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豹 (匈奴)

劉豹中國东汉三國時代的匈奴人。南匈奴單于於夫羅之子(可能是後人假托),漢趙光文帝劉淵之父。

生平编辑

188年,由於南匈奴的動亂,劉豹因此留居漢地。196年,其叔呼廚泉在於夫羅死後繼位單于,劉豹則成為左賢王,後接掌了匈奴左部(匈奴五部的其中一部)。

研究编辑

武汉大学历史系主任唐长孺教授指出,刘豹的世系和事迹有三个疑点[1]

一:《晋书·刘元海载记》称刘豹之死在秃发树机能反晋之后,也就是泰始十年(274年),而刘渊为左贤王是在呼厨泉始立之时,也就是东汉兴平二年(195年),从这一年到泰始十年有八十年之久,即使刘豹以二十岁左右为左贤王,则死时也在百岁左右,而刘渊生于曹魏嘉平年间(249年至253年),则刘豹生刘渊的年龄超过了七十岁,有点不近情理。

二:《晋书·刘元海载记》称“会豹卒,以元海代为左部帅”,似乎以刘豹卒于任上,即由其子刘渊继承,但《晋书·卷三·武帝纪》记载泰始八年(272年)“左部帅李恪杀(刘)猛而降”,又《晋书·卷九七·北狄匈奴传》称“乃潜诱左部督李恪杀猛”,左部督也即是左部帅。假使刘豹死后即由刘渊继任,试问如何安插这个李恪。

三:《晋书·刘元海载记》称刘渊为新兴匈奴人,新兴是匈奴五部中北部所居地。《元和郡县志·卷一四》:秀容故城,在县南三十里。刘元海感神而生,姿容秀美,因以为名也。秀容城在新兴以北,刘渊生于此城,自然为新兴人。《晋书·卷一百二》称“新兴太守郭颐辟为主簿”,州郡掾属照例辟本地人,可证刘氏世居新兴。《晋书·卷卷一百三》称刘曜“隐迹管涔山”,《水经·汾水注》称“水出太原汾阳县北管涔山”,郦道元注“刘渊族子曜尝隐避于管涔之山”,这座山和秀容相近,也在新兴西北,是刘曜为新兴人。如上所举可证刘渊为新兴人,《载记》并没有错,下面不举县名是因为秀容胡人所居,不居于县之故。但刘渊即是匈奴北部人,何以作左部帅,刘豹以左贤王领左部帅应为左部人,何以父子异部?《晋书·刘元海载记》称“会豹卒,以元海代为左部帅,太康末,拜为北部都尉。”《文选·卷四九》干宝《晋纪总论》称“彼刘渊者离石之将兵都尉。”李善注“太康八年,诏渊领北部都尉。”离石是单于王庭,既不是北部,也不是左部,只是刘渊起兵时曾驻其地,刘渊的本官实是北部都尉。《魏书·卷九五·匈奴刘聪传》称“及魏分匈奴之众为五部,以豹为左部帅……豹卒,渊代之。后改帅为都尉,以渊为北部都尉。”魏收五胡诸传因袭《十六国春秋》,所以与《晋书》多合,但帅与都尉既然是一官的改称,刘渊已先为左部帅,何故以改官名的原因并改其领部?部落酋长是不能像地方官那样随便调动的,刘渊以北部人领左部,又从左部调回北部是难以理解的。又《晋书·刘元海载记》称成都王司马颖拜刘渊为北单于,此时早已没有北匈奴,何来北单于,且南单于此时也已虚位,假使刘渊为南单于嫡裔,为何不叫他当南单于。这些纠纷都由于刘渊不是南匈奴之族而发生,他实际是北部屠各人,领北部都尉,所以任之为北单于。刘渊既是北部人,为北部都尉,他与左部的关系不能很深,可是他的父亲刘豹又长期担任左部都尉,这是非常费解的。

唐长孺认为《晋书·刘元海载记》所述有伪托之嫌,《晋书·刘元海载记》出于《十六国春秋》,而《十六国春秋》的根据大约出于和苞《赵记》之类,那是前赵史官颂扬其君主的著作,自然完全照刘曜自己所述记下来,且为之修饰,大都是靠不住的。刘渊的假托世系,自然要首先取得匈奴贵族如刘宣等的承认,此时匈奴部族实际上已不存在,大体分为屠各,羯胡,卢水胡三大类,一个屠各酋长掌握的实力要比空名的左右贤王大得多,刘宣等凭借屠各实力而假以刘渊南单于世嫡的空名,企图恢复匈奴旧业,这样就造成了合作。王莽时卜者王郎假托成皇帝之子,居然取得赵国大豪的拥护,在河北形成很大的势力,就不会疑惑为什么刘渊能够这样做了。但同时代的人却大都知道这种诡计,所以“屠各”之称,在史籍上还可以找到痕迹[1]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民族历史研究室研究员陈勇指出,单于呼厨泉在邺城充当人质,右贤王去卑返回监国,始终维持了他们的胡姓、胡名,只有于扶罗之子、左贤王某改为汉姓、汉名,是不可思议的,于扶罗之子、左贤王某所使用的姓名,应该也是胡姓、胡名,他被称为刘豹,其实是后人的附会[2]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唐长孺著. 《魏晋南北朝史论丛》. 北京市: 商务印书馆. 2017年12月: 377–399. ISBN 978-7-100-15269-3 (中文(简体)). 
  2. ^ 陈勇, 《去卑监国的败局与屠各刘豹的崛起》, 《民族研究》 (第02期), 2007年, (第02期): 71–79 [2022-07-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9)