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何紫(1938年-1991年11月3日)[1],原名何松柏,籍貫广东顺德香港著名兒童文學作家。

目录

簡歷编辑

何紫1938年生於澳门,後隨母親移居香港。中學畢業後曾任職教師,自1970年代開始在《華僑日報》撰寫文章,描述當時的兒童在生活上和學習上遇到的各種挑戰。這些短篇後來結集成為《40兒童小說集》、《兒童小說新集》、《兒童小說又集》等書,從1980年代開始一直伴隨着當地的兒童成長,對香港的基礎教育有極深遠的影響。

何紫在1981年創辦山邊社,擔任社長及總編輯,主要出版兒童及青少年讀物,絕大部分由他親自審稿、排版、設計和督印。同年,他又與幾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組織香港兒童文藝協會推動香港兒童文學,並擔任該會的創會會長,任內曾創辦「香港兒童文學節」及提倡設立「兒童文學創作獎」[2]

1986年,何紫有感香港沒有供青少年閱讀的文學雜誌,於是創辦《陽光之家》月刊,由阮海棠擔任編輯。

1990年,何紫確定自己患上癌症,但在病患期間仍寫下《我這樣面對癌病》、《少年的我》、《成長路上的足印》、《給中學生的信》、《給女兒的信》、《做個好爸媽》、《心版集》、《何紫情懷》等多部著作。他最終於1991年11月病逝。何紫去世後,山邊社重編了《何紫兒童小說系列》。

何紫與青少年問題编辑

何紫在他的小說裡,多次提及1970年代的青少年問題。當中主要有黑社會開始摻入校園,“踢”學生“入會”,並要求他們向家人或同學勒索。故事中的學生因為不知怎樣抗拒,所以主動要求學校或補習社把他們退學。老師當時苦於沒有其他辦法,亦只能照辦。這些文章對當時社會產生很大的迴響,亦間接促使警方研究解決問題的方案。直到現在,警方仍不時派“臥底”進學校就讀,以方便瞭解黑勢力在校園的活動。

另一個問題,是“不良刊物”對學童的身心發展。當中,他主要針對的是《小流氓》及一批“跟風”的出版物。在1970年代初期,小流氓非常受歡迎:一方面他寫實的反映諸如觀塘秀茂坪等各新市鎮的真實一面,二來幾個主角勇於挑戰地方土豪惡霸的“鬥心”亦為當時社會低下階層所欣賞。然而,它亦帶來不少社會問題:一來故事對暴力及色情極力渲染,把對方「打爆」、打死都是等閒之事,亦宣揚以暴易暴,而當中的女性不時亦只身穿三點式或內衣褲,而且不時都被打傷。另一方面,當時有不少小學生閱讀過這本漫畫之後,利用三位角色對付壞人的方法,或仿照壞人對待故事內其他角式,以對待家人或同學。這些行為包括:逼人飲尿、把對方的頭塞進馬桶內、鞭打甚或毆打之類。何紫多次在故事內責斥這些“不良刊物”,或讓故事中的老師把不良刊物張貼在課室黑板上讓學生評論,或把故事中寫下結局,讓讀者得以反省。

何紫與教育改革编辑

何紫在故事中亦提及不少對當時香港教育的期望及改革建議,當中有不少都曾經實行。例如:何紫在一篇講述父母如何教子女處理一些“布縮水”之類的“奸商數學問題”,曾建議用一些吸引小朋友的卡通人物的生活小問題來取代,以提高學童的學習動機。這見解現時在香港都被普遍採納。不過,亦有家長或教師指這種做法會使學習與生活脫節,並提倡回復當年的教學方式。這從一本志堅出版社出版的數學練習從1970年代風行至今達40多年,並一直被香港多家“名校”的老師支持而可見一斑。另外,他的部份故事亦被收入今日香港中、小學的中國語文科讀本內。

主要作品编辑

  • 《40兒童小說集》(1973年1月)
  • 《兒童小說新集》
  • 《兒童小說又集》
  • 《何紫作品選》
  • 《我的兒歌》
  • 《童年的我》
  • 《少年的我》
  • 《我這樣面對癌病》
  • 《成長路上的足印──何紫獻給少年的新小說》
  • 《給中學生的信》
  • 《曬棚糖黏豆》
  • 《兒童小說精選集》
  • 《月兒彎彎像什麼》

相關獎項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童心永在——何紫與香港兒童文學》,潘金英
  2. ^ 阿濃. 何紫的光輝十年. 大公報. 2011-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