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

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成立于1945年11月,乌兰夫为执行委员会主席兼常委会主席。

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
1945年-1947年
内蒙古国旗
旗帜
首都 张家口
常用语言 漢語蒙古語
政府 共和
主席  
• 1945-1947
乌兰夫
历史  
• 建立
1945年11月6日
• 终结
1947年5月1日
先前国
继承国
内蒙古人民共和国
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
内蒙古自治政府

沿革编辑

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开展内蒙古自治运动的群众团体,同时又是一个团结内蒙古各族各阶层的统一战线性质的组织,在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以前还代行政权职能,是个半群众半政权性质的组织,实际是当时内蒙古民族自治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是过渡到内蒙古自治政府的一个桥梁。[1]

抗战胜利后,中国共产党全面开展了在内蒙古的民族工作。民国三十四年(公元1945年)8月23日,中共中央向晋察冀中央局发出《关于内蒙工作方针》,指出内蒙古在战略上的重要地位及在内蒙古地区实行区域自治的基本方针,将实际工作权交给了晋察冀中央局及晋绥分局。晋察冀中央局及乌兰夫等人,根据内蒙古的具体情况,决定建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领导内蒙古的自治运动。

乌兰夫奎璧克力更等一批蒙古族干部来到晋察冀解放区政治中心张家口,具体负责内蒙古民族工作。10月23日,中共中央致电晋察冀中央局,相当具体地指明了当前开展内蒙古民族工作的方针“内蒙在战略上具有极重要的地位。适当地解决内蒙古民族问题,不仅关系内蒙民族本身的解放,而且能够建立我党我军巩固的后方”;“对内蒙古的基本方针,在目前是实行区域自治。……放手发动与组织蒙古人的地方自治运动,建立自治政府,准备建立内蒙古自治筹委会的组织,统一各盟旗自治运动的领导”。

1945年11月6日,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筹备委员会在张家口组成,同时内蒙古人民共和国临时政府蒙古自治政府解散。11月26日,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成立大会在张家口远来庄礼堂隆重召开。内蒙古各盟旗代表共79人参加大会。晋察冀中央局暨晋察冀军区代表刘澜涛、晋察冀边区参议会议长成仿吾察哈尔省政府主席张苏致词祝贺。大会由乌兰夫主持。乌兰夫在大会报告中宣布,自治运动联合会是“内蒙民族彻底解放之组织者和领导者,是发动内蒙群众运动之最高统一之领导机关,也是建设内蒙古民主政府必经之桥梁。”大会还通过了联合会《会章》、《大会宣言》、《大会公报》和《给毛主席朱总司令的致敬电》等。与会代表选举产生了25名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委员,乌兰夫、奎璧、克力更、包彦乌力吉那仁索德那木扎木绰乌兰等11人当选为常务委员。乌兰夫当选为执委会主席兼常委会主席并兼任军事部长,刘春任秘书长,奎璧任组织部长,克力更任宣传部长,索德那木扎木绰任青年部长,乌兰任妇女部长。到了1946年9月,执行委员会常委会增至26人。

经自治运动联合会派出干部分赴各地开展工作,陆续建立了各盟旗联合会分会和盟旗民主政权。在察哈尔盟,先后建立了9个旗支会、67个苏木支会,发展会员达4000余名。1946年3月,召开全盟人民代表大会,建立了人民政府和自治运动联合会盟分会。陈炳宇色伯克扎布哈斯瓦其尔当选为正副盟长;苏剑啸任盟分会主任,拉木扎布任副主任。在锡林郭勒盟,各旗、苏木也普遍建立起支会或小组,发展会员六千余人。3月,各旗代表会议选举产生了锡林郭勒盟政府,松津旺楚克任盟长,陈炳宇(由潮洛蒙代理)任副盟长。4月,建立了盟分会,阿拉坦瓦其尔任分会主任(后由奇峻山接任)。在巴彦塔拉盟乌兰察布盟解放区,也分别组建了联合会分会,奎璧任乌盟分会主任,李文精任巴盟分会主任。

1945年底,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委派刘春、克力更及东部区出身的干部包彦、乌兰、孔飞等组成东蒙古工作团,前往内蒙古东部开辟工作,并与东蒙古自治运动取得联系。在冀热辽解放区中共党政军负责人的指导和帮助下,与受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领导的白云航等一起在赤峰组建了自治运动联合会卓索图盟分会,白云航任主任,孔飞任副主任,乌兰、金起铣等任委员。1946年5月28日,东蒙古人民自治政府解散,成立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东蒙古总分会。[1][2]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锡察地区的民族自治运动,锡林郭勒盟旅游局,2007-09-02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2-02.
  2. ^ 1930年代,内蒙古西部地区在颇有影响力的德王的主导下,展开了民族自治运动。自治运动的最初宗旨是在中华民国的框架下,实现内蒙古地区的民族高度自治。因为德王反对汉族人向内蒙古草原移民农垦,而与当时的绥远省主席傅作义发生尖锐对立,其自治运动一直受到傅作义的阻挠与干扰;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军占领了张家口包头等地,在国民政府自顾不暇的状况下,德王只得将内蒙古民族命运的赌注押在了日本身上,希望借助日本的力量实现其民族自治独立的理想。然而日本只不过是把内蒙古民族自治运动当作其东亚战略的工具,并不认真对待蒙古人的民族自治诉求,他的民族自治理想最终化为泡影。德王也有内外蒙古统一合并的理想,但是由于他的反共意识,长时期对苏联控制下的外蒙古持有抵触情绪,这个观念一直到1946年1月5日中华民国政府正式承认外蒙古独立之后才改变。这里所说的“东西内蒙古自治运动”,虽然包括内蒙古西部地区,但不是指德王领导的自治运动,而是指以乌兰夫为代表的中共延安派领导的民族自治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