:希萼以府舍焚荡,命朗州静江指挥使王逵、副使周行逢帅所部兵千馀人治之,执役甚劳,又无犒赐,士卒皆怨,窃言曰:“囚免死则役作之。我辈从大王出万死取湖南,何罪而囚役之!且大王终日酣歌,岂知我辈之劳苦乎!”……壬申旦,逵、行逢帅其众各执长柯斧、白梃,逃归朗州。时希萼醉未醒,左右不敢白。癸酉,始白之。希萼遣湖南指挥使唐师翥将千馀人追之,不及,直抵朗州。逵等乘其疲乏,伏兵纵击,士卒死伤殆尽,师翥脱归。逵等黜留后马光赞,更以希萼兄子光惠知州事。
  14. ^ 《资治通鉴》卷290:楚王希萼既克长沙,不赏许可琼,疑可琼怨望,出为蒙州刺史。遣马步都指挥使徐威、左右军马步使陈敬迁、水军都指挥使鲁公馆、牙内侍卫指挥使陆孟俊帅部兵立寨于城西北隅,以备朗兵。不存抚役者,将卒皆怨怒,谋作乱。希崇知其谋,戊寅,希萼宴将吏,徐威等不预,希崇亦辞疾不至。威等使人先驱踶啮马十馀入府,自帅其徒执斧斤、白梃,声言絷马,奄至座上,纵横击人,颠踣满地。希萼逾垣走,威等执囚之。执谢彦颙,自顶及踵剉之。立希崇为武安留后,纵兵大掠。幽希萼于衡山县。
  15. ^ 《资治通鉴》卷290:初,马希萼入长沙,彭师暠虽免死,犹杖背黜为民。希崇以为师暠必怨之,使送希萼于衡山,实欲师暠杀之。师暠曰:“欲使我为弑君之人乎!”奉事逾谨。丙戌,至衡山。衡山指挥使廖偃,匡图之子也,与其季父节度巡官匡凝谋曰:“吾家世受马氏恩,今希萼长而被黜,必不免祸,盍相与辅之!”于是帅庄户及乡人悉为兵,与师暠共立希萼为衡山王,以县为行府,断江为栅,编竹为战舰,以师暠为武清节度使,召募徒众,数日,至万馀人,州县多应之。遣判官刘虚己求援于唐。
  16. ^ 《资治通鉴》卷290:希崇既袭位,亦纵酒荒淫,为政不公,语多矫妄,国人不附。……徐威等见希崇所为,知必无成,又畏朗州、衡山之逼,恐一朝丧败,俱及祸,欲杀希崇以自解。希崇微觉之,大惧,密遣客将范守牧奉表请兵于唐,唐主命边镐自袁州将兵万人西趣长沙。
  17. ^ 《资治通鉴》卷290:唐边镐引兵入醴陵。癸巳,楚王希崇遣使犒军。壬寅,遣天策府学士拓跋恒奉笺诣镐请降。恒叹曰:“吾久不死,乃为小儿送降状!”癸卯,希崇帅弟侄迎镐,望尘而拜,镐下马称诏劳之。甲辰,希崇等从镐入城,镐舍于浏阳门楼,湖南将吏毕贺,镐皆厚赐之。时湖南饥馑,镐大发马氏仓粟赈之,楚人大悦。
  18. ^ 《资治通鉴》卷291:刘言尽复马氏岭北故地,惟郴、连入于南汉。
  19. ^ 《资治通鉴》卷291:王逵以周行逢知潭州,自将兵袭朗州,克之,杀指挥使郑珓,执武安节度使、同平章事刘言,幽于别馆。
  20. ^ 《资治通鉴》卷292:逵引兵过岳州,岳州团练使潘叔嗣厚具燕犒,奉事甚谨。逵左右求取无厌,不满望者谮叔嗣于逵,云其谋叛,逵怒形于词色,叔嗣由是惧不自安。……潘叔嗣属将士而告之曰:“吾事令公至矣,今乃信谗疑怒,军还,必击我。吾不能坐而待死,汝辈能与我俱西乎?”众愤怒,请行,叔嗣帅之西袭朗州。逵闻之,还军追之,及于武陵城外,与叔嗣战,逵败死。
  21. ^ 《资治通鉴》卷292:逵败死,或劝叔嗣遂据朗州,叔嗣曰:“吾救死耳,安敢自尊?宜以督府归潭州太尉,岂不以武安见处乎!”乃归岳州,使团练判官李简帅朗州将吏迎武安节度使周行逢。……叔嗣入谒,未至听事,行逢遣人执之,立于庭下,责之曰:“汝为小校无大功,王逵用汝为团练使,一旦反杀主帅。吾以畴昔之情,未忍斩汝,以为行军司马,乃敢违拒吾命而不受乎!”叔嗣知不免,以宗族为请。遂斩之。
  22. ^ 《资治通鉴》卷293:秋,七月,辛卯朔,以周行逢为武平节度使,制置武安、静江等军事。行逢既兼总湖、湘,乃矫前人之弊,留心民事,悉除马氏横赋,贪吏猾民为民害者皆去之,择廉平吏为刺史、县令。朗州民、夷杂居,刘言,王逵旧将卒多骄横,行逢壹以法治之,无所宽假,众怨怼且惧。有大将与其党十馀人谋作乱,行逢知之,大会诸将,于座中擒之。数曰:“吾恶衣粝食,充实府库,正为汝曹,何负而反!今日之会,与汝诀也!”立挝杀之,座上股栗。行逢曰:“诸君无罪,皆宜自安。”乐饮而罢。
  23. ^ 《续资治通鉴》卷2:甲申,武平节度使兼中书令周行逢疾革,召将吏属其子保权曰:“衡州刺史张文表,与吾同起陇亩,以不得行军司马,志常怏怏,吾死,必为乱,当令杨师璠讨之。”行逢薨,保权领军务,时年十一。
  24. ^ 《续资治通鉴》卷2:张文表闻周保权立,怒曰:“我与行逢俱起微贱,立功名,安能北面事小儿乎!”会保权遣兵更戍永州,路出衡阳,文表遂驱以叛,伪缟素,若将奔丧武陵者。……保权即命杨师璠悉众讨文表,告以先人之言,感激泣下。师璠亦泣,顾谓其众曰:“汝见郎君乎,未成人而贤若此!”军士皆奋。
  25. ^ 《续资治通鉴》卷3:杨师璠之讨张文表也,兵稍失利。相持既久,文表出战,师璠大败之,遂取潭州,执文表。
  26. ^ 《续资治通鉴》卷3:庚申,以山南东道节度使兼侍中慕容延钊为湖南道行营都部署,枢密副使李处耘为都监,发兵会襄阳以讨张文表。……帝召宰相范质等谓曰:“江陵四分五裂之国,今假道出师,因而下之,蔑不济矣。”遂以成算授处耘等。
  27. ^ 《续资治通鉴》卷3:癸巳,李处耘等益发兵,日夜趋朗州。周保权惧,召观察判官临桂李观象谋之,观象曰:“文表已诛而王师不还,必将尽取湖、湘之地。今高氏束手听命,脣齿既亡,朗州势不独全。莫若幅巾归朝,幸不失富贵。”保权将从之,指挥使张崇富等不可,乃相与为拒守计。……三月,张崇富等出军澧州南,与宋师遇,未及战,望风先溃。李处耘逐北至敖山寨,贼弃寨走,俘获甚众。壬戌,慕容延钊等入朗州,擒崇富于西山下,枭其首。大将汪端劫周保权匿江南岸僧舍,处耘遣麾下将田守奇捕之,端弃保权走,守奇获保权以归。湖南平,凡得州十四,监一,县六十六,户九万七千二百八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