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海峽公約

倫敦海峽公約,於1841年7月13日,由当时的欧洲列強——俄罗斯英國法国奥地利普鲁士等締結。公約重新確認奥斯曼帝国對連結黑海地中海土耳其海峽博斯普魯斯海峽達達尼爾海峽)的「古代規則」。公約規定,在平時,任何外國軍艦禁止進入海峽;而戰時,蘇丹盟友的軍艦可進入海峽。此公約使俄羅斯無法將海軍直接開入地中海,從而確保了英國的海上優勢。[1]

博斯普鲁斯海峡(红色)、达达尼尔海峡(黄色)和馬爾馬拉海等海域,统称为土耳其海峡。綠色為土耳其的現代疆域。

公约是一系列涉及博斯普鲁斯海峡、馬爾馬拉海和达达尼尔海峡眾多協議中的一個。該公約是對1833年俄土互助條約的回應。1833年的互助條約中,奥斯曼帝国允許俄羅斯海軍自由通行海峽,而「外國軍艦」不可以任何藉口進入。[2]現在處理海峽問題的條約是1936年的蒙特勒關於海峽制度公約

背景编辑

公約是列強間為加強奧斯曼帝國實力所達成的協議[3], 演變自1809年的英土达达尼尔條約

1831年开始,埃及在穆罕默德·阿里帕夏的领导下,反抗奥斯曼帝国,导致了土埃戰爭(1831-33)英语Egyptian–Ottoman War (1831–1833)。俄国沙皇尼古拉一世选择支持奥斯曼帝国。1833年,俄罗斯派遣了军队支持奥斯曼帝国在君士坦丁堡的防御。英国也同样地支持奥斯曼帝国。[3]

然而,俄罗斯在当时是奥斯曼帝国的主要盟友,两国签署了反映此一联盟的互助条约。该条约保证,如果俄罗斯受到威胁,奥斯曼帝国将封閉海峽,不允許外國軍艦進入。[3]

谈判過程编辑

然而,1839年,土耳其人與埃及人間的敵意再度导致了新的埃土战争(1839-41)。埃及再次威胁帝国。1840年,英國的巴麥尊勋爵在伦敦與俄罗斯、奥地利及普鲁士召開會談。[3] 其結果便是1840年的倫敦條約英语Convention of London (1840)

不過,穆罕默德‧阿里帕夏最初不接受1840年的倫敦條款英语Convention of London (1840),故英國也努力说服支持穆罕默德·阿里帕夏的法國接受多边协定。最終,這些努力達成了1841年的倫敦海峽公約,內容包含了與1809年達達尼爾條約相同的保證,也涵蓋了1840年的倫敦條款。

沙皇尼古拉一世同意的动机據聞是因為互助条约帶來的不安。尼古拉一世担心其他大国可能會因為俄羅斯与苏丹阿卜杜勒梅吉德一世过于紧密的联盟,从而反对俄罗斯。尼古拉一世还默許英国海军為阻止穆罕默德·阿里帕夏所發動的攻击。然而,英俄在该地区的紧张关系依然存在,最终导致克里米亚战争

结果编辑

對英國來說,公约通过阻止俄罗斯强大的新海军主導地中海,從而维持了欧洲的均勢。對俄國來說,公约鼓励英国在该地区更具侵略性,而导致克里米亚战争。另一種解释是,依1840年代英俄关系史,《海峡公约》在兩強之间建立了一段和谐的新时期:俄罗斯海军不進入地中海,英国海军不進入黑海。[4]

因倫敦海峽公約等安排,沙皇尼古拉一世被迫放棄他的計畫──迫使奧斯曼帝國完全依賴俄羅斯,並從帝國手上奪取對巴爾幹半島基督教諸國的控制。可以說,條約確認英法俄奧普五強「集體保障」土耳其領土完整的原則(也有壓制埃及梟雄──阿里之作用),等於是把土耳其納入1815年後「歐洲協調」的體系當中。然而,公約未能使奧斯曼帝國享受有尊嚴的獨立自主,相反地,帝國不得不仰賴英法的保護,因此在1841年被(賭氣的)尼古拉沙皇嘲諷為「歐洲病夫」。從此,土耳其「病夫」的貶意名號誕生了,其出現比例在十多年內由零星的嘲諷升級成頻繁的使用,連西歐輿論圈與評論家也在1853年克里米亞戰爭後,「認證」並定調此一負面的標籤;甚至在1877年俄土戰爭後升級成更加汙名化的「近東病夫」,意味著「低等野蠻的」土耳其屬於「落後的東方」,土耳其人不配當「高級、文明的」歐洲人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Christos L. Rozakis. The Turkish Straits. Martinus Nijhoff Publishers. 1987: 24–25. 
  2. ^ 摘自本条约的原文
  3. ^ 3.0 3.1 3.2 3.3 Straits Convention. Encyclopedia of the Modern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The Gale Group, Inc.). 2004 [2018-11-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2). 
  4. ^ J. Clarke,英国外交与外交政策1782-1865: 国家利益(伦敦,1989年) ,p. 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