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法盛

何法盛(?-?),南北朝劉宋人、史學家,官至湘東太守[註 1]

生平编辑

何法盛出身於顯貴的上流社會。因出生時正值佛教興盛時期,故其名字中的「法」字帶有濃厚佛教色彩。但史書有記載他的史料並不多。何氏著有紀傳體史書《晉中興書》。全書一共有七十八卷,記述了東晉一朝的事迹。後世有指該書不是出自其手筆,實從郗紹所著的史書中剽竊過來。[註 2] 何法盛在郗紹成書後趁他不在家時竊書,視為己出。[註 3]因此,《晉中興書》應納入私修史之列。另外,至唐代貞觀年間官修晉書出現之前,該書被列為「十八家晉史」之一[註 4]。同時又成為唐代官方史官重修晉朝及十六國歷史的輔助參閱史料。不過,安史之亂的爆發令臧榮緒所撰寫的《晉書》下落不明,當中一共有十四卷卷目悉數散佚。連帶何法盛《晉中興書》的卷目也一同散佚,只餘下殘書七卷。雖然如此,《晉中興書》一部分的内容由清朝湯球輯錄下來。如今尚有《眾家編年體晉史》及《九家舊晉書輯本》二書輯錄部分内容。[註 5]

成語编辑

在現在日常生活中,有兩個成語是來自何法盛的《晉中興書》,其中一個是「勢成騎虎」(騎虎難下)。[註 6]而「家雞野雉」或「家雞野鶩」 則出自《晉中興書》第七卷‧穎川庾錄:「在荊州與都下書云:小兒輩賤厭家雞,愛野雉,皆進逸少書,須吾還,當比之。」。以庾翼用家雞比喻自己的書法,用野雉比喻王羲之的書法來比喻不同的書法風格。此成語也引伸為貴遠賤近、喜新厭舊的意思。

另見文獻编辑

  • 何法盛,《晉中興書》
  • 湯球,《九家舊晉書輯本》
  • 湯球,《眾家編年體晉史》

注釋编辑

  1. ^ 可參考廖吉郎《南北朝史部遺籍考》(2008年由花木蘭文化工作坊出版)第14卷第60頁原文:「‧‧‧‧‧‧何法盛校書東宮。知法盛當於宋孝武時,為奉朝請,且芒校書東宮。據《隋惰志》所著錄,又知嘗為湘東太守,則何氏大抵為劉宋中晚時人也。所撰《晉中興書》,披唐‧李延壽言,謂係紉自郡紹之作者。」。
  2. ^ 資料見於李宗侗《史學概要》(1992年由正中書局出版)第56頁:「就是因為何法盛的書叫做晉中興書,只由晉元帝渡江開始,但是據《南史·徐廣傳》說,這書並非法盛所著。徐廣傳說:『時有高平郗紹亦作晉中興書,數以示何法盛,法盛有意圖之,謂紹曰:「卿名位貴達,不復俟此延譽,我寒士無聞於時,如袁宏,干寶之徒,賴有著述,流聲於後,宜以為惠。」。』。」。
  3. ^ 見唐李延壽南史》卷三十三〈列傳第二十三‧范泰荀伯子徐廣鄭鮮之裴松之何承天〉原文:「紹不與。至書成,在齋內廚中,法盛詣紹,紹不在,直入竊書。紹還失之,無復兼本,於是遂行何書。」。
  4. ^ 見吳天任《正史導讀》(1990年由台灣商務出版)第35頁「第五章 晉書」「第一節 修撰緣起與史料來源」描述:「唐太宗貞觀十八年,因東晉時何法盛等十八家所修晉史未善,乃命房玄齡、褚遂良、許敬宗等重撰晉書」。
  5. ^ 見劉節《中國史學史稿》(1982年由中州書畫社出版)第96頁。
  6. ^ 北宋太平御覽‧卷四六二‧人事部‧游說下》引《晉中興書》:「蘇峻反,溫嶠陶侃為盟主,侃欲西歸,嶠說侃曰:「天子幽逼,社稷危殆,四海臣子,肝腦塗地,嶠等與公致命之秋,事若剋濟,則臣主同休,如其不然,身雖灰滅,足以謝責於先帝。今之事勢,義無旋踵,騎虎之勢,可得下乎?公若違眾獨反,眾心必沮。沮眾以敗事,義旗將迴指於公矣。」。

外部連結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