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子》一百二十卷,[1]魏晉傅玄撰,今存輯本數卷。

晋朝傅玄撰《傅子》,分内、外、中篇,内篇为“撰论经国”的内容;外篇、中篇为撰论“九流、三史故事”的内容。《傅子》一書流傳甚廣,如“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一語即出自《傅子·口銘》。《傅子》原書一百二十卷。[2]唐朝以後,此書散佚嚴重,《崇文總目》載錄二十三篇,《通志》載錄《傅子》五卷。[3]元朝修《宋史‧藝文志》亦載錄五卷。明朝以後已不見此書。[4]在清代以前此書归类於杂家,《四库全书》归类於儒家。明代《永樂大典》收錄有《正心》;《仁论》;《义信》;《通志》;《举贤》;《重爵禄》;《礼乐》;《贵教》;《检商贾》;《校工》;《戒言》;《假言》;《问政》;《治体》;《授职》;《官人》;《曲制》;《信直》;《矫违》;《问刑》;《安民》; 《法刑》; 《平役赋》;《镜总叙》等二十四篇。清乾隆三十九年開四庫館,内阁中书徐步雲自《永樂大典》輯出十二篇,並附录四十八条,不分卷。[5]紀昀以為“所論皆關切治道,闡啟儒風,精意名言,往往而在”,歸類為子部儒家類。有些隻字片語散見《北堂书钞》、《艺文类聚》、《初学记》、《太平御览》等书,又如《三国志》中裴注引用大量《傅子》文字,但四庫纂修官竟不取。[6]清嘉慶年間,严可均对《傅子》进行辑补工作,“以唐魏徵《群书治要》所载二十四篇,校《大典》本,多出二千五百许字;又从《三国志·注》写出六千三百余字”,进而“遍搜各书,得件文数百条,重加排比,以《治要》、《大典》等书所载整篇为二卷;以各书所载,依《意林》九十五事,次第类附而间厕之”,增加补遗二卷,凡四卷,收入《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的《全晋文》卷四七至卷五○。光绪十七年(1891年),葉德輝辑得《傅子》三卷,附《订讹》一卷,收入《观古堂所著书》。余嘉锡認為葉德輝輯本“持论较严氏更为精密”。另有方濬师《傅鹑觚集》五卷、王仁俊《玉函山房》一卷、张鹏一《关陇丛书》一卷等、钱保塘《清风室丛书》二卷等辑本。

注釋编辑

  1. ^ 余嘉锡《四库提要辩证》第二册:“《隋志》、旧新 《唐志》及《意林》卷五均作《傅子》一百二十卷,则《提要》中一百四十卷,四字为二字之误。”
  2. ^ 隋书·经籍志三·子部:杂家》:“《傅子》百二十卷。晋司隶校尉傅玄撰。”《旧唐书·经籍志下·丙部子录:杂家》:“《傅子》一百二十卷。”
  3. ^ 鄭樵《通志》卷六六:“《傅子》五卷。晋司隶校尉傅玄撰。旧有百二十卷。”
  4. ^ 马端临《文献通考》卷二一四“子部杂家类”引《崇文总目》:“晋傅休奕撰,集经史治国之说,评断得失,各为区例,本传载内、外、中篇,凡四篇亡录,合一百四十篇,今亡一百一十七。”
  5. ^ 程瑶田記:“纂修官徐步云从《永乐大典》中搜出《傅子》有录目者二十四篇,然皆裴松之之所未引者;又有无录目者数条。及旁搜《太平御览》、《文选·注》中碎事凡四十条,亦间为裴注之所未及引。”(《(通艺录)、<修辞余钞>、<辑逸>子书三种序》)
  6. ^ 余嘉锡批评徐步雲“颇为疏略”,又指责纪昀:“是其学亦兼取诸家,真杂家者流耳。纪文达入之儒家,非是。”(《四库提要辨证·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