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子华

元子华(5世紀-537年),字伏荣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追尊魏平文帝拓跋郁律的后裔,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元子华继承了父亲元苌的爵位松滋侯,在魏孝庄帝元子攸初年出任齐州刺史。此前齐州境内屡经反叛,邢杲发动叛乱后,人们不能自我保护。元子华安抚召集当地豪强,将钥匙交给他们,众人都感激喜悦,境内安宁。元子华性情十分急躁,当他着急时,口不择言,动手打人。长史郑子湛是元子华的亲朋好友,受到元子华的侮辱责骂,就马上离去了。元子华虽然悔过自勉,终究不能改正,他在任不做矫情廉洁的事,凡有人给予馈赠,推辞的多接受的少,所以人们不厌恶他的获取。元子华审查案件讯问囚犯,一意加以仁慈宽恕,齐州百姓立碑文称颂他的功德[1][2]

元子华后来出任济州刺史。尔朱兆攻入洛阳时,齐州州民赵洛周赶走齐州刺史丹阳王萧赞,奏请济南郡太守房士达代理齐州刺史。赵洛周的儿子赵元显之前跟随元子华在济州,拦路修改奏表,请求让元子华重新担任齐州刺史。元子华的母亲房氏曾经到亲戚家喝酒吃饭,晚上回来后吐的很厉害,人们认为是中毒了,十分忧虑恐惧,元子华捧着母亲吐出的食物全部吃了下去,房氏才安心,元子华很快因为母亲去世回到都城[3][2]

魏孝静帝元善见初年,元子华出任南兖州刺史,他的弟弟元子思与关西西魏来往,朝廷派遣右卫将军郭琼将元子华收捕。元子思对郭琼的仆人说:“可以速速杀了我,为什么长时间的逮捕国士!”元子华对元子思说:“由于你的粗疏,让我受到如此牵连。”元子华用头叩击坐床,哭泣停不下来。元子思用手捋胡须,回头对元子华说:“你的秉性格调太差了。”天平四年(537年)九月,元子华和元子思都在门下外省被赐令自杀[4][5][6][7]

家庭编辑

父母编辑

  • 元苌,北魏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关西诸军事、安西将军、雍州刺史、松滋成公
  • 房氏

兄弟编辑

參考编辑

  1.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苌子子华,字伏荣,袭爵。孝庄初,除齐州刺史。先是,州境数经反逆,邢杲之乱,人不自保。而子华抚集豪右,委之管籥,众皆感悦,境内帖然。而性甚褊急,当其急也,口不择言,手自捶击。长史郑子湛,子华亲友也,见侮骂,遂即去之。子华虽自悔厉,终不能改。在官不为矫洁之行,凡有馈赠者,辞多受少,故人不厌其取。鞠狱讯囚,务加仁恕。齐人树碑颂德。
  2. ^ 2.0 2.1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苌子子华,字伏荣,袭爵。孝庄初,除齐州刺史。先是,州境数经反逆,邢杲之乱,人不自保,而子华抚集豪右,委之管籥,众皆感悦,境内帖然。而性甚褊急,当其急也,口不择言,手自捶击。长史郑子湛,子华亲友也。见侮骂,遂即去之。子华虽自悔厉,终不能改。在官不为矫洁之行,凡有馈赠者,辞多受少,故人不厌其取。鞫狱讯囚,务加仁恕,齐人树碑颂德。后除济州刺史。尔朱兆之入洛也,齐州城人赵洛周逐刺史,丹杨王萧赞表济南太守房士达摄行州事。洛周子元显先随子华在济州,邀路改表,请子华复为齐州刺史。子华母房氏曾就亲人饮食,夜还,大吐,人以为中毒,母甚忧惧。子华遂掬吐尽啖之,其母乃安。寻以母忧还都。
  3.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后除济州刺史。尔朱兆之入洛也,齐州城人赵洛周逐刺史丹阳王萧赞,表济南太守房士达摄行州事。洛周子元显先随子华在济州,邀路改表,请子华复为齐州刺史。子华母房氏,曾就亲人饮食,夜还大吐,人以为中毒,甚忧惧,子华遂掬吐尽啖之,其母乃安。寻以母忧还都。
  4. ^ 《魏书·卷十四·列传第二》:孝静初,除南兖州刺史。弟子思通使关西,朝廷使右卫将军郭琼收之。子思谓琼仆曰:“速可见杀,何为久执国士!”子华谓子思曰:“由汝粗疏,令我如此。”以头叩床,涕泣不自胜。子思以手捋须,顾谓子华曰:“君恶体气。”寻与子思俱死于门下外省。
  5. ^ 《北史·卷十五·列传第三》:孝静初,除南兖州刺史。弟子思通使关西,朝廷使右卫将军郭琼收之。子思谓琼仆曰:“速可见杀,何为久执国士?”子华谓子思曰:“由汝粗疏,令我如此!”头叩床,涕泣不自胜。子思以手捋须,顾谓子华曰:“君恶体气。”寻与子思俱赐死于门下外省。
  6. ^ 《魏书·卷十二·孝静纪第十二》:九月,侍中元子思与其弟子华谋西入,并赐死。
  7. ^ 《北史·卷五·魏本纪第五》:九月,侍中元子思与其弟子华谋西入,并赐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