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綡(1574年9月29日-1610年5月23日),字東旭,四川巴縣人。萬曆三十七年(1609年)己酉科四川鄉試解元。入本省孝友人物誌,崇祀鄉賢[1],贈通議大夫太常寺少卿[2]

劉綡

大明
籍貫 四川重慶府巴縣
出生 萬暦甲戌年九月十六日(1574年9月29日)
逝世 萬暦庚戌年四月初二日(1610年5月23日)
配偶 文淑人
親屬 劉世曾,子劉道開
出身
  • 萬曆三十七年己酉科四川鄉試解元

註釋编辑

  1. ^ 《順治十六年已亥科會試進士三代履歷便覽》
  2. ^ 「解元劉東旭墓誌銘,劉東旭先生者,翩翩佳公子也,以文章雄長諸生中則爲名士以文章掇巍科則爲名解元而不能以年未彊仕而死,死之曰,厥嗣孝亷君才九歲,祭葬多不成禮,其大者如銘墓之石亦復闕然,今墓木且拱矣,孝亷君乃持狀過老圃絮泣而請曰:吾先子嘗奉教於君子矣,若得邀隻字,以爲泉下寵骨且不朽王子曰諛墓,余所恥爲,然若翁長者也,長者固余所樂偁道也,雖不斐,其何敢辭,按狀,公諱綡,字冠儒,一字儀奉,別號東旭,五世祖規,中成化已丑進士,官至監察御史,贈禮部尙書,曾祖鶴年,中正德戊辰進士,官至雲南參政,贈右副都御史,父世曾,中嘉靖壬戌進士,官至巡撫,雲南都察院右都御史,兵部右侍郞,三代皆祀鄕賢,劉氏科第蟬聯,甲於全蜀,公以累葉華冑,朱門其質,白屋其心,圭璧東修,樂善不倦,視醉夢膏粱輩若將浼焉,巴之貴介能讀父書者絶少,强半啗肉啖飯,治生保門戸以爲苟如是是亦足矣,獨公與曹中丞之子延諮竝偁篤學,竟同舉於鄕,公得元,曹得魁,誰謂儒冠多誤身也,公年十八入泮宮爲諸生,又十年有不試,試輙冠軍,余初學行文,卽知畏公而公之愛余特甚余不敢以輩行視公而公之下余彌甚嘗顧余嘆曰王子咄咄逼人自學使者觀風使者及監司郡縣之具眼者莫不以國士待公而郡守興國曹公志遇巴令應城周公師旦尤負人倫鑑嘗目,公與從子遠猷爲重慶二劉,於是蜀人士無不知有二劉者,已酉秋闈,曹公以給由赴錦官與成都守藺公同謁開府喬中丞燕洽之餘喬公從容問曰兩太守各典名郡夙偁知人今科榜元可預定乎藺曰成都楊鏘其人也曹曰不然重慶劉某眞其人耳喬公曰脫有一負黃龍淸洒非約不可藺曰某若負者願解金帶曹曰金帶傷惠但輸十金作長安沽具足矣喬公笑而識之俄榜出第一人果公也相傳王攷應城張公閻中得公卷擊節曰是當魁天下豈獨卓冠三巴而已喬公則表其閭曰三元初㨗所以期公者如此,余嘗論近代省元惟甲午羅天錦丁酉陳嘉賓及公三人爲不媿自時厥後元鉢殆絶矣劉氏先公而元者文𥳑大參兄弟咸壽考膴仕據形家言公之前途未易量無何計偕北上病不克終試鬱鬱南返愁病交攻別日增行次西陵遂卒旅櫬旋里知與不知無不咨嗟悼惜謂斯人而殀天眞不可問也公生賦至性事母陳夫人孝待異母弟友愛悙陸同姓有待以舉火者與朋友交披肝膽重然諾尊賢容眾犯而不校聞談人過輙掩雙耳世淸白吏家無贏積輕財好施故常貧遵奉太上感應篇文昌化書太微眞君功過格袁了凡造命書所居之室格言常滿孶孶以利人濟物戒殺放生爲務郡城有穿心店者屠牛肆也一日縛牛將刃牛忽奮斷其繩奔突數衢望公之門直入至書牕前伏地流淚宛然求救一時隨而觀者驚歎希有公倍酬其値贖而豢之仍給資本勸其改業此戊申年事也蒼頭嘉福斃於兇徒居閒者奉百金爲壽求寛其獄公曰以人命爲市世豈有貪金劉仲子哉吾但不言以聽冥報耳麾而謝之其人歎服而去嘗以公事謁邑宰過獄門見出屍者鈎其髮而拽之惻然不忍乃置一木盤施環其端縛屍於盤而鈎其環後遂倣爲永制其他種種好事知無不爲而中心樂之非若三家村老嫗作些小功德妄希福報者余故曰長者也夫長者固余所樂爲偁道也,公生於萬暦甲戌年九月十六日,卒於萬暦庚戌年四月初二日,享年三十有七,配涪陵文氏方伯公作之女,通書史勤,內助丈夫,子三長遠鵬,文出,卽孝亷君也,娶庠生袁師孔之女,次遠到,庠生,娶進士任元極之姪女,次遠昭,娶庠生曾三錫之女,皆側室潘出,女三長適進士知府賈元勲之子庠生襄之,次適舉人知州鄧元忠之子瑛,次適進士方伯張孝之姪庠生隣軫,皆文出,遠鵬有子四人長甲鼎、次丙鼎、次壬鼎、卽如漢也,次承鼎卽如淮也,皆袁出,癸丑八月葬公於柳市里柏林莊之原,距今二十五年,王子乃補爲之銘,補銘非禮,亦禮之以義起者也銘曰里推大袖典則啟佑厥基孔厚維公象賢文行克全胡嗇其年亦旣成名偉抱未伸留餘後昆柏林之麓山環水曲牛眠叶卜貞石弗備王子補誌匪諛匪飾陵谷滄桑勿犯勿傷吁嗟乎此解元體魄之所藏」,王應熊,「封太常寺少卿劉了庵與袁淑人合葬墓志銘」,《巴縣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