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会理会议,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红一方面军在遵义会议后,1935年5月12日在四川会理召开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

目录

前奏编辑

1935年1月29日-5月9日,毛泽东指挥红一方面军“四渡赤水”以摆脱国军的围追堵截。1月30日(一渡赤水后的第二天),红一军团林彪和政委聂荣臻致电总司令朱德,内容包括“自西渡赤水后,部队走小路爬高山绕道太多”[1]

由于毛泽东来回调动部队,且红一方面军在土城战斗鲁班场战斗习水战斗等皆表现不佳,不少干部和士兵尤其对路走多了有意见。中央军委派刘少奇陈云下去了解情况,红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和刘谈了军队的情况,包括“应摆脱堵、侧、追四面环敌的形势,选择有利的战机打一两个胜仗,转入主动”,未抱怨多走路。红四师政委黄克诚对刘表达了对土城战斗的不满,还直接把意见写信给中央[1]。刘少奇将了解到的情况整理好加上自己的意见,拟了电稿给中央军委,拿给彭德怀和杨尚昆签字,彭觉得与自己的看法不同没签,电报以刘、杨的名义发出[2]

4月23日,林彪和聂荣臻致电朱德,内容包括“须尽可能避免走‘弓背路’,而宁可对不大的敌人(守碉的)采取以一部监视,掩护主力取捷径通过的办法”[1]。4月26日,彭德怀发的电报内容包括“因我军行动错失争取平藜盘县的良机,使战略陷于不利地位”“争取休息几天,解决一切刻不容缓的事件”[3]

5月初,中革军委决定分三路抢渡金沙江,林彪所部受令从龙街渡口渡江,其先头红一师在渡口折腾了两天因水流太急和无器材架桥设桥失败,由于林彪和师长李聚奎沟通不好,林少有的骂了娘,冷静下来听取报告后他向军委反映。当日朱德复电:“我一军团务必不顾疲劳,于7日兼程赶到皎平渡,8日黄昏前渡江完毕,否则有被割断的危险。”聂荣臻回忆:“这一夜走的简直不是路,路在一条急流之上,上面尽是一些似乎是冰川时代翻滚下来的大石头,石头又很滑。我们一夜过了48次急流,净在石头上跳来跳去。摔倒的人很多。一夜赶了120里地,疲劳极了。”[1]

5月11日,林彪当着聂荣臻、左权、罗瑞卿、朱瑞的面打电话给彭德怀[註 1]:“现在的领导不成了,你出来指挥吧。再这样下去,就要失败。我们服从你领导,你下命令,我们跟你走。”彭不答应,林又写了长信给中共中央“三人小组”[註 2],内容包括:

这段时间以来,部队在云贵川边东奔西拐,行军太多,而且走了许多不必要的弓背路。部队弄得精疲力竭。这样下去,部队会拖垮。毛泽东指挥部队不合适,建议换一个人指挥,以改变目前的困境。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几个军委负责人不要直接指挥军队,前线指挥最好叫彭德怀负责[4][5][6]

林彪把信给聂荣臻、参谋长左权朱瑞罗瑞卿看过后让他们签名,都被拒绝,他就签了自己的名发上去[7]

会理会议编辑

5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在四川会理召开,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主持[註 3],与会的还有朱德、陈云、周恩来、张闻天、博古王稼祥邓发凯丰、林彪、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以及共产国际军事顾问李德[註 4]

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刘英回忆:“闻天就简略地把他听到的各处反映,对军事指挥上的不同意见提出来,请大家讨论。彭德怀把意见倒了出来,林彪也讲了。在这之前已有林彪的信,加上会上这些意见,毛主席听了大发脾气,批评彭德怀右倾,说林的信(和刘、杨的电报[2])是彭鼓动起来的。我印象中会上争得面红耳赤,搞得很僵。”杨尚昆回忆:“会上,毛主席非常生气,讲话很多,主要是批评林彪……(说)在当时这种情况下,不走‘弓背’走‘弓弦’行吗?”“对于战略战术的问题,你是个娃娃,你懂得什么?”[8]彭德怀在庐山会议后被关押后写的材料写道:“我也批评了林彪的信:遵义会议才改变领导,这时又提出改变前敌指挥是不妥当的;特别提出我,则更不适当。林彪当时也没有说他的信与我无关。”[2]周恩来、朱德等发言支持毛泽东,会议决定立即北上同红四方面军会合[9]

彭德怀回忆从1935年至1959年,毛泽东曾四次提起会理会议之事,他都没有去向毛申明此事[2]

影响编辑

1941年6、7月间,毛泽东在一次小型谈话会上当面批评张闻天在“会理会议以前严重的政治动摇”“挑拨军队领导同志林彪、彭德怀反对‘三人团’”[10]。1943年9月,毛又在政治局会议上提及此事[11]。张趁当时中央领导集中在延安的机会,专门进行了一番调查“终于弄清原来是有一位同志信口开河乱说的”[10],张写了5万多字的材料向毛澄清,附了《林、彭二同志关于此事的正式声明》[12],表示会理会议上他的报告大纲是同毛泽东、王稼详商量过的。当时张的政治秘书刘英回忆:“我清楚地记得,毛主席到我们窑洞来送还笔记的情景。他真诚而高兴地对闻天说:‘我一口气把它读完了,写得很好!’闻天听了心情舒坦,认为毛主席终究是了解他的,误会也可以从此消除了。”1959年春,毛在一次会议上当着林彪的面提起林写信引起的风波,林笑着说:“当时走得太疲劳了,就冲动,就骂娘。”[13]毛也没有再说什么[1]

1959年7月2日,庐山会议召开,毛泽东和彭德怀、张闻天等就大跃进运动产生的分歧升级化,毛一件一件事的攻击彭历史上的多次与自己不合,与会的李锐描述:“谈到会理会议时,因当事人面对面,林彪不能不说实话:他当时写信给中央,要毛、朱、周离开军事指挥岗位,由彭德怀指挥作战,事前并没有同彭德怀商量过,与彭德怀无关。这使彭德怀得到点安慰:总算澄清了20多年的一个误会。”[14]

注释编辑

  1. ^ 彭德怀未提及此事。
  2. ^ 即毛泽东、朱德和周恩来。
  3. ^ 刘英回忆,杨尚昆在叙述会议过程时也提到张首先作报告,但聂荣臻回忆是毛泽东主持。
  4. ^ 刘少奇未参加。

参考来源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长征途中的会理会议真相》黄瑶,《党史博览》;中国共产党网[1]
  2. ^ 2.0 2.1 2.2 2.3 《彭德怀自传》彭德怀,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2年,ISBN 7-5033-1506-7。章节“遵义会议到会理会议”。
  3. ^ 《毛泽东思想演绎的历史和解读》祈福小舟,第三章中“磨合”[2][3][永久失效連結]
  4. ^ 《林氏三兄弟:林育英、林育南、林彪》江幸福,湖北人民出版社,2004年3月,ISBN 7-216-03913-0。第86节“要求撤换毛泽东”。
  5. ^ 李剑. 《中共历史转折关头》. 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1998年: 页160. ISBN 9787503517259 (中文(简体)‎). 
  6. ^ 韋力. 《1965年前的林彪》. 西藏人民出版社. 1996年: 页110 (中文(简体)‎). 
  7. ^ 《聂荣臻回忆录》聂荣臻,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8月,ISBN 978-7-5065-5423-7。“遵义会议后的风波”、第25章“关于林彪的几个问题”等。
  8. ^ 《重访长征路--会理会议:毛泽东指挥权曾遭受怀疑》新华网[4]
  9. ^ 《毛泽东传(1893-1949)》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年,ISBN 7-5073-1656-4,第15节“长征”。
  10. ^ 10.0 10.1 徐婧. 《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实景记录》. 中央文献出版社. 2006年: 112页. ISBN 9787507320879 (中文(简体)‎). 
  11. ^ 湯应武; 许广亮. 《中国共产党重大史实考证》. 中囯档案出版社. 2001年: 834页. ISBN 9787800198687. 卷2 (中文(简体)‎). 
  12. ^ 《张闻天传》程中原,当代中国出版社,2000年,ISBN 7-80092-927-2,页270、272。《杨尚昆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ISBN 7-5073-1061-2,页136。
  13. ^ 胡哲峰; 于化民. 《毛泽东与林彪》. 广西人民出版社. 1998年: 页171 (中文(简体)‎). 
  14. ^ 李锐. 《庐山会议实录》. 春秋出版社. 1989年: 页232. 章节“8月1日常委会” (中文(简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