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僖負羈,又名釐負羈 (生卒年不明),中國春秋時代曹國大夫

接待重耳编辑

前637年,晉國公子重耳流亡過境曹國。曹共公不以禮對待重耳,又在重耳洗澡時偷窺他。僖負羈勸阻曹共公,但不被採納。[1][2]僖負羈的妻子認為重耳會回到晉國取得政權,將來一定會討伐曹國報仇,建議丈夫私下接待重耳等人,以免將來得禍。[3]僖負羈自行接待重耳,又贈送一塊璧玉給他。重耳接受了款待,但沒有收下璧玉。

後來重耳回到晉國即位為君,是為晉文公

伐曹编辑

前632年,晉文公率軍入侵曹國,俘虜了曹共公。晉文公指責曹共公納美女三百人,而不肯聽取僖負羈的勸諫。他下令軍隊不得侵犯僖負羈及其家人,以報答過境時僖負羈的款待。[4]晉文公的兩名部將魏犨顛頡對晉文公約束他們感到不滿,擅自進攻僖負羈,並縱火燒掉他的家。魏犨在進攻中受傷。晉文公知道事件後,打算處死兩人。魏犨因為勇力過人而得到赦免,顛頡則被殺。[5]

在小說《東周列國志》中,僖負羈在這次事件中罹難。[6]

參考資料编辑

  1. ^ 史記》管蔡世家第五:共公十六年,初,晉公子重耳其亡過曹,曹君無禮,欲觀其駢脅。釐負羈諫,不聽,私善於重耳。
  2. ^ 《史記》晉世家第九:過曹,曹共公不禮,欲觀重耳駢脅。曹大夫釐負羈曰:「晉公子賢,又同姓,窮來過我,奈何不禮!」共公不從其謀。負羈乃私遺重耳食,置璧其下。重耳受其食,還其璧。
  3. ^ 左傳僖公二十三年:僖負羈之妻曰.吾觀晉公子之從者.皆足以相國.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國.反其國.必得志於諸侯.得志於諸侯.而誅無禮.曹其首也.子盍蚤自貳焉.乃饋盤飧寘璧焉.公子受飧反璧.
  4. ^ 《史記》晉世家第九:五年春,晉文公欲伐曹,……,三月丙午,晉師入曹,數之以其不用釐負羈言,而用美女乘軒者三百人也。令軍毋入僖負羈宗家以報德。
  5. ^ 《左傳》僖公二十八年:魏犨、顛頡怒曰:「勞之不圖,報於何有」。爇僖負羈氏,魏犨傷於胸.公欲殺之,而愛其材.使問,且視之病,將殺之.魏犨束胸,見使者曰:「以君之靈,不有寧也.」距躍三百、曲踊三百,乃舍之.殺顛頡以徇于師.
  6. ^ 《東周列國志》第三十九回:見僖負羈家中被火,急教軍士撲滅,已自焚燒得七零八落。僖負羈率家人救火,觸煙而倒,比及救起,已中火毒,不省人事。……狐偃胥臣訪知是魏犨顛頡二人放的火,大驚,不敢隱瞞,飛報大寨。……(晉文公) 先到北門來看僖負羈,負羈張目一看,遂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