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州话

全州話通常指全州“官話”,是通行於廣西全州的一種漢語族語言,與湖南永州通行的零陵“官話”具有很近的親緣關係。雖然上述二者的詞彙與主流湘語相比明顯趨近官話語言聯盟,且均被當地人冠以“官話”之名,但二者的底層顯然不是南方官話,更非部分中華人民共和國學者劃分的“西南官話-桂柳片”。

全州話
发音[t̠͡ɕ̤ɥẽ̞ᶮ˨˩.t̠͡ɕjɤ͗ɰ͗˥.wä˧]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廣西全州
語系
漢藏語系
  • 漢語族
    • 湘語支
      • 南部語群
        • 永州(零陵郡)語組
          • 全州話
文字漢字
語言代碼
ISO 639-3

音系编辑

音節結構编辑

與其他漢語族語言一樣,音節(Syllable,簡寫作S)可被分析爲全州話語音的基本單位,且可以被拆分爲與音高無關的音段(σ)和與音高有關的聲調(Tone,簡寫作T,由時刻到音高的映射——調值tt承擔)。音段σ可進一步被拆分爲首位(Initial,簡寫作I,由輔音C承擔,對應中國傳統“音韻學”術語“聲母”)和尾位(Final,簡寫作F,對應中國傳統“音韻學”術語“韻母”),尾位F還可再被分爲中間位(Medial,簡寫作M,由滑音G承擔,對應中國傳統“音韻學”術語“韻頭”,也常被稱作“介音”)和韻基(Rhyme,簡寫作R),韻基R還可被分爲音節核(Nucleus,簡寫作Nu,由元音V或近音A承擔,對應中國傳統“音韻學”術語“韻腹”)和音節尾(Coda,簡寫作Co,由滑音G或輔音C承擔,對應中國傳統音韻學術語“韻尾”)。

首位輔音编辑

雙脣音 齒-齦音 齦音 齦後音 齦齶音 軟齶音 聲門音
爆破音/塞擦音 清聲 不送氣 {p}

/p/

{t}

/t̪/

{t͡s}

/t͡s/

{t̠͡ɕ}

/t̠͡ʃ/

{t̠͡ɕ}

/t̠͡ɕ/

{k}

/k/

{∅}

[ʔ]

送氣 {pʰ}

/pʰ/

{tʰ}

/t̪ʰ/

{t͡sʰ}

/t͡sʰ/

{t̠͡ɕʰ}

/t̠͡ʃʰ/

{t̠͡ɕʰ}

/t̠͡ɕʰ/

{kʰ}

/kʰ/

弛聲 {b}

/b/

[p̤]~[b]


{d}

/d̪/

[t̪̤]~[d̪]

{d͡z}

/d͡z/

[t͡s̤]~[d͡z]

{d̠͡ʑ}

/d̠͡ʒ/

[t̠͡ʃ̤]~[d̠͡ʒ]

{d̠͡ʑ}

/d̠͡ʑ/

[t̠͡ɕ̤]~[d̠͡ʑ]

{ɡ}

/ɡ/

[k̤]~[ɡ]

濁聲
擦音/近音 清聲 不送氣 {ɸ}

/ʍ̝/

{s}

/s/

{ɕ}

/ʃ/

{ɕ}

/ɕ/

{h}

/h/

弛聲 {β}

(/w̝/)

[ʍ̤˔]~[w̝]

{z}

/z/

[s̤]~[z]

{ʑ}

/ʒ/

[ʃ̤]~[ʒ]

{ʑ}

/ʑ/

[ɕ̤]~[ʑ]

{ɦ}

(/ɦ/)

[h̤]~[ɦ]

濁聲
濁聲
鼻音 {m}

/m/

{n}

(/n̪/)

[n̪]~[ɾ̪̃]

{ŋ}

(/ŋ/)

邊近音 {l}

/l̪/

閃音 {l}

/ɾ̪/

註:1.清弛聲阻音與濁阻音在全州話中屬同一音位,具體音值通常與韻律相關,不同地區的口音也可能有些許差異。清弛聲變體應該是晚近產生的,因爲全州話的這組音位對應中古漢語的濁阻音(“全濁”聲母),永州(零陵郡)語組的內部證據乃至全州話的內部證據均表明這組音位歷史上曾是穩定的濁阻音。

2.花括號{}中的音標用於描述比音位(凡與韻律無關且有穩定語音差別者本表均視爲不同音位,用雙斜槓//中的音標表示)更抽象的底層形式,因此會合併一些歷史來源相同的音位。圓括號()中的音位當今僅在部分地區口音中獨立存在,方括號[]中的音標用於音位變體的詳細描述,具體情況如下:

(1)/w̝/見於部分地區口音,主流口音傾向變爲[w]從而併入零首位;

(2){n}在主流口音中已經併入{l},蕉江話中{n}與{l}的對立在尾位/i/、/y/前得到保留,其中{n}實現爲[n̪]~[ɾ̪̃]而{l}實現爲[ɾ̪];

(3)/l̪/與/ɾ̪/呈互補分佈,其中/ɾ̪/只出現在在閉前元音或硬齶近音前,而/l̪/只出現在其餘情況,二者可被分析爲具有共同的底層形式{l}。{n}併入{l}的主流口音中當音節核爲鼻化元音時/ɾ̪/常有鼻音化變體[ɾ̪̃]~[n̪](蕉江話亦然,只不過由於/n̪/音位在蕉江話中具有相對的獨立性,所以這種鼻音化變體在蕉江話中可以被歸入/n̪/音位);

(4)齦後音(主動調音部位通常為舌葉)只能與同部位近音[ɹ̩˗]相拼,與齦齶音呈互補分佈,這也是永州(零陵郡)語組的典型特徵之一。永州(零陵郡)諸語中齦後音+[ɹ̩˗]組合與中古漢語的對應關係高度一致,且均大致對應衡陽話的齦齶音+[i]組合,因此永州(零陵郡)諸語的齦後音+[ɹ̩˗]組合大概率是由齦齶音+[i]組合演變而來,故齦後音可視作齦齶音的條件變體;

(5)/ŋ/見於才灣話的少數音節[1],主流口音已併入零首位;

(6)/ɦ/見於部分地區口音,主流口音傾向併入零首位;

(7)[ʔ]可分析爲零首位的一種表現形式,不會出現在[j]、[ɥ]、[w]前。

  1. ^ 广西全州县(才湾镇)湘语语音研究-手机知网. wap.cnki.net. [2021-0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