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祜(482年-537年9月6日),一作[1],字保安[2]河南郡洛阳县(今河南省洛阳市东)人,魏太武帝拓跋焘曾孙,长乡县侯拓跋提之子,北魏宗室、官员。

生平编辑

孝昌三年(527年),元祜担任信都城防城都督,弟弟元孚担任冀州刺史。葛荣从春到冬,围困信都一整年,信都因为粮食耗尽没有援兵被攻克。葛荣想要先杀死元祜的侄子元子礼,元孚请求先死换元子礼一命,他向葛荣叩头流血,葛荣才放弃。葛荣集中部下,商议元祜和元孚等人的生死。元祜和元孚各自诬陷自己承认过失,争先恐后的求死。元孚部下潘永基等数百人都叩头请求处死自己,让元孚活着。葛荣说:“这些都是北魏的忠臣义士。”于是北魏的俘虏五百人都得以免死[3][4][5]

元祜后在东魏出任使持节、都督三徐诸军事、镇东将军徐州刺史,很快加卫将军,其余官职如故。天平四年岁次丁巳八月甲子朔十六日乙卯(537年9月6日),元祜去世,虚岁五十六[6],国家追悼,赠予使持节太傅司徒公录尚书事、都督四州诸军事、卫将军、冀州刺史、侍中、开国子如故,谥号孝穆,其年闰月癸亥朔廿二日甲申(537年11月10日)葬于邺都西面漳河之北的皇宗陵墓内[2]

墓葬编辑

因河北省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输水渠道计划通过磁县北朝墓群所在地区,受河北省文物局南水北调工程文物保护办公室的委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北工作队于2006年9月至2007年7月间,抢救性发掘清理了磁县北朝墓群M003号墓,发现元枯墓志一方,出土随葬品190多件[2]。2008年4月8日,元祜墓考古发掘项目和河南安阳固岸东魏北齐墓地考古发掘项目,联合作为北朝考古项目,荣获2007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7]

DNA分析编辑

2017年,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吉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大分子实验室选取元祜墓中出土人骨的一颗臼齿和一段肢骨,提取了DNA,数据分析显示人骨的线粒体DNA高可变1区的突变位点4个,推测元祜个体可能属于北亚人群范围,归属于单倍型类群C。研究者认为元祜个体可能是东胡的后裔,并且该单倍型在东胡人群及其后裔中有一定的基因连续性[6][8]

家庭编辑

兄弟编辑

儿子编辑

参见编辑

  • 元威,追尊魏昭成帝拓跋什翼犍后裔,通过遗骨检测DNA确定遗传类型为C3blalal—F1756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詹文宏 等主编. 《燕赵碑刻 先秦秦汉魏晋南北朝卷 下》. 天津市: 天津人民出版社. 2015.03: 700–701. ISBN 978-7-201-09178-5 (中文(繁體)‎). 
  2. ^ 2.0 2.1 2.2 《河北磁县北朝墓群发现东魏皇族元祜墓》, 《考古》, 2007年, (11期): 963–966 
  3. ^ 《魏书·卷十八·列传第六》:后为葛荣所陷,为荣所执。兄祐为防城都督,兄子子礼为录事参军,荣欲先害子礼,孚请先死以赎子礼,叩头流血,荣乃舍之。又大集将士议其死事,孚兄弟各诬己引过,争相为死。又孟都、潘绍等数百人皆叩头就法,请活使君。荣曰:“此魏之诚臣义士也。”凡同禁五百人,皆得免。
  4. ^ 《北史·卷十六·列传第四》:后为葛荣所陷,为荣所执。兄祐为防城都督,兄子礼为录事参军。荣欲先害子礼,孚请先死以赎子礼,叩头流血,荣乃舍之。又大集将士,议其死事。孚兄弟各诬己引过,争相为死。又孟都、潘绍等数百人皆叩头就法,请活使君。荣曰:“此魏之诚臣义士也。”凡同禁五百人,皆得免。
  5. ^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五十一》:葛荣围信都,自春及冬,冀州刺史元孚帅励将士,昼夜拒守,粮储既竭,外无救援,己丑,城陷;荣执孚,逐出居民,冻死者什六七。孚兄祐为防城都督,荣大集将士,议其生死。孚兄弟各自引咎,争相为死,都督潘绍等数百人,皆叩头请就法以活使君。荣曰:“此皆魏之忠臣义士。”于是同禁者五百人皆得免。
  6. ^ 6.0 6.1 《河北省磁县北朝墓群M003墓主人元祜的线粒体DNA分析》, 《南方文物》, 2016年, (04期): 963–966 
  7. ^ 刘萍. 走近"十大考古新发现":河北省磁县东魏元祜墓(图). 中国经济网. 2008年06月13日 [2018-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3-01). 
  8. ^ 《东魏皇族元祜的种族探寻》, 《南方文物》, 2017年, (04期):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