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嘉之治

元嘉之治指的是劉宋文帝刘义隆时期(年号元嘉),因其政治较为清明,又致力推行繁荣经济文化的政策,经济有所恢复,人民生活较为安定的政治局面。

歷史编辑

宋文帝即位初期,励精图治,著手整顿吏治,派散骑常侍袁渝等十六人到各地视察地方行政,了解民间疾苦。元嘉三年五月,他亲自到华林园的延贤堂审理案件,规定每年举行三次,以表示重视刑狱。[1]史載:“兵車勿動,民不外勞,役寬政簡,氓庶繁息,至餘糧棲畝,戶不夜扃”。[2]

元嘉中期,文帝多病,諸事悉委其弟劉义康,而義康独断独行,权势显赫。义康听信刘湛的谗言,在文帝面前攻击殷景仁。是以元嘉十五年以后朝政日非。元嘉十三年(436年),刘湛见文帝有病,对刘义康说:“如果宫车一日晏驾,道济不复可制。”恰巧文帝病危,劉义康便要求召道济入朝。道济到建康后,文帝病势渐轻,就让道济回江州,不料病势转剧,义康便假传诏书,誣殺道济。道济死前说“乃坏汝万里长城”。二十二年(445年),范晔等谋划拥立劉义康,事露被杀,义康亦被废为庶人。二十八年,义康被殺。

元嘉時期分別於元嘉七年、二十七年、二十九年發動三次北伐,意在收復河南。元嘉七年,宋文帝好大嘉功,派出近十万大军挥师北伐,结果惨败而归。但彭城太守王玄谟投其所好,屢次建议北伐。文帝曾对殷景仁说:“闻王玄谟陈说,使人有封狼居胥意。”[3]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劉宋又整頓軍武,大量招募民丁、勇士,王公、妃主“献金帛、杂物以诸国用”,又令扬、南徐、南充、江四州富民家资满五十万钱、僧尼满二十万钱者,借款四分之一,史稱元嘉北伐。但這三次北伐全遭失敗,尤以元嘉二十七年之敗最為慘重。[4]這時劉宋已經耗竭民力,国势衰落,元嘉之治结束。[5]元嘉三十年(453年)二月二十二日凌晨,文帝為太子刘劭所杀。改元嘉三十年为太初元年。[6]

注釋编辑

  1. ^ 南史》卷二《宋太祖文帝紀》稱:“帝聰明仁厚,雅重文儒,躬勤政事,孜孜無怠,加以在位日久,惟簡靖為心。於時政平訟理,朝野悅睦,自江左之政,所未有也。”
  2. ^ 宋书·孔季恭传》史臣论曰:“(元嘉时)兵车勿用,民不外劳,役宽务简,氓庶繁息,至余粮栖亩,户不夜扃。”
  3. ^ 《宋书·王玄谟传》
  4. ^ 《宋書·索虜傳》史臣論云:“既而虜縱歸師,殲累邦邑,剪我淮州,俘我江縣,喋喋黔首,跼高天,蹐厚地,而無所控告。強者為轉屍,弱者為系虜,自江、淮至於清、濟,戶口數十萬,自免湖澤者,百不一焉。村井空荒,無復鳴雞吠犬。……甚矣哉,覆敗之至於此也。”《資治通典》卷七:“元嘉二十七年,後魏主太武帝以數十萬眾南伐,河上屯戍,相次覆敗。魏師至瓜步而還。宋之財力,自此衰耗。”
  5. ^ 资治通鉴》第一二六卷:“南兖、徐、兖、豫、青、冀六州,杀掠不可胜计,丁壮者即加斩截,婴儿贯于槊上,盘舞以为戏。所过郡县,赤地无余,春燕归,巢于林木。……自是邑里萧条,元嘉之政衰矣。”《南齐书·卷二十八·列传第九》:“元嘉末,青州饥荒,人相食。”
  6. ^ 《宋书·列传第五十九·二凶》:“徐湛之、江湛弑逆无状,吾勒兵入殿,已无所及,号惋崩恤,肝心破裂。今罪人斯得,元凶克殄,可大赦天下。改元嘉三十年为太初元年。文武并赐位二等,诸科一依丁卯。”

參考書目编辑

  • 杨恩玉:《治世盛衰:“元嘉之治”与“梁武帝之治”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